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恩怨消解

文/会飞的火星人
本章字数:4814 无限之华山掌门路txt下载

十六年后,华山派思过崖

“后来呢?”林不凡被风清扬将自己心中最痛苦的事情说出来,心里一时之间非常难受。

风清扬拿起酒壶,给自己到了满满一杯酒,一仰头就喝了下去。双眼迷离的说:“后来,岳师兄为了取信于我,当着我的面..自..断经..脉了..我..我还没来得及..来得及阻止他..”风清扬说道这里的时候,声音已经开始有些哽咽了。

林不凡看着自责不已的风清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您为什么不向师兄说清楚呢?这么些年,他一直误会您..”

“误会我什么?误会我逼死他父亲?哼!!说清楚?当时那种情况我说的清楚吗??再说了,我风清扬问心无愧,不怕他怀疑我!!”

“您老人家要真是问心无愧的话,就不会在思过崖一待就是十六年了。恐怕您自己心里也是那么认为的吧!!”林不凡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心结呀心结!!

“其实您老人家也不用太过自责,岳师伯何许人也?他若不想死,谁能逼迫他?”林不凡犹豫了很久,才把这个猜想说出来。

“什么意思??”风清扬的双眼转眼间就不复刚才的迷离,仿若两柄利剑一样,透过林不凡的双眼,直插他的心底。

被风清扬仿若利剑一样的眼神盯着的林不凡感到浑身不自在,不由得扭了扭身子才说:“剑气之争,无论谁对谁错,都要有人为此负责。岳师伯一直都认为自己罪无可赦,当年仇天钺上山之前,岳师伯几乎什么都不干,不停的为我们三个传授他一生的修行的经验感悟,就算我们听不懂,他也严令我们必须,牢牢记住。恐怕那个时候,他就有了那种心思了吧!”林不凡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地低沉下去了,想起岳清臣那些日子的教导,林不凡就在心里暗暗感激岳清臣,若非岳清臣毫无保留的教导,自己修炼紫霞神功时也不会如此顺利。

“哈哈哈哈..岳师兄!好算计呀!!有我为华山派擎天柱,有三个后辈继承华山派基业,你就可以无牵无挂的去见历代祖师了!!只是,你倒是痛快了,留我一人在这世上,背负着整个华山派!!你好狠的心呀!!!哈..哈哈..哈..”风清扬听了林不凡的话后,仰天发出一阵悲凉的大笑,然后站起来,用手指着天,对着天上的岳清臣怒吼一番,最后整个人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嘴里还在无意识的发出几声大笑。

林不凡看着疯狂放纵自己的风清扬,叹息了一声,拿起酒壶,给自己和风清扬的酒杯里倒满酒后,将酒杯推到风清扬的面前。

风清扬毕竟不是一般人,短暂的失态后,很快就回过神来了,拿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后,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对林不凡说道:“老夫失态了!但是你今天这番话,决不可对外人说起,记住!岳师兄是我逼死的!!”说完后,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林不凡当然明白风清扬这么说的目的,无非是让岳清臣留一个好名声罢了。林不凡一时之间心里堵得慌,拿起桌上的酒杯也一饮而尽了。

一老一少,两个心情抑郁的人在一起,能做的唯有喝酒这一条路了。

你一杯,我一杯,很快,一壶酒,就被喝干净了。

“师叔,您说当年剑宗和气宗谁厉害?”林不凡半壶酒一下肚,脑袋就晕乎乎的了,借助酒劲,问出了这个纠结了他十六年的问题。

风清扬听了林不凡的问题,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闭目沉思了良久,才缓缓的吐出三个字:“不好说。”

林不凡一听,顿时兴趣盎然起来,眨着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风清扬看,想听听这位剑宗精神支柱的见解。

风清扬并没有理会林不凡的目光,而是略微沉吟后缓缓地说:“当年我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独孤九剑,并持之横行天下。但是这本独孤九剑不是具体的招式,而是教人见招拆招,随机应变的武学宝典。是一位名叫独孤求败的高人所创,但是这条路并不好走,条件很苛刻,当年走这条路的剑宗高手,你知道陨落了多少吗??并且剑宗的战斗方式,对悟性是一种考验,不是一般人能学的。但是一旦有人天生就适合剑宗的路子,那么战斗力会非常可怕,比如独孤求败前辈,比如我。气宗的战斗方式就简单多了,按照前人留下的套路来就行了。像我们华山派的武学传承,只要你的资质悟性不错,并且肯下功夫,练到郝大通祖师的境界,不算什么。两种方式的优劣因人而异,谈不上谁高谁低。”

“那您看我适合剑宗还是气宗?”林不凡的脑子不知道怎么想的,开口就来了那么一句。

“气宗!”风清扬斩钉截铁的回答。

“难道我悟性不够??”林不凡有些失落,看来独孤九剑我是学不成了,一时有些沮丧。

“那倒不是,只是你的紫霞神功已经小成了,一条康庄大道已经摆在你眼前了,就没必要学剑宗的那套了,太危险了。”

林不凡忽然灵机一动说道:“风师叔,我看我师兄门下大弟子,就比较适合剑宗,要不要我带他上来,让您看看?”

“你就不怕引起新的剑气之争?”风清扬一听这话,马上就急了,厉声喝问道。

“剑气之争?在我眼里就是笑话,剑气之争与其说是武学之争,还不如说是利益之争。十六年前的惨剧,说到底还是师兄弟不和造成的,关剑气什么事?现在我华山派同门之间和睦友爱,自然不会出现十六年前的惨剧。”

风清扬看着自信满满的林不凡摇摇头,将自己的担忧压在心里,晒然一笑道:“既然你那么有自信,就带上来我看看吧!”

林不凡满意的带着一个空荡荡的食盒,和醺醺然的酒意,离开了风清扬的居所。来到思过崖后,林不凡并没有急于下山,反而盘腿坐于地上,屏息静气的打坐起来。

从思过崖山壁探出脑袋的风清扬看到这一幕后,满意的点点头,放心的回去了。毕竟林不凡以醉醺醺的状态去爬“长空栈道”风清扬可不放心,现在看来这孩子还是有几分谨慎之心的。

不一会林不凡的脸色就开始浮现出朦胧的紫气,并且从全身各处都开始冒出缕缕白气。乍一看就像降世天神一样,就是冲天的酒气破坏了这种天神降世的威严感。

不一会,林不凡就收功了,问了一下身上的酒味,嫌恶的皱了皱眉头。刚才林不凡是在运功逼酒,实际就是将身体里的酒精,通过身体的穴窍,排出体外,结果这些酒精都散发到衣服上了。所以林不凡现在身上的味道,就像一个在酒缸里泡了一天的醉鬼一样,但身体里,却是一点酒意都没有。

“长空栈道”呀!!谁敢大意。

――――――――

下了“长空栈道”后,林不凡直接去了华山派供奉历代祖师牌位的后堂。因为林不凡知道岳不群一定在那里等着自己带来的交代,为了这一刻,岳不群已经等了十六年了。

当年岳不群眼看着风清扬闯进他的居所赶走了他,然后岳师伯就死了。岳不群就认定了是风清扬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而当时风清扬又没有任何解释,更加重了岳不群的怀疑。但是当年华山派离不开风清扬,所以岳不群一直忍着,不敢发作,一直到今天。

“看来我紫霞神功小成给了他足够的信心。否则也不会现在就把事情挑明。”林不凡苦笑的摇摇头。然后又烦躁的甩了甩袖袍,“这笔烂帐真是彻底算不清楚了。”

一路上,华山派的弟子都一脸好奇的看着酒气冲天的林不凡,不明白一向不怎么喝酒的师叔,哪来那么大的酒气?倒是令狐冲一脸羡慕的看着林不凡,想上去问问那搞来的酒?但是看着脸上异常难看的师叔,又缩回来了。

林不凡看着刚刚先是一脸兴奋的朝自己跑来的令狐冲,马上又转身往回跑。看到这一幕林不凡心里真是又好笑又好气。你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哪来那么大的酒瘾,还好你够聪明,知道师叔我现在心情不好,跑了,否则我非要好好教训你一下。

来到后堂后发现,宁中则就在后堂门口守着。见到林不凡来了,就指了指里面,示意岳不群在里面。

林不凡稍微整了整衣服,就进了后堂。先恭恭敬敬的朝历代祖师敬了三炷香,然后就跪坐在蒲团上,看着岳不群。

岳不群站起来也向历代祖师敬了三炷香后,头也不回的问:“他有没有说什么?”

林不凡一字不漏的自己和风清扬的对话说了出来,就连自己对岳清臣死因的猜测也说了出来。“风师叔,不是我不讲信用,而是我要在不说出来,您老人家和师兄的这笔烂账就真的算不清楚了。”最后林不凡在心里对风清扬道了声抱歉。

岳不群听完林不凡的话后,摆了摆手,让林不凡出去,他需要自己好好静静。

林不凡慢慢的退出后堂,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师兄认可了师叔的说法,这样就好,否则两个人之间,互相猜忌,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现在说清楚了,什么就什么事都没了。”

(快捷键 ←)上一章:024 伤逝 返回《无限之华山掌门路》目录 下一章:026 下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