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发

文/夜深该睡
本章字数:6125 [快穿]虐白莲系统txt下载

事实证明,一个好将军并不等于他就是个好戏子。就算他看过再多的戏,也不代表他一定能够演出让人满意的戏。这一点,周期算是深有体会了。

他点穴的时候有多么意气风发,解穴的时候就有多么羞愧难当。

不过随着他解穴时候那惊艳的一手,原本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谭小宝眼神也渐渐变了。原本吵吵嚷嚷的剧组现在更加像是煮沸了一样。

不信,这是他的第一想法,可是事实又好像由不得他不信。

他当场就想嚷嚷些什么,被身后笑眯眯的关烽给拉住了。

关烽义正辞严,“不要欺负我没文化,你这一手我以前也看到过!记得有一种神经性的毒素能够做到的比你还要厉害!”

他这话一出来就有很多人附和,“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是真的点穴。”

“世界上要是真有点穴的话,那我要做杨过!”

……

谭小宝回头看他,欲言又止,关烽只是给了他一个略显微妙的眼神,这个眼神也成功地堵住了他想要说的话。

关烽摸着下巴笑得像只狐狸,“你毁了这部戏,你们先拍着,你!跟我过来,咱们好好谈谈损失!”

话音刚落,胡鹏就像个大狗一样蹭了过去,“不要~我这朋友真的只是有点傻!真的,他脑筋有问题!”

……

“你也一起过来。”

……

胡鹏觉得自己简直是衰神附体,衰神附体的他晕晕乎乎走进去,然后晕晕乎乎走出那个棚子。

而棚子里的关烽依旧是笑眯眯的,以他一米九的身高,怎么看怎么违和。

他慢条斯理地拨了一个电话出去,“跟着那个人。”

“啊?你说哪个?”

“就那个长得像猫的现在正要出影视城的那个!”

电话那头的人看着影视城里面勾肩搭背地走出一个面瘫一个笑得灿烂的傻瓜欲哭无泪,所以说,到底哪个特么的像猫?

胡鹏骑着他那辆宝贝车带周期回家的时候,整个人都还是晕晕乎乎的。看一眼自己的兜,傻笑一声,再看一眼,又傻笑一声。

周期觉得现在的胡鹏就像是关先生附体一样,简直有碍观瞻!

胡鹏跟周期住得很近,就在隔壁楼,同样昏暗狭小的居室。

胡鹏飞也似地拉着周期跑进房间,笑呵呵地把那沓纸钞拿出来又点了一遍,傻傻地笑了会。周期无语,“只有十张,多不出来。”

胡鹏义正言辞,“这是钱的问题吗?兄弟,这是撞了大运,你毁了谭导的戏,我还以为最少也会叫你赔钱什么的,没想到那傻瓜竟然连工资都不拖欠。人傻钱多!只要咱们捧好了这条大腿,一千块钱算得了什么?”

话一说完,他就忙不迭地又一次把钱揣进了兜里……所以说,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事关以后更多的钱的问题……

“你说那个关先生他既然说你这个点穴是假的,怎么还不追究了,还给你钱,给你名片?要是他是那个导演我还以为他是个兔儿爷这是看上你了!”

周期无语,“我怎么知道?他们富人的想法谁能猜出来?”

周期拿着关烽给的纸片片顺手就想扔到垃圾篓里,被眼尖的胡鹏大呼小叫着拦住了,“你干什么?那个关先生可认识谭导,今天我还以为咱俩就要栽了,没想到这姓关的还是一个贵人!大制作果然都是大制作,全特么的用钱砸出来的。”说完他又顺手揣到自己的兜里。

胡鹏乐呵着,“你小子还会武术?”

周期含含糊糊讲,“以前身体不大好,爹娘让人教了我几手。”

于是胡鹏的脑海里自然而然就浮现出了一个瘦弱的小孩儿,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冬天被勒令泡到雪里去,夏天要去煮汤锅;遇到的还是最最凶猛的师傅。简直惨绝人寰!

“那你当初怎么会被贾懋这个王八蛋折腾得猪头样?”

周期面无表情地瞪了他一眼,胡鹏自然而然地就用自己的“高情商”给解读了——这是如此心酸的一眼,这是含着万般愁绪的一眼,他突然变了脸色,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我不是故意揭你伤疤的,我知道你舍不得他,诶……”

……

所以说你到底瞎脑补了什么?

“不过兄弟你那点穴一手可把我也吓到了。嘿嘿嘿,要是真的就好了,我兄弟二人就可以横行无忌,雄霸天下!哈哈哈……”

……

周期应付完天马行空一样的胡鹏筋疲力尽,觉得比打仗还要艰难。他爬上楼去,刚刚软倒在沙发上又因为多年养成的习惯迅速正襟危坐。

他弹了弹自己的脑袋,系统慵懒的机械声传来【宿主,一大清早的就扰人好梦这样真的好吗?】

……你一个系统睡毛线呐!

“我要修复这具身体的创伤。”他敲了敲脑袋,有些疲惫,摸了摸肚子,好像又有点饿了……

系统这下来精神了,【付出一千点能量值,是否确认?】

周期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咬牙切齿,“确认!”

很快,系统的叶片越来越长,开始弯曲缠绕,就像是绿色光茧一样把周期包裹进去。周期的灵魂像是暂时脱离了英岳嘉的身体,浮浮沉沉中看见一道又一道的绿光从那具身躯上划过。

英岳嘉身体上肉眼可见的伤疤逐渐开始愈合,看不出一丝痕迹,他原来的身高大概是一米七八左右,现在腿部更加地修长,看起来至少有一米八!

非凡如此,全身肌肤也逐渐变得细腻白皙。英岳嘉本身的气质就温雅,如今看来更是——柔和。

当他重新站到穿衣镜前的时候,某“酷霸狂炫拽”也漂浮出来,招展叶片欢快地在他身边打着旋,【宿主,系统最厉害吧!】

周期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面皮抽了抽,挤出一句话:“本将不做娘娘腔!”

【本系统一经售出,概不退换!】

……

刚刚把旧伤治愈的周期精力充沛无从发泄,于是他老老实实地坐着开始思考任务。

系统现在接到的任务统称“虐白莲”,周期托着下巴想,那么以后很有可能就是跟贾懋这样的奇葩打交道了。

这一次委托人的要求很笼统,就是要贾懋尝尝绝望的滋味,这就意味着周期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周期琢磨了一下贾懋的行为模式。绝望,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把一个人想要的原有的东西拿走,摧毁他翻身的信念,绝望,自然而然。

而贾懋这个人,根据英岳嘉的记忆,分析起来也不算困难。

他可以把有十几年养育之恩的英家父母弄死,说来说去,只是觉得自己以前过的太苦,这就说明,贾懋是个极端自私自利的人。而他毁去英岳嘉的方法也很特殊,他选择去勾引英岳嘉,并且把英岳嘉的曲子据为己有,甚至刻意往歌星的方向上走。如此看来,贾懋应该是一个对自己的魅力有极端自信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自然是希望万众瞩目的。那么这样的话,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只要他的声名不堪,斩断他的星图之路,恐怕就他的性格,自己都能够把自己作死。

作为一个有节操的任务执行者,周期自然把扳倒贾懋作为第一事业,堪称业界良心!穿越界楷模!

周期敲了敲手指,现在问题也摆在眼前了,如何才能接近那个高高在上的贾懋,或者说,韦冽!

绑架?劫持?还是直接跟踪打晕警卫找上门去?

某神威将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简单粗暴有力,简直不能更舒爽!

【你以为这里还是大梁吗?干什么坏事都不会被发现?】系统的声音幽幽地在上空响起,【曾经,有一份真挚的工作摆在你面前,你却不懂得珍惜……】

“啊?”

系统真是恨铁不成钢,【名片,那张名片!】

“噢。”这不是已经被胡鹏拿走了吗?

【拿走你就不会拿回来?】

最后无计可施的周期还是面无表情地准备去胡鹏那里拿回那张名片。

他刚刚走到楼下,就看见一件黝黑黝黑的庞然大物,也是这个时代叫做“车”的东西。

轿车里面钻出几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人,二楼的胡鹏戴着耳机扒在窗台上兴奋挥手,“兄弟,你们在拍黑客帝国咩?可不可以带我一个,我只要做个群演就好!”

黑衣人没有看他,看见周期一巴掌轻轻拍在他肩上,“先生你好,我家总经理请你过去一趟!”

周期条件反射地把那人的手拉了过来狠狠一拧,接着就是一个过肩摔……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躺在地上按着手臂发出闷哼的黑衣人,“什么总经理?”

其余几个黑衣人脸色变化都没有,齐刷刷地挡在地上人的面前,“关烽,关总经理!”

周期上车前还颇有架势地朝二楼的胡鹏挥了挥手,等到某人拉开门直冲而下的时候只能看到绝尘而去的车屁股……

周期没有跟别人搭话的习惯,在车上的时候他也很淡定,看似在闭目养神,实际上他是真的在睡觉~

黑衣人带他去的地方很奇怪,名字叫做“乐娱地天”,不对,“天地娱乐”!

淡定的周期下车的时候腿有点抖,黑衣人本来想拍他的肩,结果在刚要碰触到的那一刻临时变成伸手指路。

周期看到大门口那个垃圾桶的时候眼睛都在放光,然后冲过去抱着就大吐特吐。

这个时候一行人正准备进去,当中那个面容姣好的男孩子看到这一幕不自觉地皱眉,“公司是随随便便什么野猫野狗就能进的吗?”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发 返回《[快穿]虐白莲系统》目录 下一章:第一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