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我会成为你们的骄傲

文/蔚然语风
本章字数:9015 豪门逼婚,闪婚老公太霸道txt下载

秦睿这样说也无可厚非,霍臻知道他是要靠孩子拿到父亲的基金,对他的怀疑就少了许多。只是他这些日子做什么都不顺,也不敢轻易相信他。

霍臻犹豫了一下就暂时放下这事,和秦睿不痛不痒地闲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秦睿就有些烦躁了,霍臻又缩回去了吗?是不是一定要俞千凌留下来做人质他才会放心呢撄!

他一百个不愿意俞千凌留下,所以第二天送俞千凌走也没提这事,开车送俞千凌到机场,还叮嘱道:“别挂着我,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打电话给我!”

俞千凌一晚没睡好,看着秦睿,心慌慌的,就怕这一走可能是永别,见秦睿对离别如此不在意,她更难受偿。

这人习惯隐藏自己真正的思想,他到底是不在意呢,还是假装若无其事。

她忍不住,上前一步抱着了秦睿的脖颈,埋在他怀中压抑地哭了。

秦睿苦笑,双手将她圈在怀中,调侃道:“哭什么啊,真要舍不得我,那我跟你走好了!不过这样我就失业了,以后你要养我啊!”

我养你,也要你愿意啊!俞千凌闷闷地想着,如果可以,她倒愿意秦睿和自己走,抛下一切,不用面对危险,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可是她也知道,秦睿只是说说而已,他不会这样没责任感一走了之的!

“自己保重!”她怕再哭下去让秦睿难做,抹了眼泪,退后几步,拖了自己的行李箱就走进安检门。

秦睿也没追,站在原地看着。

俞千凌到门口停住了,回头看秦睿,见他一手放在裤包里,慵懒地站着,那帅气的样子一如开始认识他时拽拽的,拒人千里……

她鼻子一酸,如果外公没有强迫她和他结婚,她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走进这人的世界,可能对他的认识就和其他人一样,以为这人就是一个声名狼藉的公子哥吧!

她是不是该感谢外公,给了她这个机会,让她有机会见识他的世界!

她一冲动,几步跑了过去,抓住了秦睿的衣领,垫了脚尖,狠狠地吻上了他。

秦睿微怔,反手抱住了她,热烈地回应着她的吻,周围的人他们都视而不见,眼中心里只有对方。

唇和唇相贴着,舌纠缠着彼此,离别的情绪揉在了其中,甜蜜又酸涩,让秦睿鼻子也有些发酸。俞千凌不能说出的话他都懂,让他有一瞬间也想什么都不管地跟她走算了……

最后还是俞千凌先放开了他,她红了眼瞪着他,轻声道:“你给我好好保重自己,少了一块肉,你就别想再见到我……”

说完,她跑了进去,这次再也没回头,怕动摇自己似的一直往前走。

秦睿在外面看不到,俞千凌一路走一路哭,让旁边的旅客都愕然地看着她。

秦睿一直站在外面,他走到玻璃窗旁边,就这样看着飞机起飞了才离开。

开车回去的路上,秦睿接到了秦屿的电话,秦屿道:“来我办公室一趟,有事和你谈!”

秦睿想了想还是去了,秦灏和秦成德出事,秦氏这些天都还没恢复元气,秦屿和秦燢都大伤脑筋,还好秦燢请来的执行总裁能力很强,已经着手整顿了。

等来到秦屿办公室,老爷子和秦燢都在,一进门,老爷子就直奔主题:“你还不想回来吗?是不是要爷爷求你,你才肯回来?”

秦睿淡淡一笑:“爷爷不是说以后进秦氏都要考核吗?我暂时没兴趣加入,以后再说吧!”

秦屿狠狠地瞪着他,见秦睿油盐不进的样子,忍下了气,耐心地道:“好吧,爷爷是欠你一声道歉,爷爷正式和你道歉……对不起,委屈了你妈,你父亲,还有你!”

他起身给秦睿鞠躬,有些羞愧地道:“是爷爷错了,不该想着秦家太平就漠视你们的感情!你原谅爷爷吧!”

秦燢也在一旁道:“秦睿,你就别和你爷爷赌气了,你也是要做父亲的人了,该体谅你爷爷的难处!秦成德和秦灏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你也该气消了!回来吧,秦家就你一个年轻的男人了,你爷爷也老了,你总不能让他一辈子为秦家辛苦吧!”

秦睿看了看秦屿,老爷子这些日子被秦成德和秦灏弄得心力憔悴,看着衰老了很多,头发又白了许多,他对他的气早消了,想了想他道:“爷爷,我不生你的气了,你也往前看吧!秦氏我不会回来的,我有我的工作,我觉得你和三爷爷现在的管理模式很好,秦家的人也不应该一辈子绑在家族企业上,让我们自己发展吧!秦氏请专业管理人员管理会更好的!”

秦屿不客气地道:“你的工作就是和霍臻混在一起吗?秦睿,你就算不回秦家,你也别和他混在一起,你不知道外面都在传你们那些不好听的话吗?爷爷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可是爷爷不能看着你堕落不管啊!秦灏他们都没好结局,爷爷现在就指望你了!秦家这么多钱还不够你花吗?你为什么要去冒那种险呢?”

“是啊!霍臻不是什么好人,你看他老婆都死的那么轰动,你跟着他能有什么好下场呢?秦睿,听你爷爷的话,回秦氏吧!别再错下去了!”秦燢也帮腔劝道。

秦睿看看两位老人家,自己最亲的人,他也不想他们担心,可是他做的事也不能和他们直说,不是不相信他们,只是他现在的确是秦家唯一的希望,要是知道自己做的事那么危险,两位老人家能接受吗?

就算能接受,让他们跟着担惊受怕也是他不想看到的,秦睿想了想道:“爷爷,三爷爷,你们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我有我的难处,我只能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爷爷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堕落下去的,你们给我一点时间……半年好了,我一定会离开他的!”

“半年能发生很多事!半年你可能命都没了!秦睿,你一定要这样执迷不悟吗?”秦屿急了。

他一回来代蓝就出事了,这几天到处都是关于霍臻的传闻,他再笨也知道霍臻快完了,秦睿还跟着霍臻混,就不怕被卷进去吗?

此时听秦睿含含糊糊的话,秦屿就有些心凉了,难道秦睿已经卷进去了,脱不了身,所以才无法离开霍臻吗?

“秦睿,你到底都做了什么啊?”秦屿气急地叫道:“难道你和秦灏一样,也跟着杀人做那些非法的勾当了吗?”

秦燢也惊讶地看着秦睿,心沉沉地落了下去,秦家难道谁都不能指望了吗?

秦睿看两人绝望的样子,苦笑,他不想伤害他们,可是否认的话也不知道怎么收场,是不是将错就错就让他们对自己绝望呢!

他这边寻思着,那边秦屿更急,叫道:“你还是走吧,趁现在还没暴露,远远地离开,你不是了,以后分红给你打过去好了!你去那边重新做人吧!对了,把你老婆也带走,千凌那孩子还不错,以后好好过日子吧!”

秦屿说着就拿起电话要给秦睿定机票,那着急的样子恨不能马上把秦睿打包送走。

秦睿看的想笑,赶紧上前按住了他,沉声道:“爷爷,不是这么容易能走的!霍臻要是知道我要走,估计我还没到机场他就举报我了!爷爷,我的事你们就别管了!你们就相信我一次,给我半年时间,我一定能安然无恙地脱身的!我以我父亲的名义发誓,决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秦屿哪会相信,秦睿越这样说他越担心,秦睿连走都不能走,霍臻到底抓了他什么把柄啊!

“秦睿,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啊!如果不是太严重,就自首吧,别再错下去了!”秦燢也劝道。

“对啊,你不是和戈警官关系还行吗?找他问问,不太严重的话就自首吧!”秦屿也跟着劝道。

秦睿哭笑不得,看两人的样子,今天不劝服他是不肯罢休的,想了想就轻声道:“爷爷,三爷爷,我和你们说,其实我现在也算帮警方做事,戴罪立功……你们千万别说出去啊,这关系到我的性命,要是你们走漏了风声,我就完了!”

“啊!”秦屿睁大了眼,不知所措地看了看秦燢,又急了:“那不是很危险?”

秦睿拍拍他的手,安慰道:“没危险,我就是帮点小忙,这样以后我就可以脱离他们了!爷爷,你刚才还说让我自首,我现在告诉你实情你就该知道我不能退出的!否则我会坐牢的!”

两位老人互相看看,秦燢苦笑,转过来安慰秦屿:“让他去吧!帮警方做事还有前途,总比一条道走到黑毁了自己的好!”

“可是霍臻他们要是知道了,会放过他吗?”秦屿矛盾了。

“爷爷,你就放心吧,我有人保护呢,不会有危险的!”秦睿抿了抿嘴道:“爷爷,在事情了结之前,我可能会很少和你们见面,你们对外就说放弃我了,什么难听的话都可以说!没重要的事就别联系我了!秦氏的事你也别太操心了,该放手的就放手,让别人去做,自己多休息!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以后有机会,我会弥补你们的!”

他说完起身要走,秦屿一把拉住了他,颤声道:“小睿,就只有这种办法吗?爷爷舍不得你啊!如果不是爷爷糊涂,也不会害了你!”

他的眼泪掉了下来,觉得是自己姑息秦成德才把秦睿推到这条路上的,一想到他和那些心狠手辣的人混在一起可能遇到的危险,他怎么能放心呢!

“爷爷,你没有对不起我!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有什么危险我都会面对的!”秦睿伸手拥抱住他:“爷爷,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以后……我还要成为你们的骄傲的!就如刚才三爷爷说的,我都是要做父亲的人了,我也该有担当,让我的孩子也会以我为自豪!你只要保重自己,养好身体,你会看到这一天的!”

秦睿说完放开他,大步走了出去,还装作气恼地砸上门,悻悻然地叫了一声:“老头子,以后请我来我都不会来,你的钱就留着给自己养老吧,我祝你长命百岁……”

秦屿浑身无力,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却没办法留下他,这一去,秦睿会怎么样呢!

他老泪纵横,回头看着自己的弟弟,喃喃地道:“就没其他办法了吗?”

秦燢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想了想道:“秦睿是聪明的孩子,他既然这样说了,我们就该按他说的做!哥,你别担心了,也别做什么事去帮他,我们都不了解情况,可能越帮越忙,反而把他推到更危险的地步!”

秦燢刚才一瞬间是闪过想调查秦睿的想法,可是就像他说的,他不了解情况,这样调查他,要是惊动了不该惊动的人,那就是害了秦睿,他怕秦屿和自己的想法一样,赶紧提醒道。

秦屿低头琢磨了一下,忽地眼睛一亮道:“还有一个人应该可以帮他!”

“谁?”秦燢好奇地问道。

“他舅舅!秦睿和他舅舅关系比较好,他出了这样的事,他舅舅可能还不知道,我去找他舅舅讨个主意!”秦屿兴奋地道。

“这也行!秦家在省城也有生意,你就以视察为借口去见他,探探口风再说吧!这边就按秦睿说的,对外都说他败坏秦家声誉,你把他撵出去了!”秦燢出主意。

“嗯!就这样!”

老爷子心急,第二天就去省城了,视察了秦家的生意,晚上就亲自联系了秦睿的舅舅,说要去看秦睿的母亲,自己一个人就登门拜访。

秦睿的舅舅听他吞吞吐吐地把秦睿的事说了,就问道:“他怎么交待你们的?”

秦屿把秦睿说的话也说了,舅舅就淡淡地道:“他都这样说了,那你们就照办吧!别为他担心,他不是孩子了,他会照顾自己的!”

“可是这样有危险啊!”秦屿急了,他是来讨主意的,舅舅什么主意都不帮出,就舍得秦睿去冒险吗?

“做什么没危险啊!老爷子,这是他对自己负责,你总不愿意他一条路走到黑吧!你就放心吧,别管他,你才能得到一个走回正路的孩子!”

舅舅怕秦屿还是想不通,就婉转地道:“我这边我会看情况,能帮他的就帮!老爷子,我们是一家人,这些话自己知道就行,别说出去,让我难做!”

这也算给秦屿吃了定心丸,舅舅身份摆在这,他肯帮秦睿的话,秦睿一定没事的。

老爷子稍微舒了一口气,在舅舅的陪同下去看了秦睿的母亲,见她还是什么都不记得,老爷子很内疚,主动提出要送秦睿的母亲去国外治疗。

舅舅拒绝了,淡淡地道:“她现在这样也很好,就让她这样吧!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总比清醒了物是人非的好!”

秦成明都死了近二十年,她认识的人都忘记了她,她清醒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而且,舅舅没告诉老爷子,秦睿的母亲脑中长了一个瘤,他之前已经带她去国外看过医生,所有的权威都建议不做手术,说就算手术成功了,秦睿的母亲最好的结果也只不过多几个月的寿命,最坏的结果就是死在手术台上。

舅舅问过秦睿,秦睿也同意不做手术,为了几个月懵懂无知的寿命,他舍不得让母亲受罪。

对于一个已经不知道活着的日子还有多久的人,再恢复记忆有什么意思呢!所以舅舅不会接受老爷子迟来的歉意。

老爷子抱着遗憾和内疚回云城了,和秦燢说了舅舅的意思,秦燢就道:“他舅舅都这样说,那以后你就别管秦睿的事了!让他去做该做的事吧!”

可秦屿的担心又来了:“他自己冒险就算了,可是千凌现在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他不能拉老婆也去冒险吧!不行,我去找他,最起码把千凌送走才行!”

秦燢拉住了他,低声道:“俞千凌已经去澳洲了!那小子不像你想的没心没肺,他已经做了这样的安排,你就别插手了!免得惹人怀疑!”

秦屿这才舒了一口气,却更担心秦睿,这把老婆都送走了,是不是很危险呢!

秦燢对他这些顾虑都无语了,这排解了一样,又来一样,没完没了吗?他就催着秦屿选了董事长,把事情一交,定了两张机票就拖着秦屿出去旅游了,免得老爷子呆在家里胡思乱想。

两人上机前,秦燢用自己的手机给秦睿打了个电话,交待了去处。老爷子听着还是忍不住抢过了手机一叠声地叮嘱秦睿注意安全,别让他回来白发人送黑发人……

说到后面,老爷子就像小孩一样哭了,还是秦燢果断地挂了电话,拖着他走了进去。

老爷子这一哭让秦睿心里也不好受,俞千凌走了几天他都懒洋洋的什么都不想动,老爷子又来这一手,让他更是情绪低落。

他当然知道老爷子为什么出去旅游,那还不是担心他,这担心只有在他平安无事地完成任务才可能终结,他不想让他们担心,就只有尽快结束这一切!

可是霍臻那边毫无动静,本来阿蔡说他已经队他们谈了后,崔队禀告了老板,老板那边也着急,霍臻要是从此洗手不干,那之前做的工作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再等等吧!也许是云城警方给他压力了!”崔队把老板的话转达给秦睿。

秦睿更加烦躁,总觉得霍臻是给自己压力,因为俞千凌的走,他觉得自己没安全感。

想了想,秦睿联系了阿蔡,试探阿蔡,霍臻是不是想收手了?

阿蔡也弄不清霍臻的意思了,只告诉秦睿,霍臻最近又找了个小情儿,天天陪着小情儿寻欢作乐,他意味不明地笑道:“三少,也许你失宠了!你从不让他沾,他怎么忍得住啊!这可能就是暗示你!”

“妈的,把老子拖下水就不管了吗?行,他这条路走不通老子走别的!不是只有他有关系的!想让我跟他,做梦!”

秦睿发了半天牢***,就阴冷地笑道:“他不仁我不义,阿蔡,上次和你说的事怎么样,有胆干吗?没的话我们以后也别打交道了,我去省城找别的门路了!”

阿蔡这两天都在纠结,特别是看霍臻又找了个小情儿,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看不上秦睿了?在他看来,霍臻就像是末日狂欢,跟着他没希望了!

被秦睿这一激,就豁出去了,轻声道:“晚上你家里没人吗?十点我来找你,我们细谈!”

(快捷键 ←)上一章:第224章 洪水猛兽 返回《豪门逼婚,闪婚老公太霸道》目录 下一章:第226章 落架的凤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