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发

文/夜深该睡
本章字数:5972 [快穿]虐白莲系统txt下载

周期眯起眼睛细细打量这个在他面前嬉皮笑脸的年轻人,此人长相略熟悉,不像个完全的路人甲。生性脸盲的周期快速地翻了翻脑海里的记忆,发现这个人应该是英岳嘉落魄以后唯一剩下的朋友——胡鹏。

说来可笑,当年音乐天才的身边有无数朋友,英岳嘉称为“君子之交”。无一不是出色人物,只有这个胡鹏,他偶然认识的混混例外。可是到了他落魄后,反倒是这个他昔日觉得太粗鄙的混混不管贾懋的威胁陪在他身边。

不过贾懋也觉得这人没多大出息,后来便也不再为难他了。

胡鹏吊着眉看他,吐了一口气,“你小子这是几天没吃饭了?烧烤就吃了七百多,最后的一点钱也被你刮走了,打电话还不接!”

周期深知多说易错,只笑笑不说话。

胡鹏觉得英岳嘉突然变得很奇怪,这种从容的态度已经很难从那个困境当中的英岳嘉身上看出来了,而现在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换句话说,复活过来了。

虽然奇怪,但是还是心疼自己毛爷爷的心情更多,看到周期就气不打一出来,“这些钱你都要连本带利地还给我!”

周期点头应是,胡鹏转了转眼珠子,“上次我跟你说的挣钱机会你去不去?”

“什么?”

胡鹏笑得不怀好意,“现在老子是你债主,老子说啥你就得听啥!跟我走!”

刚刚说完他就直接把周期拉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破破烂烂的摩托,带上头盔,“坐稳了!”

周期下意识抱住胡鹏的腰,被风吹得睁不开眼,这速度堪比他的“雪风”。周期咋舌,他的“雪风”可是万里挑一的良驹!

胡鹏在前面嘿嘿地笑,“你这小子拾掇出来人模人样的。贾懋瞎了眼才不要你跟那个富二代在一起……”

周期淡淡地眯了眯眼,“不要多话。”

事实上胡鹏刚把“贾懋”这祸水玩意的名字就后悔不已,他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周期若有所思,胡鹏口中的富二代,英岳嘉自己也有印象,就是贾懋的靠山,也是贾懋所在演艺公司总经理的弟弟。正是因为这个人做后盾,所以贾懋才敢肆无忌惮对付英岳嘉。

胡鹏要带他去的地方离这里并不是很远。

胡鹏带他来的地方叫做“横港影视城”。

周期看着眼前空出来的好大一块地方,来来往往很多人,胡鹏过去跟个戴墨镜的大汉说话。那大汉不耐烦地看了胡鹏一眼又看看周期,点了点头,“快点去”。接着胡鹏就到一个棚子外面排队。

周期看着胡鹏拿来的那两套粗制滥造的盔甲,用手掂了掂,结果发现那根本就是烂木头做的,只是在上面刷了一层漆。“这是要干什么?”

“做群演哪,诶,你可说过要听老子安排的,这一次绝对不能临阵脱逃,我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机会,干活轻松工资也不错。你现在又不是什么大少爷,还怕丢脸?”

周期听胡鹏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脸色有些难看,他有英岳嘉的记忆,自然知道——这群演不是戏子?还有那贾懋不就是个唱小曲儿的嘛?

戏子在大梁是下九流的人物,在这里却受到无数人的追捧。高冷男神表示,他搞不明白……

最后胡鹏还是成功地说服了他,真相只有一个——胡鹏告诉他现在他俩连吃饭的钱也没有了……

万万皆可忍,唯独饿死鬼不能做!

俩人的角色都是炮灰,据胡鹏所说,这部电影叫做《无穷》,是部大制作。不过他俩的任务跟大制作无关,因为他们扮演的角色大部分都是以尸体的形态躺在那个巨型古代广场的。

周期被胡鹏揪着换好了衣服,他们要扮演的是法场的侍卫队兵士,现在要处斩的是男主,接着女主会带领一干兄弟来劫法场,而周期他们只要被女主的飞镖“射死”,表现出女主的武功高强就好了。

基本上不露脸,但是因为是“大制作”,群演的工资也不错,许多人争破了头,所以说有时候胡鹏的运气还算是不错。这一次他倒是想带着周期一起挣钱,不过一直情愿去小饭馆打工也不想再接触跟演艺圈有关东西的周期会答应,他也想不到。

“各就各位,预备开始!”拿着打板的男人挥了挥手。

“无穷”的导演谭小宝算是新锐,他有些自得地看着好不容易被他拉来的好友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交叉着两条大长腿腿站着的男子高大俊美,看起来至少有一米九,跟模特一般近乎完美的身材很有冲击力,眼窝深陷,蝶翼般的睫毛使他看起来像个混血儿。

他身边男男女女有意无意地靠近那片区域,男子像是毫无所觉,只是认真地在那——咬着根棒棒糖,一只手有些无聊地拨弄着头发,谭小宝觉得他下一刻就有可能给自己扎上根辫子,还是冲天的!

谭小宝美滋滋的:“张老师没能做到的,我以后会帮他做到!”

男子眼风扫过谭小宝,突然“哈哈哈”纵声大笑起来。谭小宝无辜地看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男子看着谭小宝笑声变得更大了,这一次笑得不住咳嗽差点喘不过气来……

谭小宝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跟即将出场的女主角又讲了一次戏份,然后指定好站位,认真地盯着摄像机。

有个笑点低的好友你伤不起~

场务不耐烦地给群演大概分配角色讲新戏的时候,周期正神游天外并没有听进去……

如今他睁大眼睛看着那个监斩官表演了一会,然后女主带领兄弟们出现直接动手劫法场,还要不断劝说那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男主。

主角的衬托下他们这些炮灰自然弱得像个豆腐渣,周期混在侍卫队里看着那些士兵死得千奇百怪,胡鹏的死法是最浮夸的,女主射了他一镖没死,倒在地上结果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一块小石头,“摔死”了……

做戏子就要有戏子的本分,周期很恼火,一个神威大将军在这些拿剑随意比划都会把裤腰带给砍断的“主角”手上丧命当真是有辱身份!

反正那人说只要他们死了就好,周期决定,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光彩一些!

这个时候女主已经靠近了刑台正准备把绳子砍断,周期却实在被这些人假模假式的表演弄得受不了了!

他曾经也看过很多场戏,可那种武打戏里面无论男女,戏子其实都是有真功夫的人,而不是这些在背后吊根绳子都偶尔会惊恐得大喊大叫的“戏子”。

周期决定让这些人见识一下什么是真功夫!什么才是真表演!

此时为了表现迫人的气氛,铡刀的绳子已经被刽子手临死前放下,男主一直坚持着不肯离去,女主咬着牙死死拉着那根绳子,却无法阻止她的身体被拖动,铡刀离男主的脖子越来越近。

周期抄起手里的“武器”扬手射了出去,直接穿过晃荡的绳子拖着女主的身体钉在那根柱子上,铡刀也被拉了上去……

因为前几条都没有ng的心情很好的谭小宝在摄像机后面愣住了,他眨了眨迷茫的眼睛,看着自己身边那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关烽,我安排了这样的戏份吗?”

……

他满头黑线地看着关烽笑倒在摄像机前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

突然他的笑声戛然而止,整个人又被呛住了,眼睛霎时间睁大……

周期把女主手上飞镖全部拿了过来,随意一扬,飞镖倒飞过去,看似杂乱却有迹可循,柄部正好戳在那一群瞠目结舌的“兄弟”身上,那几个人顿时动弹不得。

周期满意的拉拉嘴角,看起来冷冽无比,他负着手淡淡道:“看到没有!什么才是真功夫!”

女主角苏倩倩拉着声音愣再那里,男主也直着脖子张大嘴巴看着面无表情的周期。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来他是要死的,不死就没钱拿。

可现在那些呆头鹅没一个要杀他的意识,周期皱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于是他根据前面几个人的台词琢磨剧情,大喝一声:“有昏君如此,家国不宁。”转头认真对男主角说,“你这是愚忠,使不得的,千万要好好活下去!”

然后他顺手就从地上捡起一把道具剑,割了一下脖子,晃晃悠悠颤颤巍巍睁大眼珠子爆着青筋缓缓倒了下去……

……

整个剧组鸦雀无声,包括那些更低级的作为看热闹百姓的群演,都被剧情的神展开给弄迷糊了。

接着就是一阵抑扬顿挫珠落玉盘一般的——笑声……

谭小宝在笑声的刺激下总算回过神来,他艰难地从摄像机前扭过头去,看见关烽捂着肚子笑仿佛下一刻就要坐到地上去一样,“哈哈哈……”

谭小宝觉得凭他的尿性笑到满地打滚也是很有可能的。

“你在干什么?”

刚刚那个戴墨镜的大汉怒气冲冲地小跑过来,“你会不会演戏啊?这么多人,好好的一幕戏就被你给毁了。”

“死了”的胡鹏也一骨碌爬了起来,先是瞪了周期一眼,看着剧组里的人咽了咽口水,点头哈腰讪笑道:“不好意思,我这兄弟他脑筋有点问题,辛苦大家了。”

周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群演耽误了他们的工作那些人自然不肯轻易放过,清醒后叽叽喳喳在那边骂着。

还没有回过神来的苏倩倩突然大喊一声,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她那里,她才哆嗦着说,“他们,他们不动了。”

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自从周期射出那把镖后,那些演员一直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没有动弹。

谭小宝很生气,“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周期很无辜很莫名其妙,“点穴啊。”

……

“哈哈哈哈……”

……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发 返回《[快穿]虐白莲系统》目录 下一章:第一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