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7章 我

文/何甘蓝
本章字数:7177 鱼在锅里txt下载
秦厉行和贺九携手走出来,贺晞回头一笑,继续和玉林的董事长交谈。其他人有意无意的侧目,暗道不是传言秦总另结新欢了吗?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呢?

    “贺总的手段真是高啊,连秦总都能轻易拉拢。”玉林老总王石锡语调颇酸的开口。

    “王总谬赞了,秦总是我妹妹的男朋友,跟我们方盛可没有半点关系哦!”贺晞笑着说,“他们

    之间的事是私事,我们拿到桌面上谈的是公事,王总可不要公私不分呐!”

    “方盛不是在和怀石合作?有令妹在,想必合作一定愉快吧?”

    “玉林不是也拿下了怀石拍出的万象城项目?难道王总和秦总也有交情?”贺晞笑盈盈的问。

    王石锡哪里是贺晞这种擅长唇枪舌战的人的对手,他假笑一声,“但愿贺总的妹妹能有您这样的

    手段,能顺利当上秦太太了!”

    贺晞眼底划过一抹流光,她笑着举杯,“借您吉言!”

    秦厉行拉着贺九和人寒暄,大家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她身上引。奈何贺九本就不善于交际更不喜欢交际,她站在一旁当壁花不说话,滑不溜秋的,根本无从下手。

    “她性格内向,小孩子脾气,别见怪!”秦厉行笑着揽着她的肩膀对着大家说。

    赵氏集团的总裁夫人领着女儿赵慧前来打招呼,秦厉行和赵总还算是有些交情,自然把贺九介绍给了赵太太。

    “贺小姐看着很面熟啊,我许是在哪里见过呢?”赵太太穿着一身水蓝色的旗袍,端庄秀丽。

    赵慧穿着一身碧绿色的裹身长裙,亭亭玉立,身姿妖娆。

    她说:“您见过贺总的呀,这就是贺总的亲妹妹。”

    赵太太想了想,说:“贺小姐和贺总长得不太像,倒是和雨霏那孩子有几分相似呢!”

    赵慧虽和顾雨霏有龋齿,但也不至于表现在明面上来,她笑着说:“她们是表姐妹,像也是应该

    的!”

    “不知道贺小姐如今做什么消遣呢?”赵太太笑着问道。

    贺九看她面色不似其他人那么想要把她生吞活剥吃下去的样子,也就面容缓和的回答道:“闲赋在家,读书写字罢了。”

    “哎呀,果然是贞静贤淑的好姑娘!”赵夫人拍了拍赵慧的手,“看看,这才是书香门第出来的

    大家闺秀,你这整天窜上窜下的跟猴儿似的,没个正经,学着点儿吧!”

    赵慧笑着应声,眼光移到旁边的和人交谈的秦厉行身上去了,她笑着打招呼,“秦总该不记得我了吧?”

    秦厉行听后侧目,说:“是没什么印象了,不过经常和你父亲打交道,倒是常听他说起你。”

    赵慧笑意有些僵,但她很快就调整过来了,笑着说了几句。

    婚礼开始了,新人进场。大家也就纷纷的回归到自己的席位上去,留出中间的主道。

    顾曼路一出场的时候,贺晞和贺九就相视而笑。

    “你和你姐姐又是看出了什么来了?”秦厉行低声问她。

    “你看伴娘是谁。”贺九冷哼。

    秦厉行抬头看去,伴娘有两位,一位当然是顾曼路的亲妹妹顾雨霏,另一位嘛,秦厉行眼睛一眯,荣芝!

    “怪不得最近这么安分,原来心思在这里啊!”贺晞看着后面穿着粉色伴娘服的荣芝,侧身对着

    贺九耳语,“你给我脑筋放清楚一点,和秦厉行闹脾气是一回事,我不管。但敢让别人趁虚而入

    的话......哼哼!”

    贺九眼睛弯弯的,里面盛满了流光溢彩,“她屡次三番的挑衅我,这一次,我知道该怎么做。”

    走过秦厉行的身边,荣芝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坐在他身边的贺九。

    大名鼎鼎的贺九小姐,幸会了!荣芝勾起嘴角微笑。

    婚礼的场面很是盛大,关是空运过来的玫瑰花就足以淹没整个婚礼现场,更别说晚间燃放的价值几百万的烟火了。

    新人开始敬酒,秦老爷子本想让秦厉行坐在主桌,但他哪里能做他的主呢?秦厉行能来就是给他面子了。

    贺九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就放下了,拿着手机侧头跟贺晞说着什么。来敬秦厉行酒的人也不少,但他也不是谁来都喝,意思意思几口就罢手了。

    “不喜欢吃?”秦厉行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

    贺九摇头,“不饿。”

    秦厉行招来侍者,“上几份儿甜点来,不要冰的不要红豆的。”

    “是,秦先生。”

    贺九转头,“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吃红豆?”

    秦厉行点燃了一根烟,他眯着眼吸了一口,“观察力。”

    贺九捏他大腿,靠着他转过身去跟贺晞说话。

    “你情敌来了。”贺晞笑着抬了抬下巴。

    贺九坐直身子,新人带着伴娘伴郎敬到这一桌来了。

    几道视线同时放在了贺九和秦厉行身上,秦怀德携着妻子举杯先敬秦厉行。

    “小叔,我和曼路敬您一杯,以后在s市还希望您多多照拂!”明明是秦家的主场,可对方是秦厉行,他只能自降一阶。

    秦厉行左手拿烟右手拿着酒杯,他坐在席位上没有起身,拿着杯子喝了一口意思了一下就行了。

    秦怀德和顾曼路是小辈,自然是一饮而尽。

    贺九和贺晞坐在旁边,作为顾曼路的表姐妹自然不能忽视,贺晞主动举杯敬酒,贺九端着一杯果汁跟着站起身来。

    “老九,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也不喝点意思一下?”顾曼路笑着挽着贺九的胳膊。

    荣芝站在后面,笑着上前,“秦总,前些日子给您添麻烦了,真不好意思啊!”

    秦厉行看了她一眼,没理她。

    贺九手上的果汁已经被她自己换成了白酒,她懒得听顾曼路墨迹,准备一口喝了了事。

    秦厉行拿掉了她的酒杯,“不会喝就别喝了。”

    “小叔,老九自从跟了您,怎么连和我们姐妹喝酒就不行了?”顾曼路笑着说。

    贺九笑,“你什么时候和我喝过酒?你的酒量都是在外面练好了的,我不行,一杯倒。”

    顾曼路恨得牙齿痒,荣芝在一旁不甘冷落的说:“姐姐结婚哪有妹妹不喝酒的?秦总酒量好,难道贺九小姐没有耳濡目染一些吗?”

    贺九看了一眼秦厉行,“秦总酒量好......难不成荣小姐和他喝过?”

    荣芝娇媚一笑,“只是一起吃过饭罢了,气人的是还被那些狗仔给拍到了。没给九小姐添烦恼吧?”

    贺九摇头,“既然这样,给你个机会再和秦总喝一杯吧。”

    贺九把酒杯递给秦厉行,“荣小姐的电影我很喜欢,你替我敬她一杯吧。”

    这种话,听到耳朵里的人都觉得心肝一颤,赶忙去看秦厉行的脸色。周围鸦雀无声,若有似无的眼神一直朝这边飘来。

    荣芝心里觉得好笑,看好戏一般的盯着贺九。

    秦厉行揉了揉她的头发,揽着她的腰问道:“不是当你仆人就是帮你挡酒,九小姐,你开我多少薪资啊?”

    贺九看了秦厉行一眼,眼波流转,顾盼神飞。

    秦厉行心里像是流沙一样,成几何级塌陷。

    “我不喜欢喝,你快点喝掉,大家都还等着呢。”

    秦厉行认命的举起酒杯,“荣小姐,给个面子吧,不然今晚回去我得受苦了。”

    荣芝面色僵硬,心里波涛汹涌,表面上却还维持着基本仪态。恍恍惚惚的喝了一杯酒,跟着新娘新郎走去下一桌。

    其他人看着贺九的眼色热络了不仅一个层次,如果贺九对秦厉行的影响力有这么大,那她的确得罪不起了。

    “就喜欢指使我?嗯?”晚餐结束,秦厉行揽着贺九躲到了一旁,他低头问。

    贺九拉着他的领带扬起下巴,“那个女人不就是冲我来的吗?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以为我好惹得很呢。”

    秦厉行低笑,“我都是被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你认为她能对你造成什么威胁?”

    “那你刚刚别配合我啊!”贺九低头。

    “怎么敢?”秦厉行胸膛里发出闷笑,“九小姐难得吃醋,我不抓紧时间表现岂不是太没有眼色了?”

    “那你还说?”

    秦厉行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嘴唇,“什么味儿啊?”

    “石榴,好吃吧?”贺九笑着捧着他的脑袋。

    “不好吃.....”秦厉行低头吻过去,贺九双手背在后面被他握住,腰肢一软,仰头和他接吻。

    婚礼从中午一直进行到了晚上,泳池party一开始,各式各样的美女纷纷跳入水中,溅起了不小的水花。

    贺晞和贺九坐在一旁露天的吧台高脚凳上,贺晞端着一杯加满冰块的伏特加,贺九面前则放了一杯柠檬水。

    “爸爸最近的身体怎么样?”贺晞已经很久没有去看他了。

    “挺好的呀,交了不少的朋友,整天下棋钓鱼,我去了他都没空搭理我。”贺九有些委屈的说。

    “你多大了还要爸爸来讨好你?他都老了,有自己的朋友圈还不好吗?你懂事点,别总让别人替

    你操心!”贺晞看不得她娇气的样子,通常面对这种多愁善感的场面,她都是一锤子下去敲掉她

    的乌龟壳。

    贺九说:“我没让你们操心呀,我自己一个人也好好的。”

    “你那是一个人?走到哪里不是呼奴引婢的,哪件事不是别人为你打理好?”贺晞撇嘴,“也就是你命好,生来小姐命!”

    贺九皱了皱鼻子,“你是不是喝多了呀,干嘛总训我!”

    “我是让你惜福,别一天没事找事,让人家围着你转!”

    “我让谁围着我转了!”贺九生气放下杯子,“你别总含沙射影的说我对他不好,可你看他做的那些事情,能不让人生气吗!”

    贺晞一笑,“我说谁了?哪个他啊?”

    “你自己心里明白!”贺九气恼的说。

    贺晞笑,“你自己的男人不心疼,我看不过去了说几句好话你还跟我别扭上了?难道你不应该对他好点儿吗?他是什么身份你不知道?非得整天卑躬屈膝的来讨好你,堂堂身家百亿的总裁就算计你当他的妻子怎么了,委屈你了?”

    贺九气姐姐一直为他说话,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她急火攻心找不到发泄的地方,端着杯子一口喝尽那冰凉的液体。

    “那是我的伏特加!”贺晞一错眼,没有及时阻止。

    贺九不是没喝过酒,可猛喝了半杯烈酒也着实够呛,她涨红了一张脸咳个不停。

    “怎么了?”秦厉行大步走过来,他老远的地方就看见两姐妹针尖对麦芒的争论个不停,虽说不知道为了什么,但秦厉行知道贺晞是不会伤害她的所以没有及时过来。

    “这小妮子,喝错酒了!”贺晞要了一杯清水递给她。

    秦厉行拥着她,用手探查她额头的温度,“脸怎么这么红,以前没喝过酒吗?”

    “喝过啊,放心,没事的。”贺晞挥挥手,说,“你别这么大惊小怪的,看她这娇气的,你再这样她早晚爬到你头上来作威作福,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秦厉行根本没听见她说什么,贺九喉咙难受,那酒像是卡在喉咙在燃烧一般。他把贺九抱下高脚凳,对着贺晞说,“我陪她休息一会儿,你自便。”

    贺晞见他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心里又为贺九高兴又恼恨她自小习得骄娇二气,现在更是难以改正。

    “你放我下来,我没事啊。”贺九头昏脑涨的说。

    秦厉行抱着她直上三十三楼的电梯,保镖在前面开路,他抱着她低头用自己的脸来冷却她脸上的温度。

    “你是傻瓜吗?柠檬汁和伏特加都分不清楚?”

    贺九抱着他的脖子蹭了蹭他凉凉的脸庞,“拿错了呀。”

    “笨蛋!”

    保镖刷了卡退了出去,秦厉行把她放在床上,“你先躺一会儿,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好不好?乖,睡一觉就不难受了。”

    “我喉咙好痛。”贺九蜷缩成一团,面色绯红。

    秦厉行忍了再忍,亲亲她的脸蛋儿,“乖乖,不要来撩我。我马上叫人去买药好不好?”

    “嗯。”

    贺九掀开被子把自己裹了进去,她还是挺怕发生那事的,虽然名义上他们已经是夫妻。

    秦厉行脱掉外套撸起袖子往浴室而去,贺九枕在蓬松的枕头上,酒精的作用让她昏昏欲睡。

    “宝贝,起来吃药了。”秦厉行低声在他耳边说。

    贺九睡得很不舒服,她有些头疼。

    秦厉行把她抱了起来,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捧着药。“吃完了去洗个澡,明天头就不痛了。”

    “我恨死贺晞了。”贺九有些微醉,她恼怒的说。

    “我看你喜欢她比喜欢我还要多,怎么会恨她?”秦厉行吃醋的说。

    贺九撅嘴,“她就会站在你这一边,从来都不会考虑到我有多难受。”

    “哦?你们姐妹刚刚就是在为这件事吵架?”秦厉行看着她吞下了药片,双手把她从被子里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

    贺九揽着他的脖子,抱怨说:“姐姐说我不懂事,好烦。”

    “你自己觉得呢?”秦厉行亲亲她的脖子。

    “我挺懂事的呀,没有让外公操心也没有让爸爸操心,上次姐姐住院也是我去方盛帮她的呀。我虽然不够好,但我是在尽力改啊!”贺九倚着秦厉行的胸膛,不知道为何会对他心生依赖,愿意

    跟他吐露这些心底的小秘密。

    秦厉行说:“宝贝你要我说实话吗?”

    “说啊!”贺九醉得有些狠了,勉强撑着自己清醒罢了。

    “你对谁都很宽容,唯独对我,你简直用尽了你所有的刻薄。”秦厉行说。

    贺九猛地抬头撞上了他的下巴,秦厉行吃痛。

    “我在乎你才会来挑剔你。”贺九看着秦厉行的眼睛说,“无关紧要的人我管他去死啊!”

    “你在乎我?”秦厉行不自觉的嘴角扬起笑意。

    “我越对你心动就越别扭,一别扭就忍不住想对你出言不逊,秦厉行,你不要讨厌我.....”贺九靠在他的胸膛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于是,她愿意展现出她内心最柔软的那部分。

    “敢直呼我的大名也就是你了。”秦厉行喟叹一声,他抱着贺九像是抱着千斤重的宝石一样,又贴心又踏实,不敢放又觉得自己抱不住。“我哪里敢恨你,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全靠你了,我怎么

    敢恨你呢....”

    贺九说:“名字就是让别人喊的啊,不然取名字来干什么?再说,幸福要靠自己争取,哪里是我说了算....”

    “是是是,我这不是在努力?可是宝贝啊,其他人怎么称呼自己的丈夫呢?”秦厉行趁她酒醉,忍不住逗她。

    “老公啊.....”贺九闭着眼睛呢喃。

    “我们已经领过结婚证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的确是你的丈夫。”秦厉行说,“你可以喊我老公的。”

    即使是喝醉酒的贺九也知道这是不划算的事情,她脑袋一转,往另一个方向靠过去了。

    秦厉行叹气,醉了都这么精明不知道平时怎么会那么糊涂了!

    他抱着她进了浴室,放好的洗澡水让整个空间蒸汽缭绕。秦厉行根本不想喊醒她,虽不知道这件礼服怎么脱,琢磨了半天,还是从下往上撕了一条大口子。

    “宝贝,你不要怪我啊。”秦厉行脱掉已经破碎的衣裳,“谁让你穿成这样,咱们以后记得买布料多的衣裳!”

    穿这样的衣服当然不能穿内衣了,于是,两张胸贴赫然出现在了秦总的面前。

    “要命!”秦厉行低吼。

    两下扯掉胸贴,秦厉行的呼吸全部都乱了。大概是他用力过猛,贺九居然幽幽转醒。

    “啊!”她捂着自己的胸沉入水底。

    “再穿这样的衣服我饶不了你!”秦厉行面色比她还红。

    “你管我啊!”贺九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出去!”

    秦厉行要是对付不了她还能得了?拿着浴球就往她身上搓去,贺九尖叫乱舞。

    “再敢乱动,下场自负!”她身子滑溜溜的抓不住,秦厉行撂下狠话。

    男女体质上的差异决定了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肯定是女方吃亏,贺九抿了抿唇,觉得还是识时务一点比较好。

    “我酒醒了,你让我自己来.....”

    “知道这浴缸的水足以把你淹死吗?”秦厉行被她溅了不少的水在衣服上,胸膛浸湿,露出了轮

    廓分明的胸肌。

    “我不会自己站起来吗?!”贺九生气的说。

    “那你站一个试试?”秦厉行抱胸,居高临下的盯着她。

    贺九捂着胸口,“那你出去啊!”

    “你不证明自己能站起来我怎么出去?不放心嘛,站啊,我看着你站!”秦厉行说。

    “流氓!”贺九大怒,伸手拿起旁边的浴盐罐子就扔了过去。

    秦厉行大笑,伸手把她扯起来,贺九脚底一滑,彻底扑棱到他身上去。

    贺九抱着他的腰死死不愿抬头,秦厉行蔫坏,不停地推她,“不是要自己来?抱着我做什么?”

    贺九快被他逼哭了,她抱着他劲瘦的腰眼角都泛起了泪光,几辈子不修嫁给了这样的混蛋啊!

    “你抱我出去。”贺九说。

    秦厉行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扯掉一块大浴巾裹在她身上,“早晚要你好看,男女之事阴阳调和,怕个屁!”

    买错的亲们别着急,作者会在十点的时候换上正文,字数只多不少,不会让大家吃亏哒!

    买错的亲们别着急,作者会在十点的时候换上正文,字数只多不少,不会让大家吃亏哒!
(快捷键 ←)上一章:第76章 我们 返回《鱼在锅里》目录 下一章:第78章 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