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8章 生活没有定型的剧本

文/蔚然语风
本章字数:6239 豪门逼婚,闪婚老公太霸道txt下载
陈振宪看看屏幕上那扮成警察走出去的人,拍的就是一张侧像,他很有经验,从来不正面对着摄像头,靠这张照片想在一小时内抓到他,就像大海里捞针一样,很难很难撄!

    秦睿想做什么?陈振宪突然有些担忧起来,要让霍臻放弃引爆炸弹,秦睿答应他什么条件了?

    戈栋还没想到这一点,急道:“让秦睿和霍臻上了车,那不是更难抓到霍臻吗?对了,他没说他们要上哪条线的班车啊!”

    陈振宪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秦睿敢带霍臻上火车,这是算准了霍臻不会在车上引爆,那么霍臻要带秦睿去哪呢?

    “先到火车站等着!”陈振宪命令道。

    那边,秦睿和霍臻已经下了楼,霍臻肯说出红狐的消息还是秦睿用了激将法,他说:“你看过《沉默的羔羊》吗?我一直觉得你和汉尼拔一样,是高智商犯罪的人才,汉尼拔不需要用你这样的恐吓方法,他用的是自己的头脑一次次脱困。霍臻,你如果用了炸弹,你就算逃走,也坠入了暴力恐怖分子的行列,这不是你的风格!你很聪明,我想你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证明!偿”

    霍臻冷笑:“你别激我,说来说去你就是舍不得你的上司被谴责!舍不得秦家的分公司被炸!舍不得你的功劳被抹杀!”

    “不,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做这行和你一样,都是喜欢挑战!刺激!就如有些人喜欢攀岩,喜欢赛车,他们追求的不止是刺激,是不断超越自己!霍臻,你又不老,难道以后就把自己沦落到用暴力出名的份上了?”

    秦睿耐心地道:“你一直把自己局限在云城,你就没想过出去接受更多的挑战吗?这次就是对你的一个考验,逃出去,有本事再卷土重来,站的比现在高,那我才会真正佩服你!”

    霍臻漠然地看着他,秦睿挑衅地道:“不敢接受挑战吗?那你真老了,这次要是能逃出去,就找个地方躲着养老吧!可我觉得你躲不了多久,因为一个失去斗志的人,就像老虎没了爪子,迟早会被猎人抓获的!”

    “秦睿,你为什么就不肯跟我呢?我和你的智商加起来,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是我们做不到的呢!”

    霍臻一笑,揶揄道:“我们走的路不同,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我就算逃走了,你也会抓到我的?你真觉得你能做到?”

    “我能!所以我才敢说我要送你走!霍臻,武侠书上那些高手不是说高手寂寞吗?这次我算占了你的便宜,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近你,让你输了这一招!以后,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你有防备,你要是还落到我手上,那我会承认你比我强!这才是真正的较量,你不敢接招,那是不是承认你不如我呢?”

    秦睿激道:“李昕都敢和我赛一场,你不会连李昕都不如吧?那我真看走眼了,你就只配和李昕这样的人玩玩!”

    霍臻怒瞪秦睿,秦睿还怕刺激不够他又加了一句:“霍臻,你看看你找的小情人,许家昱,李昕,洪聿之类的,都是弱不禁风的,谁能和我比呢?知道为什么我就没对你动过心吗?男女对我来说其实也无所谓,只是我不像你,来者不拒,要让我臣服,除非你真的比我强,你比我强吗?用两颗炸弹威胁人,这阿蔡也会,普通人都会的东西,能吸引我吗?”

    “行了!”霍臻忍不住笑了,看了看秦睿,那修长的腿裹在牛仔裤中,的确很撩人,他对他的***又升起来了。

    本来就没那么恨他,他不是没风度的人,失利就一味地找原因,或者推到别人身上,他不是这样的人。

    他相信错了秦睿,那是自己咎由自取,只能怨自己有眼无珠,输了就输了。

    如同秦睿说的,如果他没失去斗志,他还有的是机会和他较量!失去了斗志,那不管逃到什么地方,他都是一个失败者,有什么样的结局都是应该的!

    再想想秦睿说的汉尼拔,霍臻承认,秦睿说到自己心坎上了,他最喜欢的电影就是《沉默的羔羊》,在他想来,他和汉尼拔一样,都是高智商的人,这些凡夫俗子都是他们游戏的乐趣,把这些人还有戈栋那些警察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比赚很多钱带来的感觉更刺激。

    就像这两天,他足不出户,可是却把全城的警察都戏弄的团团转,这种感觉让他兴奋,他通过摄像头看着那些警察的反应,看着周围的人对他带来的紧张气氛做出各种表情,这比看电影来的真实。

    这是自己导演的大戏啊,得到的效果是真实的反应,是那些镜头前搔首弄姿的明星们都无法表扬出来的真实……

    人生百态,喜怒哀乐,都一一呈现,他看着,想着,也茫然着,他的未来要何去何从呢!

    计划是有了,可是那只是计划,没有血肉,没有魂魄,他都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方式存在了。

    逃出去又怎么样,像周围这些人一样一日一日重复着以前的生活吗?

    他只想想就不寒而颤,这种生活对他无异是恐怖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中如果缺少了动力,刺激,他会不会很快就厌倦了?

    像秦睿说的找个地方养老,那他还不如轰轰烈烈地闹一场死了算了。

    秦睿其实也不是胡乱说了刺激霍臻,这两年接触了霍臻那么久,他对霍臻的喜好都做过研究,知道霍臻喜欢《沉默的羔羊》,他从来没和他讨论过这电影,为的就是关键的时候用来刺激他。

    霍臻生活空虚没信仰,他冒着风险赚钱就是喜欢刺激,他巧妙地把这些隐形的刺激在谈话中一步步渗进了霍臻的思想中,霍臻根本无法意识到,这是一种另类的催眠,他本身就自大,秦睿也算投其所好,助长了他自大的膨胀,所以说服霍臻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霍臻最终答应,上车离开云城后就打电话给红狐取消行动,他笑道:“我雇他是花了大价钱的!念在你给了我一亿的份上,这点损失我就忽略不计了!秦睿,我逃出去后,你敢不敢和我先赌一局,三个月内,你要能抓到红狐,我就把这些钱还给你!要是你抓不到,你打一亿给我!”

    “这是挑战吗?那行,我接招了!”秦睿淡淡一笑,意味深长地道:“红狐要是知道你拿他来和我赌,会不会找你算账啊?”

    “呵呵,你不会那么卑鄙又出卖我吧?”霍臻和秦睿就像朋友一样,边聊边走向车站,那些执勤的警察已经被通知不能阻拦两人,就默默地看着两人离开。

    霍臻身上的炸药还没取下,还有红狐的威胁让陈振宪也不敢采取行动,咬牙在监视器上看着两人谈笑风生,若无其事地走着恨的牙痒。

    监控室里有些警察私下就有些怀疑秦睿,看这架势,秦睿不会被收买了吧?所以才帮着罪犯逃走!

    “红狐那么狡猾,又居无定所,而且变化多端,要是你,你有办法抓到他吗?”秦睿反问道。

    霍臻笑道:“你又想套我的话!”

    秦睿偏头道:“霍臻,要是你走了我的路,你不觉得这也是一种挑战吗?寻找刺激还名正言顺!”

    “我生错了人家!”霍臻淡淡一笑,自嘲:“所以注定了我走不了你的路!”

    “我该说惋惜吗?”秦睿这次是真的为霍臻遗憾,他的确很聪明,看他短短几年把安庆发展起来,就证明这人的确有实力,可不是绣花枕头一包草那种废物。

    “惋惜什么,是想我没好结局吗?秦睿,你都开了赌局了,不到最后,你怎么知道我会输呢?也许是我为你惋惜!”

    霍臻丝毫不领情,嘲讽道:“你被洗脑了,以为自己站在正义那边就一定会胜利吗?电影里演的邪不胜正都是骗你们这些人的!生活里没有定型的剧本,任何结局都会有的!”

    “哦,那你觉得你会像汉尼拔一样鱼游大海,从此过着逍遥法外的生活吗?”秦睿笑道:“汉尼拔也是小说家塑造出来的人,你就能保证生活里真有像他这样的人?”

    “谁说没有呢?也许我就是云城的汉尼拔!”霍臻自大地道,眼睛扫过那些远远站着的警察,嘲讽地扬唇:“你看,他们明明知道我是罪犯,还眼睁睁地看着我从他们身边走过不能动手,可见要什么样的结局,是事在人为!”

    “我们要坐哪班车?”秦睿问道。

    他问这话的时候,陈振宪已经拿到了各班车发车的时间表,手下一帮人立刻分析,找出了三条线路,这都是十二点前发车的线路,陈振宪和手下人分析这三条线路所经过的地段,找出了两条霍臻可能乘坐的车次。

    一条是到g城的,另一条是霍臻会上哪班车,让自己的人都上了两班车,配合秦睿行动,决不能让霍臻再逃出法网。

    霍臻和秦睿已经到站台了,陈振宪也提前赶到了火车站监控室,看到两人在人群中穿梭,却没上车的打算。

    “到g城的班车还有五分钟发车车!”陈振宪觉得霍臻不会再耍花样了,他现在应该是迫不及待地离开云城。

    果然,霍臻在g城的车鸣笛要发车时,带着秦睿上了车,陈振宪得到汇报,他们一直往后走,还没找到座位呢!

    “你买票了没?这要走到哪啊?”秦睿见火车都动了,霍臻还在走,忍不住问道。

    “急什么,先看看你的同伴有多少啊!”霍臻嘲讽地道:“你别告诉我,你老板没派人上车?”

    “你怕了?”秦睿失笑:“你还没通知红狐呢,就算他派人上来,也不敢轻举妄动的!何况还有我做你的人质呢!”

    “和我一起死,你会后悔你的伟大吗?”霍臻一直带着秦睿走到最后一截车厢,又带着他往前走,那几个跟上车的警察都不敢随意走动引起他注意,都装作没注意他们。

    这次霍臻没走到头,在卧铺车厢停住了,拉着秦睿进了一间包厢。

    这包厢是四人的,里面空无一人,霍臻把秦睿推了进去,把背包丢给他:“包里有手铐,自己铐上,等车过了南龙弯,我就打电话给红狐让他停止行动!秦睿,我已经答应你不引爆炸弹了,所以你也别做什么事惹怒我了!否则出了什么事我就不负责了!”

    秦睿耸耸肩,从他包里取出手铐自己把自己铐在了床栏上,霍臻见他这样配合,就没说什么,拿出手机翻看着。

    秦睿刚才翻他的包看到里面有干粮水,还有两盒子弹,几万现金就琢磨开了,霍臻这样的准备是想半路跳车吗?

    他可不会以为霍臻会真的老实地坐到g城,没了红狐的威胁,他一定还有应变的措施。

    他会在什么地方下车呢?

    秦睿不熟悉这条线路,陈振宪也不熟悉,还是戈栋和张局把整条线路要途经的地点都标注了出来,给陈振宪讲解各个地段。

    这条线路爬山越岭,空旷的地段可以忽略不计,小站点陈振宪也不放过,迅速吸收着各站点附近的地形,当地的交通等等,手下一班人也赶紧分析他们可能下车的地方。

    戈栋盯着班车通行的线路,也在揣摩两人会下车的地点。

    张局在一边很焦虑,离十二点还有二十分钟,秦睿那边毫无动静,霍臻不会改主意吧,要是引爆了炸弹,那不是白白放跑了霍臻吗?

    火车上,秦睿琢磨着陈sir他们估计也等急了,就道:“霍臻,你差不多该打电话给红狐了,要是一会进了山里信号不好就误事了!”

    “急什么,还早呢!”霍臻看了看表,嘲讽道:“现在你急了,是怕我反悔吗?还是后悔做人质了!”

    “我跟你出来是你答应过不引爆炸弹的!霍臻,要是真爆炸了,我不会再配合你了!”秦睿装作懊恼地道。

    “放心,我不会反悔的,再等十分钟我就给他打电话!”霍臻取出一瓶水,自己喝起来,抬头看了看秦睿,举了举水:“要喝吗?”

    “不!”秦睿怕他把沾了他口水的瓶子喂自己,摇了摇头。

    “我又没病,你怕什么!”霍臻看穿了他,无语。

    “我怎么知道你没病呢!李昕那种人你也碰,谁知道有没有给你落下病菌!”秦睿一脸嫌弃的样子。

    “我没你想的那种饥不择食,他没病,我是了解了才要他的!”霍臻笑嘻嘻地道:“你刚才说他弱不禁风这话错了,他比许家昱强多了,技术也好!要是有机会,我都让你体验一番!”

    秦睿挑眉:“我可不是他,想要我,可能打的你鼻青脸肿!”

    “哦,说到身手,我们还没较量过呢,有机会打一场,看谁把谁打的鼻青脸肿!不过你靠的就是这张脸,我有些舍不得下手呢!”霍臻说着就起身,探过来也不知道想掐一下他的脸还是亲他……

    秦睿曲起腿,面无表情地道:“我脚上的功夫也好呢,要不要现在试试!”

    霍臻看他要翻脸,就笑了笑退回去坐下,他身上绑了炸药,这可不是较量的时候,机会有的是,他就不信秦睿不会臣服自己。

    约莫着十分钟快到了,霍臻遵守了诺言,打电话给红狐,那边接通他就道;“计划取消,你的尾款我一会打给你!那颗炸弹就送给你做礼物了!红狐,我认识个人,说有个叫秦睿的警察发誓三个月内抓到你,你小心点!”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霍臻嘿嘿笑了笑就挂了电话。

    秦睿无语地瞪着他:“我还没出卖你,你就把我出卖了!”

    这样和红狐说,这人以后就卯上自己了,就算霍臻落网,他也给自己埋了一颗隐形的炸弹。

    “礼尚往来啊!你出卖我一次,我出卖你一次,扯平了!”

    霍臻嘿嘿笑起来:“红狐可是心眼很小的人,我帮你放出这样的话,他一定记挂着你了,秦睿,我这也算帮你!你去找他,估计翻遍了全球都找不到他,可是他要是自己来找你,那不是方便你抓他吗?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我的钱还等着你赢呢!”

    “给我手机!我先告诉我们的人危险解除!”秦睿道,他的手机已经被霍臻收了。

    霍臻摇摇头:“不用你动手,我来打吧!报告谁?”

    “陈那个号码!”秦睿只好道。

    霍臻调出号码,打给陈sir,那边陈sir一见秦睿的号码就赶紧接了起来。

    “陈sir,我们是初次见面啊!”霍臻笑着招呼道:“蒙你关照,我才仓促逃亡,这份恩情我记住了!”

    陈振宪一听是他的声音,怔了一下才道:“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秦睿不方便,所以这电话换我来打,我已经兑现了对他的承诺,终止了红狐的任务,你们可以安心地去吃饭了!不用惦记秦睿,他好着呢!以后就跟我混了!陈sir,告诉你安排在车上那些警察,别轻举妄动,我身上还有炸药呢!要是你们不顾忌这一车的人给我陪葬,我也无所谓,呵呵,再会,下次有机会见面,我会给你送一份大礼的!”

    霍臻猖狂地笑着挂了电话,也没合上手机,随手翻看着秦睿的通话记录和短信。

    俞千凌的短信秦睿已经删了,这是他的习惯,手机上除了来不及删除的电话号码,基本没什么可以泄露的信息。

    霍臻一看没价值,随手就丢出了车窗外,转过头,他摸了摸下颚,问道:“你身上还有什么会泄露我们方位的东西吗?别说谎,否则我就剥光你检查!”

    “没有!”秦睿诚实地道:“你知道的,你屋里那些装置都检验了一遍,你还不相信吗?”

    他从看到那些摄像头就知道霍臻的仪器先进,所以去送海鲜粥的时候也没多此一举带追踪器,反正带了也会被霍臻没收的,又何必浪费。

    “行了,我相信你!”霍臻被他看穿了也不恼,笑眯眯地喝完水,把瓶子也丢了出去,起身,把背包拉好。

    秦睿蹙眉看着他,他想行动了吗?

    霍臻拉开门,走了出去,没带背包,秦睿就耐心地等着,过了几分钟,霍臻回来了,提了一个行李袋,秦睿心下一咯噔,他哪来的行李,难道这车上还有人配合他?
(快捷键 ←)上一章:第247章 方向不同 返回《豪门逼婚,闪婚老公太霸道》目录 下一章:第249章 了断的时候(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