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番外结局)你是我最好的礼物

文/蔚然语风
本章字数:14034 豪门逼婚,闪婚老公太霸道txt下载

“为免夜长梦多,抓人吧!”戈栋建议道,反正红狐的身份已经落实,只要盯着他去放项链,就可以人赃并获,再加上他发的那些物证,他们也得到了他在瑞士银行的保险箱和密码,罪证确凿,足以定他的罪了!

“我也觉得可以抓人了!”秦睿也同意戈栋的建议。

陈振宪想了想道:“那行动吧!他离开酒店,秦睿和戈栋你们两立刻搜查他的房间,我还想知道那颗炸弹的下落,希望你们能找到线索!”

秦睿虽然很想亲自抓到红狐,了结和霍臻的赌,可想想,亲手抓和队友抓也没什么区别,他为抓到红狐也做了大量的工作,这就够了。

他就同意了陈振宪的布置,十分钟后,陈振宪通知他,菲利普已经离开了酒店。

“行动!”秦睿和戈栋飞快地从楼梯间上到菲利普住的房间,用崔队送来的门卡打开了房间。关上门,两人就开始搜查。

红狐似乎就是去放钻石项链,没打算离开,行李和手提电脑还留着,秦睿和戈栋检查了一遍,没发现有用的东西偿。

“等一下”秦睿突然反应过来,对戈栋道:“我们疏忽了一个问题,红狐都是远程杀人,那他的枪呢?那么长的枪他不可能随身携带,他会把枪放在哪呢?”

红狐每次入境都不可能携带枪支入关,秦睿和戈栋对视了一眼,否定了刚才的想法,红狐一定有帮手和中间人。也许这中间人不但负责帮红狐联系生意,还负责提供枪支。

只是这次红狐怎么突然跳过中间人亲自和秦睿谈生意呢?

“难道他们两起了内讧,这中间人不再帮红狐了?”戈栋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秦睿已经打开红狐的电脑,电脑竟然没关,动了动屏幕就亮了起来,运行的程序还停留在论坛上,秦睿迅速翻了一下站内信,除了和自己聊天,红狐还和其他人聊,给人家发杀人的策略,只是那些人都是逗红狐玩玩,谁也没像秦睿一样给钱。

“这就是他孤注一掷愿意把钻石项链抵押给我的原因吧!”

秦睿又翻看了红狐常去的网站,还打开了他的邮箱一一查看,他越看越困惑,红狐竟然如此大意,邮箱里的信也不删除,他很快就发现红狐和中间人联系的信件。

他先看了时间,最后一封信是半个月前,信是中间人发的,一个id名字叫心魔的,他在信中写道:“以后我不能再帮你了,你自己保重,别伤心,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终会在上帝面前相逢的!到那一天,你就会真正地解脱了!”

秦睿迅速翻看着这个中间人和红狐的信件来往,看了一半就哭笑不得,抬头对戈栋说:“我们都高估了这个红狐,原来他每次杀人都是这个心魔帮他策划好的,他只是执行而已!”

“怎么回事?”戈栋诧异。

“一个高智商的犯罪者,再加上一个行动者,他们叠起了一个强大的杀手形象,我们这些年都被骗了!难怪我总觉得红狐的身手和他这两天表现出来的性格不像真正的红狐,原来不是他不像,而是我们把两个人的形象混淆了!”

秦睿耐心地解释道:“心魔筹划,挑选适合他们的生意,红狐考察现场,再由心魔制定杀人的行动计划,红狐按着执行。心魔行动不便,可能已没有多少时间能活了,才和红狐分道扬镳了!红狐这些年按他的计划杀人,每次都很顺利,这可能给他形成了一个错觉,觉得没有心魔,他也能成功!这就是他为什么挑衅我,之后又受不了刺激频频出现在论坛上的原因!”

戈栋懂了,难怪他们都觉得红狐这次沉不住气有些蹊跷,原来是失去了背后这个支持者啊!

“看这个!我找到了红狐的武器!他还没取货呢!”秦睿翻到了一张红狐和地下武器交易商的单据,取货时间定在明天晚上,还有尾款没交。

“呵呵,这是不是赢的太轻松了!”戈栋都无语了,之前的红狐的确被神话了,原来真正的他是个无脑的人,电脑里什么东西都有,这些出卖他的东西也不知道删除,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这个心魔又是什么人?”戈栋问道:“信件里有透露吗?”

“想找到他也很容易,线索很多,他患了一种肌肉萎缩的病,这些年都卧床修养,从他的说话方式,这人可能是个从事教育工作的人,你看,他像一个父亲一样经常训斥红狐,估计想着红狐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说话也不掩饰。仔细也分析,肯定很容易找到他!”

秦睿和戈栋边说边看记录,那边,崔队也很顺利地抓到了去放项链的红狐,他们和秦睿一样高估了红狐,结果出动了一队精英,等在现场抓到红狐,崔队一搜身,他也无语了,掉头到一边就给陈振宪打电话,问道:“是不是弄错了?这人身上没有枪支,我们的人他连一个都打不过!我们出动了这么多人抓他,怎么感觉像杀鸡用牛刀啊!”

秦睿已经和陈振宪联系了,把发现心魔的事也报告了,陈振宪虽然觉得匪夷所思,还是通知崔队先把人带回警局,等调查了再说。

秦睿和戈栋搜查完房间,就带上红狐的电脑去警局汇合,论坛上还有很多人在刷帖子,可是红狐没回,任众人嘲讽的气焰嚣张之极,也石沉大海般沉默。

技术部的人检查了菲利普的手机,他刷帖子的id完全符合论坛上的那位红狐,再加上电脑里的东西,都证明他们没抓错人。

崔队和众人才接受了现实,他们一直追捕的红狐,以最弱的姿势被抓捕了。众人虽然取得了胜利,可是却都觉得赢的憋屈,这就像蓄力想猛击,结果却击打到了棉花上一样,空费了一番力气。

最憋屈的还是戈栋,还在这样窝囊的对手上吃了亏,让他脸都丢尽了,还想着这次来能表现一番,没想到却遇到了这样的对手,没能表现,还吃了亏,一时郁闷的想撞墙。

“别郁闷了,机会有的是!”陈振宪安慰地拍拍他的肩:“反正借调你半年,我这里还有很多悬案没解呢,有的是你表现的机会!这事你别放在心上,这样乌龙的事经常有,我们该庆幸不用太费力气就能抓到人!”

戈栋想想也释然了,总比大家冒险好吧,陈sir说的对,机会有的是,下次再表现好了。

菲利普被抓还不服气,吵吵嚷嚷说警方赢的不公平,还说要见秦睿,他们的比赛还没结束呢!

谁和他讲公平,秦睿现在只想赶紧了结这案子,回去陪俞千凌。

抓到红狐是秘密的,陈振宪还想借此抓到莉莎雇凶杀人的把柄,一起解决这个案子。

论坛乱了一晚,第二天接着继续发帖,当然此时的红狐就是戈栋了,秦睿给苏姗打了个电话,让她假装无意发现了这个论坛,引莉莎去看。

莉莎一看,气急败坏,就给红狐发了信息,骂他怎么把事情捅大,还威胁说要是坏了她的事,尾款就不付了。

戈栋用红狐的语气说决不会坏事,让莉莎耐心地等着。

莉莎发信息过来,霸道地说:“我不管你怎么闹,提前把事情解决了!警方都盯上我们了,我不想节外生枝,我就给你两天时间,解决不了我就离开威尼斯了!”

戈栋‘急’了,道:“我和那人的赌约在大后天,你提前走了,那我的赌约怎么办,你再多留一天吧”!

好说歹说,莉莎同意了,和戈栋约好,大后天会叫上大卫去游玩,让戈栋在路上动手。

陈振宪安排了人手代替红狐去‘杀’大卫,先迷惑莉莎,只要莉莎把尾款打给红狐,就能抓到她买凶杀人的证据。

可能想打听警方的动静,莉莎这次主动给秦睿打电话,要见面。

秦睿事情已经了结,哪有心情敷衍她,在电话中唉声叹气,说自己办事不利,已经被队长调到别的案子上了,他还埋怨道:“都是你举报了我,否则我怎么会被骂呢!”

莉莎一听暗喜,觉得警方太无能,这就把秦睿调走了,这不是说明红狐是安全的吗?

她立刻转了语气,煽动秦睿辞职,说他做这工作没意思,还不如出来大家合伙赚钱,她有门路,一定会让秦睿赚到很多钱。

秦睿敷衍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和一个即将进监狱的人有什么好说的,他陪她说这些话都是看在案子还没结束的份上,否则哪有心情理她。

陈sir他们在布置抓莉莎的计划,他和戈栋还有技术部的人就留在警局审问红狐,分析心魔的身份。

红狐对心魔的事抗拒不交待,被问急了就说所有的事都是自己做的,让他们别打扰心魔。

秦睿他们出示了他和心魔的聊天,红狐就崩溃了,一直念叨:“他没多少日子了,你们就让他安静地走完这最后的日子吧!别打扰他!”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不说,审问了两天都没进展,等‘红狐’要杀大卫这一天,秦睿和戈栋先过去配合行动,两人才到半路,就接到警局的电话,说红狐自杀了,他把自己的囚衣撕成布条,自己把自己吊死了。

秦睿和戈栋确认了红狐的死讯,报告了陈振宪,陈振宪郁闷了一会,这莉莎抓到了,她指使的人却提前死了,这对莉莎判刑不利啊!

让众人都没想到的是,埋伏等着抓莉莎的人最终没等到莉莎,在半路上,莉莎遭遇了车祸,当场死亡。

陈振宪接到消息赶过去,当地的交警已经勘查完现场,说莉莎是醉酒驾车,撞到了对方的车上,死了。

而车上坐的大卫,却很幸运,被甩出了车外,摔断了一条腿,身上有很多擦伤,可是没生命危险,而他的脸很奇迹地丝毫没伤到。

秦睿和戈栋也跟着赶到了现场,看到莉莎血肉模糊的样子,两人都有些感慨,这想杀人的死了,被杀的却活了下来,这算不算个笑话呢!

等秦睿知道大卫没伤到脸,他沉默了半响对戈栋说:“你信不信,大卫一定能拿到莉莎的巨额赔偿金?”

戈栋愣了一下,随即问道:“你觉得是大卫导演了这场车祸?”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大卫这种男人,明明知道莉莎水性杨花还娶她,还知道他的前两任都死于非命,怎么可能还傻傻地把自己送上门呢!他一定别有用心!而且,现在还是大白天,我们那天去参加莉莎的party,是晚上,莉莎喝酒也很有分寸,怎么可能大白天就喝的酩酊大醉呢!”秦睿分析道。

“我们没有证据,怎么证实是大卫做的呢?”戈栋叹息。

“想证明的话肯定有办法!”秦睿回到警局,就找来监视莉莎的警员细细问他们跟踪莉莎和大卫的细节。

警员说两人早上从酒店出来就到处玩,吃饭的时候莉莎也不知道接了谁的电话,回到桌前就要了一瓶酒,和大卫喝起来,她才喝了三杯,大卫喝的更多。警员也想不通,三杯酒怎么就让莉莎醉了呢!

要查清就要解剖尸体,陈振宪安排验尸官检查莉莎的尸体,秦睿和戈栋去医院询问大卫。

大卫一口咬定莉莎喝了不止三杯酒,其他什么都不说,秦睿和戈栋回到警局,等了一天,第二天验尸官送来检验报告,结果证实莉莎血液里有致幻剂的成分。

搜查了莉莎的行李,才发现莉莎患有心脏病,在她的药里也检查出致幻剂。

大卫就成了嫌疑人,提审他,他一口咬定根本不知道莉莎有心脏病,还说她强壮的像头牛,怎么可能有心脏病呢!

再三审问,大卫都说不知情,秦睿和戈栋都觉得大卫隐瞒了什么,又细细审问,结果大卫抗不住,终于说出了一件事,说苏姗和自己根本不是情人的关系。

“她是莉莎前任丈夫的情人,她还给他生了一个孩子,莉莎不知道这事!苏姗想拿回她孩子父亲的遗产,为此还找过律师咨询,只是莉莎很强硬,宁愿打官司也不愿意拿出钱来。苏姗知道莉莎想找人杀我时,就找我,说只要我配合她杀了莉莎,那笔钱她会放弃的!药也是苏姗给我的,她说她已经计划好了,不会有人怀疑我的!没想到被你们查出来了!”

秦睿和戈栋一得到大卫的口供就赶去找苏姗,去到才知道苏姗已经退房走了,一查,苏姗早在莉莎死的时候就回到了国内。

“这案子大卫的罪名逃不了,苏姗不会有事的!”陈振宪听秦睿和戈栋报告就摇头道;“她把一切都算准了,利用大卫的贪心杀了自己的仇人,大卫说的那些话根本无法做证,药是他换的,苏姗完全可以推说大卫是想拉垫背才诬陷她!一个好律师就能帮她完全脱清关系!”

秦睿和戈栋也赞同陈振宪的话,苏姗家里也很有背景,想在当地给她脱罪轻而易举,大卫这黑锅背定了。

“其实也不算黑锅,他如果不贪心,就不会被苏姗利用!他只是脑子太简单了!”陈振宪给大卫做了总结。

而在查这案子的同时,警方也找到了心魔,他是菲利普所在的大学的一个心理学教授,十五年前就辞职了,是攀岩时不小心摔下来摔断了脊椎骨,从此就再也没站起来过。

菲利普就是在心魔住院的时候认识了他,那些年没杀人就是跟着心魔学习,而他再次杀人也是心魔指使的,杀的那人是心魔的仇人,也是一个心理学教授。

剽窃了心魔的论文,还趾高气扬地嘲讽心魔,心魔自己不能动手,就指使菲利普杀人。

心魔瘫痪后医疗费入不敷出,在自己的策划下让菲利普成功地杀了人没被人怀疑后,他就走上了这条路,专门帮菲利普接生意,替他策划杀人的细节。

他教导菲利普,这些人该死,杀了这些人能帮助那些福利院的孩子,两人就这样一唱一和地越走越远。

等警方的人找到心魔,心魔已经油尽灯枯死了,很巧,和菲利普死在同一天,按时辰算,比菲利普早死了一个时辰。

“菲利普是不是预感到心魔不在人世了,所以才自杀的?”戈栋和秦睿都有同样的想法。

就像陈振宪对秦睿如同父子一样,跟了心魔那么多年,这两人的关系不止是合作者这么简单吧!

心魔对菲利普的意义,应该就像是精神领袖一样,失去了精神支柱,菲利普就像被抽了脊梁的人,再没有猖狂的资本了。

这次被捕对他也是打击,他就像一直活在虚拟世界中的人,猛然看清了事实,发现自己不是想象中那个人,就彻底崩溃了!

那颗炸弹,警方也在菲利普的电脑里找到了下落,他委托黑市的交易商帮自己出手,还没卖出去呢。警方在他的电脑里找到了一家云城的仓库保管单据,戈栋就被陈振宪委托回去找这颗炸弹。

红狐死了,秦睿的工作也算完成了,他惦记俞千凌,看没自己的事了,就和陈振宪要了假期,回国和俞千凌团聚。

之前和俞千凌通了电话,才知道秦屿在和秦珩,秦燢旅游的途中晕倒了,一查,患了肺癌,他拒绝手术,说自己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要回家休养,能活多久算多久。

秦珩和秦燢一商量,尊重他的意见,就带他回了云城。

秦珩通知了俞千凌,俞千凌就收拾了行李回云城,打算在那边生孩子,让秦屿没有遗憾地走。

秦睿一听到这事也坐不住了,要了假期,和戈栋一起回云城。

他觉得自己和秦屿一直聚少离多,眼下他没多少日子了,也该抽时间陪陪他了,免得自己以后遗憾。

秦睿回到云城后,和俞千凌搬回了秦家,秦珩也搬回来住,一家人热热闹闹。

而秦成德的夫人,在秦成德被判了二十年徒刑后和他离婚了,她不待见秦珩,带着女儿秦茵搬出了秦家,临走逼着秦屿给她秦氏的百分之十股权。

她说自己嫁到秦家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她要这些股权也是应该的。

秦屿没有给她股权,按股权折算,给了她两家分公司,划出去全归她和秦茵。她开始还不肯罢休,后来是在秦茵的劝说下才接受了。

秦茵没像她见识短浅,她是见识了秦成德和秦琦的下场,觉得还是别轻易得罪秦睿和秦珩比较好。别闹僵了,大家都是姓秦的,以后有困难还能找人。

毕竟现在秦家是云城最大的富豪,只要她们不离开云城,就犯不着和两人作对。

秦珩也很大度,大概看毕家,霍家都落寞了,大家又是一家人,秦茵虽然出去单干,她也没落井下石,看她不懂做生意,有意无意还提点着她。

秦茵由开始的反感她,到后面就慢慢接受了她,在她的劝说下,还经常过来看秦屿。

秦屿看一家和乐融融,心情舒畅,肺癌也没影响他似的,每天起床和秦燢去爬山,钓钓鱼,回来精神好时还亲自下厨做两道菜,竟然活的越来越洒脱。

秦氏由专人打理,秦珩就办起了自己的公司,说不想借秦家的名义,想自己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力闯天下。

俞千凌也把重心转回了云城,特别是云城的副市长转了正后,她受人恩惠就更要把俞氏发展好,她肚子越来越大,忙不过来就把休假的秦睿叫去帮忙。

秦睿为了老婆不那么劳累,只好任劳任怨地被奴役,这家伙虽然不喜欢经商,可就仗着聪明,还有和霍臻打交道练出来的本事,硬帮俞千凌谈成了两笔大生意,而且很自豪地没靠任何关系。

对于秦睿,云城的人是毁誉参半,有些人看不起他,虽然秦睿和霍臻打交道的日子没有做任何亏心事,这些人都把他看成是霍臻的人,暗里骂的很难听。

庄漾这等朋友要是听到就帮着骂回去,也有人告诉秦睿,秦睿却丝毫不在意,笑道:“懂我的人知道我是什么人,不懂我的,我何必在乎他说什么呢!骂又不会让我少块肉!背地里骂骂我听不到就算了!有本事就当面骂我,看我敢不敢拿马桶刷给他漱口!”

那些骂人的想起当时何欢渝的事,这骂声就少了。他们并不知道,给何欢渝用马桶刷漱口的不是秦睿主使的,是单奕,这就误会了!想到秦睿当初都敢整何欢渝,现在有这身份撑腰,整了他们谁会追究呢!

别吃暗亏,秉着这样的认识,就做出了别惹秦睿的选择!

幸福的日子一天天就过去了,随着天渐冷,俞千凌公司里有秦睿帮忙,再加上肚子大了,就很少出门,每天陪着秦屿做做操,走动走动,养胖了不少,让秦睿每晚抱着她,笑嘻嘻地道:“我就喜欢你这丰满的样子,手感好!”

俞千凌给了他个白眼,不过对他的话蛮受用,反正生了孩子再减肥就行了,她才不信男人会对着一个肥婆一辈子不变呢!

“我说的是真的,你又不是模特,要那么瘦干嘛!胖老婆看着安心,养眼,很有安全感!”秦睿正儿八经地道。

“怎么就有安全感了?”俞千凌好奇地问道。

“因为胖老婆心宽,会做好吃的,有家的感觉!瘦老婆不喜欢吃,和你吃饭吃一点点,让你看着都没食欲,怎么给你家的感觉嘛!”

不管三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有一条俞千凌是相信的,那就是他喜欢有家的感觉!一大家人在一起吃饭,他食欲都会大增。

三少是缺少家庭的温暖吧!俞千凌暗暗想,以后再忙,也会多抽空陪他一起吃饭,让他和孩子都对家有牵绊,不管走到哪里,想起家人都会心里暖暖的!

三个月后,圣诞前夕,秦家,俞千凌挺着大肚子看秦睿和秦曦布置圣诞树,一大早,秦睿就开车带秦曦上街买回了圣诞树和很多圣诞礼物,说第一次在秦家过圣诞节,要办个圣诞party。

戈栋和宁夕汐也带了宁夏,宁晟来,戈栋这两个月都在陈振宪手下办事,已经历练出成绩了,人也更沉稳了。

他动手和秦睿一起布置圣诞树,宁夕汐走过来和俞千凌站在一起看着,她的肚子比俞千凌还大,毕竟怀了两个,这也正常。

她看看俞千凌道:“快生了吧?”

“嗯,预产期就在这两天!我有种预感,这个圣诞节会被这小家伙搅了!偏偏秦睿兴致勃勃,说没那么巧!”俞千凌抚摸着肚子笑道。

“生也不怕啊,算你给三少的圣诞礼物了!”宁夕汐取笑道,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们两认识就是圣诞节认识的,你们的孩子在圣诞节出生,以后庆祝都可以一起了!”

“省事也不是这样的,分开不是更好,就不用找借口过节日了!”俞千凌才不想孩子在圣诞节出生,这日子对她有特殊意义,她更愿意和秦睿单独庆祝。

似乎过路的神仙听到了她的心声,秦睿圣诞树还没布置好,她的肚子就一阵阵抽痛起来。

“西西!我怕是要生了!”俞千凌开始还想着是自己紧张,等后面注意一下,发现阵痛规律了就说了出来。

宁夕汐生过一次,有经验,询问了情况就叫起来:“秦睿,快来,千千要生了,赶紧送他去医院!”

秦睿一听慌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跑了过来,戈栋赶紧去开车,秦珩在里面听见,也忙起来,去把俞千凌准备好的生孩子需要的东西都提了出来。

秦屿和秦燢在屋里下棋,听到这消息两人也坐不住了,看戈栋他们开车走了,也赶紧催着秦珩开车,要去医院看孩子出生。

“爷爷,外面冷,你还是在家里等着吧!”秦珩劝道。

秦燢笑道:“你就让他去吧,在家里等着对他也是种煎熬!这可是他曾孙子出生,他不能看着孩子出生今晚都睡不着!”

秦珩一听才放弃劝秦屿,开车带上秦曦,一行人就赶到医院。

毕竟经常被秦睿逼着锻炼,俞千凌进了产房也没拖太久,一个小时后,顺利地剩下一个重四千克的男孩。

消息一传出来,秦屿高兴的合不拢嘴,上前给了秦睿一个拥抱,笑道:“谢谢小睿,让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你的孩子出生!我这一生什么遗憾都没了,就算明天死了,也知足了!”

“爷爷,你不会死的!你还要看着他长大,叫你曾爷爷呢!”秦睿等不及,问了医生,得到允许就跑进去看俞千凌。

俞千凌虚弱地躺着,看见他就嘟了嘴:“秦睿,我饿!”

秦睿哈哈就笑起来,转头出去赶紧让秦珩去买吃的,回头坐到了俞千凌床边,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人家生孩子都叫痛,你倒好,看见我就要吃的!你不是说生了孩子就减肥吗?像你这样惦记着吃的,怎么减啊?”

“怎么,嫌弃我了?”俞千凌霸道地说:“我就知道你口是心非!你等着,三个月后,我一定恢复往日的身材!”

“得,你减肥饿到我儿子怎么办?”秦睿也霸道地说:“不准减,我说过,你不管什么样子我都喜欢,我以爷爷的名义发誓,决不说谎!”

“秦睿!”俞千凌语气忽地软了下去,抬手。

秦睿本能地低下头,问道:“怎么了?”

“喜欢我给你的这个圣诞礼物吗?”俞千凌温柔地问道,手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

秦睿就势在她鼻尖上吻了一下,笑道:“喜欢!谢谢老婆,辛苦了这么久给了我这么好的礼物,这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

“那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圣诞礼物?”俞千凌撒娇。

“当然给你准备了,就是放在家里没顾上带过来!”刚才忙着送她来医院,秦睿那顾的上带礼物呢!

也没想到,俞千凌会在这时要礼物!

“其实,我已经收到礼物了!也是我这一生收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你知道是什么吗?”俞千凌问道。

“是什么?难道我送的礼物不能和它比?”秦睿有些好奇了。

“傻瓜,你不是很聪明吗?怎么提示了也猜不到!”俞千凌给了他个白眼,看他还是一副傻兮兮的样子,忍不住道:“是你!我是不是该感谢何欢渝,成就了我们!”

秦睿终于反应过来,自家老婆是婉转地告诉自己她很幸福呢!

“嗯嗯,是该感谢她!没有她,我们也许就错过了!”

“所以我不恨她了,也不恨何正清,俞千雪,过往的一切跳开来看,把经历过的当磨炼的风雨,风雨过后我们总能看到彩虹的我感谢命运之手,推着我遇到了你让我有个好的结局”

俞千凌想起俞千雪,路菲,许家昱,毕云生,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幸运的,而给她带来幸运的是秦睿她庆幸遇到的是他,而不是别人

生命是终将荒芜的渡口,每个人都是匆匆过客。我们一生中会遇上很多人,在我们认识的这些人中,有些人教会了我们成长,有些人教会了我们怎样生活,而有些人教会了我们怎么珍惜自己所拥有的

不管怎样,感谢陪我们走过这一路的人,让我们哭泣,也让我们最终收获欢笑,幸福

---题外话---亲们,这章番外结束,本文就全部完结了。风计划下个月开新文,希望在新文里再看到亲们!谢谢大家对风一路的支持!希望再继续支持风!o(nn)o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第259章 (番外)落进圈套 返回《豪门逼婚,闪婚老公太霸道》目录 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