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山城一家

文/宇深寒
本章字数:9074 幻想后时代txt下载

“诶?!这不是风老师吗?真是好久不见了呀!”

见到店里来了个稀客,黑阳的妈妈不由得有些惊喜。自从炙风林彻底从风林店搬走,去未来城工作后,至少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见到过了。

“是啊,好久不见。”炙风林微笑着和她打了个招呼,“最近黑阳还好吗?”

“哎呀,这孩子自从风老师走了之后就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呢,他还以为您被妖怪抓走了,因为他问起慧音老师的时候慧音老师只说您很忙,没有告诉他去哪了。”黑阳妈妈有些感慨地说道,“他还真是喜欢您呢,自从去未来城上学后,就经常跟我说要成为像您那样的英雄。”

“英雄?”

炙风林摸了摸头,自己最早与人里的关联是还作为妖怪之山旗下幻想科技的科技顾问时,曾有过人里现代化计划。当时被文曾经报道过,所以村子里也是有不少人认识自己。但后来妖怪之山出事时,幻想科技就已经从人间之里很多人眼中淡去了,自己的身份也变成了人间之里的维修技师。以至于后来未来城发展起来逐渐有了些知名度时,绝大部分人甚至不知道未来城和幻想科技的关系,更不知道他和未来城的关系。

因此,除了与自己见过面,或者讨论过事宜的大家族成员之外,普通民众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至于在永夜异变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指挥了未来武装防御镇子、甚至于代表未来城担保人里加入创世联盟的事情,更是只有寥寥几人知道。

那黑阳说的英雄又是怎么回事?

“黑阳说您和非常厉害妖怪说话时一点都不害怕,他们还对您言听计从。”黑阳的妈妈面带歉意地说着,“想来是小孩子胡说八道,但风老师想必在未来城做些十分重要的工作吧,要和妖怪打交道的那可不轻松啊。”

炙风林仔细回想了一下,难道自己在未来城学院附近指挥行动时被看到了。倒是有这种可能,黑阳现在每天往来未来城听课,如果恰逢自己在那个时间活动,也许真会看到些什么。

“和妖怪打交道没什么可怕的,我以前也是教河童的嘛。”他笑着说道,“黑阳没说错什么,现在我在那边主要负责搞研发,可能是在给我的妖怪研究员发布任务吧。”

“这样啊,风老师现在一定是教那些最难的知识吧,那风老师的学生是妖怪也很正常了。”黑阳妈妈听了也算释怀了,既然黑阳不是胡说八道,说明风老师真的在那边过得不错,“风老师和我们一样是人类,却可以让妖怪甘愿做学生,怪不得慧音老师一直对您赞誉有加呢。”

炙风林总觉得她好像理解错了什么,不过就这样也挺好。他并不想到处传播自己是未来城领导人的身份,这只会让他们疏远自己。人间之里的民众习惯了小心翼翼地生活,他们总是惶恐地去面对那些与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连与一个家族的管家聊天他们都怕自己说错什么话,更不要说他们眼中天堂一样的未来城了。

而那个时候,也就没人敢叫自己风老师了。

简单的点了几个菜,炙风林算是解决了中饭问题。黑阳妈妈的手艺似乎比过去更好了,看来即使在人间之里,也不是每个人都抱着过一天算一天的想法活着的,总有人会为自己设立目标去努力。而哪怕是厨艺上的精益求精,也比漫无目的的活着要有斗志的多。

只是这样的人注定是少数,毕竟在幻想乡,志向和梦想这样的词距离普通人类来说有些太过遥远了。

吃完饭,炙风林去黑阳家里拜访了黑阳的父亲。当他到的时候,对方刚吃了饭,正坐在沙发上休息。

“哎呀!这不是风老师稀客稀客!”

听到敲门声,黑阳的父亲锤了锤背,起身走到门前。但当他开门一看,顿时惊喜不已,连忙请炙风林进屋坐。

炙风林在去未来城定居之前,曾经来黑阳家送给他父亲一套电动工具和一些木制品加工设备。也正是这些工具让他省了不少功夫,比起以前轻松了可不止一点半点。不仅如此,效率和产品的质量大幅提高,因为销路好了,家里的状况也好了很多。

“山城先生,不用那么客气,我就是来人间之里看看,顺便拜访一下过去的老朋友。”

“这是什么话,风老师当我是朋友,而且与我有恩,朋友好久不见当然要好好招待。”山城先生听着很高兴,于是更加热情了,连忙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茶具,要请炙风林喝茶。

“不了,山城先生,我不喜欢喝茶真的,我就坐一会儿。”炙风林有些不好意思了,那套工具和设备对未来城来说真的什么都不算,这样的东西一天就能生产出够整个人间之里用上的数量。只是他没想到,对于人间之里这个技术上相对落后,人均收入和人均资源也只能算勉强自给自足的地方,这些东西就足以改变一个家庭的状况。

虽然人间之里现代化已经陆陆续续搞了一年了,但现在也就做到电力入户覆盖全镇,真正开始大规模应用电器的家庭还很少。且不说空调、电视一类提高生活质量的家用电器,即使是洗衣机、电热水器这种实用性很高的普及率都不怎么样。而在现阶段几乎没有任何现实意义、除了拿来玩就没有太大用处的个人计算机就更是只有寥寥几个富裕人家买来给家人孩子学习了解各种新知识。

等等,网络是学习和知识累积的最好载体,也是快速提高人间之里平均知识水平和认知程度的好办法。何不在人间之里投办建设一个网络学习中心呢?用相对低廉甚至免费的价格向广大镇民提供上网的服务,让他们的闲暇时间可以不再是无所事事的聊天或者打牌消磨,而是利用这一新奇的玩意看到更加广阔的世界。

有了这个念头,炙风林心中还利于民的计划就更加完整而清晰了。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未来城也许要进行一次巨大而且重要的革命,如果成功,这不仅是双赢,而是很可能成为多赢的局面。

“嗨,你看我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你以前说过的。”山城先生懊恼地抓了抓头,又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那,风老师吃过了吗?没有的话我这就去找内人来做一桌”

“不不不,我刚在您太太那吃过了,吃完了才过来的。”

“啊,是这样吗,风老师你这可就让我难办了,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招待风老师的办法了。”山城先生叹了口气,“不过,风老师这次来也不完全只是为了看看我们吧?”

炙风林转头望了望四周,他一开始过来的时候还真的打算只是看看,不过现在又有了些其他想法。

“山城先生,人间之里现在的状况怎么样?”半晌,他忽然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果然,山城先生也是一愣。这个问题问的范围有些大,是什么的状况?

“是说哪种状况呢?”

“生活、商业、传闻,什么都行。”

尽管人间之里现在差不多算未来城半个附属了,但其实权掌握在三言会的三大家族手中,而这三大家族并非对自己真正毫无隐瞒。另一方面,未来城为了表达自己的信任,并没有直接干涉他们的治理,只是有一些观察员负责记录和传递一些大事件。

换句话来说,人间之里的真实情况,未来城并没有完全掌握。

比如阿求割腕的事情,从三言会方面几乎得不到任何有效消息,影则认为是自己导致了阿求的过激行为。但即使这么理解,那些试图干涉自己救治阿求,还想带走她的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也许这些问题还需要从民众中寻找答案。

山城先生思考了一下,最近镇子里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值得说的事情,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除了

“啊对了,最近稗田家的阿求大人好像出事了,听传闻是受了重伤还被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抓走了呢。”想了半晌,他觉得大概也只有这件事有点份量了,“不过昨天稗田家的大人们就发话了,说那些都是传闻,让我们不要瞎传,阿求大人只是需要休息。”

听起来阿求的事情越传越离谱了,自己好像也变成了抢走阿求的神秘刺客。炙风林有些哭笑不得地想着,阿求出事会动摇人间之里现在的稳定局面,所以从这点来看稗田家进行辟谣和信息控制是十分正确的做法。

“这个我也听说了,不过阿求大人应该没什么事,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炙风林点了点头,尽管阿求现在的状况其实相当危急,但至少在找出合适理由和可以代替阿求的稗田家继承人之前要稳定住随时可能动乱的局势。“毕竟阿求大人也是和阎魔有过约定的。”

“说的也是啊,和彼岸有着约定的阿求大人怎么会轻易出事呢。”山城先生抓了抓头,也觉得这事不靠谱起来,“哦,说来最近盐价涨了,镇子里的盐商存货似乎都少了许多,一些家情况不太好的最近都在为这事发愁呢。”

“盐价?”

炙风林回想了一下未来城的市场情况,似乎并没有反应盐价异常波动的情况,无论是工业盐、腌制盐还是食用盐,无论是产量还是价位都比较稳定。

“是啊,其实从几个月前就开始慢慢涨价了,现在已经涨到将近四倍了,很多人家都开始负担不起这个价了。”山城先生也是感慨,“也是亏了风老师的帮助,现在我们家还过得不错。”

“没有人向三言会反应一下这个情况吗?或者说他们自己没发现这个问题吗?”

炙风林皱了皱眉,将人间之里的治理工作全部交给三言会还真是会出点问题。这些家族中的管理人员虽然不少在未来城经过培训,而且也是人间之里最优秀的一批人,但相比未来城的全精英化领导团队来说还是差的太远了,而且缺乏一个现代化的管理体系。

“反应过了,他们也派人调查过了。但是盐商们都说实在是没有盐了,不涨价也卖不了多久,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整个人间之里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没有盐了?炙风林心中的疑惑不减反增。三言会似乎也并没有向未来城反应相关的情况,他们难道打算就这样放任盐价一路飙升,而且最终还要面对无盐可用的局面?

不过这件事过些天再调查好了,暂且就先记着,不然文她们又要说自己不好好放松。

“对了,黑阳最近有没有带回来什么东西?”忽然,炙风林想起了这段时间学院搞的活动,让学员带了些mscr回家给家人尝尝。一方面算是一个小小的福利,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这个东西在人间之里的市场。由于未来城的流水线生产能力,这个东西的成本可以压的很低。所以如果向人间之里一些餐馆提供这种相对廉价的快餐食品,让他们能以更低的价格出售食物的同时还能保有不错的利润,或许是改善人间之里经济的手段之一。

“啊,是说那些可以变形的便当吗?”山城先生稍微想了想就反应了过来,因为那个东西还真是让他印象深刻。

“对,就是那些便当一样的东西。”炙风林装作只是随口提到一样,没有仔细的描述,“吃起来还行吗?”

“很好吃啊!”

本以为便当一类的还放了那么久可能味道会不怎么样,但这如同刚出炉般新鲜的美味立马就让他惊讶不已,家里其他人也是啧啧称奇。

只有黑阳一副自豪的样子,说这样的东西在未来城天天都有的吃,而且想要多少有多少。

“嗯那山城先生,如果我说可以以接近人间之里一荤菜一汤的价格提供这样的一盒便当,并且如果退还盒子可以再返回一半的钱。你觉得在人间之里能有多大市场?”

“这”山城先生一时愣住了,这让他太难以置信,一荤一汤的价格能买到一荤两素和各种餐后甜点、水果、寿司以及肉干,而且退还盒子还能返还一半的钱,这怎么看都是亏本的吧?

“我在未来城负责一些项目,其中之一就是通过技术手段压低食物生产和处理成本,这一盒东西其实大部分价值都在盒子上。盒子所用的是相当先进的高强度隔热材料,在你们手里毫无用处,但拿回来我们就能回收利用。”见山城先生一脸的不相信,炙风林半编半实话的说了其中的原因,“如果山城先生觉得没问题的话,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我会试着往人间之里各饭馆提供这样的便当。不但可以压低三餐的成本,同时还能让他们赚到利润。”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太好了!”听了炙风林的话,山城先生也放下了心,转而有些激动起来,“这样一定会改变很多东西的,虽然只是降低了吃饭的成本,但这也就等于说可以在其他方面投入更多资本。虽然一时半会儿可能看不出改变,但长久下来改变也是巨大的”

听到这话,炙风林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惊异。

“山城先生,您看起来对市场和资本运作有些了解?”

炙风林的语气中的讶异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抓了抓头,有些尴尬地笑了。

“以前尝试过做点小生意,但是最后失败了,还亏了不少钱,所以还是干起了老本行”山城先生看上去有些丧气,也许以前的事情真的给他留下什么不好的记忆,“木工虽然没那么赚钱,但比起经商来说还是简单多了,至少不怎么亏嘛。”

“这样么。”

虽然山城先生只是这么说,但炙风林敏锐地发现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一方面人间之里就那么大,经商也无非是在为数不多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倒买倒卖,在存在市场空余情况下,再怎么经商也不该出现什么严重的亏损。更何况他刚才那随口几句已经表现出对资本运作的敏感性,这样的人在人间之里看起来也并不多,为什么他会失败呢?

“我觉得,山城先生过去是想做过什么大事吧?”炙风林微微一笑,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这话一出,山城先生立刻愣住了,为什么忽然这么讲,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啊。、

“没有啊,就只是想做点生意,人嘛,多多少少都是有些理想的。”

见他似乎不太愿意说的样子,炙风林倒也没有追问。如果是什么比较大的事情,问问镇子里其他人应该也是有点印象的,就不要死缠烂打的问到底了。如果是什么比较糟糕的历史,还让人挺尴尬的。

想到这,炙风林抬手看了看腕机,时间还早。于是他没有急着告别,而是和他随便聊了些过去的事情和自己未来的打算。当然,是以未来城研究人员的身份去叙述的。而他不会想到的是,正是这随口而言的一些展望和畅想,会成为一个命运的转折点。就如蝴蝶扇动翅膀时不知自己将引发的是一根触须的颤动还是千里外一场横跨大洲的风暴一样。

在黑阳家坐了半个小时之后,他告辞了山城先生,再度踏上了这段只属于他的闲暇之旅。

当夕阳西下的时候,炙风林躺在田旁的干草垛上,嘴角咬着根草,一脸平静地望着渐渐没入地平线之下的落日。

此时的他有了一种刚来幻想乡时的闲逸感。曾经坐在博丽神社的楼梯上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看着太阳渐渐落下,月亮悄悄升起,心中却没有丝毫的紧迫和纷扰。现在想来那时的自己虽然一无所有,但好像傻傻的活着也挺幸福的。而随着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感越来越强,自己的责任也越来越大,好像已经失去了对过去那种轻松生活向往的权利。

想到这,他的心中不禁对那几个少女又增添了一分感激,也许她们是看出了自己真正需要和向往的东西吧,那份被责任所掩盖的、对平静和恬适的渴望。所以她们才会如此要求自己放下一切工作和责任,以幻想乡最普通一员的身份和角度去感受这个世界,感受这个本就应该是众神眷恋的幻想之地。

在思索中,他一边运转着身体中的气海循环一边整理了一下最近纷杂的思绪。当天彻底暗下来之后,他才缓缓睁开眼睛,而此时的他仿佛获得了新生一般,放下了那些本就不应该存在的负担,互相缠绕干扰的念头也在脑海中捋成了一束平整清晰的思绪,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都变的轻盈起来。

从草垛上跳下,炙风林拍了拍身上沾着的草渣,转头望向镇子的方向。在不远处,人间之里灯火辉煌,电气化进程的推进所带来的最明显的改变就是照明设备的更替。相比过去黯淡而稀疏的光芒,现在的人间之里已经可以照亮每一条街道,低廉的电费和耐用的led代替了消耗很高而且有火灾隐患的蜡烛与煤油灯,即使是最贫穷的人家也能彻夜的亮起,驱逐曾经为所有人带来恐惧的黑暗。

回过头,漆黑如墨的大片森林在视线的尽头绵延不绝。星月之光并不能照亮这整片广袤的大地的每一寸土地,对于人间之里来说,即使已经过去了千年,这个幻想乡的未知之地还是太多。哪怕只是出镇走个几百米,没有佣兵或者退治师的陪伴都是让人心惊胆战的。

现在,未来城到人里那条主干道是普通人类敢放心在上面远行而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最长道路。但在可见的将来,他要将这一尺度延伸到整个幻想乡,通过建设全幻想乡范围内的安全交通路网,不仅可以将幻想乡各地的距离拉的更近,也可以为人类的出行提供更加安全和便利的方式。

不知为何他忍不住笑了一下,也许是对自己好高骛远的自嘲吧。但又或许,他只是已经看到了那一天的到来,所以为此而感到欣慰罢了。

之后,他迈开腿,向着那片漆黑的森林中缓缓走去。

人类对于黑暗的恐惧是从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烙印于基因之中的本能。黑暗中可以隐藏太多东西,人们会害怕未知的东西,因为正因为未知所以才不知道如何应对。

但在未来,黑夜与白天无异,时间只是一种用于规划的参数,不再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物钟。先进的科技让黑暗不再是未知,而仅仅是明暗不同的空间角落,当可见光消散殆尽,人们依然可以通过其他波段的信息去看清整个世界。就如现在的炙风林的纳米眼让他可以在任何黑暗中看清一切细节一样,黑与白不再具有在探索和观察这个世界的过程上有什么直观的不同。

因而,黑暗不再令人恐惧,从黑暗和恐惧中诞生的妖怪与神明也在黑暗中渐渐腐朽,最终消散在历史之中。

这也是人与妖怪的本质矛盾和冲突,妖怪要基于人类的恐惧而存在,如果幻想乡的人类不再恐惧妖怪,他们也将面临走向灭亡的结局。

正因为如此,人间之里的人类就相当于幻想乡所有妖怪的镇死剂,一旦这个命门出现问题,将导致妖怪在失去其意义的同时迎来最终的毁灭。这也是为什么八云紫虽然一直倡导人与妖怪的平衡,但却总是将人摆在那个被索取的位置,因为人只有在处于弱势才会产生危机和恐惧感,也只有这样能保证幻想乡人类对妖怪应有的“恐惧税”。

而自己发展科技并且给人类带来安全的做法势必会撼动这一平衡,如果自己找不到让妖怪脱离人类恐惧生存的方法,这一冲突最终将会演变成人与妖怪的全面对抗。而那是谁都不想看到的。

所以在那之前,即使是为了人类自己考虑,以及那些对自己有过太多帮助的妖怪们,只能通过其他手段来提升人类的生活质量,同时还得保证他们对妖怪的恐惧。

这么想着,炙风林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森林的深处。茂密的树冠将本就暗淡的星光彻底遮去,没有一丝光芒洒入这片只属于黑夜的迷宫空间。但在他的眼里,一切都和白天没什么区别,只需要迈着稳健的步伐一步步的前进就是。

唰啦,一丝异响在附近响起,听起来像是落叶被踩踏的声音。但炙风林全当没有听见,只顾自己一路往前走着,丝毫没有在意附近的情况。

嗵的一声闷响,金红色的光芒闪过,一个身影被他随手一拳砸到了一旁的树上,又滑到地上微微地抽搐起来。

“休息时间,不要打扰我。”炙风林淡淡地说着,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去,刚才那一瞬间他已经看到了对方的全貌,是一条黑色的小猫,看起来有两条尾巴。上次见到这样的猫还是在迷途之家的时候,八云蓝的式神似乎就是一个两尾猫又。

能有两条尾巴就代表已经妖化了,这只猫又肯定听得懂自己的话,所以他也不想下重手,就随便警告了一下。

“打死喵啦!下手那么重喵要死啦!”

没想到还没走多远,身后就响起了一串极其没有形象的乱叫。炙风林叹了口气,看来没错,和橙一样是可以化人形的,就是不知道都已经这个程度了为什么还要躲在森林里袭击人,凭本事去做点活换点钱买东西吃不行吗。

“是你先袭击我的。”他无奈地转过身来。

“喵才没有袭击你!喵是以为你要给喵送吃的才扑上来的!”

“为什么你会觉得有人会给你送东西吃?”这下他更加无奈了,面前的红发少女赖在地上一副被打残了的样子根本不想起来,而且哪有那么天真的以为别人会往森林深处跑给一只猫送吃的。

“之前都有的!喵的朋友会给喵送东西吃的!只是!”她气呼呼地抗议道,但话说到一半忽然肚子咕的一声,声音也降了八度,“只是好像很久没来了”

“你就不会变成猫的样子去那边的镇子里让别人喂你吗。”炙风林也是又好气又好笑,要知道看到流浪的猫猫狗狗忍不住去喂一下是很多人的天性,做只猫可比做个人轻松多了,“结果你就一直在这等着别人送吃的,也太懒了吧。”

“喵才不懒!”红发少女眼看又要发飙,但肚子的抗议还是让她实在说不出太大声的话,“只是之前喵去那边吃了一些小鱼干,结果被追着打”

别人喂和自己偷是两码事好吗!炙风林差点当场吐槽出来,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和这种没开化完全的小妖怪交流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就不和她争了。

“行了行了,反正你也没死,赶紧去找东西吃。我还要去休息,再见。”

说罢,炙风林拔腿就要走,没想到少女忽然满地打滚起来,一副你打了我你要赔钱的样子。

“把喵打成这样说走就走啦!人类果然都是这样的坏家伙!”她哭唧唧地说道,尽管无论怎么听都像是装的,“连个小鱼干都不给喵,坏透啦!”

“行了!”

炙风林实在忍不住了,这样给她烦下去自己难得的好心情也要糟糕了,还是赶紧把问题解决算了。

“喵。”

红发少女被他吓了一跳,卡在嘴里的话最后只剩一个喵吐了出来。

“喵你个头啊,赶紧给我变成猫的样子,我带你去弄点吃的东西,然后就分道扬镳,以后别烦我了。”他吐了口气,转身向森林的入口方向走去,就算为了人类的名声自己也不能把她扔在这不管了,不然她以后就有理由说什么“人类都是这样的坏家伙”什么的,把帽子扣到自己头上那可就不好了。

听了炙风林的话,红发少女赶紧爬起来,忽然砰的一下变成了一只小黑猫,紧紧地跟了上来。

“喵喵喵!”

好像变成猫之后人话也说不了了,炙风林也听不懂猫语,反正不管她说什么自己只管走就是了。

“喵!”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玩意啊?”但一而再再而三的唧唧歪歪,他也有些忍不住了。

“喵喵,喵喵喵!”

“闭嘴!”

但是很显然后者并不想这么做,于是就在这段并不遥远的回家之路上,连绵不绝的猫叫和愤愤的喝止声就这样随着一人一猫两个身影一路回荡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闲者的时光 返回《幻想后时代》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是猫的猫耳少女(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