第4卷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_第五百二十六章 重要证人

文/寂落白°
本章字数:3800 被偷走的那五年txt下载

回到家以后,萱萱还在忐忑,但其实我觉得萱萱并没有真正的后悔,毕竟凌霄对她来说不是说普通的恩怨,而是杀父仇人,她能及时地清醒过来已经很不错了,不能说勉强她一下子就想开了一样,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楚靳倒是苦口婆心地开始教导起了萱萱,别说平时楚靳那么神经大条的男人,真的认真起来,说起来真是一套一套的,连我都听得服,跟别提本来就对他有愧的萱萱,最后萱萱挺老实地说道:“我不会再那么冲动了。”

看在楚靳今天这么给力的份上,我决定去做点好吃的招待他,虽然我做的东西吧,真的谈不上好吃,楚靳喜欢我煮的面条,所以我决定就做面条,而萱萱则在客厅里继续跟楚靳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其实凌霄就是x这件事情,我觉得楚靳一定知道,我就不信梁笙知道的事情,他能撇得一干二净,这两个人瞒着我们多少事情,我都不想去计较了,反正也快与我无关。

我做了四碗面条,楚靳两碗,我和萱萱一人一碗,然后坐在客厅里吃了起来,吃着吃着我想起了蔚蓝的事情,梁笙心够狠,我说了那些话以后他也一如既往地没有找过我,我想也只有变心这两个字能概括原因了,但是我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所以我只有一些难过。

“蔚蓝还在住院?”我将最后一口面汤喝下,然后抽了一张纸巾擦嘴,装作很无意的样子。

“你怎么还操心起她了?”楚靳正在吃第二碗面条,听到我这么问,他“嘿嘿”一笑:“我看你是想问梁老板吧,现在蔚蓝住在他那里。”

说起蔚蓝住在梁笙那里,我就有些心里憋屈,但是我又安慰自己,已经都到了这一步了还憋屈个什么劲?我耸耸肩,楚靳却又说:“沈言,你是不是傻?你觉得蔚蓝住在梁老板家,梁老板还会呆在那里吗?”

“什么意思?”我反问。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当晚梁老板就去公司睡了。”楚靳又开始埋头吃起了面条:“还叫我去公司陪他老人家奋战了一晚,那些资料真是能把我的头给搞炸了!”

梁笙当晚就去了公司睡?我懵逼地看着楚靳,为什么这个时候才给我来这么一个炸弹?我问道:“你怎么不早说?”

“卧槽我也是今天去医院看蔚蓝的时候才知道梁老板一直都睡在公司,我以为就那一晚他睡公司里,谁知道他那么有能耐,一睡就是半个多月,我敢保证公司里那沙发都凹陷出人形了!”楚靳无辜地喊道。

其实楚靳的话,确实让我心里高兴了一下,那种小欣喜是我怎么也掩饰不了的,蔚蓝住在梁笙家里这件事情我真的很介意,我都不敢想象两人平时怎么相处,难怪蔚蓝会大晚上一个人在停车场遭到偷袭,我强装出反应平淡,楚靳开始替梁笙喊冤:“其实梁老板挺无辜的,蔚蓝手里有个证人。”

这触碰到了我的敏感点,我立马追问:“证人?什么意思?”

“很久以前也在元晟呆过的,是金盛天的一个小打手,现在人已经在国外了,这个人很重要,他手里有不少金盛天的资料,梁老板如果能从这个人手里弄到资料,那么我觉得基本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你知道事情的死结在哪里吗?”楚靳严肃了神色,问我。

“金盛天想背叛梁默华?”我毫无底气地回答,其实我自己都一塌糊涂分析不清楚。

“那你想过金盛天为什么要背叛梁董?”楚靳说:“梁笙跟我说过,你知道金起华是吧,应该说金盛天的小心思早就有了,那件事情确实是梁董让金起华背了黑锅,金盛天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开始有了异心。”

其实这个分析我猜到过,因为新闻里提过金盛天和金起华之间的兄弟感情很深,如果说金盛天让自己的弟弟背着黑锅死不瞑目,我是不会相信的,金盛天那么精明计较的一个人,锱铢必较。

“所以就是这个原因?”我有些脑残地问。

楚靳果然抛给我一个白眼,他说:“你是沈家的人,难道不知道当初的一些内幕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那时候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年纪尚小,而且我外公他们也不可能跟我一个学生说生意上的事情,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楚靳见我一脸茫然的样子,也懒得和我绕圈子了,他说:“这也是我在我爸那里听说过的,当初其实三个人之间有了一点间隙吧,因为生意做大了总是会有利益不均的事情,所以有一点矛盾也是正常的,但是就是在这个关节点上,梁董派了金盛天跟着凌友怀和你外公一起去工地查看,你觉得那时候金盛天会做什么?”

我猛然惊醒,楚靳的提醒已经十分明显了,金盛天当时候对梁默华是心有芥蒂,而且也知道凌友怀和梁默华之间有了隔阂,而他又是梁默华的人,如果将凌友怀给推了下去,这笔账绝对是算在了梁默华头上的。

可是这跟我们沈家有半毛钱关系吗?我外公就是当时和梁默华有点合作,金盛天是因为怕被我外公怀疑,想斩草除根?

“明白了没有?”楚靳再次问。

我觉得自己明白了一点,可是又好像没有全部明白:“所以,其实金盛天一直都在暗地里做一些这样的勾当?”

“对啊,根本不是近来的事,简直就是年代久远,还有那个凌霄,梁老板一开始不就叫你别接近他了嘛,两人算是同仇敌忾,一个阵营的,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理所当然,只是你都看不到,那时候你哪里会注意这些。”楚靳说得一脸感慨,我却有些云里雾里,许久我才继续问:“重点呢?”

楚靳正在喝水,听到我这话,他差点一口水给喷了出来,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你还没明白重点?”

“没有。”我很坦诚地表达了我的智商不够,因为实在有些乱,楚靳恨铁不成钢地放下水杯:“意思就是你之所以也会受到牵连,不单单是因为金盛天和梁家的事情,而是本身这件事情金盛天就把沈家也拉下去了,金盛天如果告诉凌霄,这一切都是受了梁董和你外公的指使,说他们想合谋吞了所有的钱,你说凌霄会信谁?”

当然会相信金盛天,所以凌霄一直都认为这件事情沈家也是有责任的,接近我也是为了报复?怪不得从一开始他就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接近我,明明在别人面前那么懒散不爱多说的一个人,却对我和梁笙的事情那么操心。

原来事情的原因还有这番曲折,我忽然觉得我外公真的很冤,我爸查了那么久的金盛天,真的是查对了,这个王八蛋栽赃陷害挺有一套,把我全家都给坑进去了,难道凌霄就那么信了他的话?

“你说呢?现在我们去说金盛天才是那个真正杀了他爸的凶手,你觉得他会信谁?”楚靳对我的疑问表示无语,我也觉得自己问的问题有些太莫名其妙了,我更多的应该是觉得慌乱,萱萱这个旁听者反而更加清楚,她问道:“所以那个证人就是能证明这一切的人?”

“对,萱萱真聪明!”楚靳这个时候还不忘赶紧给萱萱点赞:“那个人那时候算是金盛天的心腹,很多事情他那里都有资料,而且他本身就是证人,他可以证明沈言你的外公的死,与梁董无关,我想这也是梁老板一直想要证明的,不然你爸妈一辈子都不可能真正地原谅他。”

(快捷键 ←)上一章:第4卷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_第五百二十五章 冲动是魔鬼 返回《被偷走的那五年》目录 下一章:第4卷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_第五百二十七章 警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