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8章 他们

文/何甘蓝
本章字数:7287 鱼在锅里txt下载
孟简昨晚和徐陵同床,两人一直聊到凌晨两点才熬不住睡过去。周明申独守空房,只好把胖嘟嘟的儿子抱来和他一起睡,顺便交流一下父子感情。

    将近十点的时候徐陵醒过来了,她胸口沉闷,喘不过气来,一抬头,发现孟简横睡在床的中央,大腿搭在她的胸口,直接导致她没有睡好。

    翻身躲过她的大腿,徐陵不客气的踹了她几脚。

    “老公.......”她迷迷糊糊的翻身。

    “谁是你老公,大清早的发什么春!”徐陵掀开被子下床。

    孟简眼皮沉重,翻了个身,继续睡。

    徐陵洗漱完了出来见她姿势更加**了,双腿夹着被子抱着枕头,长发落在床单上,完全遮住了整张脸,像鬼!

    “你还不起?不饿吗?”徐陵拍了拍她的脸蛋儿。

    孟简哼哼了两声就没动静了,徐陵看她也不像是能起来的样子,衣服一披,自己下楼觅食去了。

    走廊上碰到正在蹒跚学步的周澹,他小脸很是严肃,拉着舅舅的手皱着一双秀气好看的眉毛,像是在做什么大事一样,慢慢的往前走。

    “干儿子,起这么早啊!”徐陵笑着给他打招呼。

    周澹抬头看了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

    “嘿!这么有范儿?”徐陵叉腰,错愕的看着他。

    孟笙弯腰牵着他,笑着说:“昨天出去和其他小朋友玩儿了一下,他们都比澹澹大,已经走会走路了。澹澹应该很羡慕吧,回来非要下地走了!”

    “有志气!”徐陵摸了摸他的脑袋,毛茸茸的,好像玩偶哦!

    孟笙一笑,继续牵着他往前走。

    徐陵挠了挠头发下楼,因为昨晚没有用护发产品,所以今早起来大波浪有些躁,有狮子王的风采。

    她转过拐角的楼梯,听到了熟悉的男声,一抬头,撞进了一双高深莫测的眸子里。

    脚下一滑,最后五步梯子她是滚下来的。

    仆人赶忙上前搀扶起她,坐在沙发上聊天的俩男人都把目光移向她。

    “简简还没有起来吗?”周明申问。

    徐陵悄悄的揉了揉屁股,尴尬一笑,“她睡得正香呢!”

    周明申起身,“我去看看她,这个点儿应该起来吃早餐了。”

    他礼貌离去,留下前夫和前妻尴尬对视。

    仆人见她没有事就退下了,徐陵跟在她后面准备一起离开。

    “去哪里?”谈书序指头一动,抖落烟灰。

    “吃早餐啊。”她淡定抬头,双手背在后面一个劲儿的绞来绞去。

    谈书序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金丝眼镜后面是看不透的深沉和算计,他说:“坐过来说会儿话。”

    徐陵薅了一把头发,咳了一声走过去,坐在离他最远的沙发上,说:“你要聊什么?”

    “昨晚为什么不回家?”他目光锁定她。

    舔了舔嘴唇,她冷静下来了,“来孟简家玩儿呗,一个人在家多无聊!”

    “你知道我在家等你吗?”

    徐陵抬头,“你家还是我家?你家的话我当然不知道,我家的话........你有什么资格进去?”

    谈书序轻笑,“没有资格?需要我提醒前妻你,还欠我一百万美金吗?”

    徐陵吸气,“非要提这一茬?”

    “你不是说商人重利吗?我正是按照你所说的话来办的啊!”谈书序说。

    “我不还你钱你就能进去我家?你是不是在偷换概念啊!”

    谈书序挑眉,“果然是回国后大有长进,国语说的这么好?”

    徐陵本来就是一个直爽的性格,这样钝刀子割肉绕来绕去绝对不是她所擅长的。而此刻,她觉得腋下都湿了。

    “你现在住的高档洋房市值五百万,不考虑抵押给我吗?”他看着她,微笑开口。

    徐陵咬牙,劈手夺过他手中的烟,深吸了一口,熟练的夹在两指之间,“钱钱钱,除了钱你妈你都不认识了吧!”

    她气愤的开口,抵押了住所,让她露宿街头吗?王八蛋!

    谈书序盯着她熟练的抽烟姿势,烟气氤氲在她周围,缓缓升腾,她似梦似幻。

    “真是贵人多忘事,为了你我不是早已不认六亲了吗?”

    徐陵咬唇,“谁逼你了?”

    他嘴角一扬,“没有人逼我,我纯属心甘情愿!”

    徐陵不自在的转过头,躲避他的目光。

    她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烟,他皱眉,“不是让你少抽一点吗?”。

    徐陵瞥他,“那你做到了吗?要让我少抽那你为什么还要当着我的面抽?你不成心的吗!”

    谈书序轻笑了一声,目光陡然锐利,“你跟我就不会好好说话?随时随地都像吃了枪子一样,我杀了你全家吗?”

    徐陵伸手抖落烟灰,她说:“没有啊,这不是我们的相处模式吗........前夫?!”

    谈书序起身,徐陵条件反射的往后一仰,“你要干嘛?”

    他脱掉西装外套,单手就把她拎起来扛在肩上了。

    烟头落地,徐陵惊吓得尖叫。

    仆人出现,谈书序问:“还有空房吗?”

    “楼上左边第三间。”仆人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淡定的在前面引路。

    徐陵倒栽葱的姿势让气血倒流,脑袋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她抓着他的灰色背心,十指泛白。

    “你他妈放我下来啊!”

    谈书序单手扛着她上楼,丝毫不费力,他说:“你不是在提醒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吗?我正在努力践行啊!”

    徐陵哀嚎,他妈的,以前都是干一炮就跑,今天不会又来吧?!她会丢了一条老命的!

    推开房门,仆人退下。

    &n的把她摔在床上,徐陵被扔得头晕眼花,加上没吃早餐,更加晕眩了。

    因为是混血儿,她的身材偏向中方,但身段胸围更偏向西方,一般男人还真把持不住。

    她的外套不知道飞哪里去了,里面的衣服被他撩起来缚住她的双手,他不客气的把她裤子一脱,直接卡住她的双腿。

    “你他妈到底有没有人性,我们早就离婚了啊!”见躲不过了,她绝望大吼。

    谈书序脱了衣裳伏在她的身上,勾起她的下巴,她明显有些颤抖。

    “这么怕我?”他轻蔑开口,手指在她脖颈出游移,“跟我离婚后过得不错吧?”

    徐陵头顶冒汗,她想到了孟简的忠告。

    “睡了多少个男人呢?”他的食指撬开她的嘴唇,轻轻的揉捏。

    徐陵被压得脑袋缺氧,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些日子,那些她被谈书序压得死死不能反抗的日子。

    “你放开我.......你这是强/奸!”徐陵咬牙,目光狠厉。

    “哦,那你去告我好了。”他单手一撩,她的内衣崩开,露出雪白雪白的一大块儿。

    “**!”徐陵悲愤大叫,“你他妈禽兽啊,怎么不去死啊!”

    谈书序压在她的身上,解开皮带,他说:“有你折磨我,我不是生不如死吗........”

    吻落在她的唇上,她呆愣了片刻,就是这一愣给了他可趁之机,密集的吻落在她的唇上,鼻尖,额头,肩膀.......

    她仰着头承受,有那么些许不知所措。

    “谈书序......我们不这样好不好.......”断不干净,他们都将成为彼此的桎梏,挣不脱甩不掉,大概永远都不能重回幸福的正道上。

    午夜梦回,他多少次期盼能像这样把她压在身下,予取予求。她是这世上最动人的妖精,即使走了很远,还是能牢牢的扯住他的心脏,她一动,他全身都疼......

    “徐陵,你嫁给我的那天你就该知道,这一辈子,你是摆脱不了我的了!”他低声开口,吻上她圆润可爱的肩膀。

    徐陵被完全压制住,她动弹不得,只得在言语上求饶,“我们不是离婚了吗,离婚了就应该有离婚的样子啊!”

    他抬起身,手上一紧,她痛得一颤。

    他的眼睛里突然盛满了怒气和凶狠,摘掉了眼镜,她更能感受出那双眼睛的压迫,她快窒息......

    “谈书序.......”徐陵心里发慌,她又好像看出了点什么。

    “徐陵,你觉得你有资格提离婚的事儿?”他掐住她的脖子,微微用力。

    眼角的一滴泪落下来,砸在他的手上,他被烫得一缩。

    “你知道了?”她轻声开口。

    “算计自己的老公睡其他女人,果然长进.......”他讽刺出声。

    徐陵肩膀一缩,害怕了。

    “我是信了邪了才会相信自己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才会跟你离婚。”他咬牙切齿,痛彻心扉。

    徐陵流泪,心里不是不愧疚。

    “那怎么办,你家里人都不喜欢我,你妈妈整天憋着气的整我,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她那种自由洒脱的性子,怎么可能三从四德,做丈夫后面的小女人,做谈氏家族的端庄少奶奶?

    “你忍不了不会跟我说吗?我逼你和他们相处了吗?我从来都是站在你这一边,从来都没有要求过你!”他盛怒,大声吼她,“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以为自己背叛了妻子,日夜不得安宁,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是多么自责心痛!”

    那些日子,他除了害怕她离开他就没有想过别的了。整个人惶惶不得终日,担心害怕到把她锁在楼里不准她出去,派了数十位保镖守着她的房间

    “如果不是最后我心存疑惑查了出来,是不是你这辈子都要以这个为借口,离我远远的?”

    徐陵满脸泪痕,“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融入你那个家庭,我是个异类,我真的做不了端庄贤淑的谈少奶奶......书序,你放过我吧,我害怕啊......”

    谈书序的妈妈是一位十分严厉的大家闺秀,有时候在徐陵的眼里,她已经到达变态的地步了。

    她和谈书序是在拉斯维加斯赌城认识的,她放荡不羁,他风流倜傥,以为只是一夜情,没想到最后能走入婚姻的圣坛。她想得太天真了,她以为二十一世纪了大家都是开放自由的,没想到光是她不是处子之身嫁入谈家,她就已经受尽折磨了。她还记得被医生检查完之后婆婆的神情,那种鄙夷和漠视,作为私生女的她哪里会陌生呢?以为跳出了狼坑,没有想到却入了虎穴。

    “我放了你,谁来放过我?”他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冲破了最后一层屏障。

    “啊!”她痛得大叫。

    他妈的,说了多少次前戏很重要他就是不听啊!技术好也不是这样来报复老娘的吧?!徐陵在内心哀嚎。

    他披荆斩棘,奋力前行,按着她的肩膀逼迫她注视他的眼睛,“,徐陵,看着我!我是谁?”

    “你他妈做晕了是不是!”徐陵蹬腿,哀叫。

    “说,我是谁!”

    徐陵咬牙,非要玩儿霸道总裁那一套,你他妈是不是脑袋卡!

    “谈书序!”她悲愤大叫。

    他满眼凶狠,丝毫不留情面,“重说!”

    徐陵捂脸,她真的不想玩儿这一出啊!

    “不说今天就耗在床上了。”他好整以暇,慢慢的放松。

    徐陵仰头长叹,除了在床上交流,她真的很少喊出口啊。

    “陵陵,我是谁?”硬的不行来软的,他低头在她耳边喷气,耳朵是她的敏感点,她瑟缩颤抖得不行。

    “谈书序.......老公.......”她抱着他的脖子,期盼他能早点结束。

    “真乖,再叫我一声!”他嘴角浮现出笑容,爱怜的轻咬她的耳垂,慢慢厮磨。

    “老公......饶了我吧......”节/操尽失,她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

    ......

    这边周明申推门,看到睡姿豪放的老婆,连人带被子的把她给抱了起来。

    “快起来看儿子学走路,他真聪明!”他摇摇怀里的人。

    孟简仰着脖子继续睡,丝毫没有不适感。

    “还不醒啊......”周明申拉长了声音,“反正都是在床上,不如......”

    “啊!我醒了!”孟简陡然机灵,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他。

    周明申笑,“腿还疼不疼?”

    孟简摇头,“没感觉了。”

    “养得可真糙,还是女人吗?”

    孟简捏他的耳朵,“是不是你女人你不是最清楚吗?”

    “嗯......我还得检验一下!”他的手穿过被子,直接抚上了她的胸。

    “衣冠禽兽!”孟简捂住胸口,瞪眼。

    周明申笑,拍拍她的屁股,“起来吃早餐,生活作息这么不规律,该打!”

    孟简裹着被子蠕动,仰头问:“徐陵呢?”

    周明申暧昧一笑,“床上呢。”

    在周家,他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哈?”

    周明申把她从蚕蛹里剥了出来,穿好衣服,说:“要看热闹趁早,再不起来可没有了!”

    “是不是那个谈先生来啦?”孟简双眼闪着八卦r />    周明申说:“千里追妻,他也不容易。”

    “不是离婚了嘛!”

    “你知道怎么离的吗?”

    “不知道,说说,快说说!”孟简一跃,双腿夹着他的腰,双手缠着他的脖子,像一大只考拉挂

    在那里。

    “赶快洗漱吃饭,吃完了就说!”周明申拍拍她的屁股,催促她赶快起床。

    孟简揉了揉被他打了不知道多少巴掌的屁股,抱怨,“别打了,万一以后不翘了穿牛仔裤都不好看了!”

    周明申大笑,抱着她家大宝贝往洗漱间走去,边走边动手,“那老公给你揉翘一点好不好?”

    “咦......周明申同志,你真的好色!”语气充满了鄙夷,完全不加掩饰。

    ......

    好不容易吃完了早餐,孟简勒着周明申让他必须好好解释清楚。

    娇妻在怀,他乐得讲故事。

    孟简听完,长叹举手鼓掌,“真是精彩!没看出来徐陵还这么忠烈敢为啊!”

    “忠烈敢为?你确定用对了地方?”周明申质疑。

    孟简说:“那谈先生知道吗?”

    “他怎么不知道?不就是在等着徐陵自投罗网结果自己憋不住了先出手了!”他果断下结论。

    “所以,他们会复婚?”孟简在心里为徐陵点了一炷蜡。

    “肯定!”周明申说。

    “不会吧,能耍出这种贱招就证明了她不想再回去啊,不然还整这一出干嘛!”孟简怀疑的说道。

    周明申捏捏她的脸蛋儿,“来赌一局?”

    孟简存疑,“跟你赌?我还是虚......”

    周明申笑,“这么没底气?不是称霸赌坛吗?”

    “哎,这不是退隐江湖了嘛!”孟简搂着他的脖子,扭来扭去,“你就直接告诉我分析过程就好了,不想赌!”

    “再动来动去擦出火,你负责灭吗?”周明申搂紧她的腰,一口咬上她红嫩的嘴唇。

    孟简挣扎,“说正经的呢!”

    “赌还是不赌?”周明申好像下定决心要跟她玩儿一把了。

    孟简仰头,“赌注呢?我看能不能吸引我咯!”

    “你赢了,我送你一辆最高配置的兰博基尼跑车.......”他缓缓开口。

    “哇!赌啊赌啊,我赌啊!”孟简激动的拉着他的衣领,颤抖着下巴,像是久旱逢雨的农民,十分的渴望啊!

    “你输了也是有惩罚的,确定要赌?”周明申轻笑,觉得自己这个老婆完全不适合从商,这样的性子肯定会被骗得倾家荡产。

    孟简谄媚的凑上去亲他,“你对我这么好,该不会让我吃亏的吧!”

    “一码归一码,赌场无夫妻!”他正襟危坐,十分坦然。

    孟简的眼珠转了几转,抿唇,她可以使诈的吧,比如去吓唬吓唬徐陵复婚会多恐怖多恐怖的

    呀......

    “我输了会怎样?”

    “答应我一个条件。”他说。

    孟简捂住胸口,“色狼!”

    周明申无奈,“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脑袋里除了那些带色的还有什么?”孟简鄙夷的看着他。

    周明申长叹,摸摸她的脑袋,“能这样诋毁自己的老公的,除了你应该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吧!”

    孟简不好意思的窝在他的怀里,伸手掰他的扣子,“谁让你总是那样......”

    “哪样?”他不怀好意的说。

    “不说啦!快说,到底是什么条件!”孟简羞赧的瞪着他。

    周明申伸手抚上她的小腹,含情脉脉,充满希望,他说:“我希望你能给我生个像你一样漂亮可爱的女儿。”

    孟简:“.......”

    “我想要一个女儿,可爱粉嫩的,最好能长得像你......然后能让我在她身上来补足你缺憾的童年......”他抚着她的发丝,温柔的说。

    “你干嘛这么煽情?”她眼底有泪光,仰着头看他。

    “我总是想早一点遇见你,兴许你就不会受那么多的苦了......”

    孟简低头,眼泪砸在手上,咕哝:“还不是要那啥啥了才能生孩子,你果然脑子里想的都是那些东西.....还说不是色狼.....”

    周明申:“......”

    孟简擦泪,紧搂着他的腰。孤注一掷,怀着一般赌徒的心态,说:“生就生,万一是我赢了呢!”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周明申悄悄勾起嘴角。目光放到二楼紧闭的房门上,他知道,谈书序非徐陵不可就像他非孟简不可一样,他们都是同类人!

    看着怀里感动得稀里糊涂的小女人,他轻轻拍她的背安慰她,多么单纯好骗的老婆啊,他一定要好好珍惜!
(快捷键 ←)上一章:第67章 我们 返回《鱼在锅里》目录 下一章:第69章 我们(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