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谁才是死人

文/人在路上754118
本章字数:4349 走尸txt下载

“如果你想要活下去,那就先帮我解开身上的死咒。”陈永义看着我认真的表情,原本有些紧绷的表情也是舒展开来,慢悠悠的对我说了一句。

“死咒?那是什么东西?”我有些不明所以。

“不是你给我下的吗?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陈永义表情再次的变冷,看着我那茫然的表情唯一认定的一件事情就是我要害他。

“你忘了昨天晚上,那盘旋在你头顶的那盏归冥灯灯了?”陈永义不由的再次的提醒了我一句,让我好好的想一想。

“那到底代表什么意思?”归冥灯我也是第一次的听说,要不是早上问了早餐店的老板我都不知道那玩意是干什么的,但是这归冥灯盘旋在我的脑袋之上,到底是什么寓意我就不清楚了。

“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清楚,这归冥灯照在谁的脑门上,代表那个人就是死人。只有死人才能和头顶的那盏归冥灯中的亡魂沟通。”陈永义看我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话,不由的就是跟我稍微的解释了一下。

“你说我是死人?”我指着我的鼻子,最不愿听到的事情还是听见了。不过我却是有些不明白了,我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怎么就变成了死人了,虽然离着七天时间只剩下了两天的时间,但是也不至于现在就是死人了啊。

“除了这一点之外我想不到任何的可能。”陈永义点了点头。

“我是接到过一条关于走尸的消息,但是我现在还没到点,算不上死人吧。”我不由的就是将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了陈永义。

“走尸?那不至于啊。”陈永义摸着下巴低下了脑门,却是开始深思了起来。

“陈师傅,你真的知道走尸的事情吗?”看陈永义说到走尸两个字并没有任何的惊讶,而且说的语气显然他对走尸这件事情有些了解。

“我只是听说过,走尸是一种失传的诅咒,那是死人对活人下的一种咒,为的就是霸占这个活人的身体。”陈师傅思索的时候,终于是将走尸跟我说清楚了。

“对了,那天晚上我和赵大炮站在一起,灯是停留在我和赵大炮的脑袋上的,会不会是赵大炮才是”我不由的再次的回忆了下当天晚上的情况,那盏灯在我和赵大炮的脑袋上停留,难道赵大炮才是死人吗?

我实在不愿意这么猜测,可是赵大炮的表现越来越古怪,而且似乎跟陈永义的出现有着密切的关系。要说想害陈永义,赵大炮也有可能,毕竟陈永义似乎知道了赵大炮的秘密。难免会引起赵大炮杀人灭口的决心。

“不,不可能是他。他还没有那个本事。”陈永义摇了摇头,直接就是否定了我给的猜测。这却是让我更加的迷糊了,陈永义看来比我更加的了解现在的赵大炮。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由的问了一句陈永义,赵大炮的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脸色发黑,印堂之上有紫光。虽然我看不透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他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功夫来对我下咒。”陈永义看来对于赵大炮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不过他猜透了赵大炮对着我有所隐瞒,就是有意的诈了赵大炮一下。倒是没想到赵大炮很自然的就是中了陈永义的圈套,直接抽身出去,不再搭理我的事情。

“陈师傅,我身上的走尸咒,能不能解开?”见陈永义再次的陷入到了沉思之中,我早就是迫不及待了,就是追问了一句。

“我没有这个本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身上的走尸咒在不断的减弱。”陈永义看了我一眼,没有再保留的说了一句。

“在减弱,难道是下咒的人准备放过我吗?”我却是没想到会听到这么一个结果,赶紧又是询问了一句。

“不是下咒人的关系,而是你中了另外的一个咒,而这个咒异常的霸道,暂时把你的走尸咒给压了下去。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这霸道的咒可比起走尸咒来更加的凶残,到时候能不能轮回转世都说不定。”陈永义看着我表情放松下去,不由的下次的提醒了我一句。

“什么?我又被下咒了?到底是谁给我下的咒。”这一刻我已经是没了主见,陈师傅的话我更是不带一点的迟疑。虽然不知道我怎么给陈永义下的死咒,不是赵大炮的话,我下咒的事实那石跑不了。陈永义看来,他的命就攥在我的手心之中,自然不会对我有所隐瞒。

“这个我就没有本事知道是谁给你下的咒了。”陈永义摇了摇头,显然他的本事并不是很大。

陈永义盘算着自己的事情,我也是在盘算起自己的事情来。虽然知道了走尸的来意,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理会这走尸咒了,我身上还有一种比走尸咒更加霸道的诅咒。眼下我该注意的是这个咒语。

想想这个咒应该是在走尸咒之后被人下的,那么自己接触的人也就那么几个,陈永义显然没这个本事,老孙头看他的底细也不像是会巫术邪术的样子,不过也是一个可疑的对象。最有可疑的目标只有那赵大炮了,我实在不忍心怀疑赵大炮,我和他这么多年的感情要不是陈永义的话,我依然会把这种怀疑埋在心底。

咳咳咳!

陈永义剧烈的咳嗽打破了房间之中的死寂。陈永义看样子已经是站立不稳,直接就是跪倒在了地上,捂着胸口吐出来一口黑血。

“你怎么了没事吧?”

“快点给我解咒,要不然我活不过今天了。”站立都有些费劲的陈永义抓着我的裤脚,有些哀求的看着我。

“你就让我熬过今年的清明,让我给我的父母上最后一炷香。送他们最后一程,就算我死了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看着陈永义一脸的艰难,我也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人,可是自己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这个陈永义下了什么死咒啊。

“我很想帮你,可是我并不知道怎么做啊。”我茫然无措的想要扶起跪倒在我面前的陈永义,可是陈永义挣脱了我的手掌,执意的跪倒在了我面前。

“你倒是先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光跪着也不是办法啊。”看着有些执拗的陈永义,我不由的再次劝说了一句。

陈永义看我表情不像是有假,叹了一口气就是站了起来,瞬间又是盘腿坐到了地上。

“掌归冥灯就是借阳寿的事情。我跟鬼神许下自己的阳寿,为的就是那些惨死在大洪水中无家可归,在阴阳道上的家乡父老指引归途。虽然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要是我办的不好话,很有可能阳寿尽损。但我并不在意这些,而且这些年来,我帮着掌归冥灯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差错,直到昨天你们的出现,归冥灯出现了异常。”陈永义一口气就是将归冥灯的凶险告诉了我。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插话,却是在暗自思考昨天老孙头的话。难道真如老孙头所说大洪水给盘龙镇带来灾祸是因为陈永义父亲造成的?陈永义这么做那是在弥补吗,要不然谁会做这种没有好处又损害自己身体的事情。

“昨天第二十二盏归冥灯就是我今年的最后一盏,没想到居然是在你们的头顶盘旋最后掉落了下来,我就知道事情不好,赶紧就是寻着扬西土上的味道去追寻那尸体所在的地方,祈求他的原谅。但是我整整找了一夜,都是没有找到那个尸体的气味。而我的身体也是出现了异样,被下了死咒。”陈永义就是说出了昨天为什么不告而别了。当时正是陈永义性命忧关的时候,哪还有心思去理会我和赵大炮两个人。

回过头一想,陈永义觉得肯定是我和赵大炮在归冥灯上做了手法,要不然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偏差。而陈永义又是认定赵大炮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余下的只有我这个人了。

“只有找到跟那个归冥灯有联系的亡魂,或者与这亡魂相关的物体,我才能从上面重新的拿回我的阳寿。不然我过了今晚必死无疑。”陈永义看着我不由的解释了一句,接下来我该怎么去做。

“我身边有死人吗?对了,就是周茜!”想到这一点我心一冷,看来这件事情真的跟周茜和赵大炮脱不了干系。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一章 是你想害我 返回《走尸》目录 下一章:第十三章 消失的赵大炮(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