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盛宴,血战

文/天沙
本章字数:9393 万古炎神txt下载

剑气汹涌而至,铺天盖地,欲将秦炎锋无情吞没。

秦炎锋眸中光泽流转,“皆”字真言运转,在无数纷杂繁乱的剑气,破解出一线生机。

这狂烈汹涌的剑气,绞灭希望,但无尽的杀意之中,并不是全无生机,隐藏在最深处。

只有凭借坚强的意志,及敏锐的洞悉,才有可能察觉。

剑气光圈考验的依然是挑战者的意志,及在绝境之中,冷静的洞悉能力。

秦炎锋脚步迈出,走了出去。

汹涌狂舞的剑气,明明并没有前路,但随着秦炎锋脚步的踏出,就像是绝处逢生般,奇迹般的出现了一条通道。若是由旁人看来,竟好像是剑气自行为秦炎锋让出了一条通道。

事实当然并非如此。

这不过是一线生机隐藏得太深,并不是就这样摆在眼前,而是需要通过剑气的运转规律,计算、推演,不真正踏出这一步,谁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有生机隐藏在里面。

剑气光圈中,绵密的剑气,无穷无尽,数千万之多,更是不断衍生、涌现。要在这等繁密剑气中,推演出变化规律,能够想象,该是何等的艰难。一个瞬间的犹豫、疏忽,就可能引起一系列的变化,造成更繁复的境地。

秦炎锋脚步踏出,通道显现,这个情景,看起来就像是闲庭信步,但也只有亲临其境的秦炎锋,才能体会到其中,有多少凶险。

嗡!

骤然间,眼前光芒大盛,就像是一轮烈日绽放,映照得人睁不开眼来。

“第二关考验完成。”

耀眼炽盛的光芒中,低沉声音响起。

秦炎锋终于通过了剑气光圈,完成了战神空间第二关的考验。

一个浩瀚天地,也是随之在秦炎锋眼前展现了出来。

洁白云雾飘渺,一座座殿堂楼阁耸立,金碧辉煌。云雾之间,悬空岛屿飘浮,垂落着一条条瀑布,轻风细雨,弥散着馥郁的灵气,令人飘然若仙。

这完全是一个仙境。

没想到,战神空间第三关的考验,竟会来到这样一个天地,太令人意外。

天空中,不时有人驾驭仙鹤、禽鸟掠过,仙风道骨,向着前方巍峨殿堂飞去,百鸟齐聚,万人归心,好像奔赴着某场盛会。

“道兄,你也是来参加蟠桃盛会吗?”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语气友善。

秦炎锋转头望了过去,只见数人联袂而来,三男一女,都是与秦炎锋年纪相仿的青年男女,脚踏云雾,英气挺拔。其中一名负剑青年,对着秦炎锋微笑说道。

“道兄?蟠桃盛会?”

负剑青年的称呼,让秦炎锋感觉有些奇怪。而“蟠桃盛会”,却已不是秦炎锋第一次听到。

紫曜星瑶池,就有蟠桃盛会,不过,从眼前规模、盛况来看,显然并不是同一件事。

秦炎锋想起精卫曾经提及,真正的蟠桃盛会,是上界强者天骄的聚会,难道这里,竟然是玉都天域的神庭?

“这是幻境吗?”

然而,飘渺的云雾,巍峨殿阁,盛大的景象,及眼前的青年,都显得如此真实。

“我们是来自南瞻部洲飘云洞的弟子,我叫张一山,这是常盛,这是……”负剑青年自我介绍道,也是逐一介绍同伴,随后问道:“不知道兄来自何处?”

“我来自何处……”秦炎锋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说。

“哦,我知道了。”见到秦炎锋像是有难言之隐,负剑青年有些心领神会的说道:“道兄是散修吧,其实,散修也没有什么,许多大人物,都是散修出身,不也同样取得非凡成就?”

“看样子,道兄也是去参加蟠桃盛会,我们就结伴同行,如何?”负剑青年邀请道。

看得出来,负剑青年是个热心肠的人。

“好。”

秦炎锋点了点头,说道。他也很想看看,战神空间演化的这个天地,到底有着什么隐秘,第三关的考验,又会以什么形式,表现出来?

秦炎锋随着负剑青年等人,向前方走去。

四周云雾飘渺,不时可见麒麟、孔雀等瑞兽禽鸟出没,精美亭阁悬浮,在云雾间隐没浮沉,一幕幕仙境般的景象,都是秦炎锋未曾有过的体验,充满了新奇感。

“看,那是蟠桃树!”

跟随着负剑青年等人,秦炎锋来到了一座巨大广场上。四人中,那名女子伸手指向远处,兴奋的说道。

“蟠桃树?”

闻言,秦炎锋也是不禁望了过去。

一株巍峨大树,出现在了秦炎锋的视线中。

瑶池所谓的蟠桃树,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

这株蟠桃树,不知多少壮阔,巍峨如林,斑驳的树木,弥散着古老沧桑的气息,仿若亘古永存。浓密的树林间,挂着丰硕的桃子,晶莹剔透,犹如初雪凝聚,透着浓郁的嫣红,隔着遥远之地,都能闻到其散发出来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全身肌体,乃至灵魂,都像是经历了洗礼。

“如果能到瑶池,近距离一睹蟠桃树,那该有多好!”远远望着蟠桃树,女子一脸羡慕、向往的说道。

负剑青年微笑说道:“别想了,能够到瑶池赴宴的,哪个不是玉都天域的一方巨擎,也只有真正天骄般的人物,才有资格受邀出现在瑶池盛宴上。不过,黄师妹也不用气馁,你努力修炼,说不定等有一天,你也成为了执掌一方的强者,到时,莫说近距离一睹蟠桃树,就是随意享用蟠桃,都不是什么问题。”

此时,秦炎锋等人所在之地,是瑶池殿的外围广场。数千里宽阔的白玉广场上,聚集了许多来自五湖四海,各州洞府的人,只是,凭他们的身份地位,还不能参加瑶池盛宴,只能在这外围广场,观礼这场盛会。

就算只是观礼,对于负剑青年等人来说,也已是莫大的荣幸。

“看,黄龙真人!”

就在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发出了一阵喊声,一道道视线,纷纷向空中望去,只见云雾如浪翻滚,一名大袖飘飘的男子,驾驭着黄龙,从空中腾飞而过。这名男子仙风道骨,气质飘逸而又超然,令人景仰。

“看,广成子!”

“这是青松老翁!“

随着一阵阵惊叹声响起,广场上空,一名名超然人物驭骑掠过,伴随着阵阵祥瑞,翻滚的云雾,或是飘逸,或是浩荡,或是隽永……气势各不相同,但无一不是超然而又出众。

让人大开眼界。

这些超然人物,自然都是前去赴瑶池盛宴。

“这些人,都曾是玉都天域神庭的强者吗……”望着这些景象,秦炎锋也是不禁想道:“若真是如此,如今,他们又都是去了哪里?难道都在太古一战中陨落了吗?”

战神空间演化出这个景象,让秦炎锋身临其境,犹如置身真实,又有何用意?

随着仙乐飘起,盛大的蟠桃宴会拉开了帷幕。秦炎锋等人虽然只能在外围广场观礼,不能品尝蟠桃,但瑶池殿也准备了琼浆酒,及各类果品,并未冷落了他们。

品尝着琼浆果品,耳边环绕丝竹仙乐,也是种很不错的享受。

其乐融融,一阵融洽、盛大的气氛。

嗯!?

就在这个时候,秦炎锋突然目光一凝,向空中猛地望去。

云雾飘渺的晴朗天空,骤然暗沉了下来,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笼罩、遮没,气氛变得压抑,令人窒息。

天地越来越暗。

“发生了什么事?”

“是谁,敢扰乱蟠桃盛会!?”

这异常的现象,顿时也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纷纷向空中看出,一股警惕、戒备的情绪,也是随之弥漫了开来。

“哗啦啦!”

天空像镜子般破碎了,无数空间碎片四面飞溅、洒落,在虚空划出一条条令人心悸的印痕,掉落在地面。一座座殿堂、楼阁崩塌,齐整的白玉广场被砸出一个个龟裂大坑,遍布无数裂痕。

“啊……”一名修炼者被空间碎片击中,全身龟裂,身体当场爆散成血雾。

破碎的虚空中,浓烈黑雾滚滚弥漫涌现,四面席卷扩散,仿若要将这片天地吞没。

“什么人,敢侵犯玉都神庭!?”

冷喝声中,黄龙真人驾驭龙骑腾跃了起来,向浓烈黑雾冲了出去。

“劈啪!”一阵摄人剧响中,一只覆盖着鳞甲的漆黑手臂,从浓雾中伸了出来,手中握着闪电长矛,对着黄龙真人猛烈刺杀了下来!

刺眼的闪电长矛,划破了天地。

黄龙真人大袖飘飘,驾龙冲入浓雾,与闪电长矛交撞在了一起。

浓雾如浪翻滚,黄龙真人的身影与闪电长矛都被遮掩在浓烈黑雾中,众人看不到交战的情景,但通过狂涌的雾气,闪耀的炽烈光泽,轰然弥散的气浪,还是能够感受到,交战的激烈、紧张。

“呜嗷嗷嗷……”

突然间,一阵龙吟声传出,带着一丝悲愤,及一丝痛苦。

噗哧!火热鲜血洒落,一尊庞然身躯从空中坠落,砸落在了地面,躯体上鳞甲脱落,伤痕累累,触目惊心的伤口中,犹自缠绕着猩红的电光,无情侵蚀、破坏着它的躯体。

这赫然是黄龙真人的坐骑!

黄龙真人的身影还没显现,但眼前这个情景,让众人对他的情势,已不由得担忧了起来,不容乐观。

“抵抗者,死。”

“投诚者,生。”

破碎的虚空中,传出低沉而又漠然的声音,仿若渗透到人的心灵深处,将摄取人的灵魂。

随着这声音响起,一道道猩红闪电,像是狂潮瀑布般,铺天盖地的轰落了下来!

“外敌入侵,玉都天域的修炼者,都随我杀!”

一阵沉喝声响起,一道璀璨光芒从瑶池庭中腾跃而起,这是名满头银发,犹如雷电般飘舞的魁梧男子,手持铁锤,迎着漫天闪电,对着翻滚的浓雾杀了出去。

嗖!嗖!嗖!嗖!

随着这名魁梧男子杀出,一呼百应,瑶池庭中,一道道璀璨光芒疾射而出,映亮了天地,破碎猩红闪电,杀入了浓烈的黑雾狂潮中。

一场激战随之爆发。

这一战,杀得天昏地暗,天地破碎,鲜血像是瀑布涌泉洒落,染红了天地。不时耀眼雷电横空,不时激荡剧烈波纹,又不时见到通彻天地的法相,又有只手遮天的浩大境况。激烈疯狂的战斗,景象令人震撼,而又弥散着悲壮的气息。

这一战,不知战了多久。

不知多少人陨落。

“轰!”秦炎锋见到,一只巨掌拍落,方圆千里,殿堂、楼阁,及草木、崖石全都被碾碎成齑粉,夷为平地。

“哗啦啦!”

又是一道粗大闪电劈落,在这闪电中,演化着群魔乱舞的景象,将巍峨的蟠桃树都是劈裂了开来,燃起猩红而又森然的火焰。

浓稠而又触目惊心的鲜血,染红了破碎的天空,染红了残破的大地,染红了人的视线,令人的灵魂感到悲烈、凄凉。

广场上的修炼者,也已经参加了战斗。

负剑青年带着他的同伴,与浓雾中降临的邪魔浴血奋战。

慷慨赴死。

这景象,让人热血沸腾,让人悲愤难忍。

秦炎锋也想赴战。

然而,此刻的他,却像是变成了旁观者。四周激战如火,疯狂壮烈,就只有他一人,孤零零的伫立在场间,眼睁睁看着一道道身影陨落,一名名修炼者,在抗争中不甘倒地。

血染天地,吹着凄凉的风。

激战已经落幕。

巍峨秀丽的殿阁,飘渺的云雾,仙境瑶池……都已变成了废墟,染着斑驳血迹,到处都是裂坑,遍地都是残肢断臂,随着风吹过,呜咽作响,望着这满目疮痍的景象,让人感到无尽的凄凉。

残破的广场上,就只剩秦炎锋一人。

浓烈翻滚的黑雾缓缓散没,现出破碎惨淡的天空,一双眼眸在空中浮现,就像看待蝼蚁般,俯视着秦炎锋。

“抵抗者,死。”

“投诚者,生。”

又是低沉而又漠然的声音,令人灵魂悸然。

“你,要生,或是死。”漠然声音向秦炎锋发问道。

秦炎锋手掌紧紧握成了拳头。

“抵抗而死,又或是投降而苟活……”

摄人的声音,不断在天地间回荡。

“战……”

秦炎锋低垂的头颅,缓缓抬了起来,黑发迎风猎猎飘舞,平静而又决然的眼眸,与漠然眼眸对视。

“我要战!”

战到鲜血燃尽。

就算天地崩裂。

就算面临满天邪魔,亿万险阻。

直至战到群魔诛杀殆尽的那一刻!

秦炎锋仰首长啸,黑发狂乱飘舞,磅礡而又狂烈的战意,直冲云霄,升腾而起。

“这一战,不曾结束,太古的殇,需要用你们的热血来抚平,那些逝去的英魂,需要你们的信念,来继承他们的战意。”

“扫荡群魔,重建故土家园。”

一道声音响起,仿若从不同时空传来,驱散了漠然而又摄人的声音。令得残破的天空,变得平静,一切,都好像因为这道声音的出现,而静止了下来,飘浮的空间碎片,都随之凝固、定格。

画面定格在了这一刻。

“第三关考验完成。”

“在战神碑拓刻你的名字,延续这一战,肩负起保卫故土的责任。”

随着这声音浩荡响起,“轰隆隆!”天空中,也是响起一阵轰鸣,一座巍峨石碑拔地而起,激荡起滚滚气浪,四面席卷弥散。

四周景象全都随之散没。

这一座巍峨石碑,替代了天地,高高耸立。古朴厚重的碑面,没有任何玄奥的符文,也没有繁复的纹络,弥散着古老沧桑的气息,历经岁月风雨洗礼,不改其巍峨、厚重,亘古永存。

(快捷键 ←)上一章:第389章 剑气光圈 返回《万古炎神》目录 下一章:第391章 神明意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