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试读【第1章 克夫和黑寡妇】

文/月妃月
本章字数:5502 霸道阴夫:新娘不是我txt下载

98年,云南省西南部地区下了一场特大暴雨,洪水淹没了很多村子,也冲走了很多人,我那年20岁,也是被洪水冲走的无数人之一。

在洪水中我侥幸没有死去,被冲到竹盐村,村里的刘大妈将我捡回家。

我当时什么都想不起来,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知道自己脑子恐怕被洪水淹坏了。

同情我的遭遇,刘大妈收留了我,为了方便交流,她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刘秀兰。

原本以为刘大妈是打心里愿意照顾我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一个贪财的小人。为了5000块钱将我卖给了邻村的一个男人,王大勇。

王大勇矮胖,皮肤黝黑,眼睛小,鼻子大,嘴唇厚,长得很丑,脑子不好使,用农村人的话说,就是有点老实,所以30多岁依然是光混汉。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王大勇的家人才会将我从刘大妈手中买过来当儿媳妇。

在王大勇家的第一天晚上,我拼命反抗,没有让王大勇碰我一下,第二天,王大勇的父母问他晚上有没有和我睡在一起,王大勇摇头,王大勇父母立即大怒,将我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不让我吃喝。

三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才被放出来,她骂了我一顿后,给我递过来一碗稀饭。

我当时饿坏了,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并没有看到,王大勇母亲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刚刚吃完稀饭不久,我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不知道怎么搞的,我身子很热,好像有火焰在身上燃烧一样,很想将衣服脱下,同时呼吸急促。

那时我只听到王大勇的母亲说时候到了,我身上的药效发作了。

很快我和王大勇被送到房间里。这次,王大勇不再怕我,我很想反抗,但是却没有力气,根本推不动他肥胖的身子。

不大一会儿,他也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呼吸开始沉重。

本能上我十分讨厌王大勇,甚至感觉恶心,但是不可思议的,此刻身体里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希望有人能触摸我。

下一刻,正当他想进行后续步骤时,他忽然软软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了。

我微微一愣,随即心里涌上一股极大的喜悦。

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不对劲,我感觉到王大勇身子很凉,好像冰块压在我身上一样。

我用力将他身子从我身上推下去,一时间我看到他眼睛翻白,身子抽搐,慢慢有白沫从他嘴里淌出来,这样子有点像癫痫发作了一样。

啊!

我惊叫一声,说快开门,王大勇要死了。

叫声刚刚落下,房门打开,王大勇的母亲和父亲都跑进来。

王大勇母亲惊慌失措的叫起来,啊哟,儿子你怎么了?

跑到王大勇身边,伸手在他人中上掐几下。

王大勇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身子抽搐得更加明显,口中吐出来白沫也越来越多。见此,王大勇父亲一把扯开王大勇母亲,吼着说你啰啰嗦嗦个啥啊,待会儿儿子都要死了。

急匆匆将儿子抱着往村里的医生家去。

王大勇母亲一把眼泪一把鼻子的哭个不停,害怕我跑了,她拉着我跟上王大勇父亲。

很快,王大勇被送到村里的医生家,医生看了一眼王大勇,再伸手在王大勇鼻子前探了探,摇头说王大勇已经死了。

顿时,王大勇父亲和母亲都大哭,很是伤心。

七天后,王大勇父亲和母亲将王大勇安葬。

我万万没有想到,才刚刚下葬了王大勇,王大勇的母亲就不给我好果子吃,非要说是我害死了他儿子。

我刚刚反驳一句就被他拎起扫帚劈头盖脸的打了一顿。

一个月后,我被王大勇母亲低价3000块钱卖给了同村一个哑巴黑老三。这个哑巴黑老三是个五保户,饥渴久了,刚刚买了我,就把我拖到房间里。

他好像野兽一样的兽性大发,将我扑倒在床上,还没有将我身上的衣服脱了,手就放在我身上一阵摸索,更可恶的是,他嘴里的哈喇子都流出来,落在我胸前的衣服上。

我伸手去推他,岂料双手被他抓住,然后他整个身子压在我身上,低头在我脖子和脸上吻个不停。

我恶心的想吐,奋力挣扎,终于将手从他手中挣脱出来,恼怒之下,我一巴掌扇在他脸上,骂他禽兽。

黑老三顿时对我骂起来,说我是八婆,没人要的寡妇。

双手继续抓在我手上,对我进行更加残忍的玩弄。

不大一会儿,我脖子上都是黑老三的口水。

想到自己悲惨的遭遇,先是被刘大妈卖给王大勇,王大勇死后又被卖给黑老三,我眼泪再也忍不住从眼眶中掉下来。

哗啦!

忽然黑老三将皮带解开了,同时也解开了我衣物。

“小寡妇,你以后是我黑老三的人了。”他低吼一声,准备可怕的下一步。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身子忽然从我身上滚下去,身子蜷缩在一起,抽搐着,同时手抓脚踢,嘴里的白沫子不断吐出来。

看着他这样子,我被吓傻了,暗想他不会和王大勇一样也有癫痫病吧?

随后,黑老三动作变慢,身子抽搐的频率也慢慢变缓。

最后当我反应过来时,我只看到他僵硬的躺在地上,眼睛睁得老大,瞳孔完全涣散开,显然已经死了。

我被吓得惊叫不已,急忙穿上衣服冲出黑老三家。

在村里我不认识其他的人家,现在大晚上我只能硬着头皮回到王大勇家,希望王大勇的父母还念一点情分收留我。

刚刚走进王大勇家,我就被王大勇母亲逼问情况。

我说出黑老三死了的事情,希望王大勇母亲能同情我,从而收留我,然而没想到王大勇的母亲脸色立即变得惨白起来,将我轰出家门,说我是扫把星,不吉利的寡妇,只会给他们带来晦气。

我再次感受人性的薄凉,没有去处,当晚只能靠着一个稻草垛过夜。

第二天,黑老三死亡的事情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

因为这件事我成为村里人眼中公认的扫把星和黑寡妇。

用农村人的话来说,黑寡妇就是专门克丈夫的女人。

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话来往,我成了村里孤零零的人。

之后村里的人将黑老三安葬,我没有地方可去只能暂时去黑老三居住的瓦房住着。

起初我想到黑老三的死相还有些不安,可随着时间流逝,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因此我揪起的心慢慢放下。

这夜,是黑老三死去的第七个晚上。

我一如往常的睡下,然而,今晚上却发生了不寻常的事。

临近半夜时,我听到村里的狗发出一连串接连不断的叫声,听着极为的刺耳,好像有陌生人进村一样。

我意识变得迷迷糊糊,想睁眼,但是却发现眼皮极为沉重,根本睁不开。

我心里恐惧,可接着更恐惧的事情还在后面,一个冰凉而且还有些黏糊糊的东西忽然压在我身上。

我刚刚反应过来,忽然身体下方感觉一阵刺痛,感觉身子好像要被撕裂一样。

我在梦中惊叫一声,惊恐和疼痛之下忽然昏迷过去。

第二天早晨,我刚刚醒来便是忽然从床上跳起,昨晚上的恐怖噩梦还残留在我脑海中。

忽然我身体传来一阵剧痛,让我身子一下子蹲下去。

正自我疑惑的时候,我眼瞳忽然一缩,竟然看到床单上一抹刺眼的红色!

难道昨晚的恐怖事情不是我做的噩梦?而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无可形容,宛似潮水一样的恐怖顿时席卷在我全身上下。

这时候,我房门被人用斧头砸开,急匆匆走进来几个男子,也不管我又没有穿衣服,他们二话不说将我从床上揪过去,抬着往外面走了。

我大喊大叫的挣扎,他们根本不理我,只是自顾的议论。

“道士说了,昨晚黑老三的鬼魂回来了。”

“嗯,我们村里的所有鸡都被他咬断脖子,被吸干了血。”

“是啊,为了全村人的性命,必须要把这个扫把星装进猪笼,丢进河里去。”

(快捷键 ←)上一章:后记 返回《霸道阴夫:新娘不是我》目录 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