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我们

文/何甘蓝
本章字数:10653 鱼在锅里txt下载

晚饭吃得异常尴尬,孟简想问点儿什么,但见徐陵那一副“你敢开口说什么就死定了”的脸,她只好憋回去了。

谈书序领着徐陵礼貌告辞,连饭后清茶都没喝就走了。

孟简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去的汽车尾灯,紧了紧外套,拉住正准备回书房处理公事的周明申,

问:“他们是在我家的客房做了吧?”

周明申说:“夫人英明!”

“哼!”眼看着自己的赌局要输,孟简不客气的趴到周明申的背上,后者也任劳任怨的背着她上楼。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周明申悠闲的背着她上楼。

“才不会!”孟简傲娇的甩头。

周明申轻笑,激将法对付她实在是太管用了,他觉得可以着手准备一下公主房了。

周明申背着她往书房去,一路上仆人们都避而不见,纷纷退散。

“你去处理公事吧,放我下来!”孟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周明申却不理她,推开书房的门,“红袖添香,正好!”

孟简咬他的脖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龌龊!”

周明申低声笑,磁性的嗓音似乎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极具成熟男人的魅力。

“别人在我们家都得手了,难道我作为主人还要落后一步?”

孟简勒着他的脖子耍赖,“我腿还疼呢,你不能欺负病患!”

“有你这么生龙活虎的病患?再勒,再勒就成寡妇了!”见孟简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他手一

甩,不知道怎么就把孟简给甩到前面来抱着了。

双腿夹着他的腰,她还是觉得很羞耻的。

“我要下来!”

周明申搂着她的臀部,十分满足的说:“好像更有弹性了?”

孟简最怕他这一副摆明要吃够豆腐的样子,双腿乱蹬,“放我下来,我去看看儿子,今天都把他

忽略了!”

“不是腿疼?安生点儿吧!”周明申抱着她坐上了老板椅,悠闲的任佳人拳打脚踢。

孟简突然想起了徐陵说的共济会什么的,她觉得自己太无知了,于是认真请教周明申。

“共济会,徐陵告诉你的?”周明申挑眉。

“嗯,她说很厉害......”孟简勾着他的脖子,问,“到底多厉害?”

“自己去google吧!”他神秘一笑。

“哼!”

孟简跳下他的大腿,头发一甩,往育婴室看儿子去了。

这边徐陵坐上了谈书序的车,双腿发颤,连跳车都做不到了。

“哎哎哎,你往哪儿在开?”眼看着不是送自己回家的那条道儿,她着急了。

谈书序斜视了她一眼,“作为债务人,你没有资格问!”

徐陵不服,“我欠了钱不代表没人身自由了吧?你到底懂不懂法?知道什么叫人权吗?”

谈书序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我只知道我老婆连同外人一起出卖了我,而我被蒙在鼓里并且为此负疚了许久!”

徐陵闭嘴了,开吧开吧,您老人家想开到科罗拉多大峡谷都没人拦你。

徐陵和谈书序还是夫妻的时候经常待在美国,很少回到国内来,所以不知道他和周明申的关系,也不知道他在国内的产业。

不管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谈家大少爷住的地方一定是非富即贵,寸土寸金。但徐陵没想到的是,居然是在s市最繁华地段的最高楼,面积四百平米的顶层。

电梯到达66楼的时候终于停了,徐陵跟着他进了一个空旷的屋子,真的只能用空旷来形容,没电视没电脑,扫视了一下,除了黑色的家具以外,没有丝毫住人的痕迹。

“我可以回去吗?”徐陵非常礼貌的提问。

谈书序脱掉外套,给了她一个冷漠的眼神,“你说呢?”

徐陵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拿起了手机,幸好手机有网,不然对着这张死人脸只会让吃进去的晚餐在她胃里消化不良的。

谈书序进浴室洗澡,徐陵一听见门响,立马朝玄关冲去,她必须得离开啊!

冲到大门面前,一看,妈的,密码锁!

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了,66楼,她翻窗户会摔死吧.......怪不得他不住别墅,现在想来的确是居心叵测了。

谈书序在浴室里打开监控器就看到了在门口跪着的女人,他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冷漠至极。

徐陵膝盖发疼,站起来重新坐回沙发。要说这世上唯一一个能让她觉得愧疚的,非谈书序莫属!当年你侬我侬,夫妻琴瑟和鸣,也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好时光,以至于后来无数个独眠的日夜只要一想起那时候,她就锥心一样难受。从小耳濡目染了西方的文化让她实在是无法融入他那个规矩森严的家庭,她只要站在那个宅子里全身都能冒冷汗,因为她知道那里的人其实都瞧不起她。一个飞上指头做凤凰的乌鸦,她们怎么能看得起?但徐陵就是徐陵,洒脱不羁,自由自在。在谈书序以前,她的男朋友遍布各行各业,有意大利黑手党的成员,有美国某州的政要,也曾有大学教授和夜店dj,各式各样.......

她抬头看向走廊尽头的浴室,终究是她算计了他啊.......这莫名其妙的负罪感到底哪里来的!

“**!”徐陵暴躁的揉乱自己的一头卷发,怨恨自己的不争气。妈的,以前还是名正言顺的老婆,现在只能是时不时的炮/友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你就算把头发全部拔光,也不会更聪明!”谈书序站在不远处冷冷的说。

徐陵停下了动作,咬牙,撩了撩头发,露出姣好美丽的容颜,“论聪明,我怎能及你的十分之一?直说吧,你想怎么样!”

谈书序穿着一身黑色的丝绸睡衣,慢步走过来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沉不住气的徐陵,说:“念着夫妻情分上,我不想为难你。但你知道我的规矩,算计我的人有几个人是好下场呢?”

徐陵手心冒着虚汗,好想瘫在地上耍赖不起啊!

她比孟简要成熟许多,她毕竟曾亲眼见过谈书序是怎么对付对手的,也曾看见过血花在她眼前崩开,她比孟简要知晓他们这类人的厉害之处,很多......

无数个日夜她也曾想,要是被谈书序知道内情了她怎么办?是逃还是求,是永远的背着包袱消失,还是让他念及夫妻情分,放她一马.......

现在,好像形势不容乐观了。

“我脑筋笨,你直说吧!”她双手握紧放在膝盖上。

谈书序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眼神越发的冷了,他何德何能,居然能让她害怕了?

“我要你赔我。”

“啊?”徐陵没听清,“陪你?”

谈书序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恢复了精明的模样,他说:“徐小姐,因为你的愚蠢和自作主张,我失去了很多,美满幸福的家庭.......活泼可爱善良大方的妻子.....而这些,你通通都要赔偿我!”

徐陵总算听明白了,他说的是“赔”。

活泼可爱、善良大方,这确定不是讽刺?徐陵抿了抿唇,决定斗胆问一句,“怎么做?我要怎么赔你?”

“简单,让我高兴就行了!”

徐陵一口老血要喷在地上,让他高兴,多么随意的一个指标啊!

“欠的一百万美金也可以一笔勾销。”他宽容大度的说。

徐陵抬头,镇定了一下心神,冷静的开口,“所以,你是让我变相的卖给你?”

谈书序轻轻一笑,“你这么理解也可以,毕竟我对我曾经的妻子还是颇为怀念的。”

徐陵捏着拳头,想一拳打过去。

他瞥她的小动作,往后一躺,十分闲适的姿态,他说:“你打得过我吗?你要是能打得过也不会经常被我按在床上做得哭天喊地了!”

徐陵暴怒,一跃上前扑到他的身上,掐着他的脖子,大喊:“无耻败类!”

她动作凶狠,一腔愤懑尽数泄出。

谈书序伸手轻轻一弹她的手腕,她呼痛,手一软,松了力。

羊入虎口,他揽着她的腰不让她离开。

“真可惜,要是你还是我老婆,我肯定不舍得这么对付你......”谈书序捏着她的下巴,遗憾的说。

徐陵想踩死他,咬牙,“没离婚的时候也没见你让过我!”

“有吗?我不是一直下手很轻?”他推了推眼镜,淡定开口。

徐陵被他按在怀里动弹不得,她乏了,不想跟他斗了。

“我不想跟你复婚........”

“没人说这句话,你少自作多情。”他说。

徐陵抬头,“你这样说就过分了啊,不能否认我还是一个有魅力的女□□?”说其他的她可以置

之不理,但对于自身魅力被否定,她完全接受不了。

谈书序的手伸入她的衣服中,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腰部,说:“有多少男人曾这样把你搂在怀中呢?不数数吗?”

妈的,醋缸!

徐陵说:“单身自由,你管我睡了多少个男人!”

谈书序手下使劲儿,她哀声呼痛。

“混蛋,放手啊!”

“数数,我很想听!”他低头在她耳边开口,温热的呼吸扑在她的敏感处,奇痒难耐。

“没有,没有,一个都没有好了吧!”她悲愤大叫。

一愣神,他手一松,徐陵赶紧逃开,站起来撩起自己的衣服看腰间被他掐出的青紫,愤恨的指着他,“家暴啊,你他妈还是不是君子了啊!”

谈书序只是沉浸在她的话中,抬头,“没有?”

徐陵还在指责他的暴力行为,满怀恨意的坐在一旁,“你满意了吧?”

他的人一直发回的消息说是她如何不羁如何潇洒自在出入夜店,过着没有他也痛快洒脱的生活。可是,他们也不会拍到她和其他男人上床的照片啊。

“为什么没有?”他问。

徐陵瞪他,“老娘又不是见了男人就往上扑的德性,不想上可不可以?!”

谈书序突然发笑,他说:“你不会是对我心存内疚以至于对其他男人没有感觉吧?”

徐陵老脸一红,不想回答他这种带颜色的问题,一个抱枕飞过去,“滚!”

谈书序接过枕头,低笑,难得的好心情。

徐陵低头看手机,谈书序移动尊驾坐在她身边,单手揽着她的肩膀,问:“在看什么?”

“饿了,订外卖!”徐陵没好气的动了动肩膀,闪躲他的大手。

清冷高贵的谈少爷屈尊拿过她的手机,“我也要吃。”

徐陵咬唇,妈的,还摆不脱了对吧!

大晚上,两人订了一大桌的菜,五星级酒店送过来的,大厨亲自摆餐,并一一介绍。

谈书序挥手,众人鱼贯退出。

晚餐吃得闹心,生怕孟简语出惊人,以至于她一直吃得忐忑无比。现在面对一大桌美食,她哪里管其他人,自己就下筷子开动了。

“怎么握筷子的,没好好学吗?”谈书序看她别扭的拿筷子的姿势,实在是碍眼。

徐陵翻了一个白眼,撩起头发绑了一个马尾,继续用猪八戒拿筷子的姿势扒拉着饭菜。

谈书序知道她的毛病,也不多说,大致尝了一下就撂了筷子。

一桌少说二十个菜,徐陵一一光顾,如果忽略掉旁边的冰山,这顿饭还是十分得她心的。

“晚上少吃点儿,你不是最怕长胖了吗?”谈书序提醒她。

徐陵对他的话置之不理,甚至还夹了一个大大的狮子头吃掉挑衅。

谈书序挑眉,自己的老婆愿意多长点肉,受惠的只会是他,随她去了。

而挑衅谈书序的结果就是她吃得太多,积食了。趴在床上哀嚎,痛苦得捂着胃,生不如死。

“暴饮暴食,活该!”他端着药把她扶起来,冷言冷语。

徐陵含着热泪吃下药片,没工夫反驳他。

“你怎么有药?”徐陵撑起身子问他,还是治积食的?

“才让人下去买的。”他说。

徐陵石化,抓着他的衣袖,问:“你怎么跟别人说的?”

他挑眉,“还能怎么说?不就是吃多了的毛病!”

徐陵一愣,扑在床上哀嚎,没脸见人了啊!谈书序那些手下她都认识,以后还怎么混啊!

“现在才知道要脸,刚刚让你少吃的时候不是还给我摆脸色吗?”他冷笑,手上却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徐陵翻滚了一圈儿躲过他的大手,警惕的看着她,“我要睡了,你出去!”

谈书序说:“我的地盘儿,你想让我去哪里?”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看了他一眼,她气匆匆的跑进客房,一间、两间、三间.......

转了一圈她回来,匪夷所思的看着他,“为什么每一间都没床?”

谈书序抱头躺在床上,说:“因为没必要!”

徐陵:“......”

她转头要去睡沙发,他的声音在后面阴测测的响起,“你再走半步试试!”

徐陵背对着他,狠狠的咬牙,而后转身掀开床上的被子,躺了进去。

谈书序满意的抚着她的发丝,“早这样多好,倔强的丫头.......”

泥煤!徐陵在被窝里竖了一个中指,想她多么霸气厉害的一人,偏偏被这阴神给以暴制暴了,想着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要不是欠他钱顺便做了点儿对不起他的事儿,她至于这么卑躬屈膝吗?一失足成千古恨,要是知道离婚也不得安静,她还费心筹谋个屁啊!

关了灯,他的手臂绕过她的腰把她拦在怀中,一股熟悉的男人气息扑近,她尽是出奇的怀念。

平心而论,要是没有他那恐怖的一家子,谈书序该是最合适她的真命天子了吧。毕竟,她也曾像孟简那样爱娇,也曾像她对周明申那样对谈书序,娇气任性,浓情蜜意。那个时候,虽然他手段厉害人人避之不及,但对她,他从来都没有伤害过半分.......

思及如此,徐陵竟然起了一丝的后悔,后悔曾用了那么奸诈的伎俩去对付身后这个男人。

衣服不知不觉的被脱掉,她才猛然回神,拉住他的手,“你又要做什么?”

“久别重逢,不应该吗?”他声音喑哑,已是情动的征兆。

“大哥,用我提醒你一下,你才去别人家做客做到床上去的事情吗?”

“我记得啊。”他淡定的踢掉自己的内裤。

徐陵无语,翻身面对他,“太频繁对身体不好,老了容易腰痛。”

“我老了管你什么事儿?前妻,你会不会操心得太多?”他咬着她的耳垂,轻轻说道。

“不嘲讽我你会死吗?”

“不算计我你会死吗?”

徐陵:“.......”

她深吸一口气,捧着他的脸说:“我知道错了行不行?我道歉!”

“不接受!”他撕开她的上衣。

“妈的,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徐陵暴躁了。

谈书序单手箍着她的手,用半边身体压得她动弹不得,他说:“以前我们做的频率是一天三次,我大概算了一下,我有一千二百零五天没碰过女人了。按照这样的次数来算,三千六百一十五,前妻.......你任重道远!”

徐陵仰头,“你有本事一次补完!”

“对不起,我没本事.......”他这样说,徐陵自以为得计轻翘嘴角,而后他又说,“毕竟我是一个被枕边人算计了两年半的傻瓜......怎么敢当呢?”

徐陵无奈松手,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他是下定决心要把这个梗用到两人都进了棺材为止是吧?!

“抬腿。”他轻轻碰了一下她。

“哦。”

(快捷键 ←)上一章:第68章 他们 返回《鱼在锅里》目录 下一章:第70章 我们(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