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无双风神

文/宇深寒
本章字数:8805 幻想后时代txt下载

与云极令天一开始的设想不同,此刻两人已经鏖战了两个小时。

一剑荡开终末之子的镰刀,云极令天一个前冲撞开终末之子,接着又是一剑朝她的脖子削去。他也是服气。对方不仅本身结界防御不亚于八云紫一级别的大妖怪,而且哪怕受到重创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吸收那些受到腐化而摧毁的物品获取力量来恢复。就算是顶级大妖怪也不能在被砍了手断了腿之后分分钟长出来,但是她能做到。

他总算明白天铭坊是怎么败的了。

终末之子抬手一镰挡住这一剑,双翅展开就是一轮光炮轰炸。已经没有结界的云极令天不打算用灵力硬扛,就算他对自己的灵力十分自信,但现在不是血拼的时候,他还没摸清楚对方的真正实力,贸然浪费力量可不是一个聪明人的做法。

雷神剑还有很多招式没有用出来,以目前终末之子的情况看来,在没有结界情况下如果打中说不定能把她完全粉碎,但如果被躲开就很浪费自己的力量了。

这可能是自己成为鬼族天王之后最艰难的一战,之前与幽香或者八云紫的战斗都是以切磋的心态在打的,但现在完全是拼上了性命的一搏。

现在看来,单论力量、速度、技巧、破坏力自己都比对方强上一筹,但是对方无限恢复的能力把战斗拖入了长时间的持续消耗。超过一个小时的全力奋战即使在鬼族内战时期都没有几次,而这次已经开始让自己更加接近极限了。

如果以目前的强度战斗超过五个小时,他的力量就会开始大幅下降,那个时候想要拦住对方就很难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必须拼上一切在短时间内彻底击杀对方。

又是一道黑流袭来,云极令天抬手就是一剑惊雷破轰散,但终末之子也很聪明的躲过了剑气的波及范围,并且通过亚空间移动来到了他的身后。

感受到亚空间的律动,云极令天早就看穿了对方的打算,转身就是一剑劈在正欲落下的镰刀上。灵力炸开,冲击波把两人都逼退了几米,在双方都没有结界的情况下,现在的交手已经随时可能因为失误而受到重创了。

“十二万年了,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能与我战斗到现在的人,而且不亚于我。”终末之子望着他,镰刀逆着云极令天的发力方形一拧,然后带着黑焰一刀斩上,同时轻声地向他说道,“成为终末的力量吧,终末一定会很高兴你的到来。”

“口口声声终末终末的,我还以为是什么邪教,原来是个人。”云极令天锵的一击砸开巨镰,转身就是一个刺击,雷电缠绕在剑身上,在刺出的同时化作一道猛烈的冲击波朝着终末之子轰去,“给他干活有什么好处吗。”

终末之子一扬镰刀,黑焰缠上雷电瞬间炸开。她将镰刀一转,刀刃顿时化作一柄锋利的锯盘,向着云极令天的方向开始了猛烈的切割。

“你将目睹「真理」”

云极令天将雷神剑如暴雨般点出,每一击都落在镰刀的同一个位置,直到整个锯盘顶不住雷神剑的冲击而最终停下来。然后他一个侧身躲过最后一个下劈,同时用右手手肘一个侧击砸向终末之子的脸。

“那我这辈子看到的真理可就太多了。”

左手架住云极令天的肘击,终末之子回身一道斜斩,双翼也迸发出密集的光炮在极近的位置骤然轰出,瞬间封锁了云极令天的躲避方向。

云极令天抬手就是一记重劈砸开终末之子的镰刀,身旁也出现了无数电柱疾射而出,与终末之子的光炮在两人之间猛烈的对撞在一起,随着一连串的剧烈爆炸,双方在同一时刻发动了自己的下一击。

磅礴的灵力席卷开来,雷神剑与巨镰死死架在一起,双方的炮击也一刻不停的朝着对方进行不死不休的猛烈轰炸,直到武器上灌注的力量大到足以把两人彻底震开,这才有了一个短暂的停歇时间。

“我所到过的每一个世界,无不因为我的到来而惊慌失措,纷纷向神祈祷救赎,虽然最终在他们的神拯救他们之前,一切已经不复存在。”终末之子用手拧了拧被最后一击震歪的脖子,镰刀上的黑焰愈发的猛烈,“但在你们这里,每个人都拼上命的阻止我,虽然结局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的话太多了。”

云极令天一剑挥上,雷神剑的剑气劈开了暴雨,地面顿时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裂谷,十几座房子只是被余波擦到就化作了齑粉。虽然这加速了终末之子吸收镜泽镇的速度,但其本身强大的力量如果扫中了她的话她重创也是必然的。

但很显然,没有了结界之后她十分谨慎,当自己主动攻击的时候终末之子就会选择灵活闪避而不是硬碰硬。因此虽然这一剑出的很突然,但对方还是通过亚空间躲过了这次攻击,不过剑气还是扫断了仓促建成的通道她不得不更早露面。

就是现在。

云极令天直接加速到八倍音速,只是刹那间就来到了终末之子身前。在她脱离亚空间的一瞬间应该会降低反应速度,而这个时候就是自己一击消灭她的最好机会。

惊雷破!

当足以一剑劈碎整道终末黑流的力量贴脸落在终末之子身上时,纵然她有通天的恢复能力,也注定被这一击彻底粉碎!

但是下一秒,伴随着一道白昼般的闪光,两个身影同时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了几乎积雨成湖的地上,水面溅起了几米高的浪花,缓缓的向四面扩散而去。

半晌,云极令天缓缓从水中爬起,他看了看身上又开始四处外溢的血迹,摇了摇头。

就在最后一刻,对方拼死把空间斩发挥到了极致,将最强的力量在正面与自己的惊雷破硬拼一击,巨大的力量在两人极端的距离内撞击炸开,对双方都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说实话,如果对方不是敌人的话,云极令天一定会赞扬她的战斗精神。

很久没有人能把他伤成这样了,虽然没有什么大伤,但一直这样磨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更何况……

他的神情慢慢冷酷起来。

必须速战速决了。

不等对方恢复过来,云极令天一个冲刺再度来到了他的身前,而现在的终末之子已经完全没有了反应能力,甚至没做出抵挡动作就被他一拳砸上了天空。紧接着,雷神出现在了她的脖子上,并且迅速移动到左腰的位置,又回过来挥到她的右边。

“结束了。”云极令天在她耳旁冷冷说道,“这次是真的。”

在刹那间,雷神剑如穿针引线般在她身旁的空间来回斩击,剑刃就像划过幻影一样经过她的身体,而当云极令天的手彻底停下来的时候,她还依然完好无损,只是完全僵直着一动不动。

沉默了一会儿,云极令天将剑收回剑鞘,伸手微微一推终末之子的额头,顿时整个人在刹那间散成了几万个碎片,混在暴雨中落向了地面。

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云极令天落回地面,长长吐了一口气,该做更的事了。

晃了晃脑袋,他一跃而起,冲上天空。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

头上的那个青绿色的结界,没有消失。

就在意识到这点的一刹那,一股庞大的黑流从后面急速涌来,尽管他在那一刹那就感觉到了危险并且尝试着躲开,但还是被蹭到了半边身体,云极令天整个人都被这股力量轰到了镜泽镇的边界。同时,侵入性极强的腐化力量迅速从身体的各个伤口冲入他的体内,顿时一股剧痛从五脏六腑传来,似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被某种锐利的东西切割着、撕扯着。

“居然还没完。”他捂着胸口,一手紧握,爬满血丝的双目向着不远处望去。

而在那里,银发的身影在雨中伫立,她一手拿着镰刀缓缓向自己飞来,从力量的扩散情况来看,她身旁的结界可能已经彻底恢复。

“你真的很强,比之前那个女人强太多。”

她停了下来,面无表情地说着。

“但无论怎样,你不可能击败终末,因为我就是终结本身。”

深呼吸了几口气,云极令天感觉体内的疼痛没那么明显了,这种程度的腐蚀还不能真正的伤到他,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对方似乎又恢复到了最强的状态,那可真是难对付了。

“你之前的那个女人,输在没有自知之明,明知道不可能战胜我也要冲上来,这是何其愚蠢的做法,如果她早点逃走也许现在还能活的好好的。”

哗啦,云极令天身旁的雨水忽然停在了他的周围,不再落到他身上。

他垂下手,缓缓站直了身体。

“你刚才说……什么?”

“在死路一条的情况下不请求饶恕而是试着做出最后的反抗,一般这样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终末之子将手放在脖子前,做了个咔嚓的动作。

“说实话,已经四百年没人让我这么火大了。”

云极令天一抹嘴角的鲜血,随手一甩,点点猩红洒落在地面厚厚的灰烬上,但只是片刻间就被腐化之力吞噬殆尽,化作了终末的养分。

“但真是可惜,这么好的练手对象,却必须要粉碎殆尽才行。”他的目光渐渐阴冷下来,“因为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刹那间,云极令天的位置传来惊天动地的一声暴响,地面窗户全部崩的粉碎。以接近第一逃逸速度划过空气的他引发了排山倒海般的冲击波。只是片刻,毁灭性的飓风横扫过整个镜泽镇的地表,的腐化余烬都被这摧枯拉朽的力量吹飞殆尽,就连终末之子都被这恐怖的力量一时震慑了。

当她反应过来时,超过她理解极限的一拳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尽管这是最普通的一记直拳,但却是以二十倍音速轰击而来,仅是这一击掀起的拳风就将她及腰的白发全部扬起,暗青色的结界表面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陷,仿佛随时会破碎。

一道耀目的光芒闪过,伴随着剧烈的轰响,一个身影被从空中以超音速轰进了地面,巨大的裂纹在从撞击中心辐射开来,撞击产生的热量和震动形成的冲击波震散了整片天幕的阴霾,倾盆的暴雨在刹那停止,密集的雨滴与积水化作一道水墙刹那间扩散到千米之外,一时间空中万里无云。

妖怪之山在这一击下剧烈的颤动着,天崩地裂的冲击力更是让镜泽镇周围的终末结界在一瞬间崩解成原子结构,紧接着在海啸般的狂风中化作彻底的虚无。

片刻之间,大地忽然又发生了一次猛烈的爆炸,耀目的光芒与熊熊的烈焰之中,终末之子再度冲上天空,手中也幻化出了一把巨大的镰刀。金属的撞击声炸开,雷神剑突然弹出以万钧之力挡开这致命的一击,云极令天见状伸手握住剑柄,身体回旋的同时自上而下一记猛劈,伴随着一声闷响,终末之子被再度砸回地面。

“看来连它都按捺不住了。”云极令天冷冷地说着,雷神剑在手中回转一圈,在它几米开外忽然出现了一把长达数十米的巨大剑身投影,空间中的电脉冲也变得密集起来,“这招还没有别人见过,也许你应该为此自豪。”

随着雷神巨剑的挥下,整块大地被这一击砸成了碎片。剑锋如同划过豆腐一般将岩块撕裂,剑刃上缠绕着的高温电弧将附近的岩石熔成了沸腾的岩浆,又随着地面的崩裂飞溅开来,喷洒在整个镜泽镇的废墟之上。

但就在这时,无坚不摧的巨剑却好像遇到了什么坚固的东西,渐渐停了下来,直至难以再前进半分。

在一片焦黑崩裂的岩块、沸腾的熔岩和剧烈闪烁的雷电之间,白色的身影依然屹立着,地面是两条深达半米的壕沟。她双手前持,镰刀死死地挡住了巨剑白炽化的剑锋,高温和电弧在镰刀表面留下了一道道漆黑的印记,似乎下一秒就会突破这道脆弱的防御。

但她的脸上依然面无表情。

“你似乎比我更适合作为「终末」的代表呢。”她虽然像是在低语,但整个妖怪之山却都听见了她的声音,“看看你的所作所为吧,与我又有什么区别呢。”

云极令天手微微一松,巨剑的投影消失了。而他自己则落回了已经被破坏殆尽的地面,站在岩浆与焦石之间,远远的与终末之子对视。

“还有什么招式,在我失去兴趣之前,全部使出来吧。”云极令天扭了扭手腕,语气平淡地向她发出了最后通碟,“你的时间不多了。”

“即使你击败我,你也无法击败终末,没有永恒的事物,一切都将走向尽头,这是注定的。”

“那人为什么要活着呢,迟早都是要死的。”云极令天忽然笑了,但他笑是因为怜悯,怜悯如此强大的力量却无法理解「存在」二字的真正意义,“你们真是……可悲。”

可悲。

感受到了云极令天那一丝怜悯,终末之子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表情。

那是愤怒,本不应存与世的她们从来就是被“存在”惧怕着的化身,一切生灵都将因为她们的到来而痛苦和恐惧,因为生命的本质就是惧怕死亡的,结束代表着永恒的沉默,因而一切生灵都该惧怕终末。

但是此时,她却感受到了来自一个生灵的「怜悯」。

这不只是怜悯,而是藐视,是对她们存在的直接否定。如果生命不再惧怕终末,而是怜悯,那她们也将毫无意义。

“不……收起你的傲慢,收起你的傲慢!”她再也不是低语,而是大声地喊叫起来,“对你穷尽一生也无法理解的力量,你没有资格怜悯!”

但云极令天却摇了摇头。

“现在,你已经不值得被我当做一个对手了。”望着因为被否定而开始疯狂的终末之子,云极令天心中最后一丝认真也消散了,这样的敌人,已经穷途末路了,“滚回你的世界,用几百万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去思考吧,也许最终你可以能理解什么才是「存在的意义」。”

话音刚落,终末之子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手上的镰刀也携带着浓郁的腐化气息猛烈斩下。但云极令天只是随手一拍,镰刀就被偏离了攻击方向,深深扎入了一旁的岩石中。

“不可能!”

她声嘶力竭地喊着,抽出镰刀又是疾风骤雨的一轮斩击,但云极令天只是用手就弹开了她的攻击。在已经达到巅峰状态的他眼中,终末之子的挥砍动作慢的就像放慢了十倍的蜗牛,只要拳头落在刀刃的一旁就可以把攻击轻松弹开,连武器都不需要就可以挡开她的一切攻击。

经过一轮爆斩,镰刀已经在云极令天的身旁划出了无数道沟壑,却没有一刀落在他的身上。而他也以一种冷漠的表情就这样望着对方,一言不发。

“你会后悔的!”

彻底撕破脸皮的终末之子发出了最后的警告,但云极令天除了感到可悲之外没有其他想法。虽然现在的她看起来比之前更加疯狂而且发动着猛烈几倍的攻击,但在云极令天的眼里,她已经输了,从她失去理智的那刻起。

就再也没有作为自己对手的价值。

终末之子奋力一跃跳上天空,双翼展开到了极限,无数道暗青色光柱从羽翼之间倾泻而下。这些极度腐化的光束一接触到地面就引发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几乎物质经不住它一刹那的照射就会被迅速腐化然后粉碎开来。在暴雨般的轰炸下,云极令天所在的一整块地面被轰成了一个直径几十米的大坑,坑底大片依然燃烧着的腐化灰烬足有数米厚,宛若一个来自地狱的深渊之坑。

云极令天拍了拍身上的灰,从灰烬中慢慢升起,最终来到了和终末之子同一高度。

“一开始我觉得你是有顶级大妖怪水准的,至少和我差不多吧。”

云极令天缓缓摇了摇头。哪怕破坏力再强,没有战斗艺术的她顶多也就是个杀戮机器。此时的终末之子恐怕连天铭坊都可以轻松战胜,因为她已经完全在依靠本能进行战斗,在认真而冷静的对手面前,就如同一条呲牙咧嘴的疯狗,看似可怕,但却浑身都是破绽。

“但是现在,你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

噌的一声,雷神剑入鞘。

见到云极令天收起剑,终末之子的双目彻底化作了一片血红,这是最大的藐视,对方已经认为自己甚至没有资格让他出剑。

“去死!给我去死!”她疯狂的嘶叫着,双手奋力一张,无数条黑线出现在镜泽镇的大地和她之间,就如同天铭坊的妖力脉弦一样,将整片地区的终末力量到她的身上。

云极令天环视了一下周围,随着终末之子的动作,他的四面八方传来了痛苦的悲鸣和建筑崩塌裂解的声音。整个镜泽镇的地表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化、粉碎,最后化作一层厚厚的灰色灰烬,就像一张铺在大地上的灰毯,一眼过去望不到边际。

伴随着城市的崩溃和分解,终末之子的白发也不断变长,直到镇子几乎彻底被从妖怪之山上抹去,密密麻麻的黑线才渐渐淡去。

吸收了镜泽镇力量的终末之子单手握着那柄巨镰站在不远处的灰烬表面,她望着云极令天的方向,双目透出无尽的仇恨和愤怒。她一咬牙,全身力量都集中到了巨镰之上,整把镰刀顿时散发出了浓郁到让空气都为之解离的腐化气息。

“你必须……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

终末之子向着云极令天冲了过来,这一刹那产生的压力撼动了博丽大结界,无匹的灵压让结界大幅的凹陷下去,几近破碎,大地更是在这一斩的力量下剧烈的震动着,仿佛连山体都要在这一击中崩溃。

飓风从云极令天的身旁猛烈地刮过,扬起遮天蔽日的黑尘,而就在这黑暗的世界中,一抹银白在他的前方不远处闪耀着。那是终末之子的白发——代表着一切的终结。

“这一刀,倒是值得尊敬一下。”望着眼前的末日之景,他平静地说道。

全身的灵力连同整个空间中的狂风与雷电能量化作一层红色的烈焰浮现在云极令天的身体表面,在短短几微秒内,他已经来到了终末之子的面前。手中的雷神剑震颤着,一如当初天铭坊手中的风神剑一般,吸收了无尽风雷之力的它已和风与雷化作一体,充斥着毁灭性的力量。

望着面前闪烁着青色异光的镰刀,云极令天举起手中剑,又在刹那的沉默之后,挥下。

未来城,战略中心。

“这是怎么了?我们还没联系上指挥官吗?”

自从炙风林去妖怪之山调查然后忽然失去与未来城的连接之后,荷取就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一直想要启动救援计划。但文阻止了她,说不要急,他一定会回来的,这才按捺住心中的焦急慢慢。

但就在几分钟前,镜泽镇方向传来了相当于8级地震的地质波动。当时正坐着等消息的荷取被桌上忽然掉落的水杯吓了一跳,然后才发现整个地面似乎都在震动。

“可能是地震,但幻想乡不处于地震带上,突发这么大规模的地震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也许是什么大规模武器爆炸或者其他的之类。”工作人员很快调取了各个监察站的数据,然后根据另外几个部门的分析结果结合起来得出了一份报告,“暂时还没有收到指挥官的相关报告。”

“如果又是困在镜泽暗面的话,我们还是叫上灵梦去看看吧?”

听到这个消息文也有些坐不住了,毕竟几人正是去的镜泽镇调查,现在镜泽镇忽然出现这么大规模的爆炸,几个人又下落不明,虽然说炙风林一直很命大,但是……

“嗯,我们赶紧出发,文你去叫灵梦,我再联系其他人,也许那边遇到了不小的事情……”

一时之间大家纷纷忙碌起来,沉寂了许久的战略中心也有了点生气,除了在角落一直上网研究人类历史的盖勒克斯。

妖怪之山,天魔部屋。

“天魔大人!”

一个天狗冲到了天魔的部屋外请求通报,声音非常紧张。

“镜泽镇的事是吧。”天魔平静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是的!天魔大人!刚才镜泽镇那边发生了什么情况,整个妖怪之山都在震!”通信员的身体都在颤抖,这么可怕的震动,那边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山神保佑妖怪之山千万不要出事啊……

“嗯,我知道了,这件事自有人会去处理的,你回去吧,不用担心。”

听了天魔的话,通信员这才松了口气,什么嘛,原来天魔大人早就有准备,看来没什么大事。

“明白了!我这就回报天魔大人的意思!”

“去吧。”

此时的天魔屋内,天魔端坐在席上闭目养神,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风神大人啊,这事就全部拜托您了。”他自言自语地说道。

镜泽镇。

云极令天将雷神剑收回了剑鞘,目光则一直望着远方,似乎思考些什么。

他的面前,是一道深达两百米的沟壑,这条两公里长四米多宽的裂痕从他的脚下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就像是一条横亘在地平线和他之间的巨剑。而在更远的地方,夕阳从妖怪之山第二高峰上新添的峡谷之间洒下余光,落在郁郁葱葱的山间植被中,为妖怪之山的落日增添了一些不同于往日的风采,站在这个位置看别有一番意境。

“看来我还是不太适合做雕刻家。”

思考许久,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沉思结束,他来到妖怪之山的某一角,随手解开一道雷电构成的结界,然后把里面的人抱了起来,轻轻一跃到了半空。

“当大英雄的滋味如何。”他望着远方的地平线,淡淡地问道。

“好累。”

“那就休息吧。”他笑了笑,身形忽然加速,片刻之后已经来到了未来城的医院门口,“休息到不累了,再回来。”

“没有我的话他们能行吗。”

云极令天将她放在被护士紧急推出来的病床上,然后背过身去,做了个OK的手势。

“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没有我你们能行吗。”他的声音随着病床的远离而越来越小,“但是最后,你们不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你们可以吗。”

没有天铭坊的回答,他缓步走出了医院,化作一道黑影冲向天空。

“谢谢,风神大人。”天铭坊闭着眼,泪水顺着眼角淌下,一旁的海棠替她擦干了眼泪,结果自己却哭了。

有人为自己担心,有人为自己哭泣,也有人为自己挺身而出。

这是天铭坊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那么幸福。

“不用谢。”

虽然此刻这些话天铭坊已经不可能再听到,哪怕但云极令天还是喃喃地自言自语着。

“因为,我是风神。”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世界的终结者 返回《幻想后时代》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浩劫之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