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结局篇-凌子谦(9)

文/紫千红
本章字数:5558 婚碎爱已凉txt下载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压力肥’?

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诺还感觉怪怪的: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多囊体质,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了?

哎,想起这茬,一诺不禁又幽幽叹了口气,即便身体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也因为她紧绷的心情给完全忽略了过去,全然的粗枝大叶,一诺怎么也没料到,上天就这样跟她开了个玩笑,她在为不能生育倍感焦虑‘压力’的时候,肚子里其实已经有了!

走出浴室的时候,她俨然就是一只深受打击的大公鸡,垂头丧气的,整个人都是没精打采的,上床,掀开被子就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原本还在看着手机,见状。封祁漠也直接放了下去:“怎么了?”

谁知他刚一伸手,却被一诺挡下,直直给推了回去:“这两天,不要碰我!”

“呃?”

眉头一挑,封祁漠心里还在想:莫不是大姨妈来了?所以天气突变了?想着,她的日子也不是这几天啊!难不成压力太大,内分泌也失调了?

抬手,封祁漠裹着被子还是搂住了她:“宝贝儿,这又是受什么刺激了?说出来,老公帮你舒缓舒缓!”

开口,他还在想,幸亏最近没提允里建议她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的事儿!想起她说得那条,封祁漠潜意识里总有些怀疑:

不孕不育现在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病,可这种一竿子闷死的,估计也不多吧!她怎么一下子就像是被打进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的感觉?

蹭着被子,一诺乌龟一般往外探了探头:“老公,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嗯,不太一样了?”

她美好意思直接问。他嫌不嫌弃她胖了?

“呃?有吗?恩,更漂亮了!”

开口,封祁漠其实有些心虚。因为粗枝大叶的他,根本不知道她所谓的‘不一样’是指什么?抓心挠肺地,还在闷死苦想,所以,也不敢多说,生怕多说多错最后又落个千般不是。

翻着白眼,一诺就觉得他没用心。肯定是敷衍她来着,不过,他一开口,就是漂不漂亮的,更加大了她减肥恢复原状的决心,而且,她还暗暗发誓,在身材恢复之前,要适当跟他保持距离——必须保持一如之初的美好形象!

若是连这点都没了,估计她真要疯分分钟钟被扫地出门了!

时刻保持危机感,是一个女人也必须具备的修养。

心里,她还不停给自己打气!

“是不是最近闲着,小脑瓜又胡思乱想了?”封祁漠刚伸手抱了抱她,都还没动,狼爪就被人从被子里扔了出来:

“恩,说了不让你碰我嘛!”

“宝贝儿,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让他碰?

翻身,封祁漠的目光十二万分的认真。别头,一诺却不好意思地埋进了枕头:“恩,距离产生美,我们要适当保持一点…距离!”

“歪理!给我好好躺在我怀中!跟陌生人倒有距离,美呢?在哪儿?”

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突然给他来这种幺蛾子,不是破坏他的幸福吗?

“老公,老公,你就过几天再抱我嘛!”娇嗔着,一诺还怕他摸到自己腰间的肉肉。

“怎么还要过几天?”越说,封祁漠越迷糊了,越是不想撒手。

“那个…我先饿几天,减减肥!”

一听,封祁漠差点没吐血,不悦的点着她的小脑门,一把将她拖进了怀中:

“你敢?好好地,减什么肥?再饿出病来!长点肉,福气!只要别胖的影响健康、我抱不动就行了,嗯?不要拿自己身体开玩笑!与其病怏怏得作践身体,我宁可你健健康康多陪在我身边几年!”

轻抚着她的发丝,封祁漠的话是真诚的。再多的财富权势也免不了生老病死,随着年纪的增长,发福也许是必然,与其刻意强求,不如顺其自然。

“老公?恩!”

靠着他,一诺终于不再挣扎,因为她想到了离去的父母,没有什么,比失去更痛彻心扉。

这一晚,温情依偎,两人说了许久贴心话,最后牵手睡去——

***

这天,办公室里,封祁漠突然接到了凌子谦的电话,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可谈的!”

对他的邀约他,他直接选择了拒绝,因为他们两人的交集。他太清楚——叶一诺!可而今,她已经是他的老婆!

“是吗?K网站!不知道封总有没有听说过DK合同?两千万,doubleK的网站跟一款附带的娱乐游戏所有版权?”

抬眸,封祁漠已经知道他说得是什么了:是封历练的那个大合同!与他有关?

拧眉,一股不好的预感已经油然而生。

“你想说什么?”

“你的侄子很有才华,下周一,就是签收日期,如果在这儿前一天,某款报纸爆出同款设计,不知道他到时会面临什么?一个新创的公司,一个初出茅庐的软体开发师,第一件CASE,第一个大作品,居然是抄袭?”

凌子谦的话一开口,封祁漠就知道了他的意图,他是想借这件事毁了侄子的事业。的确,一个设计公司可以默默无闻,但绝对不能品质有问题,一个开发人员,如果自己开发的产品背上了这种名声,以后,即便再轰动的创作,也不会有人买单。

显然,这次,侄子是中了他的圈套了。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有上千万去投资坑害自己的侄子?合约毁了,最多是赔钱,倒还无碍,但名声一旦出了问题,对他的一生,都可能是极大的影响。

“你想要什么?”

“你该知道我要什么!把她还给我!跟她离婚,你侄子不止会大赚一笔,还可打响创业的头一炮,满堂彩的头一炮!”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封祁漠,是你用计拆散我们的!她原本就该是我的!你要想清楚!一个大好青年,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坑你,我可以把杂志寄给你阅览,你同意,杂志便不会发行,否则,签约跟杂志会同时进行——”

“年轻人栽个跟头,不是坏事!我封家产业无数,玩票的公司,可有可无,历练就算不投资网络。不做爱好的开发,也照样会前途无限!你要做什么,随便!倒是,凌先生,容我提醒你一句,如果他真Copy了别人的创意,那他罪有应得,如果不是,封家的人,脏水,可不是任人泼的!后果,你也该想清楚!”

说完,封祁漠直接挂了手机,转而按下了桌上的电话:“叫江昱来见我!”

这个历练,不好好学习,搞什么公司,怎么会跟凌子谦还扯上了关系?

那头,攥着手机。凌子谦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不受威胁?

难道这一招,也还是不行吗?

***

而后接连的几天,封祁漠一边喊了封历练回来了解情况,一边安排了江昱去查,到底是哪家杂志社印刷了。

这天,办公室里,正跟江昱讨论着进展跟解决方案,突然一阵手机的滴滴声传来,转而一张照片发了过来。

照片是一诺被捂着嘴巴绑在一处的。下面还有一行字:

要见人,三点,来北关第二仓库谈判,一个人!否则——

下面是同样的照片,用红色的彩笔打了个‘×’,显然是要撕票的意思。

倏地起身,封祁漠脑袋一片空白!

这是绑票的意思吗?为什么不索要赎金?

反手,他把电话打了回去,那头。却是‘关机’的回复!

“怎么了?”

抬手,封祁漠把照片给江昱看了下。

“怎么回事?”

“三点了,我必须立刻走!江昱,帮我通知龙翼!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莽撞!”

“我明白!”

抽过西装,封祁漠脚步未停地快速出了门。

***

一路上,封祁漠都在纳闷,到底是谁?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啊?难道是苏阳?苏家都破产了,这个时候。他应该收拾烂摊子吧!

他真是太大意了!他该给她安排几个保镖的!还有她那个工作,也是个危险的活儿!以后绝对不然她干了!

飞速到达指定地点,封祁漠喊了一声:“我来了!你可以出来了!”

空当的仓库,堆砌的全是杂物,封祁漠扫了一圈,刚一个转身,背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吼:

“别动!”

虽然,只是,两个字,他还是听出来了:“凌子谦!”

“果真好耳力!”

倒也没藏着掖着,举着枪,凌子谦直接站到了他的面前。

这一瞬间,封祁漠就明白了绑匪不要赎金的原因。不过,他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大胆,居然敢绑票要挟他出来见面?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让你尝尝同样的滋味!”

他的手随意一指,一边的油布突然散开,分隔的两边,一边绑着一诺,另一边绑着的居然是他的侄子——封历练。

而此时,枪口还对着他的头。

“凌子谦,你疯了!”

“怎么?紧张了?封祁漠,你也是有弱点的,不是吗?你的侄子,还有你的女人!曾经,你怎么让我失去她,现在。同样的,这个问题轮到你身上了!”

手心一阵直冒冷汗,封祁漠已经大约猜到他的意图了,果然,下一秒,不出所料,选择题已经摆到了他的面前:

“二选一!要你的侄子,还是一诺?她们的面前、身上全都喷了汽油,只要我的枪稍微一点,其中一个不被打死,也会被活活烧死!我倒要看看,你多伟大,是不是为了爱情,能牺牲你唯一的侄子!我可是听说,你大哥曾经舍命救过你…还为你落下了病根!你忍心看着他唯一的血脉断送吗?你若舍得,你就能保住一诺,否则,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被人夺去心头肉的滋味,我也要你尝尝!割肉的滋味,不错吧!我倒要看看你的爱情,是不是比我的值钱?要一诺还是要你的侄子?我给你十秒钟时间考虑!一…”

“凌子谦,杀人是犯法的!你别乱来!”

转身,封祁漠试图挡住枪口,他大略测算了下,两个人,他真得只能救一个!因为他们的距离太远了!一瞬间,他的手心后背真得冒了汗。

因为他知道,面前的枪是真的,而他,的确也嗅到了汽油的味。

“怎么,你也会怕?你最好别轻举妄动!二选一,你可以好好考虑!我本来就没有明天!死,我都不怕,坐牢,我怕什么?二,三,四…”

点头,逼着他后退着,他的枪口却开始在两人之间徘徊。

“凌子谦,你冷静点…你也曾经爱过一诺,怎么忍心伤害她?”一边安抚着他,封祁漠试图找寻能夺下他的枪,或者能救人的一线生机。

“是你逼我的!原本我们会很幸福,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现在我一样有钱有势,有枪有人,我也站在金字塔的上边了,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所以轮到你了!你若不选,两个都要死!封祁漠,他们都是为你死的!七、八、九!选谁!否则,全死!”

一步步地,封祁漠也被逼到了捆绑两人的中间。

他的手示意的一动。封祁漠突然开口道:“历练!我选历练!”

瞬间,一诺的心还是寒了下,心哇凉哇凉的!

瞬间,凌子谦笑了:“封祁漠,原来你也不过如此!你也一样自私,不是吗?是你害死一诺的!你要记住!”

说着他的枪口陡然调转了方向,近乎同时,伴随着啪得一声巨响,封祁漠的身体也扑向了一诺。紧紧抱住了她: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但我可以陪你死!”

他自私地想为大哥、想为封家留一点血脉,抱着一诺,封祁漠整个身体遮挡着她,瞬间,一诺的泪也流了下来。

见状,凌子谦却放下了手,泪流满目。

原来。他真得比他爱一诺,爱到甚至为她可以放弃自己的侄子。虽然他选了封历练,但这一刻,却是一诺身前有更可靠的保护。

汽油并没有燃烧,封祁漠的背后被打出了一片鲜红,却不是血,其实枪里根本不是子弹,只是一种类似野地游戏的枪弹,虽然有痛感,有灼伤的感觉,却并不会置人于死地。

而此时,江昱跟龙翼也带人赶到了,同时抵达的,还有警察!

“警察先生,这件事,我们不想追究!”最终,封祁漠还是选择了原谅,终归,曾经,的确是他用了些手段,这次,他虽然绑了两人,终归也没造成真正的伤害。

“抱歉!封先生,凌子谦先生还涉嫌另一起诈骗,我们必须要带他回去!”

“诈骗?”

“是的!梦基金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过亿,涉及金额过大,受害公民过万,已经构成了诈骗罪,而大股东之一的凌子谦先生必须跟我们回去进行调查!”

凌子谦被带走了,瞬间,一诺才恍然大悟,他为何能如此成功,一夜暴富,原来是靠集资?那种类似高利贷性质、挪了东墙补西墙的非法集资?

难怪他刚刚说不怕死?这就是他预料到结局之前给她最后的礼物吗?

(快捷键 ←)上一章:128 结局篇-不孕风波(8) 返回《婚碎爱已凉》目录 下一章:130 结局篇-封家有喜(10)(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