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是好人

文/人在路上754118
本章字数:4343 走尸txt下载

“不要再有所留念了,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你了。”陈师傅赶紧就是扶住了那盏归冥灯,对着这盏灯就是轻轻的嘱咐了一句。

可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归冥灯的蓝光摇晃的更加的厉害。就是陈师傅抓住归冥灯的双手也是剧烈的晃荡了起来。

陈师傅脸色更加的难看,在蓝光的掩映下看到两行冷汗瞬间就是从陈师傅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而烛火慢慢的缩小直接就是熄灭了,这烛火并不是被风给吹灭的,因为我感觉不到一丝的风。倒是像那打火机的焰火一样,因为没有了气体的供应而熄灭的。

而这一点显然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畴,我虽然感觉不到任何的阴风,但是额头也是跟着陈师傅一样冷汗唰的一下就是冒了出来。这事情太诡异了。

“罪过,罪过。我再帮你指引一下道路,去与不去你自己决定吧。”陈师傅说话的语气有些惋惜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跟灯说话,那神情分明就是像在跟人嘱咐事情一样。我不由的再次多看了看这盏归冥灯,看来这归冥灯里面承载的并不是我能看见的东西。

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是一阵的发麻,看向陈师傅的眼神越来越复杂。显然眼前的陈师傅已经变成了我不认识的陈师傅了,他到底是一个什么身份,居然是知道走尸的这件事情,难道那条朋友圈就是他冒着李菲灵的微信号发的吗?

就在我出神的这点时间,陈师傅已经是再次的点亮了那盏归冥灯,可是这次还没等陈师傅松手,那烛火再次的和上次一样的熄灭了。

这个时候陈师傅眼神带着冷光的看了我一样,像是这烛火的熄灭跟我有关一样。

“今天你不去也得去了。”陈师傅看着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吓的我赶紧退了一步,难道他准备对我动手了。

就在我准备拿东西防身的时候,陈师傅直接就是从口袋之中再次的掏出了一只蜡烛,而这只蜡烛直接是变成了白色。等着陈师傅点上,顿时这白色的蜡烛散发的光亮更加的大,不过散发的不是橙光,而依旧是先前一样的蓝光。

这次蓝光不在摇曳,而是和平常的蜡烛一样,火苗直挺挺的站立在了蜡烛的烛心之上。

“给我去!”说着陈师傅就是向着空中将手中的归冥灯送了出去。热气的作用下归冥灯向着前方飘了一阵,就是在我和赵大炮的头顶停了下来,在没有风力的作用下居然是在我和赵大炮的头顶打起转来。

我抬头看着这恐怖的一幕,却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觉得心底里凉嗖嗖的,想要做些什么却是身体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动弹不得。

“原来就是你!”陈师傅看着我和赵大炮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陈师傅的话音刚落下来的时候,半空中的归冥灯直接就是径直的落了下来,砸在了我和赵大炮的眼前。烛火瞬间就是把红色的纸面给点燃了,顿时将我和赵大炮两个人都是掩映在了火光之中。

看着在我眼前越来越旺的鬼火,我身体已经无法用麻木来行动了,这一刻我真觉得我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你这个人装神弄鬼扯什么犊子!”赵大炮看着燃烧着的鬼火就是对着陈师傅的方向大喝了一声。可是等他去看的时候,原本站着陈师傅地方此刻已经是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的人影了。

“不会是见鬼了吧?”赵大炮左顾右盼了好一阵子,根本没有发现陈师傅的任何踪迹,不由的心里发虚。

我茫然的看了眼赵大炮,这事情越来越诡异。我觉得我已经相信了微信朋友圈中那个貌似开玩笑的诅咒了。

拿起自己的手机,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点开了朋友圈中的那条诅咒,时间只剩下了三天,三天之后难道我的身体就不属于我了吗?

我几乎是浑浑噩噩的再赵大炮拖拉下才回到了猪棚,陈师傅的摩托车依旧是停在那里,而房间之中依旧是一片的漆黑。

“今天晚上我们住在这里等陈师傅回来吗,我看你有很多话要问他啊。”赵大炮看我脸色不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的就是询问了下我的意见。

我倒是无所谓,现在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解除我朋友圈的那条诅咒,看陈师傅的样子似乎不愿意对我透露太多。而且我也不愿意住在这盘龙镇边上,这地方让我一阵的不舒服。索性就是和赵大炮牵着自行车回柳义镇准备在招待所里住上一晚上。

等我和赵大炮回到柳义镇上,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的样子,这时镇上已经是寂静一片除了一些还亮着房间灯整个小镇陷入到了沉睡之中。

几家亮着的灯光之中,包括那老孙头开的招待所。

看着我和赵大炮拉着自行车回来,老孙头原本沉着的脸顿时就是舒展开来,上来就是一把从我的手中将自行车把给抢了过去。

赶紧就是用自己手里的麻布就是在自行车上来回的擦拭,将上面的泥点都是擦的干干净净。

“老伙计,辛苦你了,没有事吧。”老孙头那是亲切的问候了一句那老式自行车,回头就是瞪着眼看着我和赵大炮“你两个混小子,找抽是不是,要是我老伙计受了伤,非把你们两的皮拔下来给我当坐垫。”

“老板有住的地方吗?”赵大炮讪笑了一声,毫无脸皮的就是再次跟老孙头套近乎起来了。

“有,不过不给住。”老孙头显然气还没有全消,黑着脸看了眼还恬不知耻的赵大炮。

而我一直在边上好不坑声,心里却是在盘算着怎么样弄清楚陈师傅的底细。

“怎么?你是不是又有事情要问我这个柳义镇的百晓生?”看着我愁眉苦脸的样子,老孙头觉得自己赚钱的机会又来了,赶紧就是凑过来问了一句。

“陈永义,陈师傅你知道多少事情?”我现在性命堪忧,看着老孙头宛如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就是问了一句。

“哎,他啊,算不上什么好人,他家里都是坏到骨子里的人。”老孙头难得的脸色一正,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说到。

“他是盘龙镇人,年轻的时候学了门开车的手艺,就是城市里面打拼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是躲过了那次97年的大灾难。正是老天不开眼,让这种祸害活了这么多年,当年他就该也淹死在那场大洪水里面。”老孙头说着说着越来越激动,居然是诅咒起了陈师傅来。

老孙头并没有问我要钱,直接就是娓娓道来,眼中却是满满的怀念。不过这些我都已经听上次的李奶奶说过了,没有什么稀奇的了。

“其实我也是盘龙镇里的人。”忽然之间,老孙头的话锋一转,犀利的眼神就是看了我一眼。

我错愕的看着老孙头,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老孙头也是盘龙镇里的人。

“97年那是百年一遇的大洪水,本来我们盘龙镇本可以避免那次大灾祸的,奈何大家都听信了一个骗子的谎话,这才是遭受了这么一场大灾祸。”老孙头叹了一口气,为那些死去了的乡亲鸣冤。

“要不是我早一步看穿了那骗子的花招,估计我也就葬身在那场洪水中了。那场洪水之后,我的父母和姐妹兄弟都去了。家里的家产也一分不剩。只能是来到柳义镇上做了一个上门女婿,老伴走的早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看着这么一点点我老伴的家产。”老孙头说着说着居然是扯到了自己的事情上来了。

“喂,老板我可没兴趣听你的风流史。”赵大炮看着老孙头越扯越远,赶紧就是打断了老孙头的话茬。

“难道你说的骗子就是陈师傅?不对啊,你不都说了当时陈师傅并不在盘龙镇啊。”我几乎已经猜出了老孙头口中的骗子,要不然他不会对着陈永义咬牙切齿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章 二十一盏归冥灯 返回《走尸》目录 下一章:第十章 石桩为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