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走个过场

文/UMR
本章字数:2472 大唐第一少txt下载

“所以说啊,娶妻娶贤,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说实话,当初若非看好晋阳的性子,就算她是皇家公主,我也不会让她进门的,与身份无关,一个性子好的当家主母,也是能决定一家子的命运以及是否能兴盛的。”

“娘您说的是。”玄世璟低头受教。

事实也证明,老夫人的说法是正确的。

玄清因为有一个十分强势的母亲,诸多地方都被限制了起来。

而不管是玄清成家之前还是成家之后,他的母亲,都是他家的当家主母,一味的强势,不懂得退让,事事操劳,积劳成疾。

也多亏玄清孝敬,没有让她有一个凄凉的晚年。

也不知在她临终前,是否幡然醒悟,还是依旧倔强。

“所以,说了这么多,你的想法呢?”老夫人问道:“要去吗?”

玄世璟点了点头:“去吧,死者为大,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再者说,也不过是送一程罢了,去了,脸面上也能过得去。”

玄世璟觉得,上一代的恩怨,就到此为止吧。

这么多年,也算是了却一个心结了。

玄世璟让府上的人准备了东西,自己带着高峻和常乐去了长安城。

玄清在长安城居住的是一处小宅子,这些年攒下的钱,也只能买这么一处宅子了,这些年,长安城宅子的价钱越涨越快,玄清也仅仅是户部的一个小官员,为官清廉,少有别的来钱门路,又没有玄世璟的头脑,手底下也没有什么人才仆从,因此自然不像玄世璟这么风光。

眼前的小院子,门口已经挂上了白色的灯笼,进了院子之后,也一眼能看到设在前厅的灵堂。

玄世璟走进院子,绕过照壁,走进了院子里。

虽说是一身便装,但是在在长安城做官,哪个不认得玄世璟?

来玄清家中吊唁的,大多也是玄清平日的同僚,这一看齐国公都亲自来了,也甚是诧异。

“齐国公玄世璟,前来吊唁~~”

跟在玄世璟身后的常乐和高峻将东西交给玄清家的仆人之后,仆人高声唱道。

就算他不唱喝,玄世璟走进来之后,众人的目光也都是集中在他身上的。

“下官拜见齐国公。”

周围有官员过来,跟玄世璟打招呼。

“嗯。”玄世璟也仅仅是点了点头,便与他们擦身而过,进入了灵堂之中。

玄世璟从旁边的人手上接过三炷香,恭恭敬敬的行礼,而后将香插进了香炉之中。

跪在一边儿身穿孝服的玄清跪地磕头还礼。

“节哀顺变。”玄世璟低声说道。

“嗯。”玄清也点了点头。

现在这个场合,也不是能多说话的场合,因此,交流过一两句之后,玄世璟就离开了玄清家的小院子。

“公爷,您这么快就出来了?”常乐见到玄世璟进去这才没一会儿就出来了,十分惊诧。

auzw.com

“不然呢?我还要在里面哭一场?”玄世璟说道:“过来祭奠过了,也就完了。”

玄世璟与这位已故的婶婶之间的情谊,还不如庄子上的学生跟李医之之间的关系好呢。

玄世璟可还没有忘了,自己远走陇西的那十年是遭了什么样的罪,可以说,罪魁祸首,就是现如今院子里灵堂里躺在棺材里的女人。

要不是她这么狠心,玄世璟何至于如此?

他的那位叔叔可没有这么狠的心,也没有那么多的主见。

“走吧,去玄武楼,高峻,你去一趟礼部,中午吃饭的这会儿功夫,我在玄武楼等着,让窦孝果来见我。”玄世璟吩咐道。

“是,公爷。”高峻点头应声。

来俊臣要查窦家,这已经不是什么保密的事儿了,长安城里的人也知道了,虽然不知道窦家那边如何应对,但是不管出了什么事儿,窦孝果不能出事儿,不然玄世璟没法儿跟自己的女儿交代。

这都是为了安安以后的幸福。

安安看上的不是窦孝果背后的窦家,也并非是窦孝果多么有权势,而是窦孝果这个人,这个一心一意对她好,喜欢着她的这个人。

风雨欲来之际,玄世璟要见一见窦孝果,顺带着提点他几句。

“走吧常乐,我们先过去。”玄世璟说道。

“是。”常乐应声道。

玄世璟和常乐上了马车,常乐驾驶着马车朝着玄武楼走去,高峻则是转身往礼部走去。

中午的时候,玄世璟让玄武楼的小厮在五楼布置了饭菜,窦孝果也如约而至。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窦孝果还是一身官服,从礼部出来之后匆匆的来到这边,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坐吧,吃顿便饭而已,不用这么客套。”玄世璟笑道。

“好。”窦孝果应声,坐在了玄世璟的对面,提起酒壶,为玄世璟添了酒水。

“来,先吃饭。”玄世璟说道。

翁婿两人动起了筷子,待酒足饭饱之后,玄世璟才说起来俊臣查窦家的事儿。

“来俊臣正在查你们家,这事儿你知道吧?”玄世璟问道。

窦孝果点头说道:“知道,但是我大伯父那边,应该也不会闲着,已经好几天过去了,也没听到什么动静。”

“虽然如此,但是不可大意啊。”玄世璟说道:“来俊臣的为人,想必你也听说过,是个能无事生非的人,他要是想整你们窦家,若是有陛下撑腰的话,估计你们窦家也不太可能什么事儿都没有,但凡是大家族,都别说自己干净,里面有多少门道,你是世家子,你应该也清楚。”

“是。”窦孝果应声。

“今天正好到长安城来,所以也顺带着见你一面,提醒一句,不管窦家如何,暂时涉及不到你,做你现在该做的事情,无需分心,别的也不用管。”玄世璟说道。

“是,小婿明白了。”窦孝果说道。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窦家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你也不会出事儿的。”玄世璟说道:“你岳父我在朝堂混了这么多年,至少还是能保住自己的女婿的。”

“是,小婿多谢岳父。”窦孝果起身,躬身行礼。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心结随死人解 返回《大唐第一少》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终将变成一样的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