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守矢会谈

文/宇深寒
本章字数:7777 幻想后时代txt下载

神绮去了红魔馆之后不久,炙风林忽然就接到了一条通知,妖怪之山方面邀请他前去商谈事务。这次他倒没有摆什么谱,很快同意了那边的要求,并且只带上美铃就出发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他现在和妖怪之山之间没有多少关系,主要是在大天狗调查和镜泽暗面这两件事上有所关联。而镜泽镇目前可能依然处于常识真空状态,相比其他人来说,有着超脱一般人境界近身格斗能力的美铃具备更强的作战能力。

这次他给美铃准备了一把传统的中式雁翎刀“苍翎”,不过她倒不是很想用。因为美铃对拳脚的功夫更喜欢,而武器则能不用就不用。但在同等级甚至面对更高等级的敌人时,使用空手去硬接敌人的兵器的确不是什么好做法,毕竟气更适合攻击而不是防御。

“我怎么觉得最近你一直在忙来忙去都没有休息什么的。”看到脸上略有些倦色的炙风林,美铃忍不住提醒他,“虽然时间是很紧,但也不能这样啊,等到真开战了你就更没时间休息了。”

“我也这么想,等这次回去之后我就睡个两天两夜再说。”炙风林点了点头,这段时间他的确有些累了,如果再不休息说不定要出问题。

“睡太久也不行,会睡死的。”美铃刚说出口,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呸呸呸,晦气。”

自从来了幻想乡,炙风林几十年养成的标准睡眠习惯被破坏的乱七八糟,深度睡眠虽然还有用但时间早就混乱了。也不知道这样下去还能不能保持最好的精神状态,总之接下来先试着按时睡觉吧。

“深度睡眠的话其实三到五个小时就够了,但现在有点不受控制,要么睡的很久,要么睡的很短。”炙风林感觉自己是不是需要一点安眠酚来协助睡眠了,不过安眠酚有可能导致睡得太死无法及时对突发情况进行反应,虽然在未来城应该也没什么突发情况得在一秒钟内反应过来的。

“我的意思是除了睡觉,也该休闲一下了,上次你们去镜泽镇说是旅游,结果卷进那种事里。”镜泽镇的事情美铃是很清楚的,没能和大家一起去她还挺可惜的,不然在失去气的情况下靠纯体术与那么多敌人战斗,简直太让人热血沸腾了,“现在好不容易稍微有点空闲,不休闲一下吗。”

“我看最好的休闲还是睡觉。”炙风林长呼了一口气,大战在即,搞什么旅游聚会都是浪费宝贵的时间,有这空不如多睡觉养精蓄锐,“其他事情就等战争结束之后再说吧。”

美铃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

这次炙风林可是学乖了,事先穿好了装甲,如果真是进镜泽镇调查,那以装甲的续航能力真是清空整个镇子都绰绰有余,反正里面的玩意连一发热离子射弹都挡不住。而在交通方面,两人选择了和神绮一样乘坐直升机前往妖怪之山,当然在这之前是和妖怪之山方面汇报过的,并且与河童科技中心方面建立了一条临时的加密信道。通过这条信道通讯可以验证双方的身份,避免领空的时候遭到拦截或者被人冒充。

毕竟妖怪之山和未来城的关系还处于比较微妙的阶段,脆弱的合作完全建立在互相怀疑的基础上。

很快,直升机抵达了预定的地点,在妖怪之山山麓的一个临时起降平台降落。

刚下飞机,炙风林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在场的不止天铭坊,还有云极令天和其他大天狗,从数量上来看恐怕是倾巢出动。

“炙风林先生。”天铭坊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次邀请你前来,是关于镜泽镇和前段时间意外身亡的大天狗的事情。”

两件事?有那么急吗,居然要同时处理这两件事。

天铭坊转身说了几句,围在后面的大天狗纷纷点了点头,一个接一个展翅飞起,向四周而去,最后只剩下天铭坊和云极令天两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炙风林有些懵,美铃更是不知所措。

“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天铭坊的表情异常的严肃,“甚至牵扯到了整个幻想乡最近发生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

美铃似乎也认真了起来,看来最近的情况真的没那么简单。

“这里不方便说,我们还是换个地方比较好。”云极令天微微摇头,“大天狗们已经前去封锁区域,不会有人能轻易闯进来,但一切都得小心为妙。”

炙风林也是这么想的,整件事扑朔迷离,敌人也隐藏在暗中,不知道有着什么阴谋,更无法知道对方都有哪些手段。没人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千里传音的魔法可以让对方远远的窥视这里,在开阔地带的讨论必然存在危险性。

毕竟在特定的安全区可以避开被提前安插魔法介质或窃听器的风险,也可以在开始前进行彻底的检查和排除。除此之外,阻断魔力与灵力的结界以及电磁屏蔽间也能阻止外界对其中的远程观测。

不过美铃的表情就严肃的多了。确切的说,她内心受到了不小的震撼,因为她完全清楚大天狗是什么样的存在,而现在一场谈话,竟然动用几乎妖怪之山全部大天狗来封锁区域,这是哪怕八云紫亲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突破的防线……这让她不由得想到,到底是怎样的内幕谈话,才配得上这样的架势。

“的确,那么就赶紧出发吧,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炙风林点了点头说道。

见两人已经了解情况,云极令天和天铭坊便跃上天空向山顶飞去,炙风林和美铃也迅速跟上。

很快,四人就来到了一座鸟居前落下,而不远处,一位拿着扫帚的绿白色衣服少女正向这边挥着手。

“原来如此吗,守矢神社。”炙风林暗自想到,在神明的地盘必然有神力的庇佑,某些千里传音之类的魔法和灵术无法起作用。而且这里很少有人来,被提前布置魔法媒介的可能性很小。更何况在拥有信仰因而获得力量的真正神明力量所及范围内,几乎一举一动都会被守矢双神感知到,是不是有人暗中做了些什么很容易被察觉。

但是云极令天似乎还并不完全放心,他抬起一只手,掌心忽然出现了一团攒动着的红色电流。而就在这一刹那,一道电墙忽然扩张开来,瞬间掠过众人的身体,远远地停在了不远处的空中,形成了一个半球形的电离罩。

见到云极令天再一次释放出雷电的力量,天铭坊的目光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但她只是望着空中暗淡到几乎无法察觉的电脉冲结界,一言不发。

“云极令天大人!天铭坊大人!”

见几人并没有走进去而是在这停留了一会儿,早苗一路小跑地来到了众人面前,然后向两人鞠了一躬。

“早苗小姐,真是好久不见了。”

看到早苗,炙风林也是有些感慨。不过他倒是没有曾经的尴尬感了,看来时间还真是能冲淡一切。

从受制于人到冷战竞赛,再到现在的势均力敌,炙风林无论是作为个人还是未来城这个群体都已经和过去不可同日而语。此时的他已经是作为一个幻想乡举足轻重势力的领袖而存在,过去那些私人恩怨现在看来都已经成可笑的黑历史,再度提起也顶多只有无奈的一笑了。

“炙风林先生!”见到炙风林,早苗有些惊讶又有些激动地握住了他的手,“我们真的是很久没见了呢!想起曾经给您添了那么大麻烦,我现在还有些不好意思呢!”

“是啊,早苗小姐。”炙风林微笑着说道,“不过我们今天有相当而且紧急的事情要讨论,叙旧的事情还是有机会再做吧。”

“啊!对不起对不起!”早苗赶紧松开了炙风林的手,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最后一个人,“这位是……红魔馆的美铃小姐?”

“啊,早苗小姐,算上这次我是第三次见到你吧。”美铃摸了摸头,像是在想些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没说出来,“没想到早苗小姐还记得我。”

“因为美铃小姐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呢!”早苗有些怀念地笑了,“毕竟其实我已经见过美铃小姐好几次了,只是因为美铃小姐在睡觉所以没发现我而已。”

美铃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这些都是自己的黑历史啊……

见众人的表情都很严肃,早苗也明白事情可能不简单。寒暄了一下之后她就带四人进了神社,同时喊出了洩矢诹访子和八坂神奈子两位正在屏风后暗中观察的神明。

“是神奈子的主意!”

一如既往地,诹访子还是决定先出卖队友保平安,不过很快她就被一双大手举了起来,然后随手丢到了后面。

“诸位光临寒社的原因我大概已经了解了,事关幻想乡的安危,我守矢神社自然也责无旁贷。今天大家就在这里讨论,我神奈子也听着,有什么能做的,我一定不会推脱。”

被丢到后面诹访子本来还想斥责神奈子欺负人然后向早苗告状,但这下直接被惊的手里铁轮掉了都不知道。这神奈子吃错药了吧,怎么忽然之间跟变了个人似的能一本正经的扯起来了?从来没听说过她还有这一面啊?

难不成她以前是跟自己装疯卖傻呢?

早苗也是愣了半晌,自从来了幻想乡,这两活宝神给她闹的麻烦不计其数,几乎就可以说没见过两人真正正经的样子。神奈子刚才那一番话着实让她震惊不已,如果要打个比方,那就像平时不学无术的学渣抄起粉笔就在黑板上列微积分一样。

神奈子得意地瞟了诹访子一眼,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病猫了,这才是本神的完全体!

虽然平常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神奈子实际上十分关心幻想乡里各种大小事件,甚至对不少事情都有过研究和判断。她也曾吩咐过一些天狗帮自己调查和获取情报以更有效的进行分析和战略计划,包括在之前对未来城的冷战策略中,绝大部分的战略方向都是神奈子提出的。只是到了真正军事方面,妖怪之山也是不允许她越权对天狗军事力量指手画脚的,所以后来的军事冷战就没了她的用武之地而已。

毕竟,她八坂神奈子并不只是普通的一位神明,而是赫赫有名的八坂军神啊。

“既然神奈子大人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不绕弯子了。”天铭坊点了点头,“关于之前多件事情的调查,我们有了一些重大发现。”

多件事情,炙风林注意到天铭坊的用词。这说明牵扯到的可能远远不止大天狗死亡事件和镜泽镇这两件事。

“关于之前的事情,实不相瞒,我也有所调查。”神奈子的表情有些凝重,“实际上,从那个蓬莱人死在妖怪之山、到镜泽镇被不明人物利用,再到大天狗死亡,我隐隐地觉得它们有着某种共通点。”

天铭坊略微有些尴尬,没想到镜泽镇的事情早就泄露到山神这了,亏自己还百般遮掩。这种事情实在称得上是丑闻了,尤其是在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被卷入其中的情况下。

“我也这么觉得,共通点,它们之间似乎的确存在着什么关联。”炙风林听到这个心中忽然一道火花闪过,前几天自己也产生了这样的直觉,这几件事之间似乎有某种并不明显的关系,但却一直没能想出来是什么。

“这几天我一直在幻想乡各地调查,发现了多起意外死亡事件。排除了正常的猎杀和矛盾冲突可能,仍然有几起死亡令匪夷所思。”云极令天在往桌上扔了几张照片,那是他用炙风林给的SITN目镜拍下来的,清晰度还可以,“从死亡方式来说,和遇害大天狗的情况十分接近,基本可以确定是同样的手法。”

“同样的手法?”炙风林有些不明白,不是说还没弄清楚大天狗的死亡方式吗。

“确切的说。”天铭坊看出了炙风林的疑惑,于是补充了一下,“是笑着死的,体表无可见伤口。”

又是笑着死的。

炙风林的心咯噔一下,一种不详的预感在心头弥漫开来。

“虽然没有什么明显证据,藤原妹红小姐的死很可能也和这件事有关。”云极令天点了点桌子,“虽然她不是笑着死的,但她却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至少可以怀疑那些受害者也是遇到了完全超乎他们意料的瞬间死亡,不然恐怕没人可以带着笑赴死。”

的确如此人笑着死的诡异状况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常见的死亡方式,除非是足以让人感到此生无憾的条件,否则没有生物能对死亡感到欢愉。

即使是炙风林自己,顶多也就是无惧地赴死,笑容虽然可以强装但绝不是真心实意的。但无论是大天狗还是照片上的这些人,他们的笑容都无比自然,似乎真是已经觉得此生再无追求,即使命赴三途川也可含笑九泉。

“这么说来,”炙风林迅速的回想起了文与荷取她们所描述的濒死,在黑暗的道路上走向一扇充满光明的门时,却因不舍此生的一切,最终回过头来,但就是这回眸一望让她们得以从梦魇中醒了过来,“在镜泽镇,我们所遇到的情况也有所相似。被不明人员绑架的几个人都遇到了诱导死亡的梦境,并且在醒来后忘记了一切的记忆。”

“记忆?”

诹访子见众人居然真的一本正经地在讨论问题,也没了和神奈子闹的兴致,坐到一旁的垫子上旁听起来。但听着听着她就有些不对劲,似乎有某种东西让她感到了一丝违和,但是却有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

“怎么了?诹访子大人?”见诹访子的表情有些古怪,早苗不由得有些担忧地问道。

“记忆……这些事情的共通点……”诹访子将铁环放在桌上,摸着上面粗糙的纹路,眉头紧皱,“他们会不会都被清除了记忆?”

就在这个时候,炙风林的脑袋轰的一下,记忆?

无论是妹红、米斯蒂娅、文、荷取还是海棠,她们都遇到了记忆消失的问题。甚至这种记忆清除是彻底的剿灭,连盖勒克斯都无法寻找到一丝碎片的存在,已经是超越已知技术或者能力的力量。

而另一方面……

“如果能对记忆进行操作,可以删除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也许可以增加本不存在的记忆?”

云极令天的目光转移到了炙风林的身上,又扫过桌边众人,最后落在诹访子面前的铁轮上。就在刚才,他忽然产生了一个极为可怕的猜想,按照这种可能,现在遇到的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所面对的敌人不是一般的恐怖。

“你的意思是,通过操控记忆,写入令人失去警惕的记忆,甚至可以是让他们感到此生无憾的完美生命,并且在此的情况下将他们杀死。”炙风林很快也想到了这一点,既然拥有操控记忆的能力,说不定就可以通过这一手段实现不可能的谋杀,这也就能解释笑着死的原因。因为在虚假的记忆中,受害者已经获得了足以让他含笑而终的生命历程。

“甚至更甚于此,你是未来的人,应该知道即使在这个时代都有一种说法,如果大脑认为自己死亡,身体也会停止工作。”云极令天的目光看起来如刀锋一般犀利,此刻的他已经有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推论,这个推论将把整件事情的线索串成一个环,而这个环的后面所隐藏的,就是一切的真相。

“确切的说,是神经断路。”炙风林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心跳、呼吸还有一些身体的运转是独立于主体意识的脉冲信,你即使脑中什么都不想也无法让它们停止。这是生命的原始力量,只有大脑的彻底停止工作才能中断这些系统的运转。一个虚假的死亡信最多可以通过应激反应促使机体产生肾上腺素来引发猝死,通俗的来讲就是吓死。想想看,当你在梦中以真实的感官死亡之时,你最多吓醒而不是当场就因大脑的错误认知而死在床上。而因激素引发心脑系统超限工作或者停止工作是一种痛苦的事情,表情绝对不会是照片上那样,至少无论你记忆中多美好,身体给你的痛楚和剧烈的心肺运动都会让你笑不出来。”

“那神经断路又是怎样一种情况?”天铭坊听得有些入神,在场最有资格从科学的角度去解释这件事的人也就是炙风林了,现在他对事件有了新的看法,说不定就会有什么突破点。

“虽然大脑无法主动让主要器官主动停止工作,但如果用于驱动它们的神经信被劫持,一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炙风林弹开手部的投影仪,将一个心脏的模型投射在桌子中间,主要神经通路被密密麻麻的标注了出来。紧接着,他做了什么,的神经信全部停在了心脏之外,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墙拦住了一样。

“如果通过某种方式劫持身体主要维生器官的神经信,导致这些停止工作。心脏完全停跳以及呼吸彻底停止将导致大脑缺氧,人类在正常情况下脑缺氧超过4分钟将产生不可逆的损害,之后脑细胞会开始大规模死亡,10分钟后基本没有生存可能。”他望着桌上停止律动的心脏认真地说道,“当然如果处于某种蛰伏状态,使得各脏器以及大脑对氧气的需求达到最低,或者心跳和呼吸并未完全停止只是极为微弱,这个时间还可以大幅延长,但不也不会长到让你睡到第二天被人发现的时候。”

“疾病也可以导致心脏或者肺停止工作。”听了炙风林的话,云极令天又想到了一种可能,劫持神经信听上去不太可能,但如果是传播某种可怕的疾病呢?

“距今大约340年后,一种纳米病毒诞生于北美洲的曼哈顿生物机械实验室,从感染到致死需要7到32个小时,死亡率是100%。其致死手段是直接攻击脑干细胞,致使神经系统受损,身体瘫痪并且很快就会由于脑干的高度破坏带来颅内出血并最终引起脑死亡。”炙风林将投影收回,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心脏位置,“它最终的改良结果,分子免疫虫群现在就在我的体内,可以让我在三个小时内瓦解体内病原体。但是相比之下,神经毒剂只要几秒钟到十几分钟就能起效,它可以迅速麻痹神经并造成紊乱,导致呼吸或者心跳停止。”

“也就是说相比疾病,毒素更有可能?”神奈子也有些惊讶,没想到事情居然演变到这种地步了。虽然她是一个看似超脱于人类社会的神明,但好歹也是曾在外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经历过人类千年的战争史,关于人类对毒素的应用她也是很清楚的。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大规模使用毒气弹开始,这种毫无战争道义可言的杀人武器就让她心惊不已,纵然战争讲究兵不厌诈,但这种东西依然让她非常厌恶。

“某些毒素同样可以使人产生幻觉,也许是极度美好的幻觉。一些毒性较弱的幻觉性毒素曾被稀释后制成商品出售,这些可以让人活在美梦中的东西曾让无数人醉生梦死,直到世界发现它们会带来的巨大灾难时,想要遏制已经非常困难了,所以直到我离开时共和国都没能完全禁止各种毒素渠道。”

炙风林已经想到了好几种可能性,每一种都让他感到不安,相比之下,那种最不可能的反而是最安全的。

“以幻想乡的科技水平,生产神经毒素绰绰有余,如果有某些特殊能力能改进或者制造特定效果的毒素,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了。”云极令天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化学武器的存在已经十分可怕,如果被抱有恶意的人拥有那就更加危险,这是必须彻查到底的事情。

“但是还有一些可能。”

炙风林伸出一只手指。

“一,有助眠物质辅助的催眠术以及安乐死药物。”

“二,空间氧含量的逐步降低,逐渐失去判断能力和意识,最终晕厥并且因为缺氧脑死亡。”

“三,对方除了可以清除记忆,植入记忆,甚至可以把人杀死在梦里。”

最后一句话一出,场面顿时寂静下来,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的方向。

“真的存在这种可能吗?有梦杀术这样的魔法?”

“物理上也能做到,我就认识一个可以做到这点的人,也知道方式。”炙风林摇了摇头,这是相对可以接受的,但却又最不想遇到的可能,因为如果真相是这样那事情一定会变得极为棘手。

“什么方法?”天铭坊有些不敢相信,真的存在能从科学上做到杀人于梦境的方式吗?

“神经绞杀。”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信息战争 返回《幻想后时代》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末裔的宿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