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不如就现在狠下心

文/草荷女青
本章字数:5931 婚意绵绵,神秘老公晚上见txt下载

聂平新心里一颤,不知为何,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想起了他跟她的那个就要出生却夭折的孩子,心里一阵抽痛。

难道说这一世,他跟她也无法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吗?

他静静地看着她,孩子他固然想要,而她对于他来说却比孩子更重要,如果这孩子对她来说是一场劫难,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拿掉这个孩子。

“聂平新。”宋久久的手按在腹部,放佛再一次触摸到了里面有东西在动,她看着聂平新,刚刚那个梦不能说多恐怖,可是太诡异了,她怎么会生出一个肉球,肉球剖开里面竟然是个孩子。

聂平新收起眼底翻滚的情绪,凝着她,“孩子……怎么了?”

宋久久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那个梦那么的真实,真实得她此时觉得手抚摸着的就是那个肉球,她的心跳得很快,快要跳出身体了一样,她舔了下嘴唇,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口渴,喉咙里很干涩。

“我,我想喝水。”

聂平新微怔了一下,点头,“回屋里,我给你倒水。”

“嗯。”

聂平新将宋久久抱进屋子放在客厅的沙发,而后去厨房给她倒水。

其实倒水这些事完全都可以让家佣去做,况且家里那么多家佣,可他却觉得怀孕的是自己的妻子,作为丈夫,他就必须要亲力亲为,不能替她生孩子,做一些事情是必须的。

他深知女人怀孕有多艰辛,那时候她怀孕,肚子长得特别快,大概才两个多月的时候,肚子就已经很大了,等到四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大如箩筐了,走起路来虽然也没有显得特别的笨重,但却再也不像之前那么轻盈了,尤其是晚上睡觉,平躺不行,只能侧卧,侧卧又不能一直侧卧着,总之一到晚上睡觉,就是一件十分艰辛的事情。那时候他心疼她,就抱着她,让她在她怀里睡,一开始几晚上还行,后来她死活不让他抱着睡,她知道,她是心疼他,可他更心疼她。

那时候他就在想,只要这一胎,不管男孩女孩,不管一个两个,反正就这一胎,再也不让她生了,太辛苦了。

他接了杯子热水,本来打算兑点凉白开混合一下,可是想了想又作罢,拿着两个杯子来回地凉了起来。

这期间他一直在思考一些事情,这个孩子到底是该留还是不该留?

水凉好已经是五分钟后了,他端着水杯离开厨房。

宋久久在沙发上窝着,微闭着眼睛,大概是有些困,整个人都松懈下来,卸下了那些坚硬的外套,像只温顺的猫儿。

聂平新将水杯放在茶几上,在她身边轻轻坐下,脱了身上的外套盖在她身上,本来不碰她就是怕吵醒她,可虽然动作很轻还是将她惊醒。

“聂平新……”

“水好了,好点。”聂平新将水杯端起来,送她嘴边。

宋久久接过来一口气喝了下去,感觉喉咙里好了很多。

“还喝吗?”

“不喝了,洗澡睡觉好不好?”

聂平新点头,抱着她去楼上卧室,将她放沙发上他去浴室放洗澡水。

等他放完洗澡水出来,发现她窝在沙发上竟然又睡着了。

他想了想还是叫醒她,“抱你去洗澡,嗯?”

宋久久点头,又闭了眼睛。

浴室里,聂平新本来没打算跟她一起洗的,可她似乎是太困了,放在浴缸里脑袋就朝下栽,他只好也坐进去,抱着她。

“宝贝,怎么会这么困?”他问她。

宋久久睡得迷迷糊糊的,但还是听到了他的声音,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却还是应了他,“困……”

“那就睡,我给你简单洗一下。”

“嗯。”

洗澡的时候一直到睡觉,但宋久久的手始终都在腹部放着。

聂平新靠在床头盯着身边早已经熟睡的她,想着她那会儿从梦里惊醒喊着“孩子”的模样,他的眉头皱起,不知道她梦里到底是梦到孩子怎样了才会被吓成那样。

可她很明显并不想告诉他梦到了什么,虽然她可能一开始有想要告诉她的冲动,但最后她忍住了。

梦究竟是什么呢?

聂平新恨自己竟然无法进入她的梦里窥知她的内心,若是那样,最起码不会让她一个人承受着担惊受怕。

他叹了口气,挨着她躺下,可却没一点睡意。

凌晨四点,天还没亮,聂平新就起来了。

管家见他下楼,很诧异,“先生,您这是要出去运动吗?”

“不是,给久久做点饭。”

“九小姐饿了?我去厨房看看。”

“不用,以后她的一日饭菜都由我一个人做。”

管家愣在那儿,好一会儿才开口,“聂先生,是不是厨师做的饭不合胃口?”

聂平新停住,扭头看他,“不是,厨师的手艺很好。”

“那……”

“不要多想,我只是做我作为一个丈夫应该做的,孩子是我们两个的,可我却没有办法替她分担怀孕的辛苦。”

管家站在那里愣了许久,心中无限感慨,而此时聂平新已经进了厨房。

一个小时后,聂平新端着做好的早饭来到卧室,宋久久已经醒来,哼哼咛咛地靠在床头,揉着肚子,门一推开,她两眼直放光。

“饿醒了?”聂平新轻声问。

“嗯。”宋久久点头,爬下床,“醒来没见你,我就知道你去给我做好吃的了。”

聂平新放下早饭,快速的去盥洗室打湿了一条毛巾,给她擦了擦手和脸,“桌上的水喝过了?”说着,他朝桌子看去。

“嗯,醒来都喝了。”

“醒来多久了?”

“有十分钟了?”

聂平新点头,将筷子递给她,他则端着粥轻轻吹着,心里想,明天早上三点就把粥熬上。

宋久久吃着葱花鸡蛋饼,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老公,你真好,做的饭真好吃。”

聂平新有些沾沾自喜,“也不看看你老公我是谁。”

“嘁!”宋久久送了他一个大白眼,“难道听不出来是恭维的话?”

“你还需要恭维人?”

宋久久夹了口菜塞他嘴里,“你这人都不能夸。”

聂平新却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老公这辈子所学的厨艺,都献给了你,就算是不好吃,你也得吃下。”

“你这叫霸王政策,不好吃我干嘛委屈了自己的肚子?”

“是啊,干嘛委屈了。”

宋久久咽了一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自己给搬石头砸了脚,撇撇嘴,反正嘴上的便宜在他那儿她几乎都占不到,索性闭了嘴,这会填饱肚子要紧。

聂平新看她大口吃着东西,思索了好一会儿,试探性的,却又极其的随意,给她夹菜送她嘴边,随口问了句,“昨晚上又做梦了吗?”

宋久久愣了下,抬眸看他,眼神与他对视了不到两秒钟,迅速的敛下,“没有。”

“之前做的是个什么梦?你说梦到了孩子?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男孩儿。”

“真好,估计这次真的是个儿子,宝贝,谢谢你。”

宋久久极不自然地扯了下嘴角,“我们两人的孩子,说什么谢不谢的。”

“可是要怀胎十月的人是你不是我,如果可以我真愿意怀孕的那个人是我,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

“那就下辈子你投胎成女人,你生孩子。”

“好。”

一阵沉默,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卧室很大,可气氛却有些压抑。

聂平新起身去了盥洗室,听到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宋久久放下筷子,低头摸着肚子,宝贝,但愿妈妈的梦并不是真的。

盥洗室水声依旧响着,可玻璃门却拉开了一个缝隙,透过缝隙聂平新看着正坐在沙发上的人儿,她低着头看不到表情,但是小心抚摸着肚子的动作却给他一种并不是开心的样子。

然后他就咧着身子关了水龙头,看到她猛然抬起头,脸上赫然挂着眼泪,她朝盥洗室这边看来,飞速地擦着眼泪,惊慌地拿起筷子,夹了些菜塞进嘴里,大口地咀嚼着,手都是颤抖的。

聂平新靠在墙壁上,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他恨自己看得那么清晰,连她的手颤抖都看得清清楚楚的,还有她脸上晶莹的泪。

那个梦一定是极不好的,一定是。

聂平新重新打开水龙头,捧起水使劲洗了洗脸,将脸埋在掌心许久才抬起来,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他闭了下眼睛,有泪混合着脸上的水珠,一起滑下。

与其将来后悔,不如就现在狠下心,至少这样她会是平安无事的。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和泪,深吸一口气,走出盥洗室。

-本章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059:奇怪的梦 返回《婚意绵绵,神秘老公晚上见》目录 下一章:061:他的计划失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