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发

文/夜深该睡
本章字数:6943 [快穿]虐白莲系统txt下载

贾懋很忐忑,万源独立,关烽大获全胜,并且对关越和他那个继母强势打压,而关越应对无力六神无主根本顾不上他。

关越已经很久没有来找他了,关越自顾不暇了,这部棋已经没用了,为了自己的未来,是时候去找下家了。

贾懋面无表情地用剃须刀刮下细密的胡茬……

经过他的拾掇,镜里憔悴的人重新清爽干净,贾懋对着镜子笑了笑,眉眼弯弯,很招人。

只要此行顺利,他必能将英岳嘉再度打落尘埃。

他给自己套了个牛仔裤,穿上连帽衫,耳朵里塞了个耳机,戴上墨镜,还顺手往嘴里放了一粒口香糖,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嘻哈少年。

出了小区大门,狗仔队依然没有出现,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是他风声鹤唳,而是养子风波未消,又出了那桩打击性的丑-闻,他只能低调。

贾懋深吸一口气,哪怕是稻草,他也要抓住。

根据电话里那人的指示来到宾馆,女服务员带他来到预订的房间。

贾懋在门外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鼓起勇气敲开那扇门。

里面的声音低沉悦耳,像有一把小刷子挠在心上,“进来。”

贾懋慌张,看着房间里只有那个负手站在落地窗前的人才松了一口气,“关总。”

关烽俊美的脸上浮现浅淡的笑意,“你来了。”

贾懋理了理衣领,看起来青涩得跟个高中生一样,“关总召唤,安敢不来。”

关烽轻笑一声转过头来,俊美非凡的脸上灿烂无比,他朝着贾懋招了招手,“过来。”

贾懋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脚却不由自主慢慢挪了过去。

他近乎痴迷地看着那张英挺的脸,这个人,他曾经很想要。

可惜他阴差阳错遇上他的弟弟。

原以为兄弟也可以是跳板,却没想到关烽跟关越之间的关系那么差。

关越的计划他略知一二,他还是什么也没做,他分得清,关越才是他的金主,可难免心里总有些挥之不去的遗憾。

结果看起来那么严重的车祸竟然只是换来了两个轻伤。他嫉恨英岳嘉的好运,却第一次有些感谢他,幸好那个人没死。

关烽不是他的草包弟弟,关烽身上能够叫人着迷。

他曾经以为自己是真的喜欢过那个阳光下温文尔雅的英岳嘉。

可到了最后,也被嫉恨与不甘压制住。

英岳嘉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音乐、天才、亲情、爱情。

那份嫉妒是当年初遇时就种下的,他害怕再次被人丢下,所以在英家父母来接他的时候可劲儿讨好他们。而他终于不负所望,成功让英家父母定下收养他的决心。

他感激过爱戴过也认真想过做他们的好儿子长大以后报答他们。

可是看到那栋小别墅里自由自在地玩航模的那个小孩子,眉目如画,优雅淡然,他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那个孩子却只是捡起航模轻轻看了他一眼就径直上楼。

那一刻,满心的不安尽化作不堪不甘。

那对老不死也一样,说好视他去亲子,却连送他去学音乐都不肯,说什么他没有天赋,没有天赋他又怎么站在这个地方。

最后亲生儿子去求不也是答应了吗?

万千思绪瞬间流转,贾懋收敛得很好。

他现在只有一个很清晰的想法,只要抓住了眼前这个男人,一切又将重新洗盘。

他勉强保证冷静一步一步靠近那个男人,那个人看着他笑得很爽朗,笑得他一阵恍惚,心神激荡之下脱口而出,“关总。”

男子温柔的目光静静地投注在他脸上,微微笑着,“你长得很不错。”

贾懋觉得现在已经可以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了。

这个人,一个男人,他曾经求而不得以为要一辈子仰望的那个男人,现在就在他触手可及的位置。

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关烽笑得更好看,亦正亦邪,叫人想要跟他保持距离的同时又忍不住靠近。

关烽看着越来越近的贾懋开始了严肃的思考,歪着头问得很认真,“他是看上了你的脸吧。”

紧接着他又摸了摸下巴又像是疑惑不解,“应该也不至于那么肤浅吧。”

关董事长真的很有些疑问,“虽然你长得还可以,可我明明就比你帅啊。”

……

关烽转念一想,贾懋好看,英岳嘉喜欢上了他。现在遇上了更帅的他,所以喜欢上了自己?

苍天啊!大地啊!难不成他、他当真是个遥控?

那么假如有一天,英岳嘉遇上一个更帅的,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大可能的~

不行,英岳嘉不能去祸害别人,长得比他还帅的要么没有,要么就是跟他一样的“大好直男”……

去祸害别人不如来祸害我!

不对,自己完全可以把他当兄弟,说不定哪天就直回来了,还可以一起泡妞!

不不不,还是好好叫他去给万源挣钱吧。

没错,同性恋也算是丑-闻,他这是为了万源的利益着想,自己这个董事长还是挺尽职尽责的。

关烽摸了摸下巴,要不要下个命令,公司艺人绝不准谈恋爱?

当然——暗恋还是可以的。

关烽的思绪犹如脱肛的野马,贾懋感到很明显的不对劲,“关总?”

关烽好不容易从臆想中回过神来,“啊?”

贾懋鼓足勇气,“不知关总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没事的话……”

关烽挥手打断他,“你知道吗?英岳嘉是我的…………救命恩人。”

贾懋精致的眉眼颤了颤,他突然有些后悔,为自己孤注一掷独自来这里,“还、还有这回事?关总吉人自有天相。”

“你知道吗?我是个护短的人。”

贾懋真的很想吼一声,大哥,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关烽嘴角勾起的弧度愈大,敲敲手指,“他爱过你,你对他干了什么?打断手指,毁了嗓子,注射毒品,害死双亲。”

关烽极为轻佻地挑起贾懋的下巴,“我只是没想到,你还真傻,当真来了。”

贾懋惊愕抬头,“你?你什么意思?”

关烽满脸抱歉,语气很欠揍,“不好意思哈,一不小心说出来了。“

“其实那天晚上不是你走错房间,我本来想看看他们母子俩的好戏,恶心恶心他们也好。”

关烽耸耸肩,一脸的失望之色,“谁知道……。”

“非但没闹,我那个好弟弟还真的看上你了。”

贾懋惊惶,“你?”

事情不对劲他立马想逃,从卫生间里却突然窜出两个黑衣人拦在门口。

关烽满脸笑意拿起茶几上的小盒子打开,慢慢从里面掏出一支注射器,“你既然那么喜欢毒品,不如你也尝尝?”

贾懋觉得关烽脸上的笑比恶鬼还可怕,“不,不要。”

他想凭借多年练成的技巧甩开死死压住他肩膀的黑衣人,却全都是无用功。

贾懋脸色煞白,“我不要,我不要吸毒,我……我不想沾上那玩意。”

“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

关烽抬了抬脸上专门用来装逼的眼镜,说得正儿八经,“这了这个,碰别的都没什么意思了,当然,要戒掉很难,不过你放心,我会留点量给你。”

“不值得,这个英岳嘉根本不是那个英岳嘉,他骗你!”

关烽慢慢放下手,“你什么意思?”

“英岳嘉从来就没有练过劳什子武术,他在骗你,而且英岳嘉染上了毒瘾,几次想戒掉……都没有成功,你要是知道他原来是什么样子的,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他们一定不是同一个人,虽然我也觉得很可笑,可是事实就是这样!”

贾懋抬头看他,咬着牙,“我看得出来,英岳嘉是恨我的,可是现在这个,眼睛里根本就没有恨,对谁都没有感情。英岳嘉不是这个样子的,你要相信我,从天娱门口再见他开始,我就觉得,不是他!”

关烽渐渐敛住笑,语气颇冷,“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凭你信口开河?押着他,把东西给他打进去。”

贾懋目眦尽裂死命挣扎,“不。”

关烽笑容清浅,“他会武功又如何,不会又如何?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人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他不会武功,说不定我也不会发现他,说不定那天晚上就被你们抓走了,像对待你一样对待他。”

关烽低头看着贾懋满头的大汗,“只要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就好。”

注射器里的东西最终沿着动脉点滴不剩全部进去,贾懋的脸色就像是死灰一般的绝望。

他知道这玩意有多么折磨人,当初那么高傲的英岳嘉因为它打落尘埃曾经叫他无比快意,所以每次英岳嘉想要摆脱这玩意而确实也成功的时候,他就会再次叫他染上,几次下来,人不人鬼不鬼,这就是他想要看见的。

如今,他也要变成这副模样?

贾懋声嘶力竭,“我就应该杀了他,我真应该杀了他,没想到他这副样子了,还能勾搭到你。”

关烽满意了,把注射器重新放回盒子里,“哦?为救命恩人做事嘛,应该的,应该的。”

“哈哈哈,救命恩人,简直可笑!你们这一对狗男男不得好死,实话跟你说吧,英岳嘉他根本不算个gay,他喜欢过的只有音乐,跟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陪他久了……”

贾懋冷笑一声,眼泪慢慢流下来,“你会痛苦一辈子的,谁也不会幸福!”

“你不是说他已经不是那个人了吗?而且我要他喜欢我……不对,我要跟他幸福做什么?反倒是你……”

关烽呶呶嘴,把盒子递了过去,“盯着他,确认他上瘾了才可以放他离开这间酒店。”

三天三夜,饱受非人折磨,重见天日的贾懋觉得自己从宾馆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成人样,看到酒店大堂里的关烽时他不自觉就是一个哆嗦,就连关烽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有反应过来。

他以为自己已经是大不幸,可他看到停在宾馆门口那辆车时,他才知道,原来现实还在等着他。

关越只是从车里面冰冷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就关上车窗驱车离开。

贾懋无力地蹲下来,只感觉到——灭顶的绝望。

原来,只有他才会是那个弃子。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发 返回《[快穿]虐白莲系统》目录 下一章:第一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