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户夜谈04

文/蛋蛋分来食
本章字数:6959 [综]间歇性踌躇满志txt下载

江户的时代,即使是在拥有众多美食的关西,吃来吃去还是那么几样。

楼北握拳,决定要改善一下生活,于是一大早就去了集市,挂着把刀却是普通人家少年的打扮,瞧他长得俊俏,阿婆们也不在意,热情的拉拢着来自己的摊位。

出来的时候两手空空,回去的时候却被挂成了圣诞树。

楼北无奈的摇摇头,拎着东西去了后厨。

盐烧秋刀鱼,烤牛舌,章鱼焖饭,以及炸蔬菜天妇罗。

色泽鲜艳,烹调得当。

这小灶开的有水平,楼北一边暗自点头一边拿起筷子准备开动。

才夹起了第一筷子,冲田总司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还伴着点好奇的味道,拉长了腔调,“高桥,吃什么好吃的呢?”

楼北怏怏的缩回了手,抬头飞快的看了那人一眼,扎着辫子穿了白色的武士服,探头探脑的。

“吃饭。”

冲田总司挑眉,“诶诶诶,吃饭啊那带上你队长我一个啊!这么多吃不完吧?没关系,我帮你!”

楼北:“”

看了他一眼,默默的递上了筷子,冲田总司笑眯眯的道了谢。

“这些都是你做的吗?”冲田笑问。

“对啊,最近吃的太差了,我还在长身体。”楼北咬着筷子说的理直气壮。

喂,要点脸啊!

冲田总司满脸黑线,他想了想,问道,“高桥你今年多大?”

楼北一愣,他还真不知道,使劲想了想,才说,“唔,大概二十二?”

大概?冲田夹东西的手一滞,是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吗?

“嘛比我小哦!”冲田拿着筷子冲他比划了一下,笑了起来,“阿北果然看上去就很小呢!”

楼北怔了怔,瞬间满头黑线,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他木然的开口,“你看上去也不大。”

♂♂♂♂♂

冲田总司耸肩,不接话了,转而又道,黑色的眼睛闪亮亮的,“对了,阿北给我的金平糖很好吃呢!”

“你喜欢就好。”

“可惜不能一次都吃完,有点可惜”他语气低落的说道。

楼北没说话,默默的夹了一块剪好的牛舌给他。

“谢谢。”

听着耳边传来压抑的咳嗽声,他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快。

火炉滋滋的冒着烟,几个火星往外蹦着,落在了地上,但是很快就熄灭了。

进入了八月,天气热的紧,坐在后厨,汗直往外冒,鼻子上还有着点点晶莹。

伏暑对于武士来说是好事,很少有人会在这时候开战,没有隐蔽性也容易产生焦躁感。

“少吃点糖。”楼北开口,迎着冲田瞪的圆滚滚的眼睛,恶意的扯了下嘴角,“据说吃糖多的人会影响智商,队长你这么笨是有原因的。”

冲田总司不满,“我哪有笨!而且,明明是阿北买给我的!我要全部吃掉!”

楼北:“”所以我后悔了。

白衣男人目光怔忡的看着火炉里最后一点火光的熄灭,烧成炭的柴火一碰就碎掉了。

“就是不知道以后啊,我还挥不挥的动这把加贺清光”

把最后一口饭咽下去,楼北站起身,收拾起了碗筷,“不怕,我帮你挥。”

“呵呵”,笑声中带了点隐隐的嘶哑,“那江雪左文字可是要伤心的呀”

要是生气了晚上睡觉找他讨债,他怎么还得起。

冲田总司放下碗筷,眯着眼睛问楼北,“对了,八月中旬,阿北和我们一起参加盂兰盆节吧?”

###

“高桥,又在练习突刺呢?”永仓新八挠着头从楼北身边路过,笑着问候了两句。

“啊,是永仓队长。”楼北面无表情的回答,弄的新八一脸郁闷。

“你小子怎么对我这么没趣!”

楼北挑眉一笑,“新八队长是想让我对你有趣吗?”

浓眉大眼的男人直摆手,语气叹气,“免了免了,我可对你没趣。”

楼北摊手,意思是你看你不也一样。

“得,不和你理论,说不过你。”永仓拍了拍楼北,准备去巡逻。

这时,一个个头不高的男孩儿突然冲了过来,永仓新八慌忙侧了侧身子,男孩儿直接扑到了楼北的怀里。

他抿着嘴去看那小孩儿,大眼睛里面闪动着好胜的光芒。

“你是高桥北?”他质问道。

永仓新八一巴掌打到了他头上,“怎么和长辈说话的!加敬语!”

“明明我是前辈啊”

“你先长到一米八再说话!”

楼北弯腰,“你是谁?”

“我是市村铁之助!我要挑战你!”男孩儿不忿的大声说道。

新八在一旁解释,“这是副长的小姓,总是喜欢挑战强者,但是从来没成功过。”

“为什么?”楼北好奇。

“因为副长不允许私斗啊哈哈哈哈哈哈!”新八大笑,摸着铁之助的头发使劲揉了揉。

楼北哦了一声,捂着腰干脆蹲了下来,“喂,明天练习的时候道场见。”

市村铁之助怀疑的问,“你不骗我?”

“骗你我有什么好处?”

“那、那说好了!”男孩儿一下子开心了,朝永仓新八扮了个鬼脸跑掉了。

“那可是副长最宠爱的小姓。”新八语气有些八卦,“不过那孩子的确上进。”

楼北淡淡的重复,“最宠爱?”

新八不知死活,“没错,最宠爱的!”

啊,这样啊,原来那样的男人也能有最宠爱的人。

自己却没有呢,想想还真是可怜。

屯所里的人听说新来的高桥答应了土方副长的小姓铁之助的比试请求,一大早的就跑到了道场里围观。

永仓新八和原田左之助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勾肩搭背的站在最外围,如果一看形势不对了就打算先溜走。

楼北拔出江雪左文字,长而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烁着,刀尖朝上,刀刃朝外,脚下前后跨立,他淡淡的看着对面个头矮小的男孩儿,等着他说话。

果然,市村铁之助耐不住性子,他大声叫了一句“要上了!”,然后拔刀冲了上去。

楼北一侧身,直接后空翻把人踹到了地上。

铁之助捂着胸口喘了两口气,但是眼神却更加明亮了,“啊哈!你,不错嘛!”

“我该说谢谢夸奖吗?”男人笑了下,收了刀。

“做什么?”

楼北站在铁之助的面前,伸出了手,“我可不敢再和你比下去了。”

说着,他余光扫到了匆匆赶来的男人,邪笑了一下,狠狠的拿手压了压铁之助的头发。

“喂!”男孩儿炸毛,气呼呼的拂开了对方的手。

阳光不错,难得早上没有灼热的感觉,但是土方岁三却还是着急上火了似的,气呼呼的走了过来,满脸的阴沉。

声音低沉而又满含着怒气,“私斗!仔细给我切腹!”

茶色的眼睛如鹰一般,凶狠而锐利的从人群中扫过,吓得众人直接尿遁。

楼北挠挠头发,笑了下没说话,倒是市村铁之助大声的说“不关高桥北的事情,是我要和他比试的!”

土方冷笑,“你来了半年了,不至于连组里的规矩都不懂,嗯?是明知故犯?”

铁之助傻了,哪里见过这么冷酷对自己的土方,瘪了瘪嘴,“抱歉,是我错了。”

“违规私斗,罚你挥刀一千下,没有午饭。”土方淡淡看了他一眼,不再言语。

市村铁之助摸摸鼻梁,自知理亏的低下了头,灰溜溜的往里屋走,走前还偷偷的看了楼北一眼,有点羞涩的对他笑了笑。

后者一愣,也笑了起来,这孩子

“你笑什么?”土方岁三的声音突然插.进来,楼北扭头看他。

“笑好笑的事情。”

“”

望着那孩子远去的背影,跳着跑着很欢快的样子,楼北不自觉的眼里带了些笑意,目光盯着铁之助,他说,“这是你的小姓?”

土方岁三也顺着楼北的目光看了过去,铁之助撞上了平间三郎,两人哈哈大笑了一阵,平间三郎递给了男孩儿一包萝卜干儿,小心翼翼的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嗯,市村铁之助,市村半右卫门家的孩子。”

大垣藩士市村半右卫门,死于长州藩士的刺杀,市村铁之助为了报仇,加入了新撰组。

“好胜心挺强的。”楼北淡淡的说道。

土方嗯了一声算作同意,“江户被那群人搞得乌烟瘴气,所到之处可见的都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那孩子难得有心。”

楼北歪了歪头,打趣道,“看样子副长很宠爱他啊。”

“他不错。”土方不置可否。

抬头看了眼应经当头的太阳,楼北伸了个懒腰,“嘛就是不知道这孩子能走多远了。”

“不管走多远,他都是我新撰组的人。”

土方的声音不大,但却像一块大石头狠狠的砸在人心里。

楼北怔了怔,笑了起来,“啊,的确如此。”

新撰组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就像土方岁三永远坚持的那样。

谁又说过,决断渡都之路差之千里,但历经四方,终归故乡。

残樱惜辞,桔梗常待。

不过是时代的不同罢了。

...

...

...

(快捷键 ←)上一章:第16章 户夜谈03 返回《[综]间歇性踌躇满志》目录 下一章:第18章 户夜谈05(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