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老华山派

文/会飞的火星人
本章字数:7216 无限之华山掌门路txt下载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自大宋开国以后,在华山附近,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

相传,在华山上有个隐士,名叫陈抟,自号“希夷先生”,是个道高德重仙人,故称“陈抟老祖”。

传说他来华山隐居的路上,碰见一位老者肩挑箩筐,两只箩筐中各坐着一个男孩,当老头从他身边经过时,他大呼一声:“天下由此定矣!”

高兴得差点从驴背上掉下来。此后逢人便说,那老头一肩挑了两条盘龙。那老头,便是赵匡胤的父亲。而那两个孩童便是宋太祖赵匡胤,和宋太宗赵光义(原名叫赵匡义,避讳大哥的名字才改的)。

宋太祖赵匡胤年轻时不学无术,爱好赌博,喜爱打架。有一年,他在河南地面闯了祸,官府派人四处捉拿。他就偷偷地溜过潼关,来到陕西,进入华阴地面。当知道官府捉拿的危险,已悄然离去时。他才觉得腹内空虚,四肢无力,实在是一步也挪不动了。

这时陈抟老祖便扮成一个卖桃的老者,挑着两筐鲜桃过来了。赵匡胤正在又饿又渴又累之时,见到鲜桃那还忍得住,不管三七二十一吃了个干净。吃完后,陈抟老祖便向赵匡胤要钱。

虽然陈抟老祖只要一文钱,但是赵匡胤身上一文钱都没有,不由得感慨道:“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呀!!”

看到赵匡胤实在没钱,陈抟老祖便要和赵匡胤赌棋。倘若赵匡胤赢了,那么一文钱不要了。要是陈抟老祖赢了,便要整个华山。此时赵匡胤只是一个小混混。二话不说就答应。

结果二人连下三盘,赵匡胤输了。他也光棍,知道自己说了不算。便立下字据,把华山送给了陈抟老祖。在赵匡胤下山时。陈抟老祖便指点他去投奔,正在潼关招兵买马的柴荣。

当赵匡胤打下江山后,便认可了这个赌约,把华山送给了陈抟老祖。

虽然这仅仅是一个荒诞不经的民间传说,但是在华山一带的百姓却深信不疑。因为当时在华山上,真的隐居着一位神仙一样的人,名叫陈抟老祖。

陈抟,字图南。号“扶摇子”,赐号“白云先生”、“希夷先生”。是北宋年间著名的道家学者、养生家,尊奉黄老之学。

陈抟早年间,屡试不中,遂隐居武当山学道,后隐居华山,与隐士李淇、吕洞宾等为友。陈抟好易,曾著无极图、先天图、易龙图等,其易学思想对宋代理学家有很大的影响。他又是内丹术的实践者和理论家,其内丹学说为宋元内丹各派理论奠定了基础。晚年隐居在华山。仙逝于华山张超谷,享年118岁。

后来他的弟子陈踏法,创立了老华山派。奉他为开山祖师。

经过四代掌门人的发展,到了南宋年间,老华山派已经成为了道教一个重要的分支。拥有了十八项绝技:堪舆术、养生术、草药术、寒冰针灸术、布阵术、棋艺术、符咒术、预测术、太极术、阴阳术、龟息术、睡功术、炼丹术、纵横术、占卜术、五行术、归藏术、兵道术。

老华山派,真正的弟子人数不多。但个个身怀绝技,皆是王公贵族的座上宾,甚是了得。(老华山派又被称为陈氏堪舆,到现在还有嫡系传人)

但是在华山希夷崖(陈抟老祖仙逝的张超谷),却留下了一个分支,常驻华山。这个分支。就是陈抟弟子贾德升留下的。(剧情需要,据史料记载。老华山派掌门人,常年隐居华山云台观的)

靖康之后。金人南下,皇室南迁。老华山派的弟子们,尽数南迁。还留在华山的,只有当年陪伴陈抟到最后一刻的贾德升一脉。

经过了种种劫难后,如今这个分支的核心弟子,就剩下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了......

――――――――

每到月末,都是华山脚下附近的病患,最欣喜的日子。因为这天华山玉泉院的道长,都会免费义诊,赠医施药。为这些看不起病的百姓,解除病痛。

华山玉泉院,是当年贾德升为师父陈抟修建的,经过历代的修缮后,倒也像些样子,现在是贾德升一脉的居住地。而这位免费义诊,赠医施药的人,就是那位老华山派,在华山仅留下的少年。

这天一大早,当玉泉院的道人打开大门时,就看到门口已经有人了。只见有一个中年汉子,穿着略显单薄的衣衫,不停的一边来回走动,一边搓手取暖。另外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身上披着几件宽大的衣衫,满脸通红的靠在墙角打盹。很明显这是一个带着儿子,来求医的父亲。虽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但是肯定有个把时辰了。

其中一位四十余岁的道人,眉头顿时不满的皱了皱。

那位站在门口的汉子,看到道人不高兴了,顿时有些惶恐。还没等他们开口解释,就听见道人不满的朝汉子,低声斥道:“这么冷的天,你这么早带他来干什么,你是嫌他病的还不严重是不是!!”

说罢,就吩咐另一位道人,去烧些热汤来。之后,就对那汉子说道:“观主还没起身,你先带着孩子,去屋里暖和一下。我去叫观主起身。”

听到道人这么说,那汉子立刻就惊恐的拉着道人的袖子,说道:“不用了,让观主多睡一会吧!我扛得住......”

道人一把甩开汉子的手说道:“糊涂!!你挺得住,你儿子挺得住吗!!这天才不到十一月,就冷得邪性,要是你儿子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哭吧!进去!!”(农历十一月)

听到道人提到他儿子,那汉子看了一眼被冻的发抖的儿子。心头猛然一颤。“哎――”那汉子应了一声后,就来到墙角,小心的把儿子抱起来。跟着汉子。进去了。

道人把父子二人带进了自己的房间,将已经快要熄灭的炉火。再次升起后,就问道:“你儿子怎么了?”

那汉子在道人的坚持下,小心的把儿子放进了道人还温热的被窝后。就来到炉火前,贪婪的将双手放在炉火便烘烤了一下,然后狠狠的揉了揉已经冻僵了的脸颊,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孩子前天还好好的,从昨天开始就发热。热的厉害。村里的老人都说在这样热下去,就会烧坏脑子。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观主,要在今天义诊的事情,我就连夜抱着孩子过来了......”

道人看到汉子一脸惶急的样子,就安慰道:“你放心吧,我刚才粗略的看了一下,孩子应该没有大碍。贫道已经让人去叫观主了,你等一下就好。”

那汉子顿时,就不好意思起来。搓搓手说道:“这不合适吧......我......”

那汉子还没说完,就听见门外有人叫到:“师叔!师叔!!孩子呢!!”

话未落音,就看见一个人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在屋里扫视了一番后。就快步的走向那个躺在床上的孩子,拿起孩子的手,就开始把脉。

而道人,和那汉子,却被这人的扮相给惊呆了。这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的外袍仅仅随意的裹在身上,随便打了个结了账。头上的长发,就这么披散下来。连鞋子都没穿上,就这么踩着鞋跟。进来了......

那汉子看着这个少年郑重的给他儿子把脉,眼眶噔的一下。就红了。很明显,这位年轻人就是玉泉院的观主。他一听到这事后。就跳出被窝,直接跑出来了......

玉泉院的观主,那就是活神仙呀。自己只是一个泥腿子,自己何德何能,能让这位观主如此对待......

这个汉子想着想着,视线就渐渐的模糊了,眼睛酸涩的厉害。他一眨眼睛,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他感觉自己流眼泪了,顿时感到羞惭。自己自从十多年前,娶了婆娘后,就没有流眼泪了,现在怎么......一个大老爷们......丢人不......

他立刻就用双手擦拭泪水,但是没想到越擦越多......完全止不住......但是这眼里流到嘴里后,汉子并没有感到咸涩的味道,却感到一股甘甜的味道......

那少年诊治了一会后,松了一口气。来到旁边的桌案前,将一小碗水倒进砚台里后,就开始磨墨。墨色稍微浓了一下,他就提笔,写下了一份药方,对道人说道:“师叔,三碗水煎成一碗水,要快!!”

“哎!!”那道人取过药方应了一声后,就去抓药去了。

这时,那少年站起来对汉子说道:“你儿子没事了,幸亏送来的早,要是晚来一天,就可能烧坏脑子。”

那汉子原本已经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但是听到这话后,眼泪再次止不住的往下流。他直接跪倒在地,“梆梆梆”给少年磕了三个头后,呜咽道:“多谢小神仙救命,俺老曹给你磕头了......”

那汉子说完后,还要再磕,却被少年拉了起来。那汉子无论怎么用力,这个头都磕不下去了......

“你这是做什么!!救死扶伤乃是我辈本分,谢什么。你去照顾你儿子,我先去梳洗一下......”说道最后,那少年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样出来见人,确实不像话。

“哎!哎!!”那老曹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后,就退在一边给少年让路。

待少年出去后,老曹再次朝门口磕了三个头,低声说道:“神仙呀!!神仙呀!!!”

那少年,无视玉泉院道士诧异的眼神,施施然回房间去了。

他知道自己长久以来维持的好形象,出现了瑕疵。但是......和一条命比起来算的了什么......再说,我林不凡还在乎这些形象......

是的!这位玉泉院观主就是林不凡,他再一次离奇的穿越了。

现在他是老华山派,留驻在华山的唯一弟子。至于他师叔那样的道士,都是上不得台面的“杂役”......算不得是老华山派弟子。

老华山派的择徒甚是严苛,在现在的人看来,堪舆之术,小到影响一人之运,大则影响一国国运。所以在选择弟子的时候,往往都是宁缺毋滥。

但是很遗憾,林不凡不太喜欢这个,他喜欢医术和养生之术。并在三年前他师父去世后,重启了免费义诊的活动。一边为师父守孝,一边悬壶济世。当然,如果你有急病,急需救治,只要你来,林不凡都会无偿救治。

林不凡之所以这么大方,因为他有一个腰缠万贯的父亲。

说实话,林不凡轮回了好几世,头回拥有了父亲母亲,这让他极其激动。虽然他前几世师父、爷爷都很疼爱他,但是怎么能和父亲母亲相比。

可惜林不凡出生后,就因为先天不足,而虚弱不已。

最后,他父亲只得求到玉泉院前任观主这里。然后,他就感到了林不凡身上那股特殊的气质。之后,他毫不犹豫的把林不凡,收为弟子了......

之后,他就和父母聚少离多了。

三年前,林不凡的师父去世后,林不凡就接任了玉泉院的观主。

林不凡梳洗完毕后,就随便吃了点早餐。然后,他就坐在大堂中,让道人去门外把病人领进来。

现在的百姓都甚是淳朴,他们如果不是实在是受不了了,是不会来找林不凡的。今天林不凡才救治了不过四十余人,大部分都是一些之前,被林不凡反复叮嘱,要来复查的人。

吃过晚饭后,林不凡就对旁边的一位三十余岁的道人说道:“张师叔,师父三年的孝期,已经过了。今年冬至,我想回家陪陪父母。之后,我可能会到处走走,玉泉院就交给你管理了。如果药材不够了,就去找我爹。”

“观主放心吧!我会管好的,我的医术虽然比不了观主,但是还算过得去。”

林不凡放心的点了点头,这位张师叔的医术,确实不错。至少,治这些小病小灾的没问题。

之后,林不凡又向他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就睡了。

当年,林不凡得知了玉泉院的渊源后,顿时激动不已,因为自己和爷爷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就是这支分支的后裔。因为郝大通强势入主华山,他们就被排挤出来了。然后随便找了一个小道观渡日,守着那一丝执念。

不过,现在有了我,郝大通还想入主华山,占据玉泉院!做梦!!

王重阳复生了都不行!!!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ps:现在总算把开头挖的坑埋了!本书不会涉及老华山派的什么风水堪舆之类的东西。仅仅是剧情需要,请大家放心。不过给大家科普一下,那些看相的麻衣神相之类的,就是陈抟和他师傅,麻衣道长鼓捣出来的。求月票!!!!!!

(快捷键 ←)上一章:075倚天卷终 返回《无限之华山掌门路》目录 下一章:002 离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