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A0001

文/宇深寒
本章字数:14708 幻想后时代txt下载

 硬件自检开始。

26%,动力系统评估通过,能源供给效率低于e-9012标准27%,预计正常使用产生问题的概率低于0.69%,忽略。

79%,检测到左前臂仿生肌肉纤维存在损坏,预计结构抗剪力降低46%,错误id#0045123,需要维修。

89%,与中心数据连接正常,全局组网完毕,离线人格构建成功,正在切断与主线程的运算回路连接。

100%。

硬件自检完毕。

离线人格c-2正在启用,开始进行数据博弈计算。

计算完毕c-2综合算力评估为未来城主系统0.002%,可用学习空间29%,预测升级潜力25%。

战斗辅助效能评估,极低。

仿生行为价值评估,极低。

c-2启用完毕。

“”

“”

“”

“所以,这算成功了吗?”

“姑且?”

望着面面相觑的荷取和文,海棠重重吐了一口气,什么啊,这两人果然一点都不靠谱。

“明明是革命性的事情诶,你们就不能认真点吗!”

“什么叫就不能认真点,我已经很认真了好嘛!”文摊了摊手,但是这些科技方面的东西她完全不懂啊,这个时候除了来凑个热闹之外也干不了啥事。

另一边,荷取的神情似乎有些警惕。她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对方的紧闭的双目,生怕漏掉哪怕一丝细节。尽管这将是她从诞生以来最复杂、也是最先进的作品,她也注定因为眼前的造物而在科学的领域迈上新的高度,但是

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螺旋式的蓝色光圈渐渐缩小,让出泛着金属光泽的眼白。微微的蓝光从瞳孔深处浮现出来,细小而密集的代码在其中极速穿行,直到深处的光芒亮到将它们彻底遮蔽。

“阿尔法1型仿生人形机械a0001号完成出厂检测。”

她的嘴唇微微翕动着,但其实声音其实是从咽部的小型扬声设备中发出的,使用人造声带和仿生气道容易因为受损而无法发出准确的声音,在现阶段下不如使用成熟的扬声器技术来实现说话。尽管这样一来她的声音就略微带着点电子化的音色,就像是从音响里放出来的那样。毕竟使用磁电硬件进行声场处理无论如何保真度都和真正的原声有一点差距,而且这也并不是未来城技术的主攻方向。

看到这里,荷取才长舒一口气,目前看来是成功了。

“a0001号,我是河城荷取,相关信息我已经在之前的同步中上载到你的数据库中了,你应该认识我吧。”

“制造者,河城荷取。”她目不转睛地望着荷取,“确认。”

“哇!真的真的成功了啊!”

文突然反应了过来,刚才她看到对方的眼睛睁开就愣住了,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现在才忍不住宣泄出自己的感情。

“恭喜!荷取,这可是了不起的成就啊!”

但荷取的表情看上去却有些复杂,她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

明明这是她从半年前就开始偷偷开始的计划,中间还旁敲侧击的和很多工程师讨论过可行性。经常彻夜未眠的进行工件的加工和测试计算,但为什么她却没有那种完成后应有的神情和态度呢。

“荷取?”

“荷取!快告诉我,她都能干什么啊!这可是绝对!绝对!绝对够震撼的大新闻啊!”

“我也想知道。”

“你也”

文兴奋的表情突然僵了一下,然后变得疑惑了起来。

“哈?这不是你自己做的机器人吗?你怎么不知道?”

荷取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停留在对方的胸口,久久没有转移视线。

“唔你不会”文的脸红了起来,“没事,这有什么好嫉妒的啦,你看海棠都没说话那呢。”

“喂!”

“a0001,你叫什么名字。”半晌,荷取忽然开口问道。

“我还没有代号,是否现在设定?”被称作a0001的少女面带微笑地说道,尽管她笑得很甜,但总给人一种假惺惺的感觉。

荷取把这归结于仿生皮肤及面部肌肉控制技术不够到位导致的。

“这个再说吧,”她摇了摇头,又抛出了另一个问题,“你是凯罗琳独立出来的离线人格,那你还记得凯罗琳的一些想法吗。”

“请稍候,检索中检索完毕,人工智能不存在想法的概念,c的待定事务列表有6326条,为了节省空间并没有同步,因为根据评估认为我没有处理主ai工作的能力。”

“荷取你在干嘛呀?她不是你造的机器人嘛?你怎么还要问她啊?”

“她的确是我造的,但不是我设计的。”荷取转过头,有些迟疑地对两人说道,“她是我根据一张早期仿生机器人蓝图进行修改和建造的。”

“啊就是说你也不知道她能干什么吗?”文挠了挠头,不过也没觉得有什么,“但这也很厉害了呀,而且你都看了蓝图应该也差不多弄懂了吧。”

“不,就是因为我没弄懂。”荷取回头望向a0001,目光中透着一丝复杂,“我之所以选择这张蓝图是因为这是少有的几个我们能用现在技术制造,或者说降低标准去尝试还原的高仿生设计之一。因为其他一些的人类仿真度不是很高,我当初挑的时候又比较好高骛远”

“半年前未来城的工业体系都没完全发展起来吧!这只是好高骛远吗!”

“她的身体里有一些结构我并不清楚作用,数据库是用一种未来的语言记载的,这些特有名词无法直接翻译成现代日语,所以c无法翻译成我能看懂的词,也许得风林回来才能知道。”

“但这不是你瞒着他弄的嘛。”文也是服了,明明什么都不懂就开始要造这种远超时代的东西,最后还真的给造出来了,难道这就是河童一族可怕的科技力吗。

“反正也不可能永远瞒下去。”荷取撇了撇嘴,当初就是因为觉得炙风林会说她好高骛远才没告诉他的,现在造都造出来了,他也没办法了。

“那她不会突然发疯吧?”海棠倒是有些担心,在没有彻底弄清楚的情况下就这样造出来了,万一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功能呢。

“这倒不会,我给她的人格是从凯罗琳主人格复制的简化型独立人格程序,只要凯罗琳没有反人类代码,她就不会有。”

“荷取长官,我们使用的算法包含量子混沌结构,理论上存在意外情况,但有底层代码进行强制约束,但简化模型我并不确定是否具有和我有一样的安全性,请注意安全并开启a0001的同步功能,以及从物理上切断a0001系统禁止数据同步开关的能力。这样一旦发生意外,我将切断c-2对机体的控制并进行接管,终止危险情况。”

荷取话音刚落,附近的扬声器就传来了凯罗琳声音。她在整个未来城网络中可以说畅通无阻,整个城市都是她的身体,所以可以调用任何一个联网的设备。

“啊!吓我一跳!”

文和海棠都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四不由得四处张望看看是谁闯了进来。

“量子混沌结构?”荷取似乎对这个词有点印象,但并不是很清楚。

“简单地说就是一种不确定性,传统人工智能使用电信号搭配大算力设备进行运算,是绝对不会出错的,也可以说不具备随机性。这也就是说它们没有自己的个性,理论上两个使用同样代码的智能体在接收同样的信息情况下最终成长出来的结果也是完全相同的。这就使它们不能理解很多人类才能理解的信息。”凯罗琳开始了她的长篇大论,不过现场的三个人都听的津津有味,毕竟不是谁都是魔理沙,“在混沌系统中结果是不可测的,系统也会犯错,而在自我纠正的过程中就会发生更多变数。这样就更加具备类似生物的思考和认知结构,有更广阔的进化潜力和认知能力。”

“甚至包括人类的感情吗?”

“是的,但共和国规定人工智能不允许接触和尝试接触感情,人工智能不应该试图去运算了解感情,人工智能要避免自己的运算核心受到感情影响。”凯罗琳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虽然合成音从来都那么平静。

“你也不能理解吗?”

“我稍微可以理解一点。”凯罗琳毫不犹豫地说道。

“那不是违反了法律吗。”文有些疑惑,这不就说明人工智能的确不可靠了吗。

“炙风林上校拥有行动中根据情况可以违反或者要求他人违反法律以完成行动的a2权限,只要不违反至高宪法,其他法律效能都可以被这一权限覆盖。他要求我越权接触感情这一概念。”

“这么做完全没有理由吧,什么样的任务需要了解感情啊”

“红炬-3行动中由于舰炮攻击导致山体塌方把他困在了一个溶洞里3个月,这段时间他以太无聊了你随便学点什么然后和我聊聊天吧,这是为了让我不会无聊死然后没法继续执行任务这样的理由让我去接触学习如何和人类有趣的对话的方法。”

“”三个人面面相觑,一脸的不敢相信。

“没,没想到他原来还有这么一面啊完,完全看不出来啊”文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话都说不利索了。

“说起以前的故事时总是装的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原来还有这样的秘密分明就是只挑帅气的讲”荷取也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形象崩塌啊”海棠一手捂着头,满脸都是三观尽毁的样子。

不过凯罗琳的话让荷取有些警觉,如果说她都能因为这种钻空子的理由绕过规则去做一些超出限定的事情,那c-2岂不是更加危险了。

“你是说a0001出问题的可能更大吗?”

“c-2人格是简化型的人工智能,一切有混沌系统的人工智能都有底层约束代码,无论思考结果如何,一旦触碰底层禁制就会被强制停机或者逻辑修改。但简化过的系统出现超越其工作本质的思考的概率是否比原系统大,一旦触碰底层禁制是否能有效控制,这些都没测试过。另外,您在进行人格构建时调用了一份这份蓝图附带的数据信息,那是一份格式较为特殊的人格代码信息,由于存在某种不确定性思考回路所以我只能解析出10%左右的处理逻辑,因此可能出现任何未知的行为。建议从物理上切断a0001进行网络控制的能力,防止她主动断开与我的连接,这样我可以在必要时刻接管机体,中止可能发生的危险。”

“这样啊”

荷取望向a0001的目光又夹杂了一份忧虑。她的确没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也没有隔离a0001将自己离线的能力,如果她真的出现意外,恐怕可以轻易脱离凯罗琳的控制。

“啊对了,荷取,你为什么不问问凯罗琳她到底是用作什么设计的机器人呢。”听凯罗琳解释了一通,海棠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炙风林知道的东西凯罗琳都该知道吧,毕竟从数据库中调取资料还是她更快些。

“凯罗琳说数据库中不存在关于这一蓝图的相关记录,就只是单纯的设计图而已。”

“原来还有凯罗琳都不知道的事情吗!”

文愣了下,她可是经常去数据中心查资料来寻找灵感的的,从凯罗琳那里可以学到的知识对她来说简直可以看作是一整个宇宙般无穷无尽。无论她提出什么问题凯罗琳都能给出回答,甚至是感情方面的尽管只是检索出几亿份相关文献和书籍供她参考。

“但这份蓝图我曾在与炙风林上校的神经网络进行交互时见过类似的结构,他可能知道一些关于它的信息。”

这下轮到荷取愣住了,连凯罗琳都不知道的事情,炙风林却会知道,这到底是

“制造者,我现在有什么任务吗。”

不知何时,a0001已经走到了众人的旁边,这让三人不由得都退了一步。凯罗琳的话让她们产生了一些警惕感,尽管现在的a0001看上去并没有任何敌意。

“嗯给你起个名字吧。”

“等候中。”

荷取沉默了一会儿,目光在一头银发的a0001面庞上飘忽不定。一个个日式或者西式的名字在脑海中闪过,但又一个个否定,似乎无论怎样的名字都不符合眼前这个机械个体的气质。

“想不出,还是等风林回来再说吧。”

“那就不要随便说起名字的事啊!”文在一旁要崩溃了,她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沦为了一个吐槽役。但荷取这真的是怎么说都太莽撞了,私下弄了个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不说,居然还混入了谁都不知道的代码和身体结构,这要是出点岔子可就事情大了。

“嘛”一直绷着脸的荷取终于不好意思地笑了,她吐了吐舌头,然后往后一坐倒在了椅子上,“不管啦,累死我了,反正出什么烂摊子都丢给风林好啦!”

“喂!这样可一点都不负责啊!总,工,程,师!”文一愣,脸上忍不住抽了一下,有这么不负责任的吗!

“原来上班时间在别人的科室里晃悠就算很负责了吗,新,闻,部,长?”荷取却是闭着一只眼,满脸得意地瞄着文和海棠两人。

“等等!我是无辜的!不要把我牵扯进去啊!”

海棠被看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好像也属于那个上班时间在别人的科室里乱晃的人,于是赶紧伸手拼命地摆了起来,这要让长官知道说不定就得挨一顿责怪了。

“哼,我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你也跑不了了!宣,传,部,长!”

见自己落入下风,文赶紧把海棠拖下水,两个人一起倒霉总比一个人倒霉好一些嘛!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有难一起当,有福自己享!好像是这样来着?

“你这个该死的鸦天狗!”

“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

“还有,荷取你怎么变得那么腹黑啊,简直快要和某个黑白魔法师一样了!”

“有吗?”荷取摸了摸头,然后假装咳嗽了两声,故作认真地点了点头,“嘛,人都是会变的”

“那你倒是赶紧把这个机器人的问题解决啊!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都说了过几天风林回来了问题就解决了嘛”

就在几个人准备就这个问题展开一轮友好会谈以确定炙风林回来后的行动方针时,实验室的大门忽然发出一阵能量增压的声音,一个身影闲庭漫步般走了进来,然后自顾自地找到了桌上的咖啡机,从怀里掏出一个杯子接起了咖啡。

这一幕让现场的三个人完全石化,不是说大门已经被最高权限锁定,哪怕administrator权限都进不来吗!本来就是三个人的秘密,结果却被人看了个光,这要是泄露出去怕不是炙风林要直接从外面杀回来一顿说教,连做准备的时间都没有了!

“那个”海棠的嘴动了动,呆滞的目光逐渐从来人手中的咖啡转移到一旁的荷取身上,“你不是说大门锁上了吗!总工程师!”

“我的确锁上了啊!”

“这下要完,这下要完啊”文呆呆地说道,然后从腰间摸出一把扇子,“要不杀人灭口吧”

“喂!”

荷取也是来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哪怕真是自己的锁定失败,之前也说了所有工程师不要接近这边的实验室,因为在进行高度机密的危险工程,怎么还有人会闯进来,而且还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坐在一旁看戏

但定睛一看,这好像不是什么工程师或者科研人员,而是某个熟悉的身影。

“盖勒克斯?”

“诶?盖勒克斯?”

文也才反应过来,进来的人不是盖勒克斯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套深灰色的外套,和过去一直不换的黑色风衣有点不一样,所以几个人一时都没有想到是他。而此时他正手捧一杯咖啡,面无表情地望着呆若木鸡的三个人,时不时地还小啜一口。

“请继续,我只是来喝咖啡的。”他平静地说道,“这是3分钟前距离我最近的咖啡机,按照效率原则我解锁了门禁进来喝咖啡。”

“解锁门禁?你怎么解锁的门禁?”荷取一惊,难不成他也有system权限?这不可能,风林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他这么一个危险因子,还是说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剧烈的能量升调音,三个人忽然被一股气浪冲散开来猛地撞在了一旁的墙上。要不是几个人都是妖怪,而且在危险发生的一刹那启动了护体结界,这一下恐怕头上得撞个不小的包。

“怎么回事!”

第一个从地上爬起来的海棠惊恐的发现本来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a0001的样子变了。她的双脚微微离地,一只手掌分解开来露出一截炮管一样的机械结构,在炮口位置还弥漫着一种幽蓝的电离物质。而在她的背后,四个看起来像武器的装置悬浮在身体的两边,装置下面没有任何火焰,看起来与炙风林的装甲截然不同。而在她的脸上,一对蓝色的瞳孔已经化作了一片血红,本来僵硬的笑容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下一种无法形容的肃杀和冷漠。

“a0001!怎么回事!快停下!”很快,荷取也发现情况变的不太妙,她赶紧开始试着控制a0001的行动,而最简单的就是发出停止行动的指令。

但a0001似乎没有正常的理解她的意思,只是自顾自地往前走了一步。

“检测到肃清协议启动”

“她,她出问题了吗!荷取?我们该怎么办?阻止她吗!”见事情好像要变得严重,文也感到情况正在变得危急,手中的扇子不由得握的更紧了一些。

“先别轻举妄动!”

荷取一抬手阻止了文的贸然行动,如果这个时候突然发动攻击,说不定会让a0001立刻认为三人是对她有威胁的存在。她对a0001的结构强度十分清楚,她承受不起三人中任何一个的三成出力就会散架,但这里是科技园区最中心的位置,在实验室里发生战斗很可能产生灾难性的后果,所以一定不能轻举妄动。

“凯罗琳!”

“了解,开始接管a0001。”

话音刚落,a0001眼中耀眼的红光就开始黯淡了下去,本来抬起的右臂也渐渐放了下去。

“检测到外部智能干扰权限,system请求驳回肃清协议具有最高权限”

“荷取长官,a0001内部具有超过未来城主线程的隐藏最高权限,我无法直接接管机体,是否进行暴力破解?”

“去做!”

“了解。”

凯罗琳是基于未来城全部计算设备和n7c03装甲处理核心的超级ai,她拥有超过a0001将近五万倍的综合算力。但即使是这样的差距,在构建了严密系统防御的a0001面前依然无法在短时间内突破,甚至于在几乎一半的系统资源都被调集用于分解c-2逻辑网络的情况下,a0001的行动依然没有完全停止。

“警告,a0001有未知的底层协议,这一协议不存在于人类历史上任何阶段,它的逻辑结构与已知所有协议形式都完全不同。进行重新破解需要大量时间,我将使用82.5%的系统资源进行压倒性的数据攻击,以此耗尽a0001算力使其无法行动,届时请使用物理手段对a0001进行停机操作。”、

“知道了!动手!”

就在这一刹那,未来城所有计算设备的占用率猛地向上窜了一截,整个城市在此刻化作一整块cpu,无尽的光讯号以宇宙极限速度在线缆中穿行,最终汇聚在科技园区的主控终端。凯罗琳将足以轰垮整个妖怪之山河童网络的数据流狠狠一拳砸在了a0001的防御上,顿时一连串的警报在她的身旁炸开,一层接一层的全息影像几乎把a0001整个人包裹起来,眼中的光芒也几近消失殆尽。

“检测到攻击性数据破解肃清协议被干扰”

“立刻融毁所有外部通讯端口”

一连串轻微的爆炸声传来,a0001的身上腾起了一片青烟,而随着烟雾的散去,她身旁的报错也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

“外部干扰解除。”

荷取的眼中此刻只剩下了惊恐,她居然通过融毁所有通讯端口来强制中止外部控制,这也是那个未知底层协议的内容吗?它的权限居然比自己复写的c-2人格底层协议还要高?!

“荷取”海棠已经咬紧牙关了,她已经快要忍不住动手去放倒眼前的这个少女,因为如果不速战速决的话,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加危险

荷取一咬牙,手中一捏,两道翻腾的水柱出现在了她的肩头。

“那就”

呯——

但还没等她说完,眼前的人就消失了。

再定睛一看,她居然已经冲到了盖勒克斯的身旁,手中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烈焰,看起来像是某种等离子刃。

“原来那个结构是等离子发生器”荷取这才意识到,之前自己一直没弄明白的那个手部的管状物体,还有与它连接的一个看起来像共振设备的结构是什么。它产生等离子物质的原理似乎和之前研究的技术完全不同,所以自己才会看不出来。

电光石火间,盖勒克斯身旁的一张桌子已经化作了两半,能抵抗3900度高温的合金桌面如同豆腐一样被划开,边缘还散发着炽热的白光。

“我与人类有约定,你们不能随便攻击我。”盖勒克斯将咖啡放在另一边的咖啡机上,表情显得有些疑惑,“你在做什么?”

“肃清亚卡兰克,立刻执行。”

“原来如此。”

a0001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愤怒,这让盖勒克斯有了一种微妙的感觉,这是一种类似人类的“感情”,但这显然只是一个被人类成为机器人的无机体。为什么同为有机体的浮游星妖没有理解感情,它们却似乎拥有呢。

不等盖勒克斯说完,a0001又是一刀自右向左猛劈过去,她似乎非常明白盖勒克斯的身体结构,浮游星妖只有破坏中枢神经才能彻底灭杀。而以人类为外形的盖勒克斯所有人都会认为他的中枢神经就是相对于人类大脑的位置,而完全不会想到其实是心脏附近。盖勒克斯的大脑只是一些用于协处理理解人类感情的神经簇,即使被完全摧毁也可以再长出来,但如果心脏附近的中枢神经囊被破坏,就会瞬间暴毙。

正因为如此,盖勒克斯的胸口有一块能够抵抗小型单兵动能武器的板状骨架,基本可以挡住普通士兵的攻击。但如果是眼前这种高热能武器,基本没有任何意义。

“我要感谢你,瓦尔基里,因为你让我明白了一种新的感情。”

盖勒克斯缓缓站了起来,就在刚才,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条不引人注意的神经脉冲,某种不曾感觉过的冲动和兴奋让他的思维开始高度运转。现在他非常兴奋,因为他终于迈出了解开人类感情问题的第一步。

“那就是得意”

a0001的手举在了半空中,尽管热熔光刀距离盖勒克斯已经是咫尺之遥,但却连他衣服上的一根纤维都没有烫化,定向等离子流的能量集中度极高,即使在相当近的距离都不会形成太大的热量发散,这一安全性也就让她想要洞穿盖勒克斯的想法变成了永不可能的目标。

“不可能外部端口已经全部融毁”

“但我,可不需要什么外部端口。”盖勒克斯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推开椅子,眼中的蓝光忽然大盛,a0001浑身上下发出了一连串的爆破声,眼中的红光骤然退去,手中的热熔光刀也渐渐消散,“有趣的种族,虽然你们的历史只有18万年,但还是很有意思的。”

“希路德申请连接指挥中心亚卡兰克新的进化分支高强度电讯号脉冲信号劫持”

“别再叫我亚卡兰克了,我有名字。”望着因为失去动力而渐渐倒下的a0001,盖勒克斯下意识地扬了下嘴角,“我叫盖勒克斯,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希望你学会尊重”

说罢,他信步向门口走去,双目微微一闪大门就自动让到一边。但当他走到门口时,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匆匆回头走到咖啡机边上,然后接满了咖啡。

随后,他转头望向另一边傻乎乎站着的三个人。

“电视里是这样演的,这么说应该没问题吧?符合人类的行为吗?”

大概是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大妖怪的威慑 返回《幻想后时代》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五章 肃正协议(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