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文/月妃月
本章字数:5393 霸道阴夫:新娘不是我txt下载

后记

在比较偏僻的西南地方,一直有这样一个故事,因为年代比较久远了,也无法考证其真实性,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很大。

青石村,是一个比较偏僻的一个村落,树木茂密,人烟稀少,生存条件很是艰苦,村落里的人靠伐木谋生。

在90年代,青石村里搬来一户朱姓人家。

朱姓人家是做生意的,很有钱,按照常理不可能到偏僻的青石村,后来人们才知道,原来朱姓人家到青石村是看中了村里的煤矿资源。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朱姓人家已经到青石村20年。

20年中,朱姓人家带领青石村的村民大力开采煤矿,使原本贫穷的村民渐渐富裕起来。

朱家有一个小女儿,正好是20岁,读大学,这个朱家小女儿十分喜欢读书,是典型的三好学生。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有一天,这个朱家小女儿忽然大着肚子回家。

这对朱家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那时候,还没有结婚就怀孕,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无法容忍的!

朱父气得浑身颤抖,二话不说,直接给女儿几耳光,随后还气得心脏病复发,要不是及时送到医院就一命呜呼了。

朱母含泪问女儿,“孩子,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告诉妈妈,要是你们真心喜欢彼此,我可以让你们结婚,以后在一起。”

岂知女儿只是摇头,说她根本没有恋爱,也没有和任何男性发生关系,至于肚子中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她也不知道。

朱母对自己的女儿很了解,知道女儿不会说谎,所以当时听完女儿的话后很震惊和不可思议。

朱母随后将女儿的遭遇告诉朱父,朱父很固执,认为是女儿做了错事不敢承认,故意编排出这么一个荒诞的借口。

第二天,朱父就强迫带着女儿去了医院,非要将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朱家女儿刚刚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才回到家一晚上,结果肚子又莫名其妙的大了起来。

朱母吓得不轻,掀起女儿的衣服,结果不可置信的看到女儿肚子里竟然有东西在蠕动,原来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根本没有被打掉。

看到这样的一幕,当时可把朱母和朱父吓得半死,知道该怎么做了。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朱家小女儿的事情传出来,很快被青石村里的人知道。

当时立即有人怀疑,朱家小女儿是被鬼破了贞洁,怀上了鬼胎!

自古以来,人鬼殊途,结合在一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何况还怀上鬼胎。

有古话流传说,鬼胎是世间最为阴毒、邪恶的东西,一旦降临,那么将会有极为恐怖的事情发生。

玉石青石村的村名纷纷站出来,要求朱家必须将朱家女儿肚子里的鬼胎除掉。

迫于无奈之下,而且朱父也觉得女儿给自己丢脸了,于是咬牙答应村名们,三天之内一定请高人除掉解决鬼胎。

第二天,朱家就请来高人,高人掐指一算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要彻底除掉鬼胎只有一个办法,趁着现在鬼胎没有完全成形,连同大人一起埋葬,并且还要配合法事。

听到这话,朱母死活不同意将自己女儿活埋,但是朱父却欣然采纳了高人的意见,执意要如此做。

朱母大怒,以性命威胁朱父,要是敢活埋女儿,她也随着女儿一起死。

但是朱家毕竟是朱父说了算,朱父最后将朱母关了起来,然后请人活埋了女儿。

朱母伤心欲绝,不断敲打大门,终于在半夜将大门敲开了,她不要命的冲到坟场,看到一座新坟,赫然是女儿的。

她连忙刨开坟墓,打开棺材盖子,只见女儿早已经死去,但是在女儿下身却有一个浑身血淋淋的男婴。

鬼胎已经出世!

虽然是鬼胎,但毕竟是女儿身上掉下来的肉,朱母很疼爱的将鬼胎抱回家。

结果第二天,朱父竟然也死了!

这件事又被村里的村民知道,一起到朱家闹事,说要火烧了鬼胎,不然鬼胎会给村里带来可怕的灾难。

朱母是个风风火火的女强人,现在女儿和丈夫都死了,只剩下孙儿这么一个亲人了,当即提起菜刀和村民对峙,说谁敢打她孙儿的主意就和谁拼命。

结果事情闹大了,惊动当地的派出所,派出所根本不信鬼怪这一套说法,站在了朱母这一边,给孩子充分的保护,并且警告村民,不能伤害朱家孩子。

村民们不敢违抗派出所的话,表面上答应不再为难鬼胎,但是背后却一次次想将朱家孩子烧死。也亏了朱家财大气粗,而且朱母时常将孙儿带在身边,不然真要被村民们抓去火烧了。

有一天,村里回来一个德高望重的道士,道士就是村里的人。

在村民的一致请求下,道士答应出面重新解决朱家鬼胎的事。

原本道士也是要将鬼胎杀掉的,但是才看了一眼鬼胎后,道士就神秘笑了起来,一连说了三个天意。

随后他告诉村民,这个孩子虽然是鬼胎,但是他有办法化解鬼胎身上的邪气,保证不会给村里带来灾害。

对于这位高人道士的话,村民一向深信不疑,最后答应让以后不再找朱家孩子的麻烦。

等村民散去后,道士开始从朱母手中接过孩子,仔细端详。

朱母很是心急,问怎么才能化解孙儿身上的邪气。

道士笑了,说天机不可泄露,并且时机也没有到,要是孩子能平安无事的活到三岁,那么他会回来,帮助孩子化解身上的邪气。

三年中,朱母一直小心翼翼的带着孙儿,可饶是如此,孩子还是经理了很多危险事,掉进水里、被火烫伤、被奔跑的牛撞,被山里的蛇咬到

同时,孩子也渐渐表现得和常人家的孩子不一样,这个孩子生性残暴,喜欢玩刀子,每次提着菜刀追着自家的牲口砍,有几次砍死了几只鸡。

晚上,这个孩子也不睡觉,提着菜刀静静的站在奶奶床前。

这可把朱母吓了一跳,不过她相信,孩子不会对她下手。

眨眼功夫里,孩子活到了三岁。

那个高人道士重新回到村里,说鬼胎的劫难已经躲过了,是时候化解孩子身上的邪气了。

朱母大喜,急忙问高人道士,该怎么化解。

道士并没有首先回答朱母的问题,而是问有没有给孩子取名了。

朱母点头,说孩子叫朱卓,希望孩子以后能成为卓越的人。

道士摇头,说这个名字不好,而且孩子也不能跟着朱家姓,想要保住孩子,必须听他安排。

朱母点头。

道士说重新给孩子取一个名,叫叶莺栾。

朱母当时不同意,也不理解道士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是朱家的孙儿为什么要姓叶,还叫叫叶莺栾。

当时道士只说了一句话:“天意不可违,要么你孙儿改名改姓,要么你孙儿半道夭折。”

想到孙儿的性命和名字,朱母最后答应孩子改名为叶莺栾。

道士满意点头,说改名只是第一步,还有第二步。

朱母问第二步是什么,道士笑着说跟我来就知道了。

结果道士将朱母带到了相邻村子的一家农户。

这家农户姓王,有一个女儿,今天正好满周月。

王姓农户这家的女儿还没有取名,道士对王家有恩,于是王家请道士给他们家女儿取名。

道士欣然接受,说:“你家的女儿不是一般的女儿,但是成长会很曲折,就叫王雅吧。相信这个名字会给她带来好运的。”

王姓农户点头,感谢道士一番。

道士拉过朱家孙儿和王姓农户女儿家的小手放在一起,口中振振有词的开始念起来。

念完后,他才和朱母与王姓农户人家说:“这两个孩子命太硬,必须相互扶持才能有善终,哎,已经是第四世了今天我给他们定了娃娃亲,以后你们两家就是亲家了。”

朱母在当地是望族,很有钱,虽然有些不满王姓这户农家,但是为了孙儿以后的成长,她也只能接受。

而王姓这户农家都是善良、通情理的人,自然不会反对这门娃娃亲,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女儿以后能平安快乐的成长。

事情就这么过去,在朱家孙儿八岁那年,道士又出现在青石村,将朱家孙儿带走了。

道士临走前,带着朱家孙儿去看了一眼王姓农户那家的女儿。

临走前叹息一声,“希望你们这一世了断了情缘,不然哎,天意弄人。”

时间流逝,又是二十年过去。

王家的女儿长大成人,生得极为标致,成了活脱脱的大美人。

而朱家孙儿自从跟随道士走后,再没有回来过

有传闻说朱家孙儿叶莺栾已经死了,还有传闻说,叶莺栾做了道士

(快捷键 ←)返回目录 返回《霸道阴夫:新娘不是我》目录 下一章:新书试读【第1章 克夫和黑寡妇】(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