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半路捡个钻石男(捉虫)

文/玖玖榛
本章字数:5345 婚后那些事txt下载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涌动的情绪在刹那淹没的不能自已,其森猛地抽回自己的手,眼波泛起潮湿,脸色铁青深沉,倨傲的下巴扬起,闭上眼,深吸口气,冷冷的说:“早点睡觉吧!”

“其森,我们是夫妻!”他要过她,然而就连她这么懵懂的女人,都知道那里没有情绪与感情,一直很死板规规矩矩,像是完成某项任务。

其森把她死死地压在身下,掐的她身体生生的痛,粗粝的指甲刮过她娇嫩的脸颊,声音冰冷无情:“你想怎样?”

以寻闭上了眼睛,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头痛欲裂,她也没了兴致,侧过脸,咬破了唇,有一丝血腥味,摆摆手:“没什么。我累了。”

其森仔细的看了看她,而后迅速撤离了她,以寻揉了揉左脑勺,吸了吸鼻子。而后一把摸过自己的脸。她想做什么?如果有一天他明白了,也许就不会这么问她了。

天已放晴,其森已经不在,房间内有点空落,以寻睡饱了一觉,头痛没了,神清气爽,虽然昨天有点不愉快,但是来日方长不是吗?简单的吃了些早餐,张妈一边收拾餐桌,一边偷瞄电视两眼。

以寻咳嗽了一下,张妈一惊,等以寻转身,又偷瞄起电视来。以寻披着大衣推开门,凌冽的气息扑面而来,满眼银装素裹,松树上压着一蓬蓬雪,几只鸽子飞过,雪花簌簌落下。

脚下是咯吱咯吱的雪声,刘叔在院子里扫雪。看到她恭敬的叫了一声:“陆太太。”

以寻心内一惊?陆太太?四周看了看,方才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陆太太不就是自己么?

扣好大衣沿着一条小径,以寻掩饰尴尬向前走了开去,晶莹的白中,一条醒目的公路开阔起来,不知不觉走到了公交枢纽站。竟也是走了半个小时。

以寻看了看别墅的方向,雪白的屋檐,丛莽的林山。遥遥以对,那是她今后的家了。她不知道能在那里住多久,然而,她会尽最大的努力。

沿着公交枢纽站台的小径向前走,小径旁野草沙砾子被雪覆盖着,丛生着不知名的荆棘林。如今覆着晶莹的雪,更是不辩名字。她是怎么跟陆其森纠缠在一起的呢?

说来这里是他们开始的地方呢!

那日的天气并不好,似乎很应景的下了潮湿的雨,她很醒目的记得那天是11月10日,街道上到处飞着金黄色的银杏叶子,像是如蕊叠浪。她穿着蓝色大衣站在银杏树下,像浓墨重彩的油画,巴巴的等着方临声,方临声看到她,眼睛一阵潮红,咬咬牙,狠狠心,大踏步向她走了过去。以寻尴尬的笑了笑:“我恰巧路过,所以来看看你。”是啊,他们蛮久没见面了。

方临声猝不及防的拉过她,紧紧地抱住她,像是把她嵌在骨肉里,他在她耳边低喃:“以寻,对不起!”他倏然放开她,用袖子粗鲁的抹了抹眼睛,眼眶有点红,以寻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他的样子惊吓到了,心脏一缩。分手的话就是那个时候吐出来的。方临声说他喜欢上别的女人了。她能带给他没有的东西,而她不能。

她眼眶潮湿了,有点红,难以置信的吃惊看着方临声,这种事情本是稀松平常,可是临到自己头上,还是很难堪难过,她看着胸前飘扬的方临声送的红色围巾,气的一把拽了下来,狠狠地甩在方临声头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呵呵,对不起,不过因为给不起。她嫌恶的觉得刚刚的那个拥抱,很恶心。连问个清楚都不想了。是啊,找一个富家女,可以少奋斗几十年,这是人家的选择,她何必再自取其辱。

方临声想一把拉过她,却落了空,她已走远。

她跟方临声在一起并不是很长,半年,然而,她是准备嫁给他的,她很心痛。以寻从包里掏出为他准备的礼物,狠狠地丢进了垃圾桶,失魂落魄的上了一辆公交,删除了方临声的所有信息。而后把头埋在膝盖中,肩膀偶尔抖动一下。不知不觉睡着了。

徒然的公交报站声响起,她一惊,过站了,浑浑噩噩茫然的下了车。天已经黑了下来,雨停了,暗黑的云依旧层层压城。四周阒寂。

茫然的向一边的街道走去,一脚踩在泛着白光的水坑里,她的靴子湿漉漉一片,裤脚上沾了几滴泥巴,她终于哭了起来,茫然不知所措走到了一个巷子,前面打斗的凌乱身影,蓦然闯入眼帘。

她的手碰着湿冷黏滑的墙壁,一瞬不瞬盯着巷子里打架的两人,两个都是身姿挺拔的俊帅男人,在她愣神的时候,一个男子的拳头啪的打向另一个男子,结束了战斗,站着的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甩了甩头,整了整大衣,向一边的汽车走去,车灯亮了,是一辆黑色的宾利。

车子划过男子的身旁,一束马蹄莲狠狠地甩在倒下的男子身旁。车子很快不见了身影。以寻想叫救护车就离开,她转身,颤抖着拨着号码,可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周围黑黢黢的。顺着路,她跌跌撞撞走到男子的身边,那男子正睁着一双狭长的漆黑眼睛死死盯着她,这个女人眼眶透红,脸上犹有泪滴?她......男人身体颤抖了一下,摸了摸眼睛,面前一片血雾,他的额头往下滴着血,触目惊心。

以寻浑身一震,颤抖着问:“你,你不要紧吧!”

男人深邃的眸子觑她一眼,抓住她的手臂,抓的她紧紧地,她有点吃痛,皱了皱眉,却没推开,男人闪着寒冷的眸子,露着桀骜的光,恶声恶气的:“死不了,扶我一把!”

也就是那个时候,她知道他叫陆其森,陆其森出院后。以寻上班的时候,便经常莫名的收到花,有时候是从荷兰空运来的郁金香,有时候是保加利亚玫瑰。她的同事都知道有一个神秘有钱的公子哥追求她。公司免不了窃窃私语闲言碎语,或者说一些捕风捉影的难听话。有些不明所以的同事更是嚼烂舌根,跟风挤兑她。

她淡淡一笑,一个方临声已经让她头痛不已,却又来一个更惹不起的陆其森,陆氏集团掌舵人,这种人实在跟她这种阶层的人毫无牵扯关联。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从不肯攀附。虽然她心比天高然而命比纸薄,混迹职场这些年,兜兜转转,依旧两袖清风别无长物。因为她的性子太执拗,不肯将自己也染上那抹一丝黑边,哪怕一点,都觉得污秽不堪。

其森约到她吃饭是在一周后,她终究拗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早点说清楚的好,出了写字楼,其森的骚包黄色兰博基尼晃瞎人的停在她面前。眼睛眯了眯,深吸一口气,以寻力图绽放友好的微笑。却似乎有点精疲力竭,那一个笑比哭还难看。

其森已经打开车子,露出一张俊脸,“难得,计小姐今天赏脸。”

以寻不想惹来更多麻烦,便就势坐了进去,她离他很远,他掏出香烟,拿着打火机咔嚓一声,橘色的火苗闪烁,衬托他更为俊美的容颜。他的脸凑了上去,利落的吸上一口。烟雾缭绕中,他说:“计小姐,喜欢吃什么餐。”

“清淡点吧!”以寻扭头淡淡的说,注意到他的手腕有一枚铜钱大的旧伤疤。他似乎并不忌讳她看到,感受到她的目光,其森淡漠的看了一眼,眼眸中似乎有嘲弄。“过去留下的,褪不掉了。”

以寻别开脸,并不多问。那一天吃的是法国菜,其森只是问了一些她的情况,她话不多,沉默端庄,有点心不在焉,以及胆战心惊。面前的男人,她觉得,距离跟她很遥远,应付起来都有点让她力不从心。她吃了一口虾仁,轻轻咀嚼咽了下去,润了润唇,突然抬头,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有点讽刺的问:“你是在追求我吗?”

其森笑了笑,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笑,不,也许不是,模糊的记忆像是云雾一般。他笑的很好看,像是幽昙绽放:“怎么,不可以吗?”

以寻笑了,但笑的很,很无奈压抑,紧紧地握着汤匙,反复的搅着汤:“我没有方面的打算。”

其森了然的点头,为她重新盛了一碗汤,云淡风轻却掷地有声:“没关系,我可以等。”

以寻突然恍惚了一下,他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她皱皱眉,啪地放下汤匙。声音有点尖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看上我?也许是好玩,也许是什么,鬼知道,但我告诉你,我跟你不可能。”

其森拧眉看了看她,一把拉过她,勒的她胳膊生痛,他的鼻子近乎贴着她的鼻子,呼吸扑在她脸上,热乎乎的。看到她眼里的恐慌与愤怒,他放开她,淡淡的说:“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在爱情上,就只有男人女人而已。”

他很聪明,知道她在疑虑什么。然而,也只有这样从不担心温饱的人,才有霸气说的出这话。

他把自己切好的牛排,推送给她,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你太瘦了!”

以寻敛下双目,收起情绪,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瘦削的身材,不客气直往嘴里塞食物,不吃白不吃,这个混蛋,倒是要看看他究竟玩的什么花样。

一路无话,以寻却因为其森,失眠了。烦躁不堪。后来又跟其森见过几次,直到有一天,其森包了一个西餐厅,向她求婚,那石破天惊的一刻。她才知道,这个游戏不对,不能这样玩下去了。她难以自控,倏的站了起来,几乎是失声喊道:“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其森定定的看了她一会,缓缓道:“因为你很适合!而我家里人逼我不停相亲。”

以寻苦涩的笑了一下,想起上次家里同样问她什么时候结婚,她甩了甩头,甩去那抹苦涩,拿起桌子上的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没想到你们也有这样的苦衷。”她喝的有点急,咳嗽了几下,冰冷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胃里,有点难受。她喝了点清水,顺了顺胸口,满脸通红一言不发的瞪着他。

“我也是人。我知道你身家清白,性格温顺纯良,而我不喜欢麻烦。”其森递给她纸巾,淡淡的指出,毫无情绪,像是说着一件毫无关联的事情。

“你调查我?”以寻的手指掐着手心,愤愤然说。

“是,我要娶的女人自然会做一点调查。没关系,我给你一个月时间考虑。”其森缓缓说道,脸上是一种从容的微笑。那一刻,她突然恨透了他运筹帷幄的沉着与自信。

她捋了捋鬓角的发,突然捞起旁边的一束红玫瑰向他砸了过去,恨恨地说:“考虑你个鬼!”

(快捷键 ←)上一章:1.第一场雪(捉虫) 返回《婚后那些事》目录 下一章:3.就这么婚了(捉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