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4章 死都不认

文/天下天
小皇帝的农夫相公 本章字数:3023 小皇帝的农夫相公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世无双 劫天运 美人如玉 逆血天痕 主宰之王 前对头 妖女修仙录 天命神相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宇文卿墨很忐忑,非常忐忑,他不知道他们家相公怎么了。

    一言不发的吓人!明明是自己该生气的不是吗?大白天跑到青楼去还有理了他?怪自己把他叫出来?讲不讲理啊!你生气朕还更气呢!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于是两人就这么一路一言不发的一前一后的走到了永康王府。早换了脸的管家带着一众同样换了脸的丫鬟家丁跪倒一大片,纷纷热烈欢迎王爷王夫回府。张大力依旧面无表情,不悲不喜不言不语。

    暗卫二人组纳闷,宇文卿墨忐忑。

    坐在屋里喝了大半晌的茶,张大力终于开口,“你府中那些姬妾们呢?”。

    只淡淡的一句话,正扭到一边气鼓鼓生闷气的某人一下子就顿住了,晴天霹雳一般他受到了极度惊吓,但是终于,他似乎知道他们家相公为何这般一言不发的吓人了,于是乎他就变得忐忑非常忐忑了。真的,杀了宇文卿岚的心都有了。

    “哥~”,某人也顾不得生闷气了,可怜兮兮的挪到张大力脚边,而后可怜兮兮的捻起张大力的袖子,说不出的可怜。

    可惜,张大力不为所动,眼都没抬一下,“少说也有百八十个吧,你这府中容得下吗”,依旧不咸不淡,听不出喜怒,但宇文卿墨之觉得毛骨悚然。

    “哥~那些都是外面的人瞎编的”。

    “无风不起浪”。

    “哥你是不相信我了吗?”。

    “毕竟被骗习惯了”。

    “哥!”,张大力这话伤人了,可是他百口莫辩他作茧自缚他自作自受。

    “哥~相公,我只有你一个人”,宇文卿墨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为什么宇文卿岚那个混账玩意儿的破锅要他来背。

    “沈飞飞你打算什么时候接进府?”。

    “相公,我不认识她”。

    “嗯?”。

    “绝不会的,我只要你”,宇文卿岚,朕要杀了你。

    “别啊,那姑娘挺不容易的,刚才还跟我哭诉呢”。

    “相公~我错了”。

    “不不不,你没错,是我错了”。

    “相公~人家错了”。

    “我不该来京城的,这样就不会撞破你的谎言”。

    “呜呜呜相公人家错了”。

    “叫相公也不好使了”。

    欲哭卿岚!

    “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软磨硬泡好一阵,宇文卿墨对这个刀枪不入油盐不进的大力哥完全没辙了,不骂他也不打他就是不咸不淡不理不睬的。

    “现在不清楚了”,张大力淡淡道。

    “哥~”。宇文卿墨眼泪哗啦就下来了,他招谁惹谁了,为了他他做了多少努力付出了多少啊,到头来就换得他一句“不清楚”吗?委屈劲一上来,眼泪就收不住了,也不再巴巴的求原谅了,宇文卿墨把头扭向一边,吧嗒吧嗒掉眼泪。

    张大力见他这模样,心里终究还是心疼,他家媳妇儿什么秉性他会不知道吗?别人口中的永康王定然不是他们家真实的小家伙,听得越多他越是能肯定这一点,但是,小家伙为什么要这么做?又为什么不否认,甚至在自己面前也不辩解,为什么?他在隐瞒什么?为什么不愿意告诉自己……这些才是他最在意的。

    张大力冷着脸一把将小家伙扯过来面对自己,“哭什么哭!被骗的是我吧”。嘴上恶狠狠的,可手上却忍不住去擦他大滴大滴的眼泪。

    张大力这么一吼,某人眼泪掉得更凶了,委屈劲蹭蹭上涨,然后又把头扭向一边,不看他,眼泪也不给他擦。

    “你还来劲了”,张大力抓着他的手腕用力一扯,某人就被扯小鸡一样扯了过去,张大力把他按到自己腿上坐下,而后捏住他的下颚,强制他面对自己,“错了吗?”。

    “呜呜错了”。

    “哪错了?”。

    “不知道”。

    “嗯?”。

    “不该骗你呜呜~”。

    “不该骗谁?”。

    “骗你”。

    “我是谁?”。

    “我相公”。

    张大力冷着脸给他擦了几把眼泪,另一只捏着他下颚的手却不放松,然后继续黑着脸问。

    “骗我什么了?”。

    “不知道”。

    “嗯?”。

    “哎呀人家真的不知道嘛”。

    “好好说话!”。

    “我没骗你真的”。

    “啪~”,原本岔坐在张大力大腿上的某人突然一下子弹起来,双眼圆瞪不可置信,“你..你你打我屁……股”,唔,某人一把捂住脸,没脸见人了呜呜呜,魂淡魂淡魂淡啊。

    张大力一把将他按坐下来,然后把他捂住脸的双手用来掰开,迫使他的眼睛正对自己,“还不老实交代?”。

    “交代什么?”。某人委屈的瞪着眼。

    这叫垂死挣扎吗?张大力深吸一口气,那个怒啊。“那就不要怪为夫的不客气了”。话未说完蹭的就站了起来。

    “你…啊!”,猛然的腾空吓得某人双脚并用的抱住他们家大力哥,然后不等他反应过来,只听哗啦啦杯子碎地的声音,而后一阵天旋地转他的视线就落到了房梁上,接着脊背上传来生疼的感觉,“唔痛~魂淡你想干嘛”。

    “刺啦”,只听一声衣服撕破的声音,某人只觉得身体一凉,慌乱看去,顿时吓得不能言语。只见他们家大力哥嘶啦嘶啦几下撤掉他的衣服,扒了他的裤子,眨眼他就光溜溜的,一丝…不挂的,一脸呆愣的躺在了冰冷又坚硬的桌子上了。

    “你既然不肯认错,那为夫的只好用身体逼你认了”。张大力面无表情的说着,其实他的内心是心疼的。

    “不要唔~”。某人慌乱的摇着头拼命的摇着头,然而身体某处突然传来的痛感让他的求饶戛然而止。魂淡竟然就这么……

    “好痛啊呜呜呜魂淡欧不喜欢里啦啊啊”。

    “魂淡~啊魂淡唔唔魂淡!”。

    “不要了啊啊啊不要”。

    ………….

    “我不敢了呜呜呜大混蛋”。

    “呜呜呜~让我死了算了”.

    “救命啊唔唔魂淡”。

    张大力一头黑线,这算哪门子惩罚,他有用那么大力吗?明明叫得很销~魂不是吗?怎么这内容好像自己在qj似的,还有说好的惩罚呢!怎么就心软下不去手了,活该被骗啊。

    事后,张大力一脸纳闷,心想这个时候来支烟那就完美了,某人则把头扭向一边,抱着被子,扯着被角哭哭哭。

    “哪里不舒服?”,张大力也不看他,没好气道,气自己心软,也气他不够信任自己。

    “哪里都不舒服”。魂淡竟然这么对我,不是说好爱我一辈子宠我一辈子吗?

    矫情!明明刚才很享受,这个小混账,得了便宜还卖乖,张大力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见张大力不理他,某人使劲抹了抹眼泪,“脊背,疼”,桌子那么冷又那么硬,某人就这么粗暴的把他按在上面这样这样又那样那样,能不疼吗!混蛋竟然这么粗暴的对他,一定磨破皮了。

    “活该!”。

    宇文卿墨:……

    “我恨你大混蛋呜呜呜”。

    “你走!再也不喜欢你了再也不爱你了你走!”。

    “呜呜呜”。

    “那再见”。

    宇文卿墨:………..

    “不要走,我错了”。

    宇文卿墨捂脸,自己真是没救了,魂淡,怎么就对这个魂淡爱得要死要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