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托孤

文/洛带
本章字数:4758 死人经txt下载

前几日,黄竹老道还曾与我斗法,当时除了觉得他脑子有些问题之外,根本没发现其他不对劲的地方,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

看我神情疑惑,王灿又小声告诉我道,“黄竹老道当年就受创极重,这些年全凭体内孕养的一柄道剑支撑着,那日与圣人斗法,这老道失心疯了一般,直接崩碎了道剑,这才终于支撑不住了”

听了王灿的话,我心里不由一沉。

这么说来,这老道的死,却是因我而起!

说起来我也是冤枉,那天路遇小阿莫着实是个意外,谁能想到,那老道如此刚烈,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我,直接选择了玉碎。当日他崩碎道剑的举动已经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更没想到,那道剑竟与他性命相关,崩碎之后,道消人亡

我心里不由得沉重起来,一切虽然都是误会,但不管怎么说,老道也是因我而死。

或是看出我的表情有异,王灿连忙又道,“那老道黄竹完全是自己一心寻死,圣人若是不愿理会,咱们回去便是。等那老道咽气之后,我派人安葬了他,带小阿莫回我王屋洞天养育便是。”

我叹了口气,摇摇头,伸手指了指前方破庙,对王灿道,“前面带路吧。”

“这”王灿犹豫了一下,却也没再说什么,点点头,带着我往破庙行去。

进到破庙,穿过那日我与黄竹老道交手的大堂,来到后面一处破旧卧房内。

还未进门,我便听到了小阿莫微有些压抑的哭泣声,本就低沉的心情愈发压抑,随着王灿一起,推门走了进去。

进门后,我抬眼一看,这间卧室比外面的大堂更加破旧,狭小的屋子里,甚至连一张床都没有,地上铺着几张塑料纸,塑料纸上垫着两层花花绿绿的破褥子,老道黄竹此时就躺在破褥子上,脸色蜡黄,身体干瘦,远远看去,就像真的是一根黄竹。

小阿莫跪伏在床边,一边不停的在给黄竹擦拭着额头,一边不停的自己抹眼泪。

我看着屋子里的装饰,不由心底发酸。我踏入玄学界也有些年头了,黄竹和小阿莫这里,是我见过最穷困的模样。其他玄学界之人,莫说像黄竹这般有识曜修为,就算是小阿莫这样,刚刚能引动道炁的寻龙境界之人,生活中也再不会为钱财所困,随便出手做些什么,就能被俗世那些富商巨贾们奉为上宾。偏偏老道黄竹这里,为了躲避玄德洞天追杀,隐姓埋名躲在这里,连生活都难以保障,真不知这些年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老道黄竹也着实可敬,靠着执念安心呆在这里十数年,生生把襁褓之中的婴儿,养育成了如今少年模样。其中的含辛茹苦,轻易便能想象的到。

也不怪他当日见到我之后,失了心神,直接选择了鱼死网破。实在是他这些年过的太不易。

想到这里,我对玄德洞天的厌恶不由又多了几分,身为三十六小洞天之首,偏偏做得如此勾当。

老道约莫是听到了我进来的声音,眼睛微微眯起一条缝,看到是我,似是有些激动,猛地张开眼皮,露出里面浑浊的眸子。

我走上前,把住他的手腕,将手指轻轻搭在他的脉上,过了许久,才叹了口气,缓缓放下。

老道已经油枯灯尽,脉象完全摸不到,全凭王灿给他体内灌输的一股灵气,才勉强吊着一口气。

老道显然是参破了生死,看见我之后,甚至还有些开心,嘴巴嗫喏着,发出微弱的声音,“我知道知道你会来的”

他说话都有些勉强了,每说几个字,便会剧烈的咳嗽一阵,引得身体一阵抽搐,如同油锅里的虾一般。

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叹了口气,问道,“你现在知道,我不是玄德洞天的人了吧?”

“知道了”老道露出一丝惨笑,嘴上两撮白毛无力的抖动几下,老半天才又说道,“老道本就时日无多,世间万般皆苦,提前一些时日,也算是少了些折磨”

他无声的惨笑着,手按着胸口,目光却是转向了小阿莫,露出几分慈祥。

“我跟他父母,乃是至交。年幼之时,他父母于我有救命大恩,那时我便立誓护佑他们一生。可惜我修为浅薄,至今也无力回报当年无力解救他父母,如今也无力护佑阿莫!”

老道喘着气,目光之中满是不甘与自责,似是把玄德洞天做的那些事情,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这黄竹老道显然是重诺之人,因为当年的誓言,付出了自己整整后半生,尚还觉得自责。

我心里有些感慨,也不知小阿莫父母前生修了什么善缘,今生能得此一个朋友。

说起小阿莫的父母,我不由想起了方才那两个剑奴。

那两个剑奴看起来不过二三十岁的模样,而这黄竹老道,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时代之人。

我开口叹道,“你你比他们,年轻太多了。”

“他们?”听到我说的话,老道一愣,有些不敢置信。

“你看到他们了?”老道的声音有些颤抖,缓缓伸出一只手,大概是想指着我,却连伸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悬在空中晃着。

我点点头,“就在我来这里之前,与玄德洞天之人发生了冲突,他们动用了剑奴。”

老道长大嘴巴,露出里面本来就不剩下几颗的黄牙,他就这么半个身子悬在空中很久,才憋出来一句,“他们还好么?”

我不自然的咧嘴笑了笑,只是笑容里满是苦涩。

“是了,变成了那样,那还有什么好不好的”老道显然看明白了我的意思,整个人像是没了支撑的力气,一下子瘫在了褥子上。

随后,便是长久的沉默,伴随着老道一阵又一阵剧烈咳嗽和沙哑叹息。

生死离别本就是最惨烈之事,这老道与我虽只是萍水相逢,可他的死亡却让我脱不开干系。

只是我没想明白,他临死之前,叫我过来是何意。

我正欲开口询问,老道却好似能看透我心中所想,先一步开口道,“你把这孩子带走吧。”

“啥?”我愣了一下,微微皱眉。小阿莫对老道的重要性我心里很明白,照理来说,老道临死托孤,应该交于稳妥之人才对,而我,与他不过两面之缘,我怎么也想不到,他竟会选择了我。

沉默片刻,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说什么?”

老道声音缓慢却又坚定的再次说道,“我想把小阿莫托付给你你莫要拒绝,他的天资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假以时日,他必然能成为最强大的剑修!你若不放心,我可以让他现在起誓”

老道似乎怕我拒绝,焦急的不住跟我强调小阿莫的潜力。

我苦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小声解释道,“他跟着我倒无妨,只是我连剑修都不是,这孩子跟着我,却是浪费了他的天资。”

“你不是剑修?”老道浑浊的眼眸微微睁大,满脸都是惊讶。

“我的确不是剑修。”我摇摇头,继续道,“在遇到你和小阿莫之前,我甚至没见过剑修之人。”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老道眼睛里有些迷茫,他喃喃自语着,眼神变得飘忽不定。

“老夫在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便从你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强烈的剑气。”长久的沉默过后,老道忽然又开口道。

“若非如此,我也不会把你当成玄德洞天的人,如今天下,剑修之辈几乎都集中在玄德洞天。”老道费力的咽了口口水,盯着我,缓缓又道,“你若不是剑修,你身上的剑气,又是从何而来?”

剑气?我第一个反应是,老道感应到了卸甲剑的气息,不过旋即便意识到,那时我尚未得到此剑,莫非是轩辕剑?

黄竹老道竟能感应到轩辕剑的气息?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二章 王剑 返回《死人经》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四章 传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