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一章 矛盾爆发

文/天子
本章字数:5654 寒门状元txt下载

 朱厚照又气又急,一向跟他关系不错的沈溪,这次居然又顶撞他了。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之前沈溪便曾训斥过他一次,不过那是在私下场合,他想求沈溪帮忙找钟夫人,遭到严词拒绝。

之后朱厚照几个月时间都未曾召见沈溪,就像是在斗气。

现在君臣关系刚刚有所缓和,沈溪再次给他当头一棒,让他一下子无所适从,不知该如何面对。

没人出来帮朱厚照说话,也没人帮沈溪打圆场。

就连首辅谢迁此时都只能尴尬地站在一旁,皱眉思考问题。

朱厚照和沈溪的矛盾,看起来很难化解开。

沈溪道:“陛下乃九五之尊,有自己的选择,就算沉迷逸乐,也没人敢指责。但业精于勤荒于嬉的道理亘古未变,现如今我大明朝看起国泰民安,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就算再太平,能比得上开元盛世么?”

听到这话,刘瑾终于逮住机会,虽然仍旧跪在地上,但他已经开始利用朱厚照满肚子的不快进行挑拨。

刘瑾扯着嗓子道:“沈尚书的意思,是大明要步安史之乱后尘?陛下,沈尚书所言,简直是大不敬,罪不可赦,老奴……老奴心里实在难受,呜呜!”

他不哭还好,一哭朱厚照越发心烦意乱。

沈溪道:“诚然,眼前确实是风平浪静,但这不过是暴风雨到来前的征兆……由于吏治昏暗,如今地方上官吏盘剥加剧,致民不聊生,江北多地发生民乱,西北之地也有诸多不稳定因素,鞑靼人虎视眈眈,我大明已呈风雨飘摇之势……陛下,好自为之吧!”

说到这里,沈溪居然置在场那么多人于不顾,迈步直接往乾清宫殿门外行去。

这下满朝文武都愣住了,就连今日朝会的始作俑者刘瑾也没想到沈溪把事情做得这么绝。

看着沈溪的背影,朱厚照神色复杂,如果可以的话,他会大声请求沈溪留下来辅佐他成就不世伟业。但他更清楚一件事,留下沈溪等于是承认自己之前所作所为都是错误的,他可没有自我反省的勇气。

沈溪出了乾清宫殿门,很快远去,脚步声渐不可闻,现场一片安静,百官面面相觑,没人愿意站出来说话。

朱厚照站在那儿,半晌后,手突然按到龙案上,身形都有些站不稳了。

“陛下,请息怒啊,陛下!”

这会儿唯一能说话的人,也只有刘瑾了。

本来想借助此次朝会铲除谢迁左膀右臂,不想竟掀起滔天的波澜,刘瑾心里有些发怵,但他最善于把握机会,此时见朱厚照气得不轻,立即装起了好人,似乎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刘瑾正要起身搀扶,却被朱厚照伸手阻拦。

朱厚照低着头,右手撑在龙案上,左手扶额,两眼无神,面容苍白而疲惫,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朕身体不适,所以之前才会叫刘公公代为主持朝会……现在朕要休息,今日一应朝事暂时搁置,有要事的话朕会直接下诏书……就此退朝吧!”

朱厚照对刚才的事情没有作任何评价,也未大发雷霆出言指责,更没有给沈溪定罪,但朝臣看出来了,这件事不可能那么容易平息。

正如沈溪所言,这是一场暴风雨到来的前兆,文官集团与阉党、朝臣与皇帝的矛盾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

……

……

沈溪自行离宫。

走得异常坚决,好像真要离开朝堂,从此不过问朝事。

这种惨烈的场面,对于朝臣来说并非没有见过,以前也有一些御史言官对皇帝行死谏,赢得个青史留名的机会。但像今天这般不给皇帝面子,甚至把皇帝当众喝斥一通的情况,几乎闻所未闻。

尤其是在朱厚照登基不久,朝廷又是阉党独大的情况下,那些阉党或者墙头草大臣都觉得,沈溪这么做无疑是断送自己的政治生涯。

但不管怎么样,刘瑾之前怂恿朱厚照召开朝会要商议解决的事情,暂时被搁置下来,这对文官集团而言算是一次难得的喘息之机。

朱厚照离开,朝会就此结束,文武百官刚刚走出乾清门,便凑在一块儿议论开了。

谢迁作为事件当事者,被文武百官认为是主导这一切的幕后“元凶”,此时他却阴沉着脸,没有作任何评价,只想尽快离开宫门,找沈溪问个清楚明白……自己这个孙女婿究竟在发哪门子疯?

王鉴之有些疑神疑鬼,快步走到谢迁身旁,小声问道:“于乔,之厚的事情你提前便知晓?”

谢迁打量王鉴之一眼,之前他将王鉴之当作有力臂助,但此时,心底居然生出一丝厌烦。

仔细一想,其实事情跟沈溪有关。

作为盟友,谢迁还是信任沈溪多一些,到底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后辈,沈溪的能力有目共睹,而且沈溪跟他毕竟是姻亲,算是真正的自己人,这次为了帮助文官集团挽回不利局面,沈溪的付出太过巨大。

谢迁心想:“为了这个人,为了维护朝纲,沈之厚贸然把自己的前途葬送,这样做值得吗?”

谢迁没有停下回话,仍旧往前走,王鉴之有些悻悻然。不过宦海沉浮多年,王鉴之早就精于察言观色,自然不会厚着脸皮纠缠不休。

一行人没走太远,刘瑾带着几名太监从后面急匆匆跟了过来,拦住了谢迁去路。

谢迁驻足怒斥:“刘瑾,作何阻拦老夫去路?”

刘瑾冷笑不已:“你当咱家稀罕拦下你?是陛下叫你回去,至于是为何事,你只管自个儿问陛下,咱家可不知晓!”

两个人怒目相视,眼睛都在喷火,这次的事情不能说谁得益,谢迁觉得自己这边损失了一员大将,而刘瑾却认定沈溪是在拿政治生命跟他作殊死一击,因此他也没落到好,肯定会被朱厚照怀疑和疏远。

谢迁握紧拳头,似乎随时要冲上前跟刘瑾打架,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转身前往乾清宫,自行去见朱厚照。

“看什么看?”

刘瑾在朝中除了对谢迁和沈溪稍有畏惧外,面对旁人,骄横跋扈惯了,就算在那些顶级文官面前,也拿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

张懋见这架势,自然而然把头转向一边,暂避锋芒。

刘瑾冷哼一声,趾高气扬地环视一圈,见无人敢直视他,这才昂着头跟在谢迁身后,返回乾清宫。

……

……

朱厚照心中一阵懊恼。

他根本就不知道朝堂上发生了什么,竟让沈溪抛下一切就此离去,一时间感觉自己这个皇帝已经是众叛亲离。

“刘瑾也是,没事跟朕说什么京城盗案,就好像事情跟刑部有多大关系一样,非要把那刑部尚书拉下来……拉就拉吧,跟沈尚书闹什么?现在好了,沈尚书一走,谁帮我治军?一年后,我凭什么去平定草原?”

沈溪能力很强,从小就跟着沈溪学习的朱厚照非常清楚自己这个老师的价值,觉得一刻都离不开。

他召谢迁前来是想问问,大殿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知道问刘瑾没什么结果,不如问跟沈溪关系紧密的谢迁。

谢迁抵达乾清宫后殿时,朱厚照已坐在那儿嘀咕小半天,小拧子带着谢迁入内。

谢迁正要躬身行礼,朱厚照已抬起头来,摆摆手道:“不必多礼,谢卿家,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迁见到朱厚照,心中一阵恼火。

自己在朝中所受窝囊气,与其说是刘瑾给的,不如说是拜朱厚照所赐。

但为了沈溪的政治前途,他只能是强忍心头的火气,心平气和,准备把之前朝堂上发生的一切跟朱厚照说明,当然他的立场全站在沈溪一边。

这边才说了一半,小拧子便进来通禀:“陛下,刘公公回来了!”

“让他在外面等着。”

朱厚照生气地道,“朕要跟谢卿家说话,没说完前不允许他进来!”

或许是因为沈溪拂袖离朝之事,朱厚照对刘瑾的态度不复之前那般推心置腹,一种不满的情绪在滋生、蔓延。

随即,朱厚照听谢迁把事情说完。

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朱厚照低头不语,蹙眉思索,神色极为凝重。

而谢迁这边则很紧张,生怕熊孩子一意孤行,那沈溪的政治生涯可能就此告终,他心想:“若陛下坚持要撤了之厚的兵部尚书职务,那老夫只能乞老归田,不留在朝中受这窝囊气。”

朱厚照沉默半晌后,突然叹了口气,盯着谢迁,用严肃的口吻问道:“谢卿家,你觉得朕是昏君吗?”

这问题可不好回答。

若是以自古以来明君和昏君的标准来看,朱厚照自登基以来的种种拙劣表现,那是彻头彻尾的昏君。

不问朝事,宠信奸佞,朝中阉党横行,地方贪官污吏遍地都是。

但问题是大明并未因此走向衰亡,主要原因是弘治皇帝打下的基础还算牢靠,有一批老臣忍辱负重,努力维持朝廷的正常运转,对外战争更是有沈溪、王守仁、胡琏等人表现突出,让鞑靼人屡屡铩羽而归。

再者,刘瑾虽贪财,党同伐异,权擅天下,但他手底下有焦芳、孙聪、孙彩等人才,大致能维持朝政平稳。

如此一来,要判断朱厚照是昏君还是明君,有些困难,尤其是当着皇帝本人的面,谢迁更无法做到实话实说。

犹豫了好一会儿,谢迁才道:“回陛下的话,老臣不知该如何作答。”

朱厚照轻哼一声,道:“若朕不是昏君,谢卿家也就不会如此为难了,所以以谢卿家之意,朕这个昏君的名头,没跑了是吗?”

谢迁恭敬行礼:“也不可如此说,只是陛下在某些事情上,做得的确不那么尽如人意。”

虽然这话已说得非常婉转,但谢迁还是觉得,这话出口已违背为人臣子之准则。

君为臣纲,作为朝臣,怎么能当面指责皇帝呢?

尽管谢迁之话还算客气,但朱厚照听了却不满意,他本想在谢迁身上找到认同感,但现在谢迁明显站在沈溪的立场上指责他。

朱厚照凝视谢迁片刻,问道:“谢阁老,先不问你朕是否为昏君,你说朕做得不尽如人意,那就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到底何处朕做得不好?”

谢迁此时不想回避,沈溪既然之前已做出榜样,他只能效法。

“陛下久居深宫,从不过问朝事,致使大权旁落,这便是陛下做得不足之处。”

“可如今国泰民安,朕问不问朝事,有何关系?朕可是指定由谢阁老你来打理朝政!莫非谢阁老是想跟朕说,离了朕,谢阁老就无法处置好国事,是吧?”朱厚照固执已见。

谢迁微微摇头:“陛下言笑了,您分明是把朝政悉数托付给了刘瑾,微臣何尝有处置国事的机会?”

朱厚照一拍桌子:“看来谢阁老也想说朕宠信奸佞,坐视阉党做大,是吧?刘瑾做事如何,朕不是很清楚,但朕只是把很少部分事情交给刘瑾,刘瑾忠心耿耿,办事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再者,他不过就是一个奴才,在朝中声望远不及谢阁老,能有多大的权力?”

谢迁苦笑一下,摇头道:“陛下不问朝事,把事情交给刘瑾,以为刘瑾会处处按照陛下所想决断?却不知他想方设法阻挠群臣面圣,以代天子行事之名架空内阁,为一己私利中饱私囊,视朝廷体统和法度如无物。如今朝政混乱,百官人人自危,陛下居然以为朝中一片安宁?”

说到这里,谢迁已不想再说什么。

刘瑾的崛起,跟朱厚照的纵容密不可分,若不是朱厚照只顾吃喝玩乐,把朝中大小事情都交给刘瑾,断然不会出现刘瑾专权的情况。

朱厚照咬着牙问道:“这么说来,谢阁老也认为朕做得不对?”

“是!”

谢迁回答得异常干脆。

朱厚照气呼呼地瞪着谢迁,好像在等谢迁回心转意,说一些转圜认错的话,但谢迁的倔脾气可比沈溪都要强硬,就算朱厚照再打量,他口气也没有丝毫松动的意思。

最后,倒是朱厚照自己做出妥协,摇头叹息:“也罢,朕不跟谢阁老计较到底谁对谁错,朕只要觉得自己没错,那就足够了!”

谢迁对此实在无语。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想让眼前的皇帝知道他的失望和无奈。

朱厚照板着脸,挥了挥手:“谢阁老既然累了,就先回去歇着吧,朕也有些疲乏,不想再说那些没甚营养的话。”

当朱厚照无法从谢迁这里得到认同,就滋生出一种被人辜负的感觉,甚至不想再跟谢迁交谈,直接下达逐客令。

谢迁本来还想就沈溪的问题说说,但看到朱厚照这副油盐不进拒不纳谏的模样便来气,小皇帝的举动深深地伤害了他的心,潦草行礼:“陛下,老臣告退!”说完,谢迁直接转过身,扬长而去。

等人离开,朱厚照满肚子怒火没法平息,此时他不再检讨自己,反而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反倒是沈溪和谢迁联手让他难堪,下不来台,居心叵测。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八九〇章 背对 返回《寒门状元》目录 下一章:第一八九二章 各有立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