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肃正协议

文/宇深寒
本章字数:13274 幻想后时代txt下载

 “关于刚才的情况,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见盖勒克斯要走,荷取赶紧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以。”盖勒克斯的表情又恢复到了之前那样雕塑般的冷漠,“刚才我感受到了被人类称之为得意的特殊感觉,这一神经冲动略微影响了我的行为方式,我认为这一发现对感情的理解和研究很有意义,我需要进行研究和分析,所以不要消耗太多时间。”

“很快的,我只想知道几件事。”

荷取赶紧摆摆手,刚才这家伙可是穿透脑电屏蔽环直接用高能电讯号劫持并且融毁了a0001的动力结构的存在,不小心一点可不行。这只是过去了几个月而已,他的成长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现在的他如果没有屏蔽环甚至可以对大妖怪造成实质的伤害,这还只是建立在他只使用脑电劫持和入侵的基础上。

根据炙风林的说法,浮游星妖可以吸收其他物种的基因从而实现再进化。盖勒克斯应该也有这个能力,如果他吞噬了某些妖怪,可能就会获取他们的体魄和力量,这是浮游星妖作为宇宙顶级霸主的基因力量,远超人类在几百年后最尖端的研究。

这可能将是未来城最强大的力量,如果一切顺利,他们也许会培养出整个幻想乡最恐怖的怪物只是这个过程要小心,因为没人知道这是不是养虎为患

盖勒克斯望了望天花板,然后闭上了眼睛。

“我会留一段意识接收和回答你们的问题。”他不假思索地说道,对于他来说一心多用并不是什么难事,反而这才是处理问题时应有的手段,否则效率就太低了。

得到盖勒克斯的承诺,荷取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第一个问题,你的成长速度为什么那么快,居然可以穿透屏蔽环劫持机械电路,在我们看来这太危险了。”

盖勒克斯依然闭着眼睛,他正在思考和分析之前感受到的神经脉冲,荷取的问题被以一个很低的优先级缓慢处理着。但这只是对他而言的缓慢,在外部世界看来,他几乎是瞬间做出了回答。

“屏蔽环坏了,上午九点左右。”

三个人背后都是一凉,尤其是荷取的表情,变得尤为精彩。

原来是坏了吗,怪不得可以发出这么恐怖的电讯号但这也就代表他从上午九点到现在都完全没有约束,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似乎对约定极为遵守,即使是屏蔽环损坏也没有任何其它想法,明明在拥有自由行动权限的情况下可以凭借能力逃离这里,而且基本不会有人能挡得住,果然浮游星妖还是相当单纯的吗。

“你能够劫持机械设备的电讯号,这比普通的脑电波强多了,对你来说控制有机体比控制机械体是不是简单很多?”

“机械的电讯号具有比较高的传导性和规律,更加容易被入侵。浮游星妖在会控制人类之前就可以做到控制人类的战舰。只是当时需要物理接触,现在只需要不离得太远,进行脉冲爆破也可以。”

原来是这样的吗,荷取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盖勒克斯所表现出来的压倒性实力是因为他对机械设备有针对性的攻击能力,再加上屏蔽环被破坏,所以才会显得那么强大。

虽然不排除他是故意隐瞒事实来降低自己的威胁程度,但现阶段的他应该还没有隐藏和欺骗的逻辑,而什么时候他有了,也就等于他理解了人类所拥有的精神意志。

“还有一个问题,你刚才好像认识她?”

这也是荷取最关心的问题,a0001是自己刚刚制造出来的机器,盖勒克斯没理由知道一丝一毫关于她的信息,但刚才双方的表现就像认识了几百年一样。盖勒克斯还将对方称为“瓦尔基里”,那不是北欧神话里女武神的意思吗?难道这是人类历史上某种对策型战斗机器人?

“瓦尔基里是银河系中一个被人类命名为hc8023的恒星系统上,一个小型文明建造的战斗机械的代号。”盖勒克斯似乎略加思索了一下,“该种文明外貌高度接近人类,基因上也比较相似,大约存在于人类进化出来前一千六百万年前左右。”

“诶?!”

这下三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呼,一千六百万年前,那是何等遥远的过去。而更加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浩淼银河的彼岸居然有着和人类如此接近的文明,这也是一种巧合吗?

“瓦尔基里这个名字是人类的科学家对他们的遗迹进行发掘和研究后给出的代号,因为他们有一些尚存的电子数据记录中某些机体的发音比较接近人类北欧神话中女武神的名字。”

“那你们又是怎么知道人类的研究结果的,连数据库里都没有。”荷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盖勒克斯,他不是一个浮游星妖吗,即使浮游星妖的记忆会传承,但这些他们本来就不该知道啊。

“我们对任何文明的同化都不是单纯的肃灭,我们会尽可能的吸收这个文明所有的历史和文化,让我们可以传承他们的基因和历史。在与人类的战争中,我们吸收了很多偏远地区研究所的信息,其中就包括hc8023-2上所有的研究数据。从前段时间我对你们数据库的分析来看,这里面部分信息属于高度机密,甚至没有放在数据库中,原因不明,可能要等那个人回来才知道。”

那个人显然指的就是炙风林了,凯罗琳也说炙风林似乎有对这张蓝图的记忆,这么说他可能真的知道些什么。

三个人都若有所思,而盖勒克斯也静静的等待着下一个问题。

“但这顶多是你知道她啊,为什么她会知道你”

一直闭目养神的盖勒克斯听到这句话,忽然睁开了眼。

“一千六百万年前,我们的一个分支来过银河系,一共同化了146个文明及相应的物种,其中就包括hc8023-2上的文明。”

“啊”

“这么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感觉咯”

“仇恨也是一种有趣的感情。”盖勒克斯点了点头,尽管他完全感觉不到,但看上去很有意思,“这个文明只控制了所在恒星系统的三颗行星,我们只用了一个小型集群就击溃了行星防御力量。不过正是因为他们太过弱小,分支集群的主要进攻方向是6000光年外的一个控制了400光年疆域的大型文明,只在这边留下了很少的作战个体。所以他们坚持了将近60年才被彻底击溃。这期间,他们研究出了一种机械作战个体瓦尔基里,具有较高的单兵对抗能力。其最强型号布伦希尔德约等于5个人类中型基因士兵的战斗力。”

“相当于5个风林吗”

“单论性能来说,布伦希尔德的火力比人类单兵更强,在对我们的个体的杀伤上具有更强的作战效能,但她们并没有人类超级士兵使用的高强度材料装甲,因此防御力较为普通,无法阻挡一发等离子投射近距离爆炸。”

换句话说就是风林穿上装甲后正面抗下一发等离子重炮都没什么大问题吗荷取不禁听的冷汗直流,人类实在是太恐怖了

“按照人类的分类,这个机械个体的型号应该是希露德,属于一种比较普及的量产型号。而布伦希尔德之类的高级型号可能由于设计图流失所以没法还原蓝图。hc8023-2文明将对我们的仇恨和某种攻击协议作为瓦尔基里最基础的行为准则,人类可能将一些遗留下的数据还原了,所以她才会对我发动攻击。”

盖勒克斯低头望向倒在地上的a0001,冷漠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戏谑。

“在hc8023恒星系统战争结束后没多久,我们就已经进化出了对机械个体的针对性手段,但可惜的是他们甚至撑不到我们使用这种新的能力就已经覆灭了。”

几个人都沉默着,没有说话。盖勒克斯平静地叙述着一千六百万年前一整个文明从辉煌走向灭亡的历史,这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值得过度思考的事情。物竞天择是从细胞到宇宙尺度的规则,弱小就会被毁灭,胜者才能成王。

但对在这个幻想乡里成长起来的三人来说,这是她们想都不敢想,也永远不愿意去想的事情。一个文明几十亿的生灵和千万个物种在几十年间化作灰烬,而这对眼前的那个人来说只是一段尚有记忆的历史。在强者的眼中弱者终究只能成为垫脚石吗,安逸的幻想乡,甚至地球乃至整个太阳系,只是这腥风血雨的宇宙中暂时宁静的一角吗。

“太过分了。”文小声地说着。

她不是没听过炙风林所讲述的那些关于未来的战争或者毁灭性武器的故事,但她从这些故事中听出的是一种无奈。文明的前进总会带来冲突,也会存在灾难和一些可怕的事情。但这样平淡的讲述一个文明的毁灭,不抱有任何的敬畏和歉意,这样的事情如果才是宇宙真正的面目,那这样的未来

“文?”感觉到文的不对劲,海棠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

“这太过分了!”她终于喊了出来,她不会承认这样的事情,这只是眼前那个毫无人性的怪物自己才有的世界观,这个宇宙怎么会是那样!明明这个世界可以这么的平静,和平的生活有什么错误吗,为什么非要有人去破坏这一切!

“过分?”

盖勒克斯的目光缓缓从天花板转到文的身上,嘴里慢慢吐出两个字。

“这难道不过分吗!你们随意的屠杀整个宇宙的所有物种,只为了自己所谓的终极目标,你们问过别人愿不愿意被你们同化了吗!什么弱肉强食,什么物竞天择,这样的说辞只是借口而已!”

盖勒克斯望着她,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

“你会在乎被你踩死的蚂蚁吗?”

“这根本不是一个概念的东西!那些不是蚂蚁,那些都是人,都是可以说话会哭会笑的人,只有你们这些怪物才不懂什么叫痛苦!”

“是谁赋予了蚂蚁只是蚂蚁的定义?”他平静地问道,“你认为蚂蚁只是蚂蚁,所以蚂蚁随便杀死也没不需要在意,你认为人是人,所以人受到伤害就必须指责。”

“你”

“谁赋予了人类去定义其他物种的权利?”盖勒克斯的瞳孔中微微透着一丝蓝光。

“但,但这就是不一样!”文咬着牙,这是诡辩,一切当然得有个标准,只是,只是这个标准不是蚂蚁去定

“在宇宙中,弱小的文明在强大的文明面前就是蚂蚁,力量决定了这个宇宙的格局,一个无力撼动你脚步的物种换多少种外形和名字都不会改变命运,除非强者感受到了弱者的价值。”盖勒克斯心中那股冲动越来越强,神经也越来越兴奋。

这就是感情吗,这让他开始感到热血沸腾的冲动,超越了神经运转本质的本能,就是人类的力量吗?

“我们在宇宙中游荡的几十亿年间,同化的文明不计其数,但我们所可以发现和吸收到的信息告诉我们,有超过这三倍数量文明在他们互相之间的战争中彻底覆灭。我们为了寻找宇宙的终极而行动,绝大部分的文明则只是为了自身的扩张和对资源的追逐,我们会留下所同化文明的所有历史和文化,而他们会将败者彻底毁灭,几乎连痕迹都不会留下。”盖勒克斯的喉咙中发出了一丝不协调的杂音,那是冷笑,“无法产生利益的弱者被彻底的毁灭,可以互相利用的对手结成所谓盟友,强于自己的力量则想尽办法超越,这不就是宇宙吗。”

“不,不是这样的!”文开始惊慌失措,她感觉到自己建立了千年的价值观开始崩塌,眼前的这个家伙正在将颠覆自己长久以来世界观的真相灌输给自己,让她几乎开始动摇起来。

“这几个月里我稍微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的信息。在五百年以前,人类和妖怪就处于两大集团的连年冲突中,更早的时候妖怪之间也是战乱不断。将人类视为弱者的妖怪不停的压缩人类的生存空间,几乎将他们毁灭殆尽,直到人类具有反抗的力量之后才开始转为对恃。所以你应该明白,带来和平的并不是强者的怜悯,而是双方都有让对方忌惮的力量。只要这个平衡一被打破,整个局势就会陷入崩溃,从而引发在你看来灭绝人性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

没错,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幻想乡曾经也不过是个地狱般的世界,几大妖怪集团和人类互相之间杀戮和对抗,每天都有在战斗中失去生命的人。是贤者的干涉让人类有了制衡妖怪的力量,这一切才开始渐渐改变。在从对抗转为对峙的漫长时间里,想要将对方彻底毁灭的声音依然不绝于耳。直到博丽大结界的建立,双方的敌对状态才算彻底结束,而在那之后的几百年间幻想乡终于开始变得和平,以至于快要忘却了当初的疯狂。

只有双方发现谁都不能从战争的泥潭中全身而退时才能带来真正的和平吗,如果是压倒性的差距,就一定会变成血腥的压迫和毁灭吗。

“为什么会是这样”

没错,哪怕是今天,幻想乡依然是强者说了算的地方,没有对弱者无止境的压迫只是因为他们并不能从中获取多少利益。和平下涌动着的暗流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延绵了百年的和平,而且随着战争的迫近,这已经岌岌可危的秩序也终将分崩离析,迎来久违的混沌时代。

所以为什么,难道这是注定的吗?

“这也是我们穷极数十亿年想去弄明白的问题。”

盖勒克斯缓缓闭上了眼睛,再度陷入沉默。

下午的时候,荷取终于修好了a0001。盖勒克斯的脉冲爆破对电子设备的破坏力之大超乎她的想象,看来是应该担心他是不是有可能可以直接破坏未来城的各种电器设备了。a0001的几条动力管线被旁边强行短接的能量回路融毁,但又烧的不彻底,让能量可以缓慢通过,使得a0001在可以接收外部信息的情况下又什么都做不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那家伙有意为之,如果是后者那他可真的有点可怕了,腹黑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不过他还没有控制这样感情的能力吧,虽然露出了冷笑这样让人后背一凉的表情,还口口声声说感觉到了得意什么的,但应该只是初步感受到了情绪的存在。看来给他看那些电视剧和电影还真是有用的,在模仿人类行为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产生了特别的意识和思想。

按照盖勒克斯的说法,a0001并不是人类设计的机械单元,而是某个被称为hc8023的恒星系统中第二颗行星上文明的产物,所以拥有一些比较特殊的技术。比如反重力引擎,人类在太空技术已经相当发达的未来才将反重力技术实现成本压制和小型化,而这个文明在没有踏出行星系的情况下就已经做到了。

尽管这一设计的有效载荷很低,所以仅能让a0001离地,想要快速爬升还是需要喷射引擎,但依然具有参考价值。因为人类自己的反重力引擎属于相当先进的技术,尤其是超小型反重力引擎,数据库里只有一个原始型号,更先进的技术可能因为保密原因没有记录进去。

另一方面,这种新思路的小型化等离子热熔刀给了荷取极大的灵感。它利用对等离子流的感应,在接触到物体的瞬间才会提高功率,这样在平时就不会过度消耗能量,而在砍杀时则将能量集中到足以产生超过8000度的高温的等离子束流,只要瞬间就可以劈开现存的大部分物质。即使是炙风林的装甲也只能有效抵御7500度的瞬间温度,超过这个温度虽然外层色原子拼接材料不会轻易损坏,但里面的结构会迅速焚毁,如果长期保持这个温度,制冷系统也无法保护内部的人员。虽然如果开启了护盾,等离子体会被护盾的能量场击散或者撞在磁场上无法前进,依然可以有效防御。

但这也就是说这一刀下去足以对不使用护盾的28世纪尖端单兵装甲造成有效破坏,可以说是相当恐怖的攻击性武器了。

人类拥有的同类型的等离子小型化技术目前还没有技术制造,虽然安全性和能耗优化更高,而且形成速度更快,没有几秒钟的预热时间,但目前来说是没法考虑的选择。

这样一来,制造一把带有等离子刃模式的近战武器也就有可能了,如果可以的话换掉炙风林手里那把斩镜,可以让他的近战能力得到很大提高。

不过a0001本身的话,由于是量产型号本来就是炮灰型机体,再加上荷取通过降低材料强度和制造工艺来使现在的技术可以还原蓝图设计,她的抗打击能力实在很差。基本可以说任何一个中等强度的妖怪都能够对她在一击之内造成重大破坏,只是一成力和十成力的区别。毕竟连布伦希尔德面对重火力打击都没能表现出多强的防御力,就不要说希露德了。

这样制造出来还是只能算炮灰机体啊,而且以未来城的能力现在又不可能实现量产,对接下来的战争帮助似乎并不大。

不过强火力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作为进攻性个体,在有人牵制敌人吸引火力的时候进行快速打击,避免和敌人正面冲突,好像也不是不行

荷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敲下了结束的按钮。维修仓喷出一阵白气,缓缓打开了隔离罩,a0001的身体被托架推了出来,斜躺着停在了距离她半米远的地方。

“凯罗琳,将底层协议写在硬件层,并且禁止抹除。”荷取哼了一声,她就不信了,看它一个系统层的肃清协议和瓦尔基里人格怎么越过硬件的限制,只要一触碰到这个禁制,直接从物理性质上断开操作能力,哪怕有通天的能力它也没可能再超越禁制的权限。

“明白,正在对所有控制芯片及逻辑处理单元写入,并设置操作锁。”

这么一来,所有底层禁制都会变成只读的,照理来说这应该重新制造芯片提前将禁制写在里面,这样是绝对不可能修改的。但那样太麻烦了,很多芯片制造起来需要花不少时间。现在这样设计a0001已经不可能自己解开了,哪怕是凯罗琳自己去解也要很长时间,基本杜绝了二次操作。

“底层协议已全部写入完毕,操作锁死完毕。”

“重启c-2人格。”荷取咽了一口口水,她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想要把问题弄清楚,这一步是必须迈出去的。

随着能量流动的声音,a0001眼中再度浮现出蓝色的微光,只是身体一动不动。

“身份确认,制造者河城荷取。”

过了半晌,也许是经过了某些检索和线程启动,她终于再度发出了声音。

“a0001,现在起赋予代号希露德。”

“了解,本机代号现在起即为希露德。”

听到这个名字,希露德没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反应,只是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应答了一遍。

“瓦尔基里人格只在检测到浮游星妖的时候才会启用吗。”

荷取静静地思考着,瓦尔基里和c-2的人格似乎并没有很好的融合在一起,而是独立的两部分。

“有什么办法可以实现逻辑统一吗,重编?没有那样的技术”

具有量子混沌结构的思考模型具有高度的自由性和不确定性,也许就像普通人那样能靠心理治疗来统一人格?毕竟这看起来有点像精神分裂。

不过给机器人心理治疗什么的,也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未免也太奇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词忽然划过了她的脑海,那是一个瓦尔基里们独有的词,这个词会不会让希露德发生一些反应呢?

望着一脸平静的希露德,荷取犹豫了再三,在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后还是说出了那个词。

“亚卡兰克。”

希露德的眼睛眨了眨,但没有其它反应。

“没用吗”

“亚卡兰克是一种宇宙游猎生物,在5423年入侵塔洛星系,5485年造成塔洛文明毁灭。塔洛星系的其他定义疑似为hc8023,亚卡兰克类似的定义是浮游星妖。”像是想起了什么,希露德忽然开口说了一段话。

“塔洛星系?”

荷取知道人类给那种偏远的星系一般都是用代号,不会特地起一个名字,这很显然不是数据库中自带的信息。那也就是说,c-2人格可以从瓦尔基里的人格数据中读取信息?毕竟两者用着同样的硬件载体。

但这就代表塔洛人是真的把历史写进了作战机械的人格记忆中,不然在没有外部数据库的情况下怎么还会记着那么多东西。

毕竟是毁灭文明的仇恨,他们是想这些机器人可以继承自己的意志为他们复仇吗。

虽然可敬,但也很可悲。

荷取摇了摇头,面对没有胜算可能的碾压性强大的敌人时,选择其他道路或许也是必须的。如果塔洛人可以把花在这些机器人上的资源和心思用于深入地下的避难所,或许浮游星妖会漏下一些幸存者。

“直到塔洛人全都不存在了之后,瓦尔基里还在战斗吗?”

“战争期间艾斯星全球生产瓦尔基里战斗机体263万余具,战争结束后余有1万3千具。亚卡兰克撤离塔洛星系后417年,有记录的最后一个瓦尔基里希露德型机体向中枢网络上传数据,记录中断。”

263万?!

荷取惊到说不出话,她很明白这对于一个只控制着三颗行星的前太空文明代表着什么,这代表他们耗尽了整个文明的生产力和资源来制造这些战争机器,只为与浮游星妖能有一战的机会。这期间他们必然停止了所有其他类型工业产品和武器的生产,可以说将全文明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种新式的武器上。

她也可以想到后面都发生了什么,所有工厂都转型制造瓦尔基里的元件,作为战斗机械的她们也完全不知道如何恢复生产和工业体系,失去了完整制造业的战斗个体根本不可能重建这个文明,她们只能在漫长的时间中等着自己逐渐生锈、老化、最终化作一摊废铁。

然后在一千六百万年的时间中化作虚无,直到被人类重新发掘出来。

最后一个希露德型瓦尔基里上传了她的全部数据,其中包含了从第一个瓦尔基里被建造直到文明最后一刻的所有记录,而这份记录就是那个只能被凯罗琳分析出10%的人格数据。

数据可以复制,但文明已经永逝。荷取忽然觉得眼前的人不只是一个普通机器人,而是背负了整个塔洛文明灵魂的载体,这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尽管如此,荷取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在真正的希露德还没有苏醒之前,让c-2把那个困扰了她半天的谜团解开。

“塔洛文明留下的最后底层协议是什么?”

希露德的目光微微一动,片刻之后再度落在了荷取的身上。

“肃正协议:”

“一,消灭并摧毁一切亚卡兰克的个体。”

“二,消灭并摧毁一切被亚卡兰克污染的机械设备及生物。”

“三,本协议具有最高权限,在本协议生效期间任何其他指令均不接受。”

“四,不得伤害任何一个人类,除非他符合第二条判定准则。”

“五,战斗时如果没有任务,遇到无战胜的情况可以临时撤离。”

“六,不能向任何人类的避难所或者聚居地撤退,以防将亚卡兰克引来。”

“七。”

希露德的声音顿了一下,不知何时她的双目已经彻底变成红色,依然冷漠的脸上带着某种不易察觉的神情。

“消灭和摧毁任何干涉协议运转的存在。”

“包括制造者。”

她缓缓地补充了一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四章 A0001 返回《幻想后时代》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六章 塔洛黄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