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惊心动魄

文/玖玖榛
本章字数:6424 婚后那些事txt下载

以寻看了看窗外,阳光淡淡泼洒,叹一口气。她已经休了五天了,再待下去,一定要发霉。

终于又过了一周,其森亲自开车接她回家,在家将养着,以寻许久未动筋骨好不烦躁。想起李若诗谈起周鸣来,那牙齿颤颤恨恨地模样,哑然,看的电脑屏幕都开始模糊起来。

能让老婆追到公司里大闹,周鸣能耐不容小觑,李若诗语气很讽刺。因为影响太差,又兼邵易桓恰逢到分公司检视,周鸣少不了吃苦头,念在他曾对公司做过不少奉献,离开的倒也不难看。

以寻想起周鸣为人虽有不齿,但到底是曾经提拔有恩于她,不胜唏嘘。然而,她近阶段又得来一个重要内幕。却不知道这消息究竟好坏。没想到短短一些时日,她生活横生波折,连公司都经历变动。

只是以寻许久未上班,消息来源,皆来自于李若诗,李若诗谈起这事,在电话里支支吾吾说的不利索,一点都不似曾经的她。

她思起她几日前硬着头皮找其森,颇有懊恼,但这事她是不会如实告诉以寻的。

“陆先生,关于上次的条件”李若诗有点期期艾艾的。

“你月底就可以去总公司。”其森淡淡地说。

“什么?”李若诗捏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他行动也太迅速了吧。

“小事。”其森的语气冷淡,听不出嘲讽还是客气。

“不,陆先生,您先别挂,我收回之前的条件,恳求您!”一向颇有些心高气傲的她竟然也说出低声下气的话,李若诗愕然,为了爱情?她苦笑,也许以后还会做出很多她本不齿的事,包括李若诗想到此赶紧打住,背脊发寒。

电话里没吱声。

李若诗只好斟酌词汇,把事情一股脑儿的婉转倒出来。

“你的情事我没兴趣。最后一次,看在以寻的份上。”

电话里传来忙音,李若诗挂断电话,长嘘一口气。每次跟陆其森对话,她都觉得似乎有块石头压着自己,在电话线里都能感受到他冰冷压迫人的模样。不知道以寻怎么跟他生活的,又怎么在一起的。有一次,她削着苹果问过以寻。

以寻一愕,随即淡淡一笑,又一痛,“其实其森这个人就是表面高冷,他人很好的很温柔。”

以寻想着其森平时对她的关照,到底嘴角浮泛起幸福的微笑,只是

本就长得突出的以寻,因为想着爱人嘴角露出的幸福微笑,刹那晃的人眼睁不开,本也是美女的李若诗也不禁看的呆呆的,羡慕之余心内漾过复杂。

以寻想起李若诗告诉她公司的新动向时,正是早上十点左右,以寻又看了看电脑屏幕,揉了揉眼睛,起身,穿了套简便的衣服,稍微收拾毕,下楼,寻着些吃食,跟张妈说一声,便乘电梯下楼。

电梯很快抵达负一层,以寻一眼便瞧着那辆崭新的宝马,静静地停在那里,时尚漂亮的炫目。想起其森那日对自己的举动,以寻忘了不快,摁下车钥匙,打开车门便坐了进去,车内充斥高级内饰散发的香味。

挡风玻璃上挂了一个红色的平安符。以寻笑了笑,想起有一日无意听说其森要去出差,她去榕界寺求了一个平安符给他。

他是她此后的丈夫,她希望他一生平安。

记得其森当时虽一幅淡漠的模样,但还是接过,眉宇间隐见欢喜。

以寻心情又好受了些,想挂个电话给其森,转头一想,其森可能在忙,便摞下电话。反正在外面溜会弯就回去。

天气实在太好,一汪蓝色如倒扣的海水。阳光暖融融的,以寻小心翼翼开车下坡,瞻前顾后。突然前方路口转出一辆十分风骚抢眼的红色玛莎拉蒂。以风般速度向以寻的方向驶过来。

以寻心内一惊,便打方向盘,踩刹车,一时慌乱,变成了加速度宝马车以更快的速度向下滑去,新车她还没把握操控,转眼要撞上玛莎拉蒂,酿成大祸

说时迟那时快,玛莎拉蒂急转方向,自杀性的向一边的跑道滑去,然后砰的一声巨响,撞在了一边的护栏上。

以寻啊的一声惊呼,吓得手都离开了方向盘,脸色惨白,勾着头向后看,只关心玛莎拉蒂车中人情况,恍然不知宝马车一直向下波滑去

直到手机铃声唤她回神,她才扶住方向盘。一把捞起手机

“别慌,踩脚刹,计以寻你可以的我会在你身边。别怕。”

计以寻你可以的我会在你身边。别怕。她以为是其森的话,直到她在胆战心惊中,踩着脚刹,在撞到一辆贺车前,噶然而止

汽车的轮胎在地面滑过刺耳的锐利声响,她才恍神,那个人他不是其森,她的额头都是冷汗。心脏几乎快停止。以寻迅速把车停靠在一旁的树荫下。叫救护车。

而后她解开安全带,跳下宝马,往玛莎拉蒂的方向狂奔,脚下像生了风一样

他一定没事的,刚刚他还在跟她讲话,不会的,不可能的

此刻的以寻已经模糊了想法,不知道自己到底期待的是什么。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还有被汗水濡湿的背部,衣服凉凉的贴在身上,倒吸着凉风,胃里抽搐似的疼痛。

终于奔到了玛莎拉蒂旁边,以寻扑到车窗前,睁着一双湿漉的大眼死死的盯着他,泪水瞬间涌了出来,只见驾驶座上,他半歪在方向盘上,头颅边堆满凌乱的玻璃碎渣。他的额头上渗着几溜殷红刺目的血,像是几条诡异刺目的红色溪流,不住往下流淌,模糊了他原本深邃漂亮的大眼。他看了一眼捂着眼泪说不出话的以寻,安慰的对她笑了一下:“计以寻,见到你真好”

埋藏了许久的记忆瞬间扑面而来

他像她曾经那样跟她打招呼,他从桃园中走来,满眼灿烂桃花树下,阳光下的笑容生动灿然,一双深邃漂亮的桃花眼漾着碎钻般的光芒,他走到她身边对她说:“计以寻,见到你真好”

那年他十一岁,他已生的朗眉星目的翩翩少年模样,她只有九岁,是个一脸稚气未脱玲珑可爱的小女孩。

他还想说什么,却挂着微笑倒向一边去,以寻终于哭出声来,呼啦拉开车门,打开天窗,又把别的车门一一打开,她握住他的手,泣不成声:“邵易桓,你睁开眼来,救护车马上到了。你一定没事的,告诉我你一定没事的”

以寻一边呼唤他,一边四处张望,救护车不可能这么快到,以寻茫然无措,如停靠在漫无边际的海中央,只有呆在他身边,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抬眸,突然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路虎,其森向她走来,脸上挂着的薄凉如霜。

他的脸孔又恢复了往常的冷凝,眼里带着一丝嘲弄,以及看到她握着的那双手的主人,他眼眸复杂的令他自己都无法掌控那是什么?

以寻吓得一下子离开邵易桓的手,张着嘴要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脸上犹带着泪滴。

“有气,还没死。”

其森淡淡的说完,看了看她,打了个电话。而后镇静的对以寻说:“你待着,我去应付记者。”

以寻这才发现已经有不少记者闻讯赶来,赶到的交警场面甚为热闹的有些过分嘈杂,其森被包裹在中间,冷冷的应付记者。以寻不知道其森跟他们说了什么,一窝蜂的记者随后如潮水般散去。然后她再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被救护车抬走。

应付完警察与邵家人,已是傍晚,残阳似血让人心醉心碎。以寻在车里,有点坐立不安。也很难为情。不知道如何开口解释,从自己出门,到撞车,到握着那个人的手

“回去我会写一万字检讨。”以作抿抿唇,呐呐地说。

“不用。”其森态度冰冷。

以寻一愕,冷不住侧身,把手搭在其森握着方向盘的手上,其森冰冷的看了一眼那双莹白如玉的手,刚刚还握着那个男人的手,嘴角突然笑了一下。

以寻一瞬间放开了手。而后不再有动作,看到他莫名的一笑,以寻哑然:“其森,你”

其森一只手掌抵在下胲,向窗外看了一下,咪了下眼睛,而后转头:“以寻,你不放心可以去看他。毕竟他是因为你才受伤。”

后一句话,以寻听出来其森说的有些艰难,她润了润唇说:“其森,谢谢你。”

“是吗?”其森笑了笑后又变的冰冷,甚至有些残酷。“以寻,你辞了工作吧,离开cyl。”

你辞了工作吧,离开cyl,这句话像魔音一样在以寻耳中盘旋。

他从来没有要求过她什么,这是第一次开口要求,还是个听上去很无理的要求。这样的其森,她更无法应付。他怎么了?

吃醋?可是任何一个人受伤,在她眼前倒下,她也会焦急错乱,就像她初见他时,她不也是焦急的问他:“你还好吗?”

可是因为那个人,让以寻到底内心不自在起来,因为这层含义,她一时间颇为羞恼,竟然像做错事一样愧对其森。

以寻怔怔的看着他,百转柔肠,竟没有回答他。李若诗的话又在耳畔响起。

“cyl会在分部成立设计部门,而新的领导就是”

就是刚刚因为她而受伤被抬走的邵易桓,更是

以寻闭了闭目,知道此刻不能跟他纠缠太多,然而设计是她的梦想。清者自清。她也根本不知道其森知道了什么,在想什么。

其森等不到她的答案,平静地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把车开进车库,停好。他淡淡的说:“我不强求你,但是我希望你离开cyl。其他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

如果她同意,希望她能微笑着拥抱他,如果她不同意,那么他能怎么样?他竟然不能怎么样。而他说出这番话,分明带了一些可怜的请求。

其森把手盖在额头,揉了揉眉心,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黝黑的山峦,指间一点猩红。

当他查出是谁撕烂他送给以寻的礼服时,有个人比他更快的知道这件事,查出是cyl的某个老员工干的,那个员工被当即辞去,那个人还想查下去,但他阻止了,因为他已经知道是谁,他无法伤害以寻,也无法再伤害她。他只能以自己的方式保护以寻再不受伤害。

是的,那个人是邵易桓,当他知道他比他还捷足先登的时候,他淡漠之余微咪双眼,如果不是因为此前看到医院里的一幕,他大可以认为是领导整顿内部肃本清源的正常所为。

他嫉妒的快燃烧了。

他为了她,甚至在分公司设立设计部?难道他当他的话是耳旁风吗?这个举动,可以骗别人的耳目,却怎么骗的了他?

而今天,他,他分明是用性命护住以寻啊!到底是怎么样的情感,让他这么做?想起那日以寻跌下楼,他却没能护住她,他惭愧又自责,他感激他救了以寻,而他也嫉妒他--

他嫉妒他,嫉妒的快疯了。

像一个无头苍蝇乱转,第一次竟然没了主意

(快捷键 ←)上一章:33.招牌动作 返回《婚后那些事》目录 下一章:35.若即若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