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不是猫的猫耳少女

文/宇深寒
本章字数:8185 幻想后时代txt下载

望着眼前对着一碗卤肉盖浇饭狼吞虎咽的少女,炙风林一时半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以为你对鱼更感兴趣。”

“喵只是看起来像猫啦,喵不是猫,什么都可以吃的!”少女一边大口吃饭一边用极其没有说服力的语气试图纠正某些错误。

“听上去很没有说服力。”炙风林瞄了一眼她手里又快见底的碗,默默地又勾了一份点菜的单子递给旁边等候已久的服务员,“后半句我倒是信了。”

少女三下五除二扒完剩下的饭,然后拿起一旁的热汤就喝了一口,表情也是一副总算活过来了的样子。

“如果喵是猫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被烫的满地打滚啦。”她自豪地望向炙风林,然后开始热切地等到起下一碗五香牛肉面登场。

“所以这个喵到底是什么情况。”

少女摸了摸头,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虽然喵不是猫,但喵的主人还是一直把喵当猫养啦,所以喵都养成习惯了,有时候会像猫一样。”

根本一直都是好吧,炙风林这么想着,但是没有说出来。

不过她也是别人的宠物,难道是类似橙那样是别人的式神吗?这倒是没听说,毕竟八云蓝这种级别的也就收了个两尾猫又做式神,这个少女看起来也不比橙差到哪去,主人应该挺厉害的。不过为什么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人呢。

“你有主人,那你是其他人的式神吗?”

少女看起来有些疑惑。

“式神?那是什么?”她摇了摇耳朵,然后稍微思考了一下,“主人只是养着喵的人而已啦,虽然也不是无偿的,喵得帮主人干活才行。”

这不跟雇了个保姆差不多吗,炙风林不禁有些不能理解。大概是这只猫或者其他什么的比较天真吧,以为这样是把她当宠物。

“那你怎么就和主人走散了?”

“那是喵迷路了”少女看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有些低落起来,“这里喵从来没来过,都不知道怎么回去了。”

这主人看起来不怎么喜欢出门,也不爱带宠物到处逛,不然就幻想乡这大小应该早就逛的差不多了。

不过自己管人家那么多闲事干什么,反正她也不是自己活不下去。

“你会飞的吧,飞起来看看不就知道自己的位置了吗。”

“啊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听到这句话,少女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更加沮丧了,“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周围的地形,一直是走的,所以就算飞起来也什么用都没有啦”

这得是多宅才能连自己家都认不出,这个主人不会是个把猫养在家里十几年没出过门的终极孤僻症患者吧?

“那我一时半会也就想不到什么办法了。”炙风林无奈地摊了摊手,这可就不怪自己了,主要是她的情况太特殊,永远亭的公主自己不出门好歹也经常让手下铃仙经常出来跑腿,没听说把猫都关在家里不给出去的。

“那就再说吧反正喵能吃饱就很高兴啦”嘴上这么说,但少女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高兴的样子,炙风林苦笑了一下,这还真是什么样的事情都有。

终于,在又下肚一盘椒盐排条之后,少女总算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肚子,还发出猫舒服时才会出现的咕噜声。

“你不是说你不是猫吗。”

“这也是偶尔的习惯啦!”

听完少女完全没有可信性的反驳之后,炙风林起身朝着老板的方向走去,结了一下饭钱。

“诶,给错了,风老师,”老板对他还是有些印象的,这不就是当时在寺子屋教书的那位吗,“这几张叠在一起了,多给了我好几份的钱呢。”

“没有多给,收着吧。”炙风林回头看了一眼在桌上开始打起盹的少女,“这么大晚上还请你们张罗那么多饭菜,浪费不少时间,这些就当是加班费,好吗。”

“诶,这不是应该的吗,有钱赚谁不高兴啊,不就是弄几个菜风老师,我们真不需要”

说是这么说,但炙风林看得出他心里的斗争。最近人间之里的经济情况正在愈加恶劣,根据从山城先生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普通家庭的状况基本可以说每况日下,饭馆什么的客人自然越来越少,所以他们也就跟着喝了西北风。

市场是一个大系统,在这个系统里的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最终都将影响到系统中的每一个个体。盐价上涨最直接的体现就是饭店成本的提高,而如果不相应的提升菜品价格就势必要降低利润。而即使在低利润的情况下,受到经济冲击而连日常生活品质都缩水的人们出去吃饭的可能性也跟着降低了。两者一结合,后果就是饭店的收益越来越低,最后干脆做不下去。

所以现在炙风林要多给他一些补贴,说实话他怎么可能不想要。但即使是关门时间出来加个半小时班,也不至于就收五六倍的饭钱,这加班费拿起来未免就有些烫手了。

“如果不要的话,那我就直接放在这里走人了,我还是很忙的,时间对我来说很重要啊。”炙风林摆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看起来就像自己有什么急事正要去做一样,虽然实际上他的急事就是到处晃悠。

“这风老师您这不是让我不好做吗”老板纠结再三,看到炙风林的态度坚决,又像是不能久留的样子,最后还是收下了,“唉,实在是太感谢了,风老师。我这人没什么文化,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但下次您再来,我一定会拿出最好的手艺来招待您!”

“那我就先期待着了。”

炙风林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向门口走去,路过桌子旁还顺手拍醒了刚刚睡着的猫耳少女,最后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店里又寂静了下来,只剩一脸感慨的老板和突然惊醒不知所措的少女。

在路上走了一段,炙风林一边操作着腕机上的数据一边回想着中午和灵偶交谈的细节。

灵偶和影一样,肯定都是化名。影自称已经忘记了真实的姓名,那灵偶应该还记得吧,被人夺取身体的仇恨一定会让她深刻地记住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名字和相貌。

那么她何必要使用化名呢,明明幻想乡应该就没有几个认识她。难道说这个真名字如果泄露出去会给她带来什么意外的麻烦?

话说回来,回梦听上去也是个化名。既然大家都用的化名,说明一方面是安全性考虑,任何一个人被抓都无法有效供出其他人的情报,另一方面很可能这些人彼此之间也并非铁板一块,互相都有着戒备和防范之心。

从目前的调查看来,这个神秘的组织只能确定有三个人,而回梦是隐藏的最深的那个。但回梦是否和曾经翻转镜泽镇的是同一人还有待考证,这个组织是不是只有这几个也没法确定。

毕竟奉行安全第一的他们,尽可能的把组织成员之间的关系降到了最简,所有人都只认识和自己任务有关的几个,对其他人则毫不知情。

所以自己的下一步,应该是想办法给回梦设个套。但在那之前,得先弄清楚回梦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只有知道他想做什么,才有可能让他跳进布好的陷阱。

想着想着,炙风林的脚步停了下来,然后不由自主地傻笑了一下。

想那么多干什么,自己不是出来休闲的吗。

调整了一下心态,他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扔到了脑后,开始盘算起这个晚上该怎么过。

当然,最好的选择是回到风林店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再琢磨怎么打发时间。但考虑到现在也就是晚上九点多,那么早回去睡也没什么必要。所以想了一会儿,炙风林决定还是往镇子外面走,至于走到哪就不用担心了,反正就算在外面睡上一晚上,估计也没什么问题了。

在八云紫的特训期间,那片森林里各种牛鬼蛇神都有,最后也没什么好歹,说明至少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他还是有在幻想乡野外的生存能力的。

想到这,炙风林加快了步伐,向着镇子外围的方向走去。

背对未来城的方向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的路,大片的平原已经渐渐看不到了,四周的树木再度茂密起来。不过这一片应该不是森林,所以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彻底一片漆黑,至少月光还能透过树冠间大块的空隙洒落进来。而借着微光,他注意到了不远处一抹银色的闪光,正当他有所警觉时,耳旁忽然传来了潺潺的水声。

走近一看,那原来是一条从树木高草间流淌而过的小河。只是河两岸的草垛太高,几乎把河面都遮盖了起来,要不是夜色中水面的波纹恰好反射了微弱的银色月光,又在一片寂静之中正好可以听到细微的水声,说不定等会儿一脚踩进去都不知道。

之前对幻想乡做地形重构的时候还真没发现这这个位置有条小河,不过这就让人有些疑惑了。炙风林用腕机调出了一张地图,上面很清楚的显示并没有河流从自己的位置经过。

虽然是一条很隐蔽的小河,但它总要有上下游,所以哪怕这一段在无人机航拍时由于草垛和树冠没能捕捉到,也应该从已经发现的部分沿着河流的走向追溯到这边了才对,没理由什么都没发现。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是一条地下暗河的露天部分,而且很可能马上就会再度进入地下。

正巧这附近没什么好玩的,不如沿着河岸继续往下走,说不定还能找到地下暗河的入口呢。

突然玩心大起的炙风林打开了腕机的射灯,足以致盲的强光瞬间照亮了前面一大片区域。这可比机械眼看的清楚多了,他也不用担心自己一脚踩进水里了。虽然就算踩进去也没什么事,但弄得脚湿乎乎的可一点都不舒服。

又往前走了一段,小河绕过一块大石头,奇妙地转了个九十度的弯继续流淌着。而炙风林则跳到了石头上,站起来远远地望向了河流离去的方向。

一种不安感油然而生。

为什么这条河会忽然转向九十度,即使是为了绕过这块石头也没理由,水流应该稍微偏离原来的位置继续往下流,或者被石头一分为二在原地形成一个小湖,最后继续前进。

他跳下石头,拨开茂密的高草,将射灯指向了河底。

这条河的流量相当小,但水深还是有一米多的,说是小溪也不太恰当。这样的水流量足以在漫长的时间中改变地形,沉淀物会逐渐累积抬高河床,使得水溢出河岸从而发生改道。但从弯道的侵蚀情况来看似乎水流对这个转角的冲击并不是特别严重,河底的泥沙累积也很普通,不像是日积月累了许多年的样子。

是因为地壳崩塌导致地下水进入地表而产生的河流吗,这样的话它的存在可能就没有多长时间,也许是五到十年之内。

但这并不能解释这个突兀的九十度弯道。

思索了一番,炙风林站起身来继续沿着河道前进。同时,他把目前为止的发现都上传到了腕机中,准备整理一下,等回去就交给战略中心处理。

终于,在将近一个小时之后,他来到了河道尽头。

在这里,整条河流渐渐隐没在了一个洞口之中。这并不是一个垂直下灌的深渊或者高耸的山洞,而是几乎与地面齐平的裂口,河水就这样顺着渐渐变深的河道再度汇入不见天日的地下,悄然消失在了幻想乡的大地上。

打开地图,一条新的河流出现在了上面,这是根据刚才的测绘结果自动补充的新数据。如果没弄错的话,上面应该还有一段没有被标记出来,之后有空的话就交给战术行动小组去解决吧。

按灭腕机的投影,炙风林最后望了一眼那个深入地下世界的洞口,半晌,忽然莫名其妙地笑了一下。

“自己出来。”他侧了侧头,目光也转向了一旁。“躲在暗中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一个身影挠着头慢慢吞吞地来到了他眼前。

“你在跟踪我?”

炙风林有些诧异地望着眼前的猫耳少女,这不是之前那个饿肚子的猫妖怪吗,她怎么找到自己的?难道一路都跟在后面自己没有发现?

“喵才没有跟踪呢!”少女叉着腰装作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但说话还是结结巴巴的,“喵,喵只是恰好路过这里而已!”

“我先说好,我这可没有小鱼干给你吃了。”炙风林撑起一只手摸了摸下巴,一脸的莫名其妙。

“都说了喵不是猫啦!”少女看上去气的快炸毛了。

“先把那个口头禅改了,我就信你一半。”

“什么叫信一半啦!”

尽管这个要求听上去简直是在强人所难,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猫,少女还是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再度开了口。

“喵我,我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看你把我扔在那就走了,以为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所以才跟过来的”

炙风林伸一根手指摆了摆,然后又伸出一根。

“我要指出两个问题,第一,我不是把你扔在那,而是再正常不过的离开,因为我并没有带着你到处跑的义务。第二,你这不还是跟踪我吗,你就这么闲得慌。”

“这个毕竟没找到回家的办法也的确没什么事干嘛”少女又挠了挠头,“而且你把喵,把我伤的那么重,难道一顿饭就把我打发啦!”

炙风林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随后用眼神告诉了她自己完全没有看到到底重伤在哪里。

“我不管!反正我要回家嘛!你带我回家嘛!”少女见自己的话完全不管用,开始耍起赖来,“我知道你一定是大好人的对不对!”

“我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更何况你都找不到自己家我还怎么帮你找。”炙风林说到一半,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愣了一会儿。

“有什么问题喵?”

fgw预警系统,如果运气好的话这个少女应该曾经被无人机拍下来过,如果这样的话,找出最早的影像记录应该就可以确定她来源的大致范围。

“我可能有一个办法可以松手。”话音未落,炙风林就感到自己的大腿被什么物体缠住了,这整天不出门的宅猫居然还会抱大腿这招的吗,要是给人看到那可就说不清了,“但我也不能精确定位那个位置,只能大概告诉你在上面地方。”

“那就够啦!”

少女赶紧松开炙风林的大腿,然后高兴的跳了起来。但总说乐极生悲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在她落下来的时候,也许是河边的石头太光滑,只听扑通一声

晚上11点50。

一边整理着一天的发现和获得的信息,炙风林在书桌前琢磨起一些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来。

经过数据匹配,最早的影像资料记录居然是在原博丽神社附近。但不说自己也是曾经在那住过的人,后来又经过无人机测绘扫描确认很大一个范围内没有什么固定的建筑和居所。更重要的是现在那一大片都是魔界先锋部队驻扎的营地,也是魔界通往幻想乡的主要通道附近,那边还有什么住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无人机的记录是不容置疑的,无论可能性多么低,她都是来自那边的人。

想到这,他用店里的打印设备绘制好了一张从人间之里到博丽神社附近的地图,并且标注了从空中可以清晰看到的几个比较明显的地方方便定位。除此之外,他还准备了一个证明,如果被魔界部队遇到的话,此证可以保她不会受到任何阻拦。毕竟创世联盟下,作为重要成员的未来城开出的证明还是相当有份量的。

准备好这些,她回家的问题应该就可以解决了。

只是

“喂,你不要在里面浪费水好吗,猫不是怕水的吗?你都呆了快四十分钟了!”终于,忍无可忍的炙风林转头对着浴室的方向发出了最后通碟,而在这之前他已经严正抗议了好几次了。

“都说了喵不是我不是猫!”

“那你也倒是快点。现在是晚上好吗,白天一共没充几小时电,现在都快停电了!”

“好啦好啦!我洗完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洗完了还是被炙风林催的受不了浴室里的水声终于停了下来。而炙风林也在瞥了一眼12%的余电警告之后短暂地松了口气。

自己这是欠谁的啊?

一通折腾之后,炙风林总算把各种东西整理清楚了。他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到沙发旁坐下,准备等浴室里的家伙出来后洗个澡就睡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些什么,水都停了还在里面折腾了快二十分钟才开门。而且一出来就是一连诸如“好好洗个澡真是太舒服了”之类的感慨,把在沙发上几乎睡着的炙风林成功吵醒。

转头看了一眼终于完成洗澡大业的少女,炙风林站起身来,拿好一旁的换洗衣服,准备走进浴室。

“这套衣服看起来有些大了。”

“稍微长了一点不过没什么问题啦!”少女似乎对自己身上的衣服很满意,并没有提出什么意见。

“穿着舒服就好。”

那几件衣服其实是文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这里的,也许可以追溯到女仆时期了。带着落汤猫刚回来的他还在发愁这么晚了上哪弄衣服来换,本来都准备用自己的大衣凑合一下了,没想到居然在衣柜里翻出了文的衬衫和裙子。

等等,文难道曾经趁他不注意在这洗过澡甚至偷偷睡过觉吗,自己记忆中她应该只有那次吃坏了肚子和后来中秋聚会喝多了才在这睡过来着,平常她都是住在未来城的。

难不成,她在自己出门的时候在家里睡回笼觉不说,还全然当做自己家享受起来了?!

尽管这已经是过去有一段时间的事情了,但炙风林觉得有必要什么时候和她提一下。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看到文尴尬的表情会很有意思。

自己是不是有些恶趣味了啊?

不过得赶紧洗澡了,再不睡觉都要凌晨了。

想到这,炙风林指着已经铺好的沙发,然后转头看向站在窗口望着外面景色的少女,提醒她该睡觉了

“你就睡这吧,我已经把沙发表面的斜面铺平了,睡起来应该没”

“啊!床!”但是还没等他说完,某人就已经一溜烟地冲进来卧室,然后一下扑在那张大床上翻来覆去地打起了滚,“久违的床啊!喵都多久没有睡过床啦!”

“”

炙风林看了一眼里面的床,又看了一眼沙发,无奈地把手收了回来。

看来这还是自己睡吧。

三下五除二的冲了个澡,炙风林擦干头,换好睡衣走出了浴室。而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风林店已经寂静了下来。他往卧室里看去,少女已经安静地裹在被子里躺着,似乎已经睡着了。

“看来还挺累的。”他自言自语着躺到了沙发上,一手拿起茶几上的光子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放了回去。

吸烟有害健康,少沾。

神出鬼没的灵偶,经济危机的人间之里,莫名涨高的盐价,神秘的少女,地图上没有的河流。今天还真是遇到了不少事情,不过比起之前自己要处理的问题来说,这些还真都不是什么麻烦事,全当是这段休假的调剂吧,毕竟如果什么都没遇到那他反而觉得有些无聊。

不过现在管那么多干什么,还是赶紧睡着比较重要。

啪的一声,随着5%电量主动跳闸的安全策略自动激活,整个风林店陷入了一片黑暗,只剩下桌上的腕机散发着隐隐的微光。

也好,至少不用打响指了。

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家里的电器已经全部恢复了工作。尤其是那个准点开吵的闹钟,不由分说地就把还在做春秋大梦的炙风林拖出了梦乡。

下意识的,炙风林伸手摸到一旁墙上的控制面板,按停了闹钟,然后翻过身继续睡。

但就在几秒钟之后,他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猛地坐起身来。

为什么自己能摸到控制面板?

低头一看,他居然躺在卧室里的床上,连被子都盖的好好的,腕机和光子烟也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就好像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是个梦。

到底怎么回事?

他赶紧起了床,走到客厅望向沙发。那床被子还在那,但是上面一个人都没有。更远的地方,靠窗的桌子上似乎少了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

他来到窗前,这才发现那份地图和证明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折好的纸条。翻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多谢帮忙,大好人先生,我先走一步啦!ps:大好人先生可真重啊,比以前搬过的那些要重多了,该减肥啦!”

落款是一只猫的头像,看起来似乎很像那个少女自己。

“”

看着纸条上的字迹,炙风林忽然笑了。

这样也不错。

他把纸条夹进一本书然后放进桌子的抽屉里,又整理好了沙发和床,这才走出风林店的大门,向着天际的云彩望去。

新的一天,又该有怎样有趣的事情等着自己呢?

那就拭目以待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山城一家 返回《幻想后时代》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二章 网瘾青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