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食尸之鼠

文/人在路上754118
走尸 本章字数:3180 走尸txt下载
推荐阅读:魔导联盟 三界独尊 武炼巅峰 独渡天穹 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小心一点,这地底下阴气很重,跟着我走。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动任何的东西。”陈永义看我跳下来,赶紧就是提醒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自从跳下来之后,发现这地下的温度明显的就是降低了很多。听了陈永义的话,我赶紧是三缄其口,免得又是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现在我身上的麻烦已经够我头疼的了。

    陈永义虽然是盘龙镇人,但是早年就已经出走。何况这又是别人家的卧室,一下也是找不到该往哪个地方走。

    “把周茜的钱包给我。”这个时候,陈永义伸手过来就是拿走了我手上的周茜钱包。

    正当我不知道这陈永义准备做什么的时候。陈永义右手拿着周茜的钱包,左手手中的蜡烛灯光却是开始摇曳了起来。虽然这地下有空气流通,但是我根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风力,蜡烛却是凭空摇曳着灯火,着实的吓了我一跳。

    陈永义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任由蜡烛的烛心火焰跳动着,终于烛火停止了摆动,而火苗却是向着我身后的方向整个倾斜了过去。

    “往这个方向走。”顺着蜡烛烛火的方向,陈永义指了指我的身后,就是绕过了我向着一边的房间门走去。

    我紧跟着陈永义的步伐,蜡烛的烛火只能照亮一点地方,我不想脱离这蜡烛能够照射的范围。

    陈永义推了推那扇保存完好的木门,却是不见木门有任何的动弹,看来这扇木门后面已经是被泥石流的残渣给堵了个水泄不通。

    “拿着。”陈永义将周茜的钱包递给了我,随即陈永义手中的蜡烛就是恢复到了往常正常的状态。

    紧接着陈永义就是用着蜡烛在已经塌掉一半的墙面之上来回的移动,终于是找到了一个进气口,而且风力很大。陈永义手中的蜡烛几乎都快被这风给吹灭了。看来这后面有个相当大的空间。

    这一处的空间刚好是在塌了的墙面和泥石流交接的地方,陈永义伸腿就是一脚下去,顿时墙面就是塌下来一大块。一个由木梁顶出来的空间就是出现在了我和陈永义的眼前。

    陈永义不在二话就是向着黑暗狭窄的空间爬了进去,我紧跟着上去,两个人就是摸黑在小小的通道中前进着。

    也不知道在这个小空间之中转了多少个弯,挖出了多少的窟窿。陈永义终于是找到了一片比较大的空间,居然是能够整个人站立起来。

    我跟着就是爬进了这个空间,还没等我站起身来。这边陈永义就是伸直了手臂将我拦在了身后。这古怪的动作让我的心为之一跳,难道出什么状况了吗?

    我好奇的探出脑袋,打量着这个空间,这是另外的一间民居的大堂。而且空间大很多,墙面虽然有些斑驳,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出来生前这家的主人还是相当有钱的,不然不可能住这么大的一个房子。

    陈永义也是小心的转身,用着烛光照了照周围,却是一个侧身的时候整个人一颤。我站在陈永义的身后,距离很近,所以他轻微的一点动作我也是能够看的清清楚楚。我也就是跟着陈永义的目光向着烛光照的方向一看。

    那是一张大的四角红木桌,四个角都是已经磨出了里面木制的纹理,四个支撑的脚也是磨损了很多。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这红木四角桌上,安静的躺着一块灵牌。估计是在泥石流强大的冲击下倒下去的。

    看到这灵牌我后脊背就是一阵的发麻,完全没想到自己跟着陈永义来到了祀堂里面。

    “叽叽!”就在我和陈永义望着那灵牌发愣的时候,一声叫声就是从我们的脚边传了过来。吓的我一退整个人的后背都是贴在了墙面上。却是因为这个动作,哐当一声我身后有什么物件被我给撞到在了地上。

    陈永义赶紧就是先拿着烛光照向了地面,只见一个足球大小的黑影就是快速的窜了过去,很快的消失在了烛光不能照到的黑暗死角里面。

    “什么东西?”我心惊胆战的问了一句陈永义。

    “老鼠吧。”陈永义尽量的保持镇定,但是我可以听出来陈永义说话的时候声音是颤抖着的,一个老鼠至于让陈永义这么惊慌失措吗?

    “有这么大的老鼠吗?”转念一想又是不对,看那个黑影足足有足球的大小,什么时候老鼠能够长这么大了。再说这里都成了废墟了,即便是有吃的东西也都是腐坏变烂了,怎么可能还有老鼠到这种地方觅食。

    “只有一种可能了,这老鼠是吃死尸长大的。”陈永义稍微的镇定了一下,就是跟我解释了一句。

    “死尸。”我心脏的跳动骤然的停止,听到这么还骇人的话任谁也无法淡定下来,再说现在我和陈永义也算是停留在死尸堆里面。

    “叽叽!”黑暗的角落里面再次的传来了老鼠的一声叫唤,我倒没觉得什么,老鼠我又不是没见过。不过这倒是让陈永义整个人差点跳起来,赶紧就是拉了我一把。

    “赶紧找能够点火的东西。这老鼠吃着死人肉长大,估计对着人肉有独特的爱好,而且没见过活人,对活人并不害怕。”陈永义赶紧就是叫我找东西。

    “啊?”我听了头皮一阵的发麻,老鼠吃死尸我倒是听说过。但是基本上老鼠还是惧怕人类的,这不老鼠还不是避着我和陈永义吗,要是真像陈永义说的,老鼠岂不是早扑过来了。

    “别惊讶了,之所以现在老鼠没有攻击我们两个,是因为我手中的烛光。老鼠是个夜行动物,天生怕火光,赶紧找能点亮的东西,不然我手中蜡烛一黑我们算是交代在这里了。”陈永义抓紧时间就是说了一句。

    正好不巧,就在这个时候陈永义手中的烛光却是一晃,紧接着就是被莫名的给吹灭了。

    正如陈永义说的,火光一灭,黑暗处老鼠的叫声开始变得频繁了起来。耳边不断的传来老鼠叽叽的叫声,我头皮的神经拉的越来越紧。

    黑暗中,我根本分不清楚老鼠在什么地方,而老鼠却是能够清楚的知道我们的位置。显然这样对我和陈永义相当的不利。

    我一阵紧张之后,赶紧就是冷静下来。而陈永义赶紧就是伸手进了口袋之中,他并没有带打火机,随身携带的就是那盒火柴和几根蜡烛。

    赶紧就是划了一根火柴,准备将蜡烛给点上。火柴的火光再次照亮了一点范围,我的心也稍微的放轻松了一点。只要陈永义点上了蜡烛,一时半会这老鼠是不敢近身的。

    正当我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火柴的火焰前方一个黑影就是快速的窜了过来。我只看到一双足足有乒乓球大小,在烛火中闪着绿光的眼睛,向我和陈永义的方向扑了过来。

    “啊!”陈永义的惨叫声就是传了过来,火柴掉落在了地上,瞬间熄灭。而陈永义另一只手上的火柴盒也是因为慌张掉落在了地上。

    周围再次的陷入到了一片的漆黑之中,我只能听到陈永义剧烈的喘息,吸气声特别的重。不用想这老鼠肯定是将陈永义给咬伤了。

    老鼠看来挺聪明,知道我们想要点火将他驱赶走,所以在陈永义点亮火柴的瞬间就是向着陈永义发起了攻击。

    陈永义也不知道伤到哪里了,我没有问,而是准备蹲下身子来将掉落在地上的火柴盒给捡起来,完成陈永义没有做完的事情。

    “别蹲下,小心老鼠。”陈永义听到了我身体发出的声音,赶紧就是提醒了一句。

    可是为时已晚,就在我蹲下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一阵冷风向我扑了过来。紧接着我感觉到了胸口一疼,这老鼠居然是扑到了我的身上。

    我本能的反应就是赶紧一把按住了扑在我身上的老鼠,完全没有想到我摸到的老鼠毛居然是异常的硬,犹如刺猬身上的刺一般。我感觉到了手心被针扎了一般,赶紧就是收手。

    就在这个空隙,老鼠叽叽一叫,我只感觉我的肩膀一疼。这老鼠居然是一口咬住了我肩膀,尖锐的门牙直接咬破了我的衣物咬破了我的血肉。

    “啊!”剧烈的疼痛也是让我失声大叫了起来,忍着肩膀上的疼痛,用手又不敢去抓这个老鼠。下意识的我就是在地上打起滚来,准备把这只大老鼠从我的身上甩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