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1章 我们

文/何甘蓝
本章字数:6638 鱼在锅里txt下载
十一月份的宿舍早已供暖,孟简缩在孙倩的床上不肯起身,她捧着一本小说在看,旁边是热热闹闹的麻将声。

    “孟简,你不来杀一下我们吗?”大师姐笑眯眯的搓着麻将问。

    孟简被点名,抬头还未说话,孙倩就开口了,“大师姐哟喂,您就够我们喝一壶的了,再来她?

    我这个月还活不活啦!”

    大家纷纷同意,上次生活费都被孟简洗劫一空,这次绝对要阻止她上场。

    “小简简,去买点儿喝的上来呗!”

    “这么冷,不去!”孟简趴在床上享受暖烘烘的被子的抚摸。

    “打麻将不啃个鸡爪喝杯啤酒,算什么打麻将啊!去,师姐我请客!”大师姐大手一挥,豪迈的说道。

    孟简今天出门儿穿得少,她懒得动弹,“我又不打,你们自己去。”

    大师姐好言相劝,“我们这都忙着呢,就一个闲杂人等,你不去谁去呢?跑路费,十块红包怎么样?”

    孟简撇嘴,“不想去.......”

    “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懒?教授前几天才让我推荐一名研究生去带本科的口语课呢,我看你呢........”大师姐推了推眼镜,意味深长的说。

    孟简嗖的一下就爬起来了,“千万别推我啊!师姐你要喝什么啤酒?国宾乐堡纯生哪个?鸡爪鸭心鸡腿儿都来点儿?”

    大师姐满意的一笑,抽了张红票子给她,说:“放心吧,轮不到你!”

    孟简松了一口气,披上孙倩的羽绒服,穿鞋准备出去。

    “哎,顺便再烤点烧烤上来呗!”孙倩拉着她,笑嘻嘻的说。

    “肥不死你啊!”孟简甩手,给了她一个白眼出门。

    b大外边一到晚上就变成了夜市街,各种各样的吃食都有,来来往往的学生实在不少,孟简挤了半天才拎着一堆东西突围而出。

    后背隐隐发疼,她在心里给大师姐画了一个圈圈,诅咒她再胖十斤!

    一路回来碰到不少的熟人,绕过男生宿舍的时候还捕获野生眼镜师兄一枚。

    “师兄,你蹲在这里干嘛呢?”孟简不解的问。

    草丛中顶着一片树叶站起来的眼镜师兄,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抢了她一罐啤酒。

    “师妹啊,师兄活不下去了啊!”他咕哝的大喝几口,愤慨的说。

    孟简看他这样生龙活虎的架势,并不担心他会寻死觅活。

    “又怎么了?受老板压迫了呀?”

    眼睛师兄叹气,“不忍心说给你听,算了。”

    “额.......”孟简打破不了和师兄直接得次元壁,实在无法理解他的脑回路。

    “对了,詹琰他们要回来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孟简心虚的单手背在后边儿。

    “哦,院里要举行一个欢迎仪式,到时候你也来吧!”眼镜师兄盛情相邀。

    “没事就来吧,现在还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忙。”孟简采用了拖延战术。

    眼睛师兄点头,挥了挥手,“上去了,你也回去吧!”

    直到走出了好远,孟简也不知道他大晚上蹲在这里干什么,师兄的世界真的好奇怪啊!

    拎着东西爬上楼,成功的把夜宵甩给了这一群祖国的栋梁,孟简趴在床上歇气。

    宿管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敲开她们宿舍的门,孙倩赶紧扑到那一桌麻将上面,企图隐藏罪证。

    阿姨睁一只闭一只眼了,只问:“孟简在吗?楼下有人找!”

    孟简抬头,“阿姨,我就是孟简,谁找我啊?”

    “说是你叔叔,在楼下等着呢!”

    “我叔叔?”她什么时候有叔叔?叔叔........二叔?难不成是周明申?!孟简脑袋转了一圈才想起来,尴尬的对着阿姨挥手,“我马上下去,谢谢您啦!”

    孙倩她们也好奇,“你叔叔怎么找到学校来了?家里有急事嘛?”

    “不知道。”孟简重新趴会了床上,她一点都不想下去。

    孙倩知道她跟家里关系不好就没再问,重新加入了夜宵大军。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宿舍的门又被敲响了。

    “孟简同学?你叔叔在楼下等着呢,你怎么还不下去?”阿姨有点生气的说。

    孟简嗖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啊?”

    “怎么这么不懂尊敬长辈?还是研究生呢,一点礼貌都不懂!”阿姨不满的指责她。

    孟简挠头,无奈,说:“我马上下去。”

    “赶紧跟我一块儿下去,等会儿别想我再上来催了!”阿姨脸色十分的不好。

    孟简无语,站起来穿好自己的衣服,跟着阿姨一块儿下楼。

    “你们这些孩子就是被家里娇惯坏了,动不动就发脾气甩脸子!好歹是长辈呢,哪能一直让人家等着?不是阿姨管闲事,你这做晚辈的也太不礼貌了,一点规矩都没有!”阿姨走在前面,不停的数落她。

    “哦,对不起,麻烦您了.......”孟简拉紧衣服,缩着脖子跟在后面。

    “我倒是没什么,就难为你叔叔这么冷还一直等在下面了。等会儿下去一定要好好道个歉,认错的态度好点儿啊!”阿姨操心的说。

    “嗯嗯嗯。”孟简敷衍的跟在后面。

    出了寝室的大门,阿姨坐回了值班室,一直朝着孟简挥手,示意她赶快出去认错。

    孟简无奈,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去。

    冬天的夜晚实在是太冷了,她一出门就遭受了冷风的袭击,不禁把脖子缩得更低了。

    光秃秃的林荫小道上停着一辆车,靠着车身站立的男人手指间燃着一根香烟,他眯着眼睛朝这边看来,又性感又冷酷。

    看到熟悉的人影走过来,他立马掐灭了香烟,两指一弹,烟头飞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孟简的步伐极慢,显然是不待见他。周明申当然明白,快走几步上前,揽着她的肩膀问,“冷不冷?”

    听宿管阿姨说他在楼下站了半个小时,该他冷吧........孟简抬头看他,冷气从他脸庞扫过,留下一个坚毅的轮廓。

    孟简挥开他的手,径直走向靠在一旁的车子,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周明申无奈,只好跟在她身后,钻进后座,坐在她的身边。

    “澹澹今天一直在等妈妈回来。”他说。

    孟简眼皮一跳,眼光闪烁,侧头望向窗外。

    “今天的事,我做错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责任归你。”周明申靠着后背,双手交握。

    孟简本不想搭话的,但实在是忍不住,她转头,“什么叫一半责任归我?”

    “夫妻间吵架可以用离家出走来解决吗?你和我的分歧可以内部解决,要打要骂我都依你,可大晚上不回家,你觉得你做得对吗?”他看向她,一本正经的说。

    孟简咬唇,妈的,倒打一耙!

    “我不想看见你,而且我没有离家出走,只是回学校了。”她微微扬起下巴,不服的说道。

    周明申说:“撇开这个不谈,先说我帮你继母的事情。”

    “她也配?!”孟简激动的转头,“你再这样称呼她,信不信我连你一块儿收拾!”

    “好,我的失误。”周明申点头,“郑岩女士,可以了吧?”

    孟简翻了一个白眼,冷静了下来。

    “你爸爸,孟建国,这我没说错吧?”周明申说,“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如果我能帮郑岩

    一次,他和孟家所有人都不会再来骚扰你的生活。”

    孟简冷笑一声,她看向周明申,“你觉得这个交易公平吗?作为一个父亲,他这样来交易她的女儿,你觉得他的话还能信吗?不来骚扰我........是,他这辈子估计都不想看见我,哪里会主动来找我?因为我和笙笙的存在会不断提醒他抛弃妻子的事实,他疯了才会想见我们!”

    周明申握住她冰冷的手,微微用力,“那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你告诉我,我一定尊重你的想法!”

    孟简咬唇,一言不吭。

    “简简,这世上不是非黑即白、非敌即友这么简单的。如果能用这小小的恩惠换来你和孟笙生活的平静,我觉得非常值!”

    孟简抬头,看着他一双平静温柔的眼睛,说:“那我妈妈呢?她白死了吗?她的离去换来了那对狗男女数十年的温馨生活,你觉得作为子女,我会怎么想?”

    “收拾他们这种小事,简简,你还怀疑我的能力吗?”周明申一笑,抚着她的发丝。

    孟简疑惑的看他,眼睛里全是不解。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罢了........悟不出这一点,我的宝贝,你还是太天真了。”他一把揽她入怀,不停的亲吻她的脸颊。

    孟简被他整糊涂了,推着他不让他亲自己,在他怀里挣扎,“你说清楚!”

    周明申好不容易解释到这里,当然先是吃了再说。

    他的吻热烈又不容闪躲,孟简仰着头被他箍在双臂之间,嘴唇一片**。渐渐的,她觉得自己的内衣好像松了,一只大手悄无声息的摸入胸前,她嘤咛一声,满脸通红。

    “混、混蛋,这是在车里啊!”双目含水,欲说还休。

    周明申低头咬上她的脖子,因为穿的低领毛衣,他很容易就在孟简的脖子上种上了一串串的草莓。

    孟简歪头闪躲,可越是这样,他越是发性。

    “老公,别这样了.........”外面传来陆陆续续的脚步声,孟简开始心慌了。

    周明申是b大学生都不陌生的人,她害怕被人识破,到时候死相大概会很难看。

    “我不是混蛋吗?哪里是你老公........”他沉醉在香滑的肌肤里,却依然在口角之争上不看

    饶她。

    眼看着裤子都快被褪下来了,孟简慌了,“别这样啊,这是学校啊!”

    “还跑吗?”他双手火热,一路向下。

    “哈?”

    “还敢动不动就砸门跑掉,离家出走了?”他声音喑哑,孟简怀疑自己再不讨饶他能在这里办了自己。

    “不、不了,绝对不会了,你先起来吧!”她结结巴巴的说。

    “那我是谁?是混蛋?”他轻笑质问。

    “老公,是我老公........”孟简语无伦次。

    周明申手一松,孟简赶紧提起裤子,扣好衣服。

    等情热褪去了之后,她才慢慢的觉出不对来了。

    “不是我在生气吗?”怎么又是以她讨饶结束?

    周明申用大手梳理她的头发,笑着说:“你不是踢了我一脚?还没消气吗?”

    孟简才回想起来,她当时恶从胆边生,居然踹了他一脚!

    “咳咳,太生气了.......”她不好意思的看车顶。

    “还要我解释吗?”他伸手捏她的脸,觉得手感颇好。

    孟简瞬间正襟危坐,“当然,我还没原谅你呢!”

    周明申闷笑,以拳抵唇,平静了一下,才说:“老婆,用你聪明的脑袋好好想想,如果我表面上都不帮他们,那日后出了事情他们难道不会第一个怀疑我们吗?”

    孟简眼睛放光,“你要收拾他们啊?”

    “这么期待?本来没有这个计划的,但你这么激动........”周明申说一半留一半,给了孟简一个意犹未尽的眼神。

    她赶紧上前搂住他的腰,仰着头,问:“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是这个意思吧?”

    周明申黑脸,“为什么从你嘴里说出来,权谋二字就这么下作呢!”

    孟简了然,仰着下巴问:“你会为我报仇的吧?”

    周明申摸摸她的发丝,认真的问:“您真的需要报仇吗?以现在情形出发,出轨本来就是法律之外道德以内的事情,你真的需要我去惩罚他们吗?老婆,其实最好的释怀方法就是置之不理,你越是在乎越是想报复,你从那个阴影中走出来的时间就越长!”

    他轻轻的说:“十年了,你也没那么恨他了吧?只要自己过得幸福,比她们过得好,其实不就赢了吗?”

    “赢了吗?”她仰头,双眼茫然的问,“如果我都不为妈妈讨回公道,那谁会呢?”

    周明申低头亲吻她的额头,说:“好,那你这样想........如果我让郑岩女士和你爸爸都破产了,居无定所,身负重债,走投无路的他们会怎么做?那时候你的幸福会提醒他们,这里还有一条出路!”

    “甩不了摆不脱,到时候你怎么面对孤注一掷狗急跳墙的他们?”

    他娓娓道来抽丝剥茧,孟简眼神一暗,她其实明白,自己心里过不去的那道坎不会因为那对狗男女的生活不幸福而填充的。

    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即使伤心即使有时候痛彻心扉,但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手刃仇人!

    “其实他们幸福与否我并不在意,我只是想我妈妈了.......”

    终于忍不住,她眼泪决堤,哭倒在了周明申的怀里。

    周明申多爱她啊,他所做的一切都为她考虑到了,现在,将来.........他为她谋划的岂止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将来,更是一个解开枷锁可以自由自在的明天!

    放下......多么充满佛意的一个词啊,原谅自己,原谅别人,原谅过去........

    周明申抱着哭得涕泗横流的她,无可奈何,“其实如果你要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的话.......”

    孟简抬头,满脸泪痕,即使哭得十分惨烈,她也不会放过周明申话的玄机,“怎样?你会怎么做?”

    “子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倒是可以让他们尝尝别的痛苦。”只要让她开心,他做点有损阴德的事情又怎样?

    她咬着嘴唇,犹豫不决。

    “看吧,你自己都心软。”周明申无奈的说。

    “孟骏看起来比较合我的胃口.......”孟简挂着泪,笑着说。

    “所以.......郑唯?”周明申了然。

    孟简挥了挥拳头,愤恨的说:“她先是抢了我爸爸又意图抢我的男人,给她点儿颜色看看也不过分!”

    周明申心里乐开了花,吃醋的女人怎么这么可爱呢?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孟简注意到他嘴角的坏笑,有些发怵。

    “时间不早了,回家吧!”他说。

    孟简揉了揉哭红的鼻子,才想起问:“儿子呢?他有没有哭?”

    周明申推开车门绕进了驾驶座,孟简跟着他移到了前面的副驾驶的位置。

    “他?玩儿得可开心了,根本没在意你回没回来!”

    孟简:“......”

    周明申把车掉头,看后视镜的时候看到她黑得能跟夜色能融为一体的脸,十分淡定的说:“怎么样?体会到被忽视的感觉了吧!”

    “我不信!”孟简忍不住大怒。

    孟简以为周明申真的是骗她让她伤心来着,结果回到家的时候,周澹小朋友就扶着墙站着对她挥了挥手,然后就给了她一个淡定的后脑勺,他正学着走路,忙着呢。

    “呜呜呜!”她哭倒在孟笙的怀里。

    “喂,你老公在你后面呢!”孟笙笑着伸手扶着她。

    周明申插兜站在后面,并不介意他们姐弟沟通一下感情。

    “孟笙笙,你是怎么把我儿子勾走的!”孟简伤心的抓着孟笙的衣领大喊。

    周澹小朋友恰好回头,火上加油的对着孟笙招了招小胖手,“啾啾,抱!”

    “啊!周澹澹,你活腻了啊!”孟简一个箭步冲上去,双手一抄就把他拎了起来。

    “麻麻.......”他一双大眼迷惑的看着妈妈。

    “乖儿子,今天不跟舅舅一起睡了,跟爸爸妈妈一起睡好不好?”孟简笑得十分恐怖。

    周澹虽小,但对于体察大人表情来说,他的能力简直一绝。

    “爸爸,抱抱!”见舅舅救不了他,他立马把目标转向更为强大的爸爸。

    周明申上前,揽着孟简的肩膀,说:“宝宝不喜欢妈妈吗?”

    周澹觑了一眼表情十分不正常的妈妈,决定依旧投靠爸爸,小手朝周明申伸去,“爸爸,抱

    抱!”

    周明申从孟简的手中接过他,故作苦恼的说:“怎么办呢?我们宝宝更喜欢爸爸呢!”

    “啊!你们这对没有品味没有水准的父子!”

    被嫌弃以及被炫耀的孟简,抓头暴走。
(快捷键 ←)上一章:第70章 我们 返回《鱼在锅里》目录 下一章:第72章 我们(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