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诡异房间

文/人在路上754118
本章字数:4596 走尸txt下载

黑压压的老鼠直接就是排成了一条长龙,向着我的方向快速的跑过来。这一刻我闭上了眼睛,接受了死亡的到来。一只两只我倒是可以对付,但是这么多只,双拳难敌四手。只能是被分尸的份了。

闭上眼睛的我感觉时间过得异常的缓慢,而身上却是迟迟没有传来一丝的痛楚。不由的我赶紧就是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此时一长串的老鼠站在木门口打着转却是没有一个敢踏进来。仿佛这里就是雷池一般,只要进来它们都会身首异处。

而老鼠这个时候仰着脑袋,两只大大的泛着绿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身后,看来它们惧怕的东西就在我的身后。

我转过头去一看,吓了一跳。嗯?这不是陈永义吗?这么就坐在这里,而且身体发着幽幽的蓝光。

“我靠,你倒是跑的挺快,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看着盘腿坐在那里的陈永义闭着眼睛,我不由的就是问了一句。

然而陈永义就像是入定了一般,一动不动的依旧坐在那里。完全没有一丝想要理会我的意思。这个时候我才是觉得事情有些诡异。

站起身来,没有了老鼠的威胁我缓缓的走到陈永义的身边。却是发现周身的寒气越来越重,伸手去碰陈永义的时候,伸出去的手都是因为寒气微微的抖动了起来。

“这不是陈永义。”我赶紧就是收回手来,再次仔细的辨认了一下。虽然这个人跟着陈永义有九成的相似,但是眼角的皱纹却不是陈永义这个年纪该有的。而且这个人身上的衣服也是完好无损,一件过了时的灰色中山装,不像是这个年代的东西。

“该不会是陈永义的父亲吧。”我伸手在这个人的鼻孔处一探,显然这个人已经是死了。而且在这泥下的盘龙镇又与陈永义相似,不是他父亲还能是谁?

这就让我更加的奇怪了,这盘龙镇被埋在地下少说也将近二十年了,这陈永义的父亲尸首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腐烂的迹象。

借着陈永义父亲身上发出来的蓝光,我终于看清了这个地方,是意见侧厅,不是很大。也就一个卫生间般的大小,而房间墙面之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道家符纸,我并不懂这玩意,在我眼中其实跟鬼画符没多大区别。

再次看了看门口,老鼠并没有散开,依旧是堵在门口,不希望这到嘴的一块肥肉就这么不翼而飞了。

眼下看来,能够震慑住老鼠的除了那满墙的符纸,便是那不腐坏的尸体了。尸体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的气息,让我根本无法接近,只能是先试试是不是符纸的作用了。

我赶紧就是走到了墙边,看了看满是符纸的墙面,也不清楚什么意思就是随意的撕下来一张。

我转头看了下门口,发现老鼠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依旧是在门前打着转。难道这效果没有用?将信将疑的我拿着符纸就是来到了门口,将写好的符纸面对准了其中的一只老鼠,就是向着它伸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还打着转的老鼠停了下来,瞪着凸出来的眼珠子傻傻的看着符纸。下一秒就是慢慢的向后退去。

“居然有用!”我一阵的高兴,赶紧就是再往前走一步,我以为老鼠会再次的后退。但是出乎我的意料,老鼠后腿这么一蹬。整个就是飞到了半空中,闪电一般的向着我的拇指咬了过来。

我一愣之下,慌忙就是将手收了回来。还好我眼疾手快,要不然老鼠这一口肯定是要让我血溅当场的。

而这个老鼠因为冲力过猛,整个身体一头就是扎进了房间中来,滚动了身体才是站稳住。

我错愕的看着这个老鼠,显然进来之后这个老鼠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那么这些老鼠为什么怕进入到这个房间里来呢?

就在我以为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时候,滚进房间来的老鼠叽叽的叫的频繁了起来,站在原地都是变得不稳当了起来,紧接着就是原地打转了一圈,一股脑的就是向着墙壁的方向撞了过去。是的,直接用自己的脑袋狠狠的撞在了满是黄色符纸的墙面之上,顿时脑袋之上就被磕破将一张符纸的颜色染成了血红色。

正当我吃惊的看着这不寻常的一幕的时候,老鼠却是再次的爬起来,似乎并没有断气,直接用自己的脑门又是顶在了墙面之上。

这一下可是结结实实,老鼠的脑门直接就是裂开了,白色的脑浆也是跟着流了出来,场面相当的震撼和血腥。看的我不由得退后了几步,赶紧就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自己应该不会和这个老鼠一样,顿时迷了心智会做出自撞墙壁的事情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身上并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就是一点异样的感觉也没有。这让我又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具陈永义的尸首,完全没想到一具尸体居然是有这般的威力。

想要走出这里,看来得带着这个发光的尸体。我再次尝试伸手去碰了下尸体,一阵刺骨的冰凉,温度异常的低。只是片刻的功夫我的手就已经是受不了这个超低温度收了回来。

这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我顿时就先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就在这个关头,原本已经没有动静的井盖周围却是又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我立马就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井盖上,突然冒出一个东西让我着实的吓了一跳,是一个白色的骷髅头。

此时骷髅头一对大眼眶朝着我的方向,慢慢的居然是从井盖下面整个移动了出来,紧接着是一根根的白骨像是有生命一般,疯狂的从井盖下面冒了出来。

看到这么恐怖的一幕,我瞪大了自己的双眼。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原本散落一地的骷髅骨架这个时候居然是凭空开始组装了起来。

不一会的功夫,一具骨架居然是拼凑完成直立立的站在了老鼠堆的后面,这一阵的动静又是将老鼠的吸引力吸引了过去。

所有老鼠通通的调转身体,戒备的看着那向前行走,但是微微颤颤的骷髅。

我心里想要叫出来,可是只能张着嘴巴看着诡异的一幕。我居然看到了一具会走的骷髅,这已经完全的超出了我对事物的认知。

骷髅嘴巴张张合合,随着身体的运动而翻动着,紧接着就是伸出一只手去,一把抓住了站在自己身边的一只老鼠。

只是片刻的功夫,原本还清晰可见的老鼠顿时就是被一团黑物质给包裹住了。老鼠身影剧烈的抖动着,而里面传出来让人身体发麻的惨叫声来。也就十几秒的功夫,老鼠的叫声听了下来,而包裹住老鼠的黑物资直接散开来,此时骷髅手上的老鼠只剩下来一堆森森的白骨。

我已经无法用自己的言语来形容这一切了,这骷髅居然是这般的厉害,我费劲才能解决一只老鼠,这骷髅只需要十秒的时间就可以完成。而且将老鼠身上的血肉都是吞噬干净,这骷髅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老鼠看到自己的同伴就这么惨死在了骷髅的手中,惧怕一般的向后退去。可是身后又是它们不能够进的房间,不由得准备从骷髅的身边绕过跑回到井里去。

可是等它们准备绕过骷髅的时候,地面之上以骷髅为中心横着摆出了一道黑色物质,一些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老鼠直接就是被骷髅身上的黑色物质给吞没了。

进无可进,退无可退。老鼠就这样被骷髅和我身后陈永义父亲的尸体前后围堵住了。看到自己同伴的死状,还有那一步步紧逼过来的骷髅。老鼠群做出了自己的反应,一步步的退进到了房间之中。

不一刻的功夫,我脚边就是围满了各色各样的老鼠,不过它们并没有攻击我。而是低着脑袋,伸出前爪子挠了挠自己的耳朵,有些更是在地上打滚起来,大部分是耷拉着脑袋伏在地面上没有了任何的响动。

片刻之后,所有的老鼠变得再次的躁动了起来。一个个就如先前撞死的老鼠一样,一股脑的就是向着墙面撞了上去。

不到片刻的功夫,墙面之上已经是被老鼠的污血给染红了。而上面的符纸纷纷的掉落在地上,而且都是被污血染红没有了作用。

看了看骷髅向着我的方向一步步的逼近,我倒是觉得对付这种邪物那墙上的符纸应该能管用,赶紧就是在老鼠还没有弄完符纸的时候,伸手抓了几张放在手中,随时拿出来对付那个走路不稳的骷髅。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六章 退无可退 返回《走尸》目录 下一章:第十八章 蚂蚁,飞虫大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