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哆啦A梦

文/玖玖榛
本章字数:5819 婚后那些事txt下载

以寻瞠目,而后闭目很享受他的吻。等他放开她,她又猝不及防在他右脸颊印下一吻,看到那个红唇印,颇为满意,脸骚红一片又准备溜。这次其森终于放过她了,黑眸若有所思的看着以寻,直到听到她一声惊呼。

“我的裙子。”

以寻今天穿的是粉色丝质衬衣配开司米及膝裙,外罩一件灰色呢子裙子一角被车门夹住,以寻使出出奶的力气,就是拽不出来。

“噢,汽车挽留你的方式很特别。”其森一边调侃,一边帮忙去给她弄裙子。高大的身躯向她那边倾覆过去。低头看了眼裙子,一边拉动车门一边小心翼翼的拨弄裙子,他低着头,那副姿势不得不让人引起某种暧昧遐思的时候,以寻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一只大手拎着一只手提袋出现在他们面前。

以寻顺着那只手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手腕上名贵的江诗丹顿腕表,低调奢华,再沿着剪裁合体的手工定制西服,视线往上飘,一双俊美带点邪气的脸赫然入目--

是,是邵易桓。

他正举着电话,以同样的疑惑眼神打量着以寻,不,应该是以寻跟其森。

第一天上班就碰到小老板,还是这种情景,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似乎每次碰到他,她都要发生“事故”,少见此人为妙,该是真理。

以寻挤出一抹笑,刚准备礼貌叫一声邵总。然而他们还未来得及相互招呼,其森强大的聪慧因子已经感受到,另一只觊觎自家老婆的雄性动物的存在。他不悦的看了那双对着自家老婆的贼亮双目。再看以寻如临大敌,每根汗毛都竖起来的样子,脸色更加恶寒了。

这个不识相的家伙!

当着他的面想勾搭他老婆,找死!

冷黑的脸嫌恶的看着对方,“陆总。”邵易桓见到他率先招呼,“原来我公司里藏着位陆太太,真是有点小庙供着尊大佛的感觉。”

其森眼眸锐利的扫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整理好以寻的裙子,轻描淡写的说:“那就请把小庙建成大庙,我老婆不喜欢拥挤。”

人家分明是客气话嘛,其森可真毒舌。cyl已经是国内最大的高级服装公司了。

两人虽然是很风度的客气着,实则内里都剑拔弩张了。这两人有仇?

以寻见裙子已好,便就着其森肩膀顺势下了车,其森随后跟着而下,“你的包。”

以寻接过他递过来的包愣了一下,除了两大包准备带给同事的特产和零食外,还有一款新的黑色syl包包。

他什么时候给她买的包?又是什么时候换的新包?

这个男人是哆啦a梦?

以寻思及此,漾着一丝甜蜜的微笑,邵易桓看到阳光下她生动明媚的笑容,有一丝恍然,眼内复杂。草草挂断电话,冷着脸迈向旁边的咖啡馆。

一杯蓝山。轻啜一口,不发一言。邵易桓捏着咖啡杯的手,冷的出了汗。而后他打了一个电话。

等到以寻挎着包进办公室,办公室简直砸开祸。早上那一幕果然被有心人瞧的清清楚楚,并且添油加醋大肆渲染一番,就连绍易桓这个未来大老板大东家都未幸免。甚至被有些有心人勾勒出一幅二男争一妇的劲爆画面。

以寻向来一笑置之,转头对上小李的目光似有复杂。小李对她嫣然一笑,便盯着电脑噼里啪啦,而后去了行政部。处理好手头工作,以寻去洗手间。

“以寻,你跟陆其森是什么关系?”小李突然出现问,语气有些咄咄逼人。

“夫妻关系。”以寻并不避讳。

小李古怪的笑了一下:“哦,我真怕是那种关系。那我就放心了。”

“哪种关系?你多虑了。”以寻笑了一下,客气又疏离。口气不善,倒不是因为自己,而是想到其森被人误会成那种人,她便不舒服。尤其是跟她关系还不错的小李。

“只不过过了一个年...”小李声音幽幽:“那么邵总呢。我总觉得你们之前认识。”那些人的话也不是空穴来风。但这后一句话她是说不出口的,除非想和以寻撕破脸。

以寻揩干净手,摇摇头:“不认识。”而后看了小李一眼,润了润唇,犹豫该不该说。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小李诡异的笑了一下。

以寻叹气,想起那日在精品超市遇到邵易桓跟一个女人相拥而去,她真为小李担心。想了想,便有心提醒小李。

小李不发一言,安静的像一尊塑像。她长得不丑,也是个美人胚子,虽然不是顶尖 儿的,也是相当出众了。

那种想凭借自身美貌进去更高阶层改变自身命运甚至整个家族命运的女人,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历来女人可以凭容貌逞凶,横行天下,就是英雄也难过美人关。尤其是这个看脸的时代。

“我喜欢他很久了。”小李丢下这句话便匆匆而去。

这倒让以寻始料未及。在她记忆中,小李是她胜任周鸣助理后,才进公司的,那个时候,邵易桓在国外还没回来。

她以为她跟许多漂亮女人一般,见到皮囊好家世好的男人,便想着爬上对方的床。大费周折绞尽脑汁想攀进豪门,就算这座山太难攻克,也会急于奔赴另一座山,甚至一有机会,每座山都去登一登,瞧一瞧,然而,她实在没想到,小李竟然是只愿身在此山中。

原来,没有进入他人的心灵,对他人的判断都可能会有失偏颇。就不能对他人妄加评断。

然而,她也无可奈何。只能祝福小李好运。

cyl高级成衣设计大赛就在月底开幕,她现在得全力以赴比赛。

就在她埋头在纸上勾勒的时候。手机铃音响了,甜蜜情侣头像不断晃动,那女人分明是她,她微怔又欣喜,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忙接起电话:“其森,什么事?”

这个女人,难道一定有事才能找她?

“下来。到大厅。”

以寻不明所以,但还是搁下笔,看到小李跟几个同事有说有笑的进来了。

“以寻,你还真是废寝忘食。刚叫你都不应,我都不敢再叫你了。”小李笑着说,似有嗔怪。

以寻见她这样,倒是放下心,抬腕看下表,都十二点三十分了。跟她们客气几句。便匆匆下楼。

其森在人群中十分显眼,以寻一眼便瞧见了他。忙奔跑过去。其他人都成了布景。

“几点了?饭吃了吗?”其森似有嗔怪。

以寻吐吐舌头尴尬的看他一眼。

其森一幅我就知道的表情,牵起她手就往外走。声音颇有些无奈有些语重心长。“以寻,你们公司都这么虐待人吗?”饭都顾不上吃,差评。

“不是,不是”这样被他牵着的感觉很奇特也很美妙。

“你的手机真难打。”其森有点抱怨。

“那个其森”以寻看看手机,果然还有三个未接电话,全部来自其森,以他的性子还能这么耐心,没有暴走,没有上楼抓她。真是出人意表。

“嗯哼。”

“没什么了,我有点担心。”以寻看了看四周,一幅小仓鼠般的天真懵懂模样。之前跟其森相处,就成了商业周刊头条,记者是无孔不入。胡编乱造的本事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有些说辞简直不堪入目,能把正常人逼成神经病。神经病逼成精神病。

果然,其森的脸变的很难看,很冷很黑很阴沈。他冷冷的说:“我跟我老婆吃饭,谁敢多嘴。”而后他嘴角藏着淡淡的笑意:“你放心,早就招呼过了,他们不敢怎样。放心吃。最好大快朵颐。”

以寻汗了一下。此刻,他们已经到了对面的一家江浙餐馆。包厢精致低调奢华,隔着窗户,朝外看,别有洞天,一派苍翠绿色,假山溪水。红黄迎春花错落其间,给未过的冬日增添鲜艳斑斓。美味的食物刚刚端上来,冒着热气。都是她爱吃的,西湖醋鱼,蟹黄豆腐,翡翠虾仁,清炒芦笋,海鲜鱼翅南瓜盅...

“别这样一幅表情,快吃。”其森一边吃,一边往她碗里夹菜。见她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并不动筷子,其森默默布置好菜,挑了鱼刺,又给她盛了一碗汤。

他会做这些?

“你以后还是习惯的好。”其森仿若知晓她的心事,笑着说。

“啊!”以寻愕然,而后垂下眸子,敛下眼中的波光潋滟。“哦!”了一声。

她就一声淡淡的“哦。”恩,是不是他还需要再接再厉,于是其森默默在心里计算着怎么让以寻“欣喜若狂”。

其实以寻的真实心理是这样的--

她能告诉他?她其实已经欣喜若狂?

她能告诉他?她很喜欢他做的这些。

她能告诉他?今天他的表现让她深深感动。

女人其实不贪心,只要男人把她放心上。

他不仅变身哆啦a梦,他还有术来跟她一起吃饭。鼓励她,循循善诱教导她,给她工作上的建议。说着她不知道的趣事。

上班的第一天,他也一定忙的不可开交,他有一大堆公司事务要打理,但他却突然出现在她公司楼下跟她一起吃饭,还很有耐心。他不是没心,应该说他时时刻刻放心上,并且用行动回报了她的情意。

这顿饭,她吃的很满足,味蕾满足,身心满足。

这的确是一个美好的开端,她在憧憬规划着美好的未来的时候,却也未曾料到天有不测风云,越平静越美丽的湖面下,也许正藏着不为人知的搅弄一切风雨的妖怪。

(快捷键 ←)上一章:26.护妻狂魔出现 返回《婚后那些事》目录 下一章:28.凤求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