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接踵而至

文/宇深寒
本章字数:8742 幻想后时代txt下载

还没等炙风林好好睡个觉休息一下,又有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来。比起终末之子和镜泽镇这样威胁到幻想乡的大事情来说,这个消息虽然没那么严重,但却更让他始料未及。

就在半个小时前,稗田阿求被发现在自己的书房割腕自杀。

人都有可能自杀,在曾经战役接连不断,压力最大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想过自杀。但是阿求,她为什么会自杀。

纵然炙风林知道稗阿礼之子由于背负了太多,承受了太多痛苦,但她一世世都这么过来了。编纂幻想乡缘起和幻想史记,她已经舍弃了一切,而现在自杀岂不是等于功亏一篑?而且百年之后她不依然还要再度回到这个世界?

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她会以结束此世的人生来逃避,或者说自我惩罚?

但这都不是最的,首先要弄清楚阿求现在状况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救不了了。逼近光是发现之后都已经过去半小时了,到现在也没送来未来城,在发现之前过去了多久时间也不清楚,失血达到一定程度人会迅速死亡,到时候无论是永远亭还是未来城都无回天之力。

阿求的体重大概37.5千克,这样全身血量应该在3000毫升左右,人体失血20%以上就会陷入危险,30%以上很快就会死亡。也就是说,阿求如果失血超过900毫升,现在救回来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人间之里那边有没有说阿求小姐的情况怎么样,还有他们为什么没把她送过来。”

“不太清楚,半小时前他们好像就发现阿求小姐的情况了,但是直到几分钟前才有我们的观察员传来信息说这件事。”

炙风林的眉头一皱,情况不对劲。

按照稗田家和幻想科技的紧密关系,他们是完全了解未来城医疗能力的,稗田家也有幻想科技所的先进医用设备和车辆,完全可以一边抢救一边往未来城送。割腕这种没有大规模身体创伤的情况,也完全不用担心在运输过程中产生二次伤害。

为什么他们没有把阿求送到这里来?

越想越不对劲,炙风林迅速穿上装甲,从天台冲向天空,向着人间之里的方向极速飞去。现在喊上其他人可能也来不及了,而且他感觉情况非常不对,也许不应该兴师动众,就自己一个人去就够了。

经过几次加力冲刺,他的速度很快达到了极限的四百二十米每秒,蓝焰在身后拉成两条长长的光尾,如流星般划过天际。

很快,他的视线里就看到了人间之里。

在整体风格比较落后的人间之里,稗田家是比较显眼的。一方面它本来就有比较广大的面积和与众不同的房屋结构,而且在与幻想科技合作之后增设了一座地标式的信塔,房屋外也有了空调外机之类的现代设备,因此非常好认。

而就在他抵达了稗田府上方的时候,他忽然看到有很多人围在一座房子的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那阿求应该就在里面了吧,这个时候了总不可能一群人围着食堂等着开饭。

他迅速降落在房屋周围的空地上,然后向着人群走了过去。

“你是谁啊?怎么进来的?”

没等他走几步,人群纷纷转头望向他,表情中带着一丝紧张和戒备。

“我是炙风林,未来城最高指挥官。”炙风林放下头盔面罩,抬手示意不是敌人,“阿求小姐在里面吗。”

“哦,未来城啊。”人们的表情看上去不那么慌张了,原来不是什么乘火打劫的,未来城应该是稗田家的盟友吧,“你来干什么?”

炙风林略有些奇怪,他们怎么看起来完全没有家主出事该有的紧张?不过想想看也是,这些下人有几个对家主抱有和亲卫队一样的忠诚的,他们大概也就是来看个热闹的。

“我来见阿求小姐的,顺带看看她的情况。”炙风林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听说阿求小姐出了事,所以过来核实一下。”

“阿求大人就在里面,但是她出不来。”一个人指了一下紧闭的大门。

“出不来?”炙风林愣了一下,出不来是什么意思,阿求被什么压住了吗,那这些人为什么不进去帮忙?

“不知道为什么阿求大人不出来,我们只知道门被封死了,进不去。”

门被封死,炙风林产生了一种不详的感觉。他分开人群来到门前,伸手摸了摸门把,往下一拧。

咔嗒,门锁被整个的拧了下来,但是整扇门依然纹丝不动。

炙风林的目光在门上来回移动,最后落在了门的正中央。

结界。

一道灵力结界,看起来强度不是很高,但拦住普通人轻而易举。

得益于八云紫的特训,他现在只要认真就能看到那些非常识力量构成的造物,比如结界或者散发的气息。而此时,这扇门上所依附着的结界就如一张笼罩了整个门面的蜘蛛网,结构非常奇怪,和灵梦或者荷取构建的结界风格完全不同,给他一种特殊的感觉。

恶心。

想到阿求还在里面,他不再浪费时间,装甲直接飙上六档功率一拳砸在门上。伴随着剧烈的撞击和结界崩毁的声音,整块门板散成了一地的碎木片,呈喷射状朝向门里。

炙风林抬头向里面望去,只见阿求躺在一张床上,而床边坐着的是一个全身黑色长袍还戴着兜帽的人。他往前走了一步,后面的人想要跟进来,他抬起一只手示意让他先进去看看情况,于是人群就停在了门口,没有往前。

“阿求小姐还好吗。”

他望着面色苍白的阿求,平静地问道。

见到有人进来,黑衣人缓缓松开阿求的手,回头瞥了一眼。

“失血太多,撑不了多久了。”

炙风林点了点头,随即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为什么不送来未来城。”

“有两个原因。”他沉默了一会儿,慢慢说道。

“那就快点,如果你还想她能睁开眼的话。”

“第一,我没有脸去那里。”

“你就是神秘人。”

“如果你说的神秘人是最近各种事情的始作俑者的话,是的,我是那群人中的一个。”

听到这个消息,炙风林并没有很惊讶,因为一开始他就认为神秘人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

“第二个原因是什么。”

“那你就得问问他们了。”男子苦笑了一下,“你觉得结界是用来挡谁的。”

炙风林转过头去,发现屋外围着的人进来了不少,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他们的手上都拿着幻想科技为稗田家配发的新式高斯手枪。

而且,指着自己和另外两个人。

“交出阿求小姐,就什么事都没有。”

“你们打算干什么。”

“他们准备让阿弥死在这里,这样,稗田家的主人就可以换一个了。”

听罢,炙风林转头朝向人群的方向,头盔面罩合上,一道光槽亮起。

“他说的是真的吗。”

“和你无关,赶紧滚!”

“是吗。”

炙风林腿上猛一发力,刹那间就来到了当头一个人面前,将近两米的装甲俯视着他的双目他的表情恐惧到近乎扭曲。一时之间他的腿上一软,差点跪了下来,手上的手枪也落入了炙风林的手中。

“你想死吗!”后面的人纷纷退步,手里的枪在微微颤抖,他们不太清楚炙风林的实力如何,因此不敢贸然开枪。

“三月份第二个批次的民用防身半自动高斯手枪,弹容量七发,有效射程八百米,百米穿透力十五厘米均质钢板。质量出众,性能优异,适合各种防身需求。”

他看了一眼枪上的批,抬高枪口将它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唯一的缺点是,不太适合蠢货去用。”

呯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刹那间的火花,一股青烟在他的侧脑缓缓飘起。

炙风林垂下手,被巨大动能压成饼的子弹从头盔上滑下,叮的一声落在陶瓷地面上。瞥了一眼变形的枪口,他手一松握住枪身,轻轻一捏,整把枪顿时变成了一团看不出形状的废铁。

“滚。”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腿,纷纷怪叫着拔腿就跑,大概在他们眼里,炙风林早已脱离了人类的范畴,而是彻彻底底的妖怪。

望着夺门而逃的人群,炙风林随手扔掉手里的垃圾,转身向阿求走去。

“我要带她回未来城,你最好跟紧点,我的子弹可以在零点一秒之内把一个试图逃跑的人变成平均体积不超过一立方毫米的碎块,所以我建议你,自觉一点。”他看了看阿求已经包扎好的手,顺手一抬扛在了身上,接着向着门外一个冲刺,迅速冲上了天空。

“我还有选择吗。”黑衣人苦笑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

十五分钟后,未来城会议室。

炙风林坐在会议室的一头,他的旁边是正捧着咖啡喝的盖勒克斯,而在对面,就是那位身着长袍兜帽的黑衣人。

“你们是怎样的一个组织,有着怎样的目的,成员都有谁。”

一点都不绕弯子,炙风林一口气问出了最的三个问题。

“说实话我其实本不可能被你抓到,如果不是因为阿弥的话。”黑衣人苦笑着,果然无论自己表现的多么坚决,最后还是败在了她的手上,“我对不起她。”

“这些事情可以放在最后我们慢慢讨论,首先你把这三个问题解决了。”炙风林一挥手,三个问题化作一个全息面板,停在了黑衣人的眼前。

黑衣人沉默着,他看了一眼盖勒克斯,又闭上了眼。之前的情报已经表明这个未来城的新成员拥有难以形容的可怕力量,可以直接抽取别人的记忆,其完整和彻底程度比「回梦」的记忆操纵还要强大。如果自己说假话或者闭口不言的话想必也是没有意义的,对方依然有获取他记忆的能力。

“我们的组织只是一群需要做一样的事情,但目标各不相同的人罢了。每个人都只知道自己的目的,不知道别人的,也不知道其他人是谁。”半晌,他终于开了口,“彼此之间我们只有代相称,我们的互相联系是通过心灵感应实现的,彼此见不到也无从追寻。”

炙风林皱了皱眉,目标不同的一群人为什么会聚集在一起,这是什么情况。

“既然你们目标不同为什么又会共同行事?”

“我们虽然目标不同,但很多手段是相同或者相近的,在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请其他人为我们完成自己无法做到的部分。”

原来如此,这个组织与其说是一个组织,不如说是一个平台,有着各自需求的人互相帮助以达成各自的目标,只是有的时候几个人达成目标的手段是相同的,就会共同去实现。

“藤原妹红遇袭、米斯蒂娅事件、蓬莱山辉夜失踪、镜泽暗面、大天狗遇刺和买凶杀我,你参与了哪些。”

“藤原妹红的事情是我了她的人间之里住所并且协助了假的辉夜村子,但我不知道真的辉夜发生了什么。镜泽镇是在我帮助的情况下放出终末之子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炙风林转头望了一眼盖勒克斯,后者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他没有说谎的神经波动。

那这就又有些麻烦了,这人抓到几乎和没抓差不多,他看起来就是个边缘角色,根本没做多少事情,而且知道的也很少。

“那就再问几个问题吧,一个是你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一个你为什么要参与镜泽镇的破坏,又是谁和你一起破坏的。”

说到这个问题,黑衣人的表情忽然变的很苦涩。

“我想让人类不再作为幻想乡中谁都能欺负的弱者,不再是被妖怪圈养的牲畜。”

“所以你发动了对于妖怪的打击,放出了终末之子去破坏妖怪之山吗。”

“是的,妖怪的存在必须基于人类对它们的恐惧,如果妖怪非要把人类当做牲畜的并且只能那么做的话,那就让妖怪不复存在好了。”他面色平静地说道,“从妖怪之山开始,一步步瓦解妖怪在幻想乡的势力,并且借助即将来临的战争完成整个计划。这一仗双方必定两败俱伤,而到时候就是人类时代的来临。”

“谁和你一起行动的。”炙风林没有说什么,只是进一步追问道。

“「回梦」和「灵偶」。”

炙风林望着他,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晌,忽然笑出声来。

他笑了半天才停下来,但还是抑制不住那股笑意,脸部肌肉时不时的抽一下。

“你知道我笑什么吗。”

“笑我编故事都编不像?”

“不,故事挺不错的,我能给七分。”炙风林笑着给自己倒上了咖啡,浅啜一口,“我在笑你傻啊。”

“我是很天真。”

“你不是天真,你是蠢,蠢和天真是不一样的。”

炙风林摇了摇头,一拍桌子,七八张照片从桌面弹起,推送到了黑衣人面前。

“你猜这是什么地方。”

“某个地方的废墟。”黑衣人瞥了一眼照片,很快说道。

“是啊,某个地方的废墟。”炙风林重复了一遍,“就是你曾经工作的那个地方的废墟。”

黑衣人的表情变了变,但没有说什么。

“终末之子的目标可不是摧毁什么妖怪之山,而是整个幻想乡,如果不是妖怪之山的大天狗拼死拖住她,现在恐怕不止妖怪之山,人间之里已经不存在了。”炙风林把咖啡放到一边,“还有什么战争两败俱伤,谁给你的信心两败俱伤?我这就告诉你,要么我们全军覆没人间之里也跟着下地狱,要么对面被我们直接打回老家。无论是哪种可能,以人类目前的力量想要渔翁得利都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我说你蠢啊。蠢到自以为人类付出了一切,蠢到被人利用被人欺骗,蠢到哪怕你真的做到了最后,却只会发现什么都没做到,除了带来了无穷的毁灭之外。”

“不可能,灵偶不会骗我的,终末之子的目标是毁掉妖怪之山……”

“那你就当是我骗你。”炙风林的表情抽动了一下,就像忍着笑一样,“你就当我骗你好了,我会笑很久的。”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他痛苦地捂住头,大声地自言自语着,“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让人类摆脱现在的样子……如同农场里动物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

“我已经忘了我的名字了,只有代「影」”

“好的,影,接下来是上课时间。”炙风林站了起来,右手用力一挥,一个投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那是从冰河时代到共和国2730年的庞大年表,“我来为你好好地讲解一下,人类想要在自然的恶意和无尽的外敌中争取地位和尊严,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未来城中心医院,抢救室。

门外,几个身影正在着抢救结果。除了魔理沙之外,其他几个人来往的医生和护士似乎都从来没见过,也许是病人的家属吧。

“那个,老头子,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阿求就突然出了这种事。”魔理沙瞥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又把头转了过去,似乎不太好意思看着他,“前几天看她还好好的。”

“魔理沙,这种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好好工作。”雾雨家主表情严肃地说道,“最近我从炙风林先生那了解到你也开始工作了,这让我很高兴,但你不能因此就骄傲自满。我雾雨家的种要有拼搏精神,未来城是个好地方,你将来要是能在这里建立雾雨家的新传奇,那我这辈子就算没什么遗憾了。”

“行啦行啦,怎么就这辈子那辈子了,难得见一面就唧唧歪歪唧唧歪歪扯这些有的没的……”魔理沙赶紧捂住耳朵,自己这个老爹真是的,什么时候都是这样,动不动就上纲,所以自己才不想回家,“而且就算像你说的,我迟早也要关心你最在乎的政治问题,那现在问个阿求的事情又怎么了嘛,你们不是搞的什么三言会吗。”

“嗯,也有点道理。”雾雨家主摸了摸胡子,好像的确是这样,而且他还有些惊讶,“你居然也知道三言会的事情,看来是有点长进。”

三言会就是本来二大家族与新兴的本居家进行共同议政的一个三方会议。自从人间之里加入创世联盟之后,几家深切地意识到各自为政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局势了,人间之里需要有个统一的政治中心,以及对外行政机构。在这种情况下,三大家族组建了三言会,从此对外事务都由三家讨论决定,内部的改革和建设也不再是随意和分摊的责任,三大家族彻底接管了人间之里的责任与权力。类似镇子发展和建设都不再是就近原则,整个镇子的公共设施都成三言会的责任,自然,他们也就有了的权力。

这种由传统小农社会逐渐向统一集权制度的发展使得人间之里作为一个整体有了更高的执行力和清晰明确的责任划分,在三言会成立之后,镇子的变化是十分显著的。因此提出这一改变的雾雨家主也就颇为自豪,毕竟这算是推动了千年来不变的传统制度改革,是里程碑式的变化。

当然,魔理沙本身是不可能这种东西的,三言会的事情他也是听炙风林说的。当时看炙风林饶有兴趣的样子,还说什么是不得了的变化,自己就去听了几句,结果也没什么兴趣就没听下去。

“对嘛,那你就说说看阿求的事情。”魔理沙知道自己也是一知半解,防止老爹突然对这个说个不停,于是赶紧把话题转回去。

“这个就要小铃小姐辅佐说明了,毕竟我一人说的也不完整。”雾雨家主点了点头,开始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来,“大概一个星期前,阿求小姐在三言会的会议上正在提出自己的建议时,忽然有一个人闯到了会上,然后和她说了几句,她就匆匆走了。”

“这个,主要也是我父亲去讨论的啦……”本居小铃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头,“我当时就是在一旁做记录和整理书页来着,然后阿求就突然中途退场了,后来她也没和我说什么,但是看表情似乎不太好,也许是稗田家内部的什么事情吧。说来阿求可千万不要出事啊,她和我可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关于阿求大人的事情我也是不太清楚,但当时去叫阿求大人的那个短工我是认识的,但他当时去说了什么却一直没告诉我,好像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阿求的管家也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秘密啊……”魔理沙想了想,但也没想出什么来,不过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就在几个人都陷入沉默的时候,抢救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两个医师一边交谈着一边走了出来,似乎是关于刚才抢救的事情。

“医生,阿求小姐怎么样了?”见到医生进来了,小铃赶紧上去问起了阿求的情况。

“你是病人家属吗。”医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不是……”

“有病人家属吗?”医生转头望向其他人,但是没有人点头。

“我是病人的管家,她没有其他家人问我可以吗。”管家想了想,自己也许可以。

“签病危通知书吧,以病人的体重失血800毫升以上超过一个小时,加上本来就身体欠佳,虽然后来进行了止血操作,但是机体已经受到不可逆损坏。输血已经没用了,到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期,随时可能脏器衰竭,更换部分受损器官还有希望,但是还是有可能变成植物人。”医生拿出两张单子递给管家,“一个是病危通知书,另一个是器官替换,现在做干细胞培植受体原生脏器来不及,要么是异体培育的要么是仿生机械,现在的情况下都有风险。愿意承担可能的后果我们就立刻进行手术,否则的话,就这样吧。”

众人的表情立刻变得极其难看,小铃更是差点直接哭出来,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前几天还好好的。

“如果换器官没出事的话有可能好起来吗。”管家知道现在除了搏一下也没有其他机会了,但他还是希望能得到一个好一点结果。

“如果既没有出现排异情况也手术过程中撑不住猝死,或者手术结束后由于大脑受损而变成植物人,那就算撑过去了。”

虽然医生说的很简单,但人立刻就明白了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这是九死一生的选择。

“给我,我签。”管家颤抖着接过了单子,目光草草地扫过单面,笔在手中滑了好几次才歪歪扭扭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但,九死一生也比躺着等死要好。

医生接过单子用目镜扫描了一遍,然后伸手交给了一旁来回收单页护士,转身和另一个医生一起再度了抢救室。

“器官库,这里是1抢救室,我们需要全套主要人体器官,AB型RH阴性血,没有的话就换仿生器官。”

“明白,正在检索库存,五分钟内送抵。”

说完,主刀医生再度关起了抢救室大门,只留下外面几个面带悲伤的身影。

……

“人类花了几万年时间从与原始动物争锋走上了通往食物链顶端的道路,又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里与天斗与地斗,进而掌控整颗星球。再过了几百年,我们冲出了地球,将我们的疆域扩张到几千光年之外,那是之前这颗行星上数亿年都没有生物可以跨出其百亿分之一的浩瀚距离。”炙风林收起投影,为自己的人类史做了个总结陈词,“那么我问你,你觉得这几万年来,人类变强的是身体吗。”

影缓缓摇了摇头。

“很显然人类走向辉煌的是科技,而你转身看看,你再往外看看,你看到了什么?你看到的是未来。”炙风林坐回了位置上,“未来城是人类与妖怪的共同未来的缩影,只要有足够的技术,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问题。”

看着窗外的未来城,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诚然,未来城建立之时他也十分感兴趣,而且未来城所带来的人与妖怪平等的社会更让他憧憬。但是他一直认为,这只是个例,这样的乌托邦终究没法让全幻想乡的人类受益。

但此刻他却产生了一种冲动,那就是面前这个来自未来的男人所说的是真的,科学真的可以改变一切,改变这千年来的虚假平衡。

“所以现在你该做出决定了,是成为历史。”

炙风林抬起手中的杯子,往一旁的水槽里倒掉残余的咖啡渣,然后走到咖啡机旁接了一杯新的。

“还是迈向未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浩劫之后 返回《幻想后时代》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闲者的时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