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发

文/夜深该睡
本章字数:5213 [快穿]虐白莲系统txt下载

周期揪着眉头咬了一口肉,系统透露只言片语,任务变化,虐白莲,约摸是特定的任务才能找上他们。这一次虐的就是贾懋那朵黑心白莲。

周期看完记忆后不禁为贾懋清奇的脑洞点了个赞。自家委托人真是无比可悲,就凭贾懋如此奇葩的世界观,可以说,他对英家人从未有过恨之余的感情。

可是英岳嘉,却是真心爱着那个笑眼弯弯的贾懋。因为深爱,所以舍不得亲手报复,更因为深爱,所以决不能原谅。爱恨交加之下,才会选择让别人借由他的身体,毁了这抹昔日的明月光。

周期捏了捏自己的喉咙,又展开自己的手掌看了看。

十指有扭曲的痕迹,骨节粗胀,弯曲的时候会有钻心的疼痛,黑而瘦,但幸好看起来并无大碍。只是这声音确实是沙哑难听。

果然是高收益高风险,可是想想前面几个世界获得的那些少得可怜的积分,想到这里,周期摸了摸脑袋,浓密的黑发间青草微弯,周期直接用意念跟系统对话,“系统,这个世界的基础积分是多少?”

【五十万,如果达到委托人目标,委托人还另有能量值奖励。】

果然比上个世界的十万高了一倍不止,周期算了算账,显然在这里划算得多,毕竟如果是走剧情,不但要胎穿以适应世界进程,所消耗的时间跟得到的能量值完全没法成正比。周期唯一的愿望就是赶紧获得一亿能量值,修补灵魂,找回真正的自己。这种情况下,这样的委托任务对周期来说很有利,周期很满意。

“这些伤能好吗?”

【只要宿主花费一千点能量值,系统将自行对身体进行修复,并且各方面属性也会相应增加以适合宿主灵魂。】

一千点吗?相对五十万来说并不多,可是周期攒到现在也不过一百来万点,离一亿遥遥无期,花费一点都肉痛。

“我先想想吧。”

系统嘀嘀咕咕,【那么酷霸狂炫拽的系统,却要被派去虐那些可怜兮兮风吹吹就倒的白莲花,还是黑心的。】

“贾懋这些奇特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那时候英家也不富裕,他母亲治病要好几十万呢,无钱可借怎么就是英家欠他的了?”周期为奇葩所深深折服。

【啊?宿主这个问题需要产生新的算法,根据算数死星人定律……】

周期满头黑线,拿出根竹签往脑袋上一戳,戳在某“酷霸狂炫拽”身上……

周期面无表情以慢条斯理却绝对是风卷残云的速度消耗掉面前的烤肉。一边细细琢磨,英岳嘉已经是被打进了尘埃,贾懋现在占尽上风。这一次任务不算简单,他继续翻了翻脑海里的记忆。

到了后来,英岳嘉显然已经很颓废了,但是幸好他还关注着贾懋——不,应该说是韦冽才对。

韦冽名利双收,俨然成为华语乐坛新星第一人,在年轻人中有不少名气,甚至在妇人中也有拥趸。相对来说,英岳嘉如今的名声实在是不堪了些。

周期扯着嘴角微微一笑,正要如此,这任务完成才有意思。前几个世界日复一日走剧情,几乎全是按照系统颁布的流程走。而如今既然没有剧本,是不是说明只要他达到目的,中间的过程其实是可以不必在乎的?

周期心情顿然放松,嘴角噙着一抹笑意,抬头就看见小老板殷殷切切地望着他,“您……您咋地哭啦?”

……

周期看着手忙脚乱的老板又端上一大盘肉,觉得这老板长相忒亲切就像他们军营里的伙夫。

倍感亲切的周期更不能让人看不起他,也不能让人怀疑老板的手艺,他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水继续埋头猛吃,把盘子摞了厚厚的一摞。

可他忘了这具身体毕竟不比从前……

只是不知为何,旁边不断传来惊叹声,不时传来“咔擦”声,亮出与日光不同的白光。

周期觉得这些情景都有些熟悉,像是在哪个小世界里经历过一样。可是健忘的周期硬是没能想起来。

最后,周期终于放下盘子,就在刚刚抬头的一刻就被老板逮着也咔嚓了一声,新疆老板脸上含着笑意,温柔地编辑出一段文字,三下五除二就连同相片一起传到了朋友圈里。

“那些年,我们一起遇到过的饭桶”

周期淡淡地瞥向周围的人,身为音乐天才,英岳嘉这具身体也能算得上耳目灵敏,就听到嘀嘀咕咕声。

“真帅,看起来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颜狗滚开,看到一帅哥你就说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躲在黑发里的系统抖了抖,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英岳嘉容貌清俊,哪怕生活绝望困顿,但不得不说,还是给他留了张好皮子的。现在看起来,他只是个看起来忧郁颓废的青年,这种美实际上是很吃香的。

周期情商低又不是智商低,自然也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不久前还是大将军的他表示,要靠卖脸什么的,真是太喜闻乐见了……

周期端着脸想要从座位上起身,然后哐当一声,重重砸回了板凳上,这肚子……坠得好像有些不妙啊!

思考着人生大事的周期觉得捂着肚子坐回去实在是有辱斯文,果然太给面子的同时就是这具弱鸡一般的身子不给面子。周期觉得腹中一股暖流缓缓升起,而后就是清盈之气沿着筋脉肺腑缓缓而上,所过之处皆带来一种颤栗一般的快感。于是周期重重地收了收腹,慢吞吞地——打了一个嗝。

周期用一种慈和的眼神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老板,只是这“慈和”在俊美的脸上硬是被他弄成了冷煞,老板吞了吞口水,继续捡起竹签一根根数着。

新疆小哥擦了擦脸上的汗,“你好,一共七百七十九,给您点优惠,抹去零头,你给七百七就好。”

果然,那帅哥皱了皱眉头,小哥敏感地拿起身边的簸箕,警惕地看着他。

周期看见他的小动作,也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银两?”

啥玩意?小哥深深地怀疑自己的汉语水平依旧不够。

“银两还是铜板?”周期觉得,要是这店家敢说是银两,就说明这是一家黑店,即使是跟那个火头军长得像,也绝不能姑息!

小哥这下子听懂了,鼓着眼睛,“元!我可是正经人家做生意,不带开玩笑的,人民币,七百七十块人民币!帅哥,你也得看看你吃了多少羊肉串,我这四块钱一串肉,肉是上好的,蒙古来的羊肉牛肉,已经给你少了好多的,不能少的……”

周期不知道的是,网上已经开始流传出一组照片,下面的配文全都是“哭瞎,帅哥普通烧烤一人吃掉七百七,养不起!”“此人吃自助,逢店必倒!”……甚至还有一个视频,于是在悄无声息间,周期莫名其妙地成为了网上的“大胃哥”。

网民们表示,瘦瘦的大胃王看起来……简直不能更萌啦!

周期惯性地往胸前一摸,没有衣襟,更加没有银两,只有那件洗得发白的,柔软的干净的t裇。他这才慢吞吞地反应过来,自己早已不是那个深受爱戴的梁国小将军,只是小世界的一个普通人物,还有一个脑洞奇葩的对手。这里的通用钱似乎跟银票很像,只不过在上面印着一模一样的秃脑袋。

周期难得有些惆怅,这难得的惆怅也被新疆小哥打断了。

“先生,您看,我们这也是小本生意。”

很不巧,这是他新换的衣服,他下来的时候腹饿太匆忙,根本就没有接受记忆的意识,更何况——带钱。

周期惆怅了,身为一个爱兵如子的好将军,白吃白喝这种事肯定是干不出来的。

他实诚地看着小哥的眼睛,“先赊着,等本……我找到钱了就给你,可否?”

小哥哭丧着脸看着他,无可奈何地让开了点。周期正以为有门,下一刻就懵了。

跟小哥一起在炉子边忙活着的年轻女子端着个碗碟拿了根筷子就在那边哭嚎,“哪有这个道理啊,吃饭不给钱啊,可怜我们这些小本生意人啊……”

周期瞪大眼睛,看着围过来的路人指指点点,蓦然间觉得——万念俱灰。

“长得帅也不能赖账啊。”

周期胀红了脸,艰难道:“不是这样的,本……我不是赖账的人,就忘带钱了。”

周期觉得神威大将军的颜面就在此刻丢尽了,偏偏这羞囧硬是没能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反映出半分。

就在这难堪档口,突然传来天籁之声,“你看你这记性,老是忘带钱包就跑下楼吃饭,别人要说你吃霸王餐!”

周期抬眼去看,正好看到一个花花绿绿的黄毛一脸痞气,甩着个黑色皮包慢慢晃了过来,“他吃多少钱了?我给。”

周期出了那人堆,立时拱着手,“多谢兄台,这银钱改日就还。”

嘴里塞着根牙签的年轻人懒洋洋笑了一声,“你小子喝酒喝傻了脑袋?”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发 返回《[快穿]虐白莲系统》目录 下一章:第一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