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09

文/蛋蛋分来食
本章字数:6654 [综]间歇性踌躇满志txt下载

楼北没有回答不二周助的问题。

下一周上学的时候,幸村精市依旧和往常一样对待他。

楼北很懒,所以他懒得在意别人的想法。

说的明白点就是,幸村精市不是他的男人,他没有理由担心他。

每天的日子过得很平常,风早博雅的事情早就被楼北抛到了脑后,如果不是忍足侑士突如其来的电话,他一定再也想不起来了。

忍足侑士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帕格尼尼的追忆会,据说有全世界的小提琴大师的合作。

他以为这足够吸引人了,结果却被楼北撂了挑子。

“没兴趣。”

接电话的时候楼北正躺在沙发里,手上一动一动的按着遥控器,对面的电视放着没有营养的肥皂剧,他突然就觉得生无可恋了。

“嘛原来是这样,那打扰高桥君了。”忍足侑士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语气轻松的挂掉了语气,楼北没有去揣测他语气背后的东西,那不是他范围内的事情。

他就是这么矛盾的人,一方面想要冷眼观看,一方面又忍不住插一脚去破坏现存的好东西。

所以,他这种人才会有报应。

如果可以,楼北觉得这种报应应该降临在自己头上,而不是他这一辈子的亲人身上。

然而上天若是可以讲话,他一定会嗤笑着告诉楼北,不用着急,你的那份儿也快到了。

那天上课的时候,他的手机狂震,本来想按掉的,结果发现居然是警察局打来的电话。

楼北惊讶的接通了,迎着数学老师愤怒到吐血的眼神,淡定的走出了教室。

自此,消失了两天。

“山下警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楼北从计程车上跳下来,看了一眼已经拉了黄线的事发现场,语气有些焦急的问道。

他接到了一个自称是山下的警官电话,一上来就说你是高桥北吧,那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的爷爷奶奶去世了。

他一下子愣了,这是不是有点突然老子他妈的前两天才刚刚回去看过他们呢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山下警官的声音有些严肃,你能不能来一趟东京,高桥君,就现在。

楼北答应了,连书包都没拿,揣着钱包出了校门就直接打车去了东京。

穿着警服正在和身边人交谈的男人一看到站在黄线外的楼北,怔了一下,“高桥北”

楼北面无表情,“是我。”

山下警官皱着眉头招手,“你进来。”

他把楼北拉过去,避免他看到高桥爷爷奶奶的尸体,楼北也没反抗,顺着山下的劲儿走到了一边。

他深吸了一口气,盯着楼北的眼睛说道,“接下来我要说的你听好,可能你不会相信,但是这的确是事实。”

楼北点了点头,一头黑发的他此刻看上去颇为的乖巧,还是个学生呢,山下警官表情温和了一点,把对方定义在了“乖巧”“孩子”的位置上。

“你的爷爷奶奶初步判定是仇杀。”山下深吸了一口气,这么说道。

楼北扬了扬眉毛,重复道,“仇杀”

“是的。”警官肯定,他瞄了一眼站在做尸检报告的人,不忍心的告诉楼北,“是你的小叔,高桥岩一欠下的赌债。”

这个消息让楼北怔了好一会儿,原来是这样老套的戏码吗为了赌债,杀了人

“他应该是欠了人家巨额财产,还不起了才东躲西藏,老人家年龄大了,也不清楚自己儿子都在外面做什么,被人钻了空子”山下说不下去了,拍了拍楼北的肩膀。

风有点大,深秋的寒意从他脚下一点一点慢慢往上爬,把楼北的整个人包裹在里面。

即使穿了很厚的外套还是觉得有些冷,风里夹杂着些许碎掉的树叶,刮到脸上的时候就像刀子在割肉,生疼生疼的,果然是到了深秋啊。

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走到尸体的身边,“让我看看他们。”声音平静的吓人。

几个研究人员想要拦住他却被山下阻止了,他望着这个面无表情的少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毕竟工作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见过了,不然以他的这种性格,碰上了这种事情,一定会要死要活吧

尤其是听说这孩子父母早年去世,身边只剩下爷爷奶奶了,现在又失去了唯一的亲属。

“遗嘱的话,房子归你。”山下开口,端正的五官里写满了正气,“遗嘱是在老人家的保险柜里找到的,你不用担心你小叔回来把这抵押出去,好歹留个念想。”

楼北嗯了一声,沉默的接过山下递来的文件,“谢谢。”

“啊,这是我的名片,你有需要联系我。”他想起来什么似的,在胸口的口袋里掏啊掏啊,摸出一张卡片递给了楼北,“鉴于你已经十八了,这件事情本应该由你们家人和你一起完成,但是考虑到你情况特殊,葬礼方面,医院说无条件捐赠一些补助,警察局那边也会相应的做出一些回应,高桥君你有问题就告诉我们。”

楼北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他不会拒绝山下的好意的,这种事情,人多一些远比他一个人能做到的多。

虽然知道这种事情不遑多让,但每一次发生的时候楼北都有种冲动,也只有到了这时候,他才觉得法治社会的条条框框果然是可以约束人的。

那个“人”特指他自己。

葬礼具体定在一星期后,尸检报告明天才能出来,第二天观察完就送火葬场。

楼北的安排让山下警官稍稍放了点心,他再次叮嘱道有事情一定要联系他,然后带着人员撤离了,连尸体也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一小时内,人去楼空。

楼北坐在冰冷的台阶上,木然的看着草丛,发了会儿呆,星星都出来了,他想,他也该回家了。

看了看表,这个时间再回神奈川已经来不及了。

他望了望不二周助家的方向,犹豫了一下,脚下还是朝另一个地方迈开了步子。

###

幸村精市在着急。

表面上几乎没有人能看出来,但他自己知道,内心已经开始抓狂了,蚂蚁爬一样痒痒的一直到揪心的焦急,整个过程在他的脸上毫不显山露水。

没有焦距的看着网球场上跑来跑去的人,他觉得自己还能在这里坐着简直是奇迹。

但矛盾点就在这里,如果让幸村精市去找那个他一直牵挂的人,他又会犹豫,在这件事情上面他就像个大姑娘,扭扭捏捏犹犹豫豫,不肯上前。

柳莲二生来比别人敏感一些,不是说他对幸村精市有多知心,只是他总能敏锐的感受到网球部里的每一个人的心理变化。

也许这是学数据的人特有的能力

“还好吗”柳莲二在幸村身边站定,“如果担心为什么不打电话。”

“如果能打通的话。”幸村苦笑,捏了捏脖子上的吸汗巾,“明天还不来的话,我再做决定。”

“这不像你,精市。”柳莲二抿嘴,声音依旧温润如莲。

一旁站着的真田弦一郎扫了两人一眼,又开始说他听不懂的话了,不过,幸村的心情不好,他大概能感受到,只是原因是什么,他还真的没有答案。

傍晚的夕阳有些刺眼,这不科学,真田再次摸了摸帽檐子,想要压一下,却突然停了手,对着球场上一群瞪着大眼睛来回张望的人大吼,“认真训练不然罚跑圈”

刷的一声所有人收回了视线,本本分分的开始做挥拍训练。

真田暗爽的点了点头,一转身看到了幸村精市和柳莲二似笑非笑的表情,腾的红了耳根。

“咳,不要松懈了,幸村。”

“嗨弦一郎真是辛苦了。”幸村眯眯眼,的确,这不像他,可是如果是他,该怎么做呢

他喜欢他,他担心他。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能张扬出去。

幸村和其他正选告别了之后,一个人准备回家,美奈子昨天还在问高桥老师去了哪里,他搪塞说是家里有事,可能有两三天不来了,美奈子将信将疑,倒是幸村理子稍稍担心了一下,问他小北是病了吗他摇摇头说没有。

总不能明天还不来吧美奈子会担心的。他给自己解释道。

这么想着,他脚下一转,在分叉路口走了左边的那一条,去了高桥北租的公寓那边。

昨天是他第一次来这里,从班主任那里要到的地址,还碰上了数学老师,那位老师几乎出离了愤怒,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像高桥北这样的学生,三平树人很无奈的安抚他,一方面又埋怨为什么高桥不来上课也不说一声。

幸村打着哈哈说我去看看,于是来到了高桥北家的楼下。

灯还是暗着的,窗帘半拉着,家里没有人,保安小哥也说没有看到他回来。

幸村在楼下站了半天,觉得今天可能还是不会回来。

他转身就要离开,余光一扫,却发现旁边的花坛里有红光一闪一闪的,他皱了皱眉,心下觉得不对劲,走进去看,居然有一个人坐在最里面的长椅上。

“高桥”

幸村精市惊讶的张大嘴巴,瞪着眼睛看那个叼着烟头的男人。

顿时,他感觉到胃里有一团火在翻滚,烫的他嗓子里仿佛堵了似的,幸村精市悄悄攥紧了拳头,三两步跨到那人的面前。

“高桥北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两天你去了哪里”

对方没说话,甚至没看他,吐出了一口烟圈,很漂亮。

但是在场的两位都没有心思去欣赏,幸村一下子火了,声音冷淡到冰点,“抽烟逃课高桥君是觉得自己不够引人注意吗”他冷笑,“我看,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连一点的常识都没有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话已经脱口而出了,幸村刚刚产生出一丝后悔,就被楼北手上的香烟弄的更加生气,他掐掉对方的烟头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为你这种人担心是我作的。”

他重重的出了口气,扭头就要走。

身后传来了楼北沙哑的声音,硬生生的阻拦了他的脚步。

“谢谢你的关心,幸村精市。可是,你说你喜欢我,只是这样的程度就无法接受”

只是看到了不符合你心意的一面,你就没有办法接受。

那如果我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呢

你会怎么样呢

...

(快捷键 ←)上一章:第9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08 返回《[综]间歇性踌躇满志》目录 下一章:第11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10(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