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发

文/夜深该睡
本章字数:6240 [快穿]虐白莲系统txt下载

周期漫不经心地翻着微博,这是文森特拿给他的新手机,不过一直是被助理管着的。英岳嘉那个早就被他不知忘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那个大号上有一个叫做“狐朋狗友”的一直在艾特他,小助理显然是直接屏蔽了,他不小心翻出来才看见。

“喂,大少爷,进了天娱也不说!走的是什么狗屎运。”

“麻蛋,你小子有没有良心!”

……

这语气,这名字,显而易见了。

周期这点少得可怜的脑容量,早就把那边还有个“苦守寒窑十八年望君归”的胡鹏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周期觉得略……抱歉。

一边他又有些许动容,英岳嘉也算是识人不清,可难得有胡鹏这个朋友,古来“仗义多为屠狗辈,负心半是读书人”这句果然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胡鹏对他掏心掏肺,周期从来都是个有恩报恩有怨报怨的,更何况,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短短时日相处,他对胡鹏已经有了一定了解,胡鹏没有正经工作在这世道很艰难……

所以现如今他很踯躅,周期把食盒放到一边,看着关烽欲言又止。

关烽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当真是无比镇定,心里默默欢呼一声,依他在圈中多年的毒辣眼光,接下来的故事情节很明显了嘛!

矜持的关先生正在思考如何才能不打击一个告白者的心灵,虽然他拒绝过很多人,可是周期不一样。

“关先生,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说。”

来了!关烽正襟危坐,心里再度默默欢呼一声,“你说。”我一定会拒绝的。

“我当初那位朋友,就是带我来的那位,我想……”周期显然走后门走得很不熟悉,有些忸怩。

关烽淡定地敲了敲助理拿过来的电脑,淡定地抬起头,淡定地说了声,“想说什么就说吧。”

无懈可击,关烽默默点了个赞,支楞着耳朵就怕漏听了一个字。

周期俊美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搓了搓手,“关先生可记得那日带我来的朋友如今我想让他跟着我混口饭吃当然要是有所不便关先生大可当做我什么话也没说。”

难以启齿之下他一口气说得又急又快,因而一不小心就被噎着了,打了一个长长的嗝,“咯……”

“哈哈哈!”

关烽拍大腿笑了一会就收住了,若无其事,“其实在我面前你可以大方点的,你那个朋友现在的你完全可以自己安排,不用拿他来当借口。”

“啊?”

“我知道了。”关烽含着笑拍拍他的肩。

“要是不好意思就先不要说了,现在你先保养好自己的身体,文森特最近已经把你的档期排得差不多了,公司培养你的目的还是想要挣钱,我相信我的眼光,可我也得让大家相信我的眼光。”

食君之禄,分君之忧。周期一直秉行着这个好下属修行第一要素,衣食父母叫他做好本职工作,周期自然一口答应。

“关先生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他关心我了,他果然无时无刻不在担忧着我!

关烽轻咳一声正儿八经,“很好。”

……

又冷场了,周期绞尽脑汁。

“关先生意欲如何处置您那位后母以及兄弟?”

情商低到负的周将军决定单刀直入,表达他对衣食父母的挂怀。

“你放心,这次的事情只会有一次!”

关烽的笑意既温和纵容又有些寒凉。

其实这次事件本来撼不动他分毫,关越只比他小三岁,而继母是在他七岁的时候才进的门,而他更是从小就跟那对母子关系恶劣。他二人做出的任何事关烽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可这次车祸,他虽然封锁了消息,父亲却还是得到消息前来探问,可他却实在不该带那对母子过来还纵容那母子在关烽说要严查凶手时冷嘲热讽,言语之间甚至辱及他的母亲。

他就不信!父亲会什么都不知道!

关烽不但高兴的时候笑得灿烂,不高兴的时候也笑得灿烂。

周期经历过那么多小世界察言观色也算半个好手(?),“关先生又在想弟弟?”

“他不是我弟弟,就跟你同姓韦的一样,难不成你还承认韦冽是你爱人?”

关烽的语气有些冷,想到那个他们公司的签约艺人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

当初这人到底是什么眼光,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韦冽曾经想趁着装醉爬他的床来着,不过被他直接让人打晕了偷偷丢到关越的房间去了。

这能是一回事吗?周期摸摸下巴,话说回来还不知道贾懋那天被他关到厕所里,后来怎么样了,不过看他爱面子的程度,就算没什么事,周期敢让他这样丢脸贾懋就一定恨毒了他。

周期一想到贾懋就咬牙切齿,那是委托人残留的意识。

他摸了摸心胸所在的位置,脑海里默念,“你放心。”

英岳嘉并没有要求让这个害得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死亡,甚至连让法律审判的要求也没有提,只是要他尝尝绝望的滋味。

生气的关烽拿着笔电就开始处理公务,周期什么也干不了只能戳着手机到处乱逛。

他打开“今日头条”,里面果然有消息,“小天王维权案再起争端,竟与乐坛新秀曾为养兄弟。”

“韦天王曾名贾懋,当年旧事有谁知?”

这是他吩咐爆的料,效率还挺快的嘛,周期满意地去评论区逛了逛。

那是“韦冽”绝口不提的过去,那也是英岳嘉不为人知的过往,可以想见,这条消息播出会掀起怎样的惊天波澜。

当初贾懋身后有关越,所以没一个人回去没眼色地得罪他,可这次不一样,这次算是天娱两位太子爷的斗法,主场在他们这边,媒体自然不介意跟着后面捡点料,双方的火力也不会集中在他们身上,何乐而不为。

于是,一夕之间,当年那场毁了英岳嘉的案件重新被提起,而更加火爆的就是贾懋的身世。

二次元世界因为这条消息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原来那起抄袭案知名度顿时大大提升,而且因为涉及两位明星的名声,显然比一般的绯闻更具有话题度。

贾懋从小被人收养,却曾经在一个访谈节目里提及自己是父母双亡的孤儿。而在后来更是将自己的养兄弟告上法庭,当年的音乐天才连番打击从此折翼,而“韦冽”却一飞冲天。

这样的事实着实微妙,叫人无限遐思。

贾懋的黑子本来就不少,而今更是纷纷浮出水面大肆嘲笑,于是,周期的粉与韦冽的粉黑斗成了一团。

韦冽多年的公关团队并不是盖的,他们的反应速度也很惊人,很快就出现了韦冽被人采访的新闻。

当记者提及他的养父母的时候,韦冽只是苦笑一声,欲言又止的模样,眼圈突然红了,他转过头去背着镜头擦了擦脸,接着转过头来重重吐了一口气,才对着镜头强忍住不断起伏的情绪笑道:“逝者为大,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吧。”

而后的几个问题,他又“不经意”深刻地表达了一下对于父母的渴望。

贾懋确实表演功力惊人,他没有多说什么,可他想要告诉观众的却已经全部说出来的,并且是他们自己脑补出来还深信不疑的,贾懋什么把柄也没有留下。

就算日后周期翻盘,他也是没说半句“假话”嘛!

采访视频一漏出,韦冽的粉丝就纷纷对男神“小时候在养父母那里受的委屈”进行脑补,然后开始各种安慰,安慰的同时对“英岳嘉”开始花式猛踩。

不得不说,韦冽多年还是积累了很高的人气,周期这边萌“将军”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骂得狗血淋头。而后双方粉丝正式开始进行轰轰烈烈的掐架运动。

周期这边口沫横飞地骂贾懋白眼狼,忘恩负义,偷蒙拐骗。

韦冽那里的脑残粉就开始狂踩周期一个新人就不懂规矩,到处惹事,抄袭、吸毒……

总之,两家粉丝骂得很用力,各大媒体对此表示喜闻乐见。

娱乐圈无事尚能生非,更何况这是实打实的黑料。

周期不是英岳嘉,自然没有什么顾忌,转头就把英岳嘉珍藏的一组相片甩了出去。

里面的相片多了去了,有小学文艺汇演贾懋拿到了奖,被英父扛在肩上一家人的合影;也有贾懋生日时一家人笑容满面把小寿星围在中间齐唱生日歌;还有一家人出游时,英岳嘉背着贾懋到处奔跑,英家父母在一边含笑看着的……

快乐可以伪装,幸福却不能作假。

就算是韦冽的粉丝,在那一组照片面前,也不能说是英家父母亏待了他们的男神。于是,一些声音渐渐低下去了。

有些回过头来的粉丝开始觉得,功成名就的“韦冽”再也不提及养父母兄弟,甚至说自己是孤苦伶仃的孤儿,着实叫人寒心。

外人尚且如此,更何况直面冲击的周期,知道英家原来的幸福,他就对贾懋越加恶心,恨不能将他剉骨扬灰!明明谁也不欠他,升米恩斗米仇果然没有错,竟然活生生养出一个白眼狼。

转头,又有当年英家父母的学生同事邻居作证,英家父母本来就算半个知名人士,贾懋使出的把戏那些人也看得清清楚楚。

起码那些美院教授的清流就对贾懋很不待见,话里话外都“回忆”起了当年。

那时候英岳嘉是天才,贾懋却没什么才艺,当年兄弟俩关系很好,英岳嘉手把手教会了贾懋填词作曲……

英岳嘉年少盛名,贾懋从来不为人知,当年的知情人士也说过贾懋根本没有英岳嘉的天赋,可是英家父母还是拗不过贾懋送他去学了音乐。

如此略显微妙的事实,不知道扇了多少人的耳光,更多人开始对当年那起“抄袭案”的结果表示质疑。

越来越多的粉丝在“英岳嘉”还没有发表声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表达对“将军”的同情……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发 返回《[快穿]虐白莲系统》目录 下一章:第一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