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一章 狮子大开口

文/天子
本章字数:6287 寒门状元txt下载

沈溪要先回家把画笔和颜料带上才能去教坊司,刚走出茶楼门口,有人跟了上来,沈溪心中顿时有些紧张,回头一看对方身着儒衫,稍微松了口气。

“沈公子,叨扰了。”

来人很是客气,走上前便点头哈腰,一副阿谀的模样。

沈溪打量此人一眼,对方个子矮瘦,面色饥黄,一看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穷酸书生,这会儿正兜着手,陪着笑,让人看了顿生厌恶。

沈溪诧异地问道:“阁下是?”

他并不记得与此人照过面,不过刚才茶楼上那么多人,有的人没留意到也是情有可原的。

“沈公子切勿惊讶,在下其实是来为城西的蒋公子说和,蒋公子想让沈公子为他作一篇时文,至于酬劳方面,蒋公子不会亏待于你……”

沈溪这才知道原来是个说客,想来那蒋公子应该跟苏通等人没什么交际,今天的文会没有获得邀请,又或者是不屑于来参加,就找了个穷酸书生过来传话,找沈溪帮忙在这次月考中作弊。

沈溪明知故问:“却不知是怎样的文章?”

书生脸上堆着神秘的笑容:“沈公子不懂?其实就是月末的考校,想让沈公子帮忙做一篇四书文,不知沈公子可否借一步,与蒋公子当面商谈?”

沈溪心说这还真是直白。

月考是没什么监督,但也不代表可以乱来。

不过这事儿沈溪还不能明着拒绝,蒋公子是什么来头他尚不知,又或者是有人看他不爽,故意找人“钓鱼执法”,专门等他答应下来把文章作好,再将此事张扬开来。那他的名声也就毁了。

“回头再说吧。”

沈溪略一沉吟,道,“在下还有件急事要等着处理。有机会再商谈,如何?”

来人稍微讶异了一下。看沈溪不像是说谎,这才点头:“那在下回头再拜访。”

沈溪笑着拱了拱手,便与此人告辞分开。

沈溪边走边想,老子回头懒得理你。

毕竟才考取童生不久,此时的沈溪尚且不太清楚如今的文风如何,但这汀州府的士子风气,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浮躁,所有人都想一步登天。

就比如之前那场文会。这些书生所研究的不是作学问踏踏实实科举,反倒是去研究军国大事,就好像来年他们过了院试,就可以入朝为官为天下百姓分忧一般,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回家拿了画笔和颜料,沈溪对林黛和陆曦儿交待一番,出门往教坊司而去。

到了地方,才刚午后,此时教坊司周围很是清静。

知客对沈溪已经非常熟稔,亲自带沈溪到了大门内的天井里。这回并非是玉娘出来接待,而是熙儿姑娘亲自相迎。

此时的熙儿,特别打扮了一番。秋波顾盼中,沈溪不由心旌动荡。又黑又深的眸子,水波盈盈,就如朗月晨星一样,勾人魂魄。头发拢高翻绾而成的分髫髻,配合她亭亭玉立的身段,盈盈一握的细腰,如天鹅般细白的玉项,洁白无暇细腻光滑的肌肤。更显婀娜多姿,风情万种。

沈溪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旖念。心想:“莫非她真的为了找我作画付报酬,少女变少妇?”

熙儿见到沈溪。脸上带着几分促狭的笑容:“沈公子可真难请啊,让奴家在这里等候多时,左盼右盼都不到……沈公子是否太不解女儿家风情?”

沈溪故作不解:“熙儿姑娘说什么?”

“对牛弹琴。”

熙儿黛眉轻蹙,她似乎意识到,跟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卖弄风情也是白搭,“上来。”

转身上楼,语带不屑。

沈溪四下打量了一番:“玉娘呢?”

熙儿不屑道:“还真会挑啊,别人看不上,莫非你对玉娘……她老人家有事,今天不在,你上来到我屋子里,亏待不了你。”

沈溪有种要进盘丝洞的感觉。

这教坊司二楼靠南一边,一共有三间房,一间属于碧萱,另外两间,一个是熙儿的,还有个不用说是云柳的。

这三个女人应该是这里的“头牌”,沈溪没具体见过云柳的容貌,但想来这女子能引起高崇和雷武的冲突,还能让苏通念念不忘,一直想私下会面,光是这宣传就做得很好,真正的模样不会比熙儿和碧萱来得差。

想着心事,沈溪进到熙儿的房间。

刚走进屋子,便有一股茉莉花香扑鼻而来……这是脂粉的香气。房间的摆设,要比碧萱那间更像女儿家的闺房。

雅致而漂亮!

墙上挂着彩绸和彩纱,落地的衣柜就有四个,应该是熙儿平日里盛放衣服所用,而绣床上锦被叠得整整齐齐,绣花枕头一看就有揽入怀中的冲动。

“怎样?本姑娘的房间,不赖吧?”熙儿在沈溪面前不再自称“奴家”,而直接以“本姑娘”相称。

沈溪微微点头,道:“熙儿姑娘很会布置。”

熙儿脸上有得意之色:“那是当然,女儿家的卧房若是太过单调,肯定休息不好。”

沈溪心里却想:“你布置得这么好看,不会是为了吸引男人流连忘返吧?”

沈溪坐下来,这次连茶水都没有一杯,熙儿摆摆手道:“开始作画吧。”

沈溪抬头看着她:“熙儿姑娘,是否太急切了些?这作画,总需要酝酿一些情绪,培养下意境……再者说来,似乎你还有什么事忘了。”

熙儿脸上带着几分薄怒,道:“既然请你来,还能赖你账不成?年纪轻轻就是个小气鬼,以后定然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你等着……”

熙儿进到屏风后,很快箱子翻动的声音传来,可见她把银子藏得很深。

“小气鬼……”

熙儿捧着个小包袱出来,莲步轻移间继续骂着。

沈溪笑道:“在下本来只是想提醒熙儿姑娘。应该把画架找人搬来,既然熙儿姑娘愿意提早把润笔费送上,在下也就却而不恭了。”

“你数数。是否五十两?如果觉得不对,可以拿到钱铺过秤。绝不会少你分毫。”熙儿脸上带着几分心疼。

她既想要一幅唯美的肖像画,又舍不得银子,二者总需要有割舍。看着一锭锭银子,她咬了咬牙,把眼睛侧到一边。

小包袱里面是一锭锭五两银锭,成色很足,虽然印记被刻意熔去,但一看就是官银。

明代银锭分官铸和私铸。有五十两、十两、五两、四两、三两、二两和一两等各种规格。一般银锭内铸有收入来源、产地、年份、成色、炉名或银匠姓名等内容的铭文,每锭都有银局名,如“厘金局”、“官钱局”等。

如果不能解释清楚官银的来历,非常容易吃官司。

沈溪拿起两个银锭仔细检查过,微微摇头:“这银子,怕是来路不正吧?”

熙儿一听马上恼了:“此话何意?你是说,本姑娘的银子是偷来的?”

沈溪笑道:“在下绝无此意,但这银子,是弘治四年所铸官锭,若就这么拿出去使用的话。肯定要出问题。”

“你……你如何知道得这般清楚?”

熙儿惊讶地看着沈溪。从她的表情看,她应该是早就知晓这银锭是官锭,只是糊弄沈溪不懂。

沈溪摇摇头道:“熙儿姑娘或者不知。在下一位亲戚就在城里的银号做事。”

“呸,你当我好蒙?别人都道你是银号少东家,小小年岁,居然对钱这么有研究……怎么样,这银子你收还是不收?”熙儿最后近乎带着威胁看向沈溪。

沈溪坚决摇摇头。

这种官银,明显被人刻意处理过,十有**来路不正,其实他把这银子拿回去,还是有办法处理的。就是让银号二次熔铸。但这种事就好像制造伪币,熔官锭。被人知晓杀头都有可能。

熙儿贝齿咬得紧紧的,拳头握紧。好像要暴打沈溪一通,但她最后还是气得一跺脚:“你等着。”

说完转身进去,在梳妆台前一番整理,甚至把她头上插的玉钗拔出来,悉数放在锦盒中,最后把锦盒捧到沈溪面前:

“喏,这是本姑娘的首饰,很多都是我用几两十几两银子买回来的,就算折旧……算起来也该有五十两了吧?”

沈溪仔细打量首饰盒里面的首饰,没有金饰,但银饰有几件,更多的是玉器和一些精美但不值钱的手工艺饰品。

看得出来,这些都是姑娘家的心头肉,每一样都保养得很好。沈溪再摇头:“这些东西,拿到当铺去,最多能值十两银子。”

熙儿这下彻底恼了:“你……你别欺人太甚。我这些东西,都是花很多钱,从不少地方买来的……”

或者是意识到有些话不该说,她转开话题,“就问你,收不收?”

沈溪心里疑惑,照理说一个身在教坊司的姑娘,就好像笼中鸟,怎会走不少地方?再加上她那些来路不正的官银,更惹得沈溪怀疑。

但若说她不是风尘女子,之前她在宴会上陪酒,对苏通表现出那一副笼络男人含羞带魅的模样,又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干一行爱一行……

“在下很讲原则,说不够就不够,除非……”沈溪突然打量熙儿头上一支步摇。

却说那步摇,并非金饰,但却是用玉器和银饰所搭配而成,行路之间发出“叮叮当当”轻微的响声,很是动听。

之前沈溪两次见到熙儿,并未见她戴过,应该是她压箱底的好东西,只是今日要沈溪给她作画,她想把最美的一面呈现出来,这才戴出来。

熙儿马上发现沈溪目光所及,她的脸上升起薄怒之色,一双眸子冒出烈火似乎想上前去把沈溪撕碎,但最后她还是咬着牙道:“给你也成,但……你要让我戴过这一天,等你作完画,才能把它给你。”

***********

ps:第一更送上!

这个熙儿是重要配角,笔墨稍微多了一点儿,不过天子交代,这可是很有趣的一个女孩儿哦!

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三〇章 文会 返回《寒门状元》目录 下一章:第二三二章 贼人难防(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