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9章 谁连累谁

文/蔚然语风
本章字数:6380 豪门逼婚,闪婚老公太霸道txt下载
半路上,秦睿联系了崔队,崔队一听到他的声音就笑道:“放心吧,我们已经把他接出来了,很顺利,他已经拿到了账本,有这些东西,就算他不再出手,我们也能定他的罪。他这次逃不掉了!”

    秦睿这才笑了,可也不能轻松,还没掌握霍臻的供货方呢,只有完全掌握,他的任务才能圆满完成。

    才挂了崔队的电话,霍臻就打电话过来,秦睿装作不知道他先走了,笑道:“霍臻,我赢了,你的钱等赖五算出来就打给你!”

    霍臻气闷地道:“来我这一趟,有事和你说!”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我这累了一天,想回家休息呢!”秦睿不给面子。

    霍臻阴阴地道:“怎么,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啊!你可别忘记,你让我做什么,我可是二话不说就做了!”

    “好吧,我这就过来!有宵夜吗?给我准备点!”秦睿掉头往霍臻家开去偿。

    等到了霍臻的别墅,见保镖又多了,霍臻家里灯火通明,保镖小董看见他就迎上来道:“霍总在里面等你呢!”

    他又低声加了一句:“出大事了,他火气大,你自己小心点!”

    秦睿点了点头,走了进去,霍臻身边这些保镖平日都得过他的好处,照应他也是应该的。

    果然才走进去,就见一屋子的狼藉,他暗暗一笑,霍臻砸的吧,这火气的确很大,把他平时收集的好东西都砸了。

    “哟,这是做什么,发这么大火?就算你那小情儿输了,也没必要生这么大气吧?”秦睿嘲讽道。

    霍臻在气头上,那肯定没心情给自己准备夜宵,秦睿更惋惜这个。

    “你来了!”霍臻看见他,脸色好多了,往楼上走去:“跟我上来!你们把这些打扫一下!”

    他吩咐了保镖,就带着秦睿上楼。

    “出什么事了?”秦睿边走边问。

    霍臻等进了书房才道:“我出大事了!你给我出个主意……我现在都无法思考……”

    霍臻往沙发上一坐,摸出了烟,递了一支给秦睿,秦睿陪他坐下,随口问:“出什么事了?”

    霍臻看了他一眼,涩声道:“阿蔡背叛了我,偷了我一些值钱的东西,帮我想想,我怎么追回来?”

    “额……这怎么可能!阿蔡对你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秦睿假装愕然。

    “人心隔肚皮!他这些年跟着我也算忠心,所以我怎么想都想不到他会背叛我!阴沟里翻船了!”霍臻气恼地道。

    “偷了什么东西?不止是值钱的吧!否则你至于大动肝火吗?”秦睿也不想和他兜圈子,他现在要的就是霍臻的信任,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霍臻沉默了,狠狠地一吸,半支烟都成了烟灰,他弹了烟灰才颓然地道:“我这些年做事的账本,上面有走关系的账目来往,要是他抖出去,我就完了!”

    “额,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不藏好?上次许家昱的事还没给你教训吗?”秦睿蹙眉。

    “你怎么知道我没藏好?藏的再好,家贼难防啊!阿蔡跟了我这些年,他了解我的习惯……哎,还是我大意了,就没防他!秦睿,快帮我想想,他拿了东西会跑到哪?”霍臻问道。

    秦睿冷冷一笑:“他家里去找过了吗?”

    “找了,他老婆还没出事的时候就走了,火车站和机场我也派人查过,没消息,他应该还在云城!”霍臻道。

    “那可不见得!阿蔡知道你做事的方法,敢做这样的事肯定准备充分,说不定早离开了云城!你再好好想想,他有些什么朋友能帮这样的忙!”秦睿提示道。

    霍臻烦躁地道:“他跟了我这么多年,交的朋友都是我认识的,那么多人谁都有可能帮他,我怎么查!”

    “能帮他的人是很多,可是不见得每个人都敢冒得罪你的危险去帮他!你冷静一下,好好想想,谁最有可能!”秦睿安抚道,说这话明是帮霍臻,其实也有点不怀好意,他想让霍臻内讧。

    霍臻果然低头想了起来,一会脸上掠过了一抹狠辣,抬眼看秦睿:“你和李昕赛车是谁先提出来的?”

    秦睿心中暗笑,霍臻果然往自己设的圈套里跳进来了,他随口道:“李昕啊,我老婆不在家,朋友约我去俱乐部喝两杯,他看我不顺眼就上来挑衅了!当时很多人在场,你不信去问问他们!”

    “我相信你!”霍臻知道秦睿没那么无聊会主动找人挑衅,边想边道:“李昕也没胆子设计我,他那种人,只要别人怂恿几句,就会头脑发热……如果后面有人指使他找你挑衅……那人就算好了我会去看你们比赛,支开我,阿蔡动手就方便了!”

    “你是说我和李昕赛车是有人设计的?”秦睿皱起了眉。

    “赖五!”霍臻意味深长地道:“如果真是他,你今晚赢的钱可能拿不到了!”

    “不会吧!”秦睿皱起了眉,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给赖五,霍臻也不阻止,看着他。

    秦睿拨通,那边传来了关机的提示,秦睿暗暗一笑,崔队的人也对赖五下手了。那些喜欢赌车的人今后要遗憾了,他们今晚看的赛车是最后一场了。

    “俱乐部那边的电话是多少?他手机关机了!”秦睿转头问霍臻。

    霍臻报了个座机号,秦睿打过去,那边还乱哄哄的,秦睿问道:“我是秦睿,赖五呢,让他接电话!”

    “三少啊,赖爷有事先走了,你打他手机吧,手机号码……”那边的小弟以为秦睿不知道赖五的手机,快言快语地说了。

    “哦,我就是想问问我的钱什么时候到账!你们那边还在兑钱吗?”秦睿是有点担心庄漾他们的钱拿不回来,再怎么说,这几个朋友都是给自己长脸才去捧场的!

    “嗯,还在兑,大部分都拿回去了,你和霍爷的,赖爷说亲自帮你们转账,不会误事的,你就放心吧!”

    秦睿一听就放心了,只要庄漾他们能拿回自己的钱,他就放心了,他押的注是霍臻的钱,损失的也是霍臻的,他大不了就算今晚自己白出力吧!

    “被你猜到了!赖五不在!”秦睿气恼地骂道:“爷今晚白辛苦了!还连累了你……不对,也不知道是你连累我还是我连累你!”

    霍臻此时已经无暇顾忌谁连累谁了,苦笑:“他们两是怎么勾结在一起的!一点端倪都没有!”

    “这我怎么知道!赖五和阿蔡都是你手下的人,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秦睿气哼哼地看着他:“害爷辛苦了一晚落个空!”

    霍臻看他还纠结赢的钱,倒被气乐了:“你赢的钱是爷给你的垫本,你就损失了力气,没什么经济损失,你气什么!该气的是爷吧!”

    “话可不能这么说,爷除了你的钱赢了两千多万,你突然告诉爷这两千多万莫名其妙地飞了,就像告诉一个中了大奖的人他的奖票丢了,这心里落差不舒服啊!爷要是真输出去那还有名头,这莫名其妙没了,白担了一场虚名啊!”秦睿不满地道。

    霍臻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他了解秦睿,他是可以不在意怎么输出去,可是被骗,他这口气也咽不下去啊!

    “那你就出点力帮我找出他们,也许还能拿回这两千多万!”霍臻安慰道。

    秦睿摸了摸下颚,蹙眉想了一下道:“霍臻,赖五和阿蔡也帮你做了不少事,你出事他们也落不到好!你说他们合伙偷你的帐本,是不是想效仿许家昱敲你一笔啊?否则我实在想不出他们怎么敢做这样的事!”

    “我也是这样想!阿蔡知道我手上还有钱,估计看我这些日子被警方盯着没前途了,想敲一笔走人!”霍臻阴冷地道:“他们只要提条件,我就有办法找到他们!”

    秦睿寻思了一下,才迟疑道:“霍臻,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云城不能呆了!我们再不走就要出事了!”

    霍臻其实心里也和秦睿想的一样,闻言叹了口气:“怎么走,我现在被盯着,安庆又不能出手,难道一文不名地逃走吗?”

    “你就吹吧,我才不信你什么都没有了!”秦睿嗤鼻。

    霍臻笑了笑:“好吧,就算我手头还有些钱,可是你想,安庆是我辛苦了半辈子打下来的江山,少算点也价值十几亿,这样抛下,我舍不得啊!”

    “那你就抱着它一起死吧!”秦睿站起身:“霍臻,我不陪你玩了,我明天就去澳洲找我老婆,你够义气的话别把我帮你做的事说出去,留一线,以后有困难我帮你!”

    霍臻一把拉住他:“去了你就回不来了,别忘记了,你老婆的俞氏还在,不把这些拿走,难道你想到澳洲重头开始吗?”

    “那怎么办!我可不想下半辈子在牢里过!”秦睿摔开他的手,骂道:“都是你没本事,自己人都看不住!”

    “我们别互相埋怨了!秦睿,你想走,我也想走!我们还是齐心协力想想怎么弄一笔钱走人吧!”霍臻把他按坐下来。

    “别再和我说合作的事,我受够你了,疑神疑鬼的,和你合作我还不如自己干呢!”秦睿给了他个白眼。

    霍臻呵呵一笑:“我哪有疑神疑鬼啊!这不是时机不成熟吗?秦睿,我就和你直说吧!我在谈一笔生意,还好这笔生意阿蔡知道的不多,我现在就交给你,你亲自去谈吧!谈成的话这次我们五五分!”

    “多大的生意,可别像上次弄个三千万就叫生意,我今晚都损失了两千多万,你分给我那点我真看不上!”秦睿嘲讽道。

    “放心了,这是笔很大的生意,我把本都押上了,做了这一单,我们就走人!分给你的钱也够你花了!”霍臻比了比一个巴掌。

    “五亿?”秦睿难以置信,霍臻这是做多大啊!

    “一人一半,钱都给你打瑞士银行,放心了吧!”霍臻意味深长地道:“为了这批货,我这次是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你那边也配合点,就万无一失!”

    秦睿蹙眉看着他,不相信地摇摇头:“霍臻,你别骗我,这么大一笔货,谁供给你,你又怎么运出去?”

    “运出去这边没问题,就是供货的有点问题,一时拿不出这么多来,所以我需要你代表我去谈,花高价从别人手上买过来也行!秦睿,这笔生意谈成了,以后我们就算出去了,也能继续和他们合作,你不愁钱赚的!”

    霍臻耐心地道:“本来是该我出面去谈的,你知道我最近被盯着紧,我出去的话就引人注目,你去就不一样,没人会怀疑你的!”

    秦睿假装犹豫着,霍臻催促道:“你放心吧,决不会出事的!错过这机会,以后我还真没好的生意介绍给你了!秦睿,你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做不做给句话,不行我找别人了!”

    “真不会出事?”秦睿迟疑地问道。

    “不会!这条线阿蔡虽然知道,可是他没这个能力拿下这生意,而且我留在云城,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找到他们,你回来时我已经解决了这个后顾之忧。我们就可以顺顺当当把这桩生意做完,拿了钱走人!”霍臻怂恿道。

    “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秦睿点点头,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霍臻就低低地把他该做些什么事都告诉了他,虽然没全部说出来,可是秦睿感觉到,霍臻这次是走投无路了,所以把希望都赌在了自己身上,对他表现出十足的诚意。

    按计划,秦睿先出国去澳洲看俞千凌,这样也不会惹人注意,霍臻再从澳洲安排秦睿去供货方那,一个星期的行程应该能把事情都谈妥。

    “就我一个人去吗?”秦睿问道。

    霍臻笑道:“去澳洲就你一个人,我安排的人会在澳洲和你汇合,再带你过去!”

    “那人靠得住吗?可别又是一个阿蔡!”秦睿担心地问道。

    “靠得住!我用人头替他担保!”霍臻非常肯定。

    秦睿就没再问下去,又确定了一些细节就告辞了,霍臻送他下楼,让秦睿很意外的是,霍臻已经让保镖买了宵夜,客厅里已经整理干净,霍臻拉着秦睿坐下,陪他吃宵夜。

    秦睿多少也有点感动,抛出霍臻是敌人的想法,单纯从朋友来看,霍臻是个好朋友,细心又大方,如果他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对自己没有特殊目的,他倒愿意有这样一个朋友。

    吃了宵夜,秦睿就回家了,到家都快三点了,他也顾不上休息,把霍臻和自己谈的事先报上去,让崔队他们有准备。

    崔队笑道:“你这场赛车赛的好啊,把他逼了出来,这次他退不回去了!你加油,把任务完成了,大家都轻松了!”

    “嗯,同勉!”秦睿累了一天了,撑着和崔队聊完工作,洗了澡头发都没吹干就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睡到十点起床,收拾了行李就去机场,他没开自己的车,叫了辆计程车,在车上给俞千凌打了个电话,也没提自己要去澳洲的事,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俞千凌听到他的声音就问道:“你什么时候来澳洲啊!这边空气很好啊!风景也不错,你来了你一定会喜欢的!对了,我们家我也装修了,家具都买了,你来我带你去看,保证你不想再回去!”

    秦睿失笑:“别诱惑我!”

    “我就是想诱惑你!用很多很多东西诱惑你,这样,你就不会像风筝一样觉得无家可归了!”俞千凌任性地道。

    “这比喻不恰当,我是风筝,线不牵在你手上吗?你收收线,我就回到你手上了!”秦睿笑道。

    “我是怕线太松,你越飞越远!线太紧,又把你放跑了!”俞千凌叹息一声:“所以都不知道拿你怎么办了!”

    “有你,我飞再远也会回来的!”秦睿调侃了几句,怕越说越引起她的伤感,就挂了电话。

    到机场,还有点时间,秦睿坐在咖啡厅里等。

    他一直觉得机场是个很玄妙的地方,这里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一个个拖着行李来来往往,不交谈,你永远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地是什么地方,有可能是天涯海角,也有可能和你的目的地一样。

    在这里相遇,分开你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再见到他!

    虽然感觉很玄妙,可是他不喜欢机场,每次坐在机场的咖啡厅,看四周的人,揣摩他们的目的地,看那些行色匆匆的人,都会让他迷茫,感觉自己就像这些行人,没人关心自己的去处,也不关心他做了些什么!

    一切都是无所谓的,对别人如此,他自己也是如此!

    想到无所谓三个字,就想起了俞千凌说自己的话,秦睿唇角勾了勾,拉回了自己的思绪,这次和以前不同,他是有目的地的,也有人关心他的去处……

    他老婆孩子都在目的地等他呢!

    还有他们的家……他知道阳光花园是俞千凌以前为了想和许家昱结婚买的,虽然他从不在意,可是想起来也会有点不舒服!

    可是澳洲的家就不同了,那是他们的家,俞千凌说要买的时候,他出了一半的钱,所以是他们共同拥有的真正的家。

    她会布置成什么样呢?秦睿很好奇,每天和俞千凌通话,她都叽叽喳喳地说今天买了什么,家里又添了什么,可是从来不发照片让他看,让他只能想象,却无法想象具体的细节。

    等上了机,秦睿习惯地打量周围的人,霍臻安排自己去澳洲,不会是想知道俞千凌具体的落脚之处吧?他不能不防,可是也不能有大动作。

    霍臻这次已经相信了自己,俞千凌去澳洲的事他也不问了,要是这时候再让俞千凌从澳洲失踪,那霍臻就不会再给自己机会了。

    他关了手机,闭目想着,这次有机会在澳洲呆一天,他要好好珍惜和俞千凌相处的机会,过了这一天,也许要好久才能见面呢!

    希望能有机会看着他们的孩子出生!

    几个小时后,秦睿到了澳洲,一出机场,他就觉得呼吸也敞快了,叫了辆计程车就直奔俞千凌住的酒店。

    去到,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他苦笑,自己想给人家惊喜才没说自己过来的事,现在惊喜变成失望了!

    没办法,他只好拿出手机给俞千凌打电话,俞千凌才接起,他就抱怨地嘀咕:“老婆,你在哪啊?我来看你了,你都没在酒店!”

    “你来了?”俞千凌狐疑。
(快捷键 ←)上一章:第228章 游戏心态 返回《豪门逼婚,闪婚老公太霸道》目录 下一章:第230章 有老婆真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