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专业挖墙脚机

文/玖玖榛
本章字数:5379 婚后那些事txt下载

张妈端了两碗红枣桂圆红豆粥。招呼她们过来吃:“大小姐,这是太太特意让我做的。你多吃点。”

陆琪玉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对面端坐着的以寻,这个女人,似乎没那么简单。才来不久,张妈都偏向了她。她可是把她侄女赶走的人啊!而她现在又想来攻略她了吗?哼,没那么容易。她轻尝了口粥,状似关心的问:“你家在哪儿?有哪些人?做些什么?”

以寻吃粥的手一顿。睫毛闪了闪:“我是邺城人。爸爸管理一个桃园。有个哥哥,做点小本买卖。”

陆琪玉“呵”了一声,尾音被她生生掐断了,不管怎么说,以寻是其森的老婆,就算出身低微,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请忽怠慢,那不就是轻视其森本人吗?再说她是大小姐,是名媛淑女。清清嗓子,她问:“那你妈妈呢?”问完便后悔了,刚刚问过,以寻就没答啊!她掩饰尴尬,低头舀了一汤匙粥。

以寻垂眸,敛去眼中波动,吸口气:“在我十岁时候病逝。”

陆琪玉尴尬的拿纸巾擦了擦了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后一句话说的多余,倒让以寻觉得她是故意的了。她敷衍:“没事。”

说完,以寻便默不作声的吃粥。既伤感妈妈,又伤感她是外人,陆琪玉对她的事毫不知晓。

气氛沉寂了下去。

陆琪玉在雪园逗留了一夜,东方才露鱼肚白,她便要走,她在市中心另有住处,虽然之前发生了点点龃龉,然而实在是微不足道。以寻劝她留下:“姐,快过年了,不在雪园多待几天吗?”

陆琪玉甩甩头发,笑了一下,似有讥诮:“理由?”

以寻被她问的梗了一下,润了润唇,试探的问:“你自幼便什么都不缺,现定居在威尼斯。最想的便是有个陪伴的人吧。”

以寻之前从张妈那里得知,陆琪玉现年32,自从上次恋爱未果,迄今为止已有五年未恋爱,独居威尼斯。很少回雪园。

“你?”陆琪玉轻哼了一下,“你又懂我多少?便试图打探别人**。”

以寻哑然。

宋茹曼的聚会是在三天后,华丽的包厢里,昏暗的灯线轻笼着嬉闹的人,有人在k歌,有人在玩牌。欢声笑语,不亦乐乎。以寻跟几位老同学打完招呼后,便罩着一件短外套,端着酒,瞥眼瞧着斜对面那对“佳偶,”不时做着狎昵动作的两人。

宋茹曼的聚会就是个鸿门宴,她办聚会,意在以寻。

但是......以寻看着香槟酒,摇了摇,冷笑。正想起身出去透口气。宋茹曼已经走了过来,拉着一个眉目清俊的人,给以寻介绍:“以寻,这是我的男朋友,方临声。”

方临声看了一眼以寻,灯线昏暗,不知道他眼波中的情绪,他蠕动了唇,似乎欲言欲止。却什么都没说。

以寻冷笑,“方先生别来无恙。”

宋茹曼惊呼:“你们认识呐!”

以寻点头:“认识,不熟。”

宋茹曼挽着方临声的胳膊紧了紧,说:“你们怎么认识的?”

以寻微笑:“那日天气不好,我眼光差了些,脚滑,溅了他一身泥巴!”以寻半真半假的回答,方临声却始终不发一言。深深的看了一眼以寻。

“原来如此。”宋茹曼斜睨她一眼,笑容满面:“真可惜,没有见到你老公。你看大家都带家属了,你未免的显得孤单些。”似是关心,实则戳人心。

聚会百无聊赖,那对人,挑了一首情歌,一不小心爱上你,唱了起来,唱的缠绵悱恻你侬我侬,情深意重。

以寻起身去洗手间。洗手的时候,毫无意外的在镜子里看到宋茹曼的身影。

“你满意了?”哗啦啦的水声掩饰不了她的嘲弄。

“你什么意思?”宋茹曼挑眉。

以寻叹口气,仔细揩干净手。转身,冷冷的说:“宋茹曼,你也老大不小了,还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这次又是多久?”

以寻与宋茹曼的过节起源于大学,大学里宋茹曼高调喜欢外系的一个男生,而那男生疯狂追求以寻,她与以寻之间的微妙关系便日益高涨,也越发紧张起来。那以后,宋茹曼便似变了一个人,她的名声不太好,是个类似于花蝴蝶的人,在校内甚有名,绯闻女王非她莫属。当然也有很多男人热衷追逐这种家世好又长的艳丽的花蝴蝶。

宋茹曼是个专业挖墙脚机,不仅挖别的女人的墙脚,重点是挖跟以寻的墙脚,凡跟以寻深入接触的男人,她便要一网打尽,收入石榴裙下。她的招牌动作是轻捻兰花指,撩了撩长卷发,常挂在口中的话是,只要锄头挥的好,哪有墙脚挖不到。

以寻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听楚瑶说过,宋茹曼跟一网友见面当天,便去酒店开房,大战了n个回合,而那网友,是会计系系花的男朋友,就因为系花mm不小心得罪过宋茹曼。

那日以寻看到方临声跟宋茹曼一起出电梯,她才有些警觉,心内一咯噔,宋茹曼还在玩这种把戏。这个女人......还能请到那么多同学,大概跟她一样的想法吧。

宋茹曼讥诮:“那是我的事。怎么你老公经常出差吗?那独守空房的滋味如何?”

以寻抿了下唇,说:“宋茹曼,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你这种毫无定所的人怎么懂得旁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顿了顿,她笑的妩媚:“抑或小别胜新婚的激情。”她看宋茹曼眼中露出讥诮以及.......嫉妒的光芒,面色一冷,“宋茹曼,我劝你适合而止,今日我审查过了,实在不合我老公的品味。这样的聚会我不会再参加,告辞。”

以寻出得洗手间,觉得轻松。瞥眼遇见方临声走了出来,她与他擦肩而过,方临声的声音飘了过来。“.......以寻,我没想到你会来。”顿了顿,他转身,深吸口气,拉住以寻得胳膊,连珠炮问:“那日我见到你了。你为什么跟踪我们?你还对我未忘情吗?你为什么这么快嫁人?是气我?”

以寻粗鲁挥掉他的手:“你在审问我吗?”她深吸口气,觉得好笑:“方临声,我再提醒你一次,请叫我陆太太。一个大男人还是不要自作多情的好,倒是你,好好地守着这份能为你开辟疆土的女人吧,不要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算了,跟他有什么好说的。

以寻转身就走,胳膊却又被人拉住了,她以为是方临声,不胜其烦,“你走开!”

那人没说话,拉过她,猝不及防给她一巴掌:“计以寻,你当我瞎的吗?敢当着我面勾引我男人?”

宋茹曼两眼燃烧一簇火焰,看到以寻脸上浮现的红色印痕,又觉得些许宽慰。余光扫了一眼方临声,冷寒的像是下了冰雹。

以寻的脸火辣辣的,冷眼瞥了一眼方临声,后者迈动了一下脚步,定住了。以寻突抄手还给宋茹曼一巴掌。“你最好搞清楚,管管你家宠物!”

两人混战在一起了。女人打架无非就是揪衣领抓头发。这两人像是斗红眼的母鸡,互不相让。

拉开她们的不是她们同学,也不是方临声。而是――

其森一手扶着副驾驶,一只手捏着烟,烟头明暗闪烁。他面色冷峻,直视前方,不发一言。

“其森,事情都解决了?”以寻沉默良久,斟酌词汇,小心翼翼的问。

想起半小时前,一只大掌粗鲁的推开宋茹曼,而后又一把拉过她,她因为惯性,蓦地撞到一个结实温热的怀抱,她还未反应过来,头顶上方传来一把清冷的声音,“这位小姐,我太太跟你有什么过节吗?”

低沉磁性,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她心中漾着一抹惊喜。抬头看向他。目光有她未察觉的眷恋。

宋茹曼直到他说完,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她,她居然勾搭上陆其森?那个人......

想到此,宋茹曼银牙暗咬,笑颜竭尽妩媚,凤眸婉转:“原来你就是以寻口中常不归家的老公?也难怪以寻春闺寂寞,要勾搭我男友了?”

其森皱眉,冷眼打量了一眼怀中的女人,她正吃惊的看着宋茹曼,眼中隐隐可见轻蔑。以寻嗖的离开其森的怀抱,虽然有点贪恋,但是....她转头对方临声说:“方临声,你还是把你家喜欢乱咬人的某种动物,牵回家吧!免得丢人现眼。”

方临声尴尬,别开眼,正要说些什么,宋茹曼气的颤抖,又扬起巴掌向以寻攻去。中途被一双大掌截住了,那力道十分大,她感觉到她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其森沉声道:“有我在,你别想动她。”要动,也是自家回去慢慢动。

其森放开宋茹曼,转头拖着以寻便走。

宋茹曼在后面搬弄是非:“陆其森,你最好管好你家老婆,她很风骚的,红杏出墙不知道多少次了,在syl.....”

其森松了松以寻的手,而后又握紧了,他回眸,冷声:“谢谢你的提醒,她的眼光很好!”

宋茹曼一时半会未明白什么意思,等她明白过来,只见那一对丽影已去。宋茹曼脸色青红一片。胸脯起伏。尴尬羞恼怨愤嫉妒,心绪难平。

远远的,以寻听到一声清脆的啪的一声,跟之前打她的那个巴掌,颇为相似。

“我的事了了,你的呢?”良久,其森紧了紧方向盘,而后松开,摁灭烟头,在水晶烟灰缸里使劲儿捻了捻,沉声道。

(快捷键 ←)上一章:9.大姐驾到 返回《婚后那些事》目录 下一章:11.补过了(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