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剑气光圈

文/天沙
本章字数:7694 万古炎神txt下载

秦炎锋跃落在云雾中,狂烈的劲风,吹得他衣袍猎猎飘舞。

“呜嗷……”

高亢龙吟悠久绵远,响彻了天地。云浪翻滚,青龙真身现了出来,沐浴阳光,鳞甲犹如真金浇铸,眼瞳漠然高傲,俯视着秦炎锋。

与青龙庞硕的身躯相比,秦炎锋看起来是如此的渺小,根本不成比例,形成巨大的反差。

身为青龙族圣子级骄子,得天独厚,拥有着磅礴威势,驾驭天地风雷的速度,暴烈却又高傲漠然,强大而又恐怖,令人感觉噩梦般的对手。

沉吼声中,青龙猛地探出了掌爪,遮没了天地,投落遮天盖地的阴影,将秦炎锋覆没,仿若对待蝼蚁般,要碾碎成粉末。

铿!秦炎锋拔出了煌骨剑。

炙热火焰燃起。

秦炎锋手中煌骨剑化作一抹炙热火光,破开云雾,迎着青龙疾刺了出去。

激烈交撞,无数火光溅射。

“斗”字真言运转,战意已催发到极致,秦炎锋整个人已被炙烈剑光笼罩,绽放耀眼光泽,映亮了天地,与青龙展开了激烈而又紧张的交战。

顷刻间,交战千百个回合,云雾被割裂,旋即又重聚,被撕裂成碎末。每次交撞,都是爆发出翻滚气浪,杀得天翻地覆。

铿……又是一次剧烈交撞。

一连串火光****飞溅,炙烈剑光划过,在青龙铁铸般的身躯划出一条浅白的痕迹,令得这强大完美的躯体上,就此被铭刻了一丝瑕疵。

“嗷嗷嗷嗷……”

青龙震怒,龙须狂乱飘舞,仿若搅动了风云,原本晴朗明净的天空,刹那间变得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高傲漠然的青龙,也在这一刻,变得狂暴凶残,眼瞳中,透出嗜杀森然的光泽。

随着青龙身躯狂舞,鳞甲戢张,四面云雾翻滚,演化出一个个漆黑漩涡,无数闪电,也是瀑布般,对着秦炎锋劈头盖脸的劈落了下来。

面对暴怒的青龙,秦炎锋不曾惊惧,更不曾退让,全身燃火,在这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天地间,就像是一盏灯火,映亮了黑暗,永远不会被熄灭。

激战变得更疯狂、热烈。

“轰隆隆!”青龙掌爪猛地探出,狭裹漩涡风暴,无数电光犹如狂龙游转,四面天地变得昏暗,令人窒息,与燃火煌骨剑猛烈交撞,席卷溃散的云雾,无数碎裂火焰飞溅,景象震撼而又惊人。

已记不清是第几次这般猛烈交撞。

轰鸣声不绝响起,汹涌气浪中,秦炎锋与青龙都是身躯摇晃着跃开。两者间,交撞产生的气浪犹自不停翻滚,看得让人心惊。

交战到此刻,秦炎锋与青龙身上,都已染上鲜血,各自将战意激发到极限。

在同境界,交战到这等程度,这对秦炎锋来说,不能说会是绝无仅有,但绝对已是极其稀有。显然,龙龟、朱雀及白虎,乃至如今的青龙,战神空间参照演化出来的虚灵体,本身都绝对是极其强悍的种族。

其实,秦炎锋有所不知,战神空间这一关,挑战者只需支持一定时间,便能通过考验,秦炎锋一路击败对手,闯到这个阶段,早已是超额完成任务。龙龟、朱雀、白虎及青龙四个种族,在太古时期,绝对也都是名列前茅的强悍种族,能够与圣子级骄子抗衡,已经是惊人的成就。

“呜嗷!”

青龙仰首啸吟,虽然是虚灵体,但形体、情绪都是演化得极其接近真实,就连其高傲性情,都是如出一辙。许久不能压制秦炎锋,神情暴怒,龙爪猛烈箕张,吸纳四面云雾,凝聚成了一个圆球。与其说是云雾圆球,更像是汹涌旋流,交绕着一条条粗大的闪电,犹如狂龙游走,随着青龙掌爪,对着秦炎锋狠狠攻杀而落。

空中,不断奏响爆鸣,天地都像是要崩裂了开来。

秦炎锋身体腾跃而起,黑发迎风猎猎飘舞,炎火印记在眉心显现,全身燃火,人剑合一,整个人与煌骨剑融合一体,化作一抹炙烈剑光,与交绕着闪电的汹涌旋流,猛烈交撞在一起。

轰!气浪暴涌弥散。

无数闪电崩裂成碎片,汹涌旋流也是随之溃散。

唰!炙烈剑光破开虚空,在青龙掌爪间划出一条裂痕,火烫鲜血狂飙溅射而出。

秦炎锋腾跃而起,出现在与青龙龙首齐平的高空。燃火煌骨剑猛地挥斩而出,将青龙一根龙须竟是斩落了下来,就像是一条天河,从空中坠落,爆散成无数光点,就此散没。

青龙暴怒。

青龙全身鳞甲都是如剑般戢张了起来,须发飘扬,爆发出汹涌磅礡的气焰,怒张大口,“轰!”喷吐出汹涌狂流,铺天盖地,仿若天地倾泻出的狂潮,欲将秦炎锋无情吞没。

汹涌狂流像是滔滔大河,遮掩了天地,令人绝望。

“该结束了。”

见此情景,秦炎锋平静的眸中,闪现出一抹寒泽,燃火煌骨剑祭起,耀眼光泽映亮了四周天地,这一刻,天地都像是为之静止。

轩辕剑意。

随着境界修为的提升,无数激战的磨砺、感悟,秦炎锋对时光奥秘的领悟,也已变得更深刻。

炙烈剑光破开了汹涌狂流。

秦炎锋一手探出,抵住龙首,右手反持煌骨剑,唰!在青龙的脖颈上,划出了一抹血痕。

噗!顿时,腥热的鲜血,就像是涌泉般,从青龙的脖颈间狂飙喷洒了出来,染红了天空,弥漫浓烈的血腥味。硕大的龙首飞了起来,旋即又在空中爆裂成无数光点,四面飘舞,就此消散。

秦炎锋割落了龙首。

青龙族圣子级骄子就此被诛杀。

“第一关,角斗战场考验,通过。”

低沉声音响了起来。

战神空间的第一关考验,终于结束了。

秦炎锋又是来到了虚无空间。

“接受第二关考验……”

随着声音响起,前面虚空中,浮现出一条悬空栈道,犹如蜿蜒长龙般,向远处延伸而去。这条栈道,仅有一人来宽,由木板拼装而成,枯朽斑驳,许多地方,甚至都已出现了缺口,不停飘浮摇晃,好像随时都会散架、崩塌。

“踏上炼狱之路,接受万剑杀戮的考验。”

第二关的考验,正是踏过眼前这条栈道,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到止境,也不知有多长,通往什么哪个未知之地?

秦炎锋踏上了栈道。

“哗啦啦!”

栈道不停飘舞摇晃,像是身处翻滚的浪涛中,随时都会被掀翻。

秦炎锋神情平静,任凭栈道翻滚摇晃,脚步踏出,沉稳而又坚定。

嗖!嗖!嗖!嗖!

秦炎锋才踏出数步,四面疾驰声骤然响起,无数剑气凭空涌现,狭裹着怒啸声,犹如狂风暴雨般,对着秦炎锋疯狂攻杀了过来。

这剑气,犹如紫金浇铸,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息,蕴含着令人心悸的杀意,密集如雨,根本就是源源不绝,若是被击中,只怕就算是皇者境强者,不死也得脱层皮。

嗯?

不过,秦炎锋却在这狂烈剑气中,看到了一丝空隙。

这剑气,并不是没有一线生机,只是这个空隙,太过难寻,稍瞬即逝,若是把握稍有差池,便会遭受后续无穷剑气的攻袭。一步错,步步错,遭到无穷无尽的攻击。

要在这翻滚摇晃的栈道,在如此狂烈的剑气中,准确把握稍瞬即逝的机会,简直太难了。

这条栈道,考验的是挑战者的意志及心神,在极度严苛的境地中,寻找出一丝生机,必须保持时刻的冷静。任凭天地变化,万千危机,保持心神的沉静,波澜不惊。

秦炎锋身体一晃,狂烈的剑气几乎是紧贴着身体掠过,就差一丝,便会穿透身体。

秦炎锋一步步向前踏出。

随着不断前进,四周的剑气越来越多,也是变得越发凌厉。仅有一人多宽的栈道,放眼望去,全都是怒啸疾驰的剑气,而四周,除了剑气,就是漫无边际的黑暗,一旦坠落其中,不知将沉沦到何等的深渊,万劫不复。

这条栈道的考验,没有太多的变化,除了剑气,便是剑气,但其凶险程度,绝不会比第一关考验来得低。

唰!

路途中,秦炎锋脚步踏出,略慢了一丝,凌厉剑气怒啸而来,锋锐的边缘,划破了他的衣袍,光是激荡起的气息,便是在秦炎锋肌肤上划出了一条不浅的伤痕。

这些剑气,也不知战神空间是如何演化出来的,凌厉程度太过惊人。

当然,如果秦炎锋穿上祝融炎甲,或许能够抵挡这些剑气,能够更轻松的通过这条栈道,但这样,就失去了考验的意义。

避重就虚,面临考验取巧退缩,这不是秦炎锋的选择。

栈道向远处延伸,不知何处是止境,又面对这无穷的狂烈剑气,这样的境地,真是让人绝望。

如果意志稍有不坚定的挑战者,只怕早已心神崩溃,无法再坚持。

只有相信,终归会有希望,对自身选择的道路,不论面对怎样的困境,永不放弃,坚守到最后一刻,才能在绝境里,走得下去,才有可能迎来最终的曙光。

铿!铿!铿!铿!

剑气鸣声犹如金铁交击,紫金浇铸般的剑气中,隐约闪现出了各种繁复符文,蕴含的杀意变得更加凌厉。而那一丝生机,也变得更加难寻,有时甚至伴随着圈套,任何一个细微的疏忽、不慎,都可能引起致命的后果。

有时,本以为看到了希望,谁知迎来的却是更狂烈的剑气,更令人绝望的境地。

四周剑气怒啸狂鸣,秦炎锋眸中目光,始终保持着冷静,“皆”字真言的运转,也让他对面临的凶险有了更敏锐的感应,眼眸中,光泽流转,拆解着无数狂烈的剑气,在重重杀机中,破解虚妄,寻找出一线生机。

这就像是游走生死的一线天,没有任何侥幸的余地。

终于。

四周狂涌的剑气,骤然停了下来,竟是如风般,悉数消散。

四面虚空,又是变得安静。

只不过这安静,让人窒息,充斥着一种死寂般的压抑。

就连栈道,都不再飘舞摇晃。

秦炎锋看到了栈道的尽头。

栈道的尽头,通往着一个圆形的光圈,数千米方圆,凝神望去,这赫然是由无数细密剑气凝聚而成,因为旋转得太快,远远看去,就像是静止般。无数细密剑气狂旋,没有一丝声音,但比先前狂涌怒啸的剑气,不知恐怖、凶险了多少倍,让人只是远远望着,就从灵魂深处,升起一股心悸的感觉。

“向死而生吗……”

栈道尽头,第二关考验的出口,就在前面,但通过出口,就必须先经受剑气光圈的考验。狂旋的剑气,散发的杀意迎面而来,就算是皇者境强者,如果贸然闯入,只怕也是当场被绞杀成碎末的下场。

秦炎锋眼眸微凝,神情中显现出一抹坚定,脚步踏出,对着剑气光圈走了出去。

“哗啦啦……”还没太过接近,剑气激荡起的狂烈劲风,吹得秦炎锋黑发齐齐向后飘扬,衣袍猎猎飘舞,仿若将要被撕裂。

唰!

秦炎锋衣角被吹起,旋即被溢散出的剑气割裂,飘飞了出去,又在空中碎裂成粉末,荡然不存。

只是一道溢散的剑气,就将衣袍割裂成了这般模样,若是身处剑气光圈的中心,又将面临何等恐怖的景象?

秦炎锋踏入了剑气光圈之中。

无数的剑气,犹如潮水般,将他的身影淹没在了里面。

风声呼啸,剑气狂鸣。

置身在这剑气光圈中,才是听到无数剑气的怒啸,像是惊涛怒浪,疯狂袭来,眼前,全是白茫茫的剑气,犹如身处在了剑气的汪洋里。面对这重重的剑气,秦炎锋就像是一根浮萍,在惊涛骇浪之中,不知何时,会被这剑气的海洋,绞杀、碾压成碎末。

汹涌剑气从四面八方,奔腾、攻杀了过来,像是狂涌的怒潮,掀起令人窒息的杀意,铺天盖地的对着秦炎锋笼罩了过来。

这剑气无穷无尽,没有止境,滚滚不绝,仿若要绞杀所有生机、希望。

(快捷键 ←)上一章:第388章 第一关 返回《万古炎神》目录 下一章:第390章 盛宴,血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