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6章 她们

文/何甘蓝
本章字数:5685 鱼在锅里txt下载
因为教授的召唤所以孟简没能送父子俩上飞机,表达遗憾的同时自然也是万分愧疚,咳咳,自然是对澹澹。

    因为飞得太早还没醒来的澹澹小朋友被爸爸抱着上了飞机,又一次无所觉的离开了妈妈。

    孟简和教授在讨论一个课题,口袋里的手机却不停的震动,她抱歉的对着教授一笑,关了机。

    徐陵怄火,对来者不善的报以微笑,“她大概很忙,没有时间接电话。”

    “没关系,我可以等。”他随手扯出一把椅子坐下,手下的人散开到屋子里的各个角落。

    徐陵挂着微笑应付着,不知道这位大哥玩儿的身把戏。

    好不容易从教授哪里解脱,孟简赶紧给徐陵回拨了过去。

    “什么事这么着急?”

    “你认识josh?他在店里等你。”徐陵言简意赅。

    孟简心里一紧,跳上自己的小破车赶紧往店里赶。

    与设想着中的剑拔弩张不同,josh和徐陵坐在一方古朴的木桌前,有说有笑的。

    />

    “你可以称呼我josh。”他说。

    孟简哂笑,来着不善,她还是小心为上。

    “您等了很久吧?有什么是我可以效劳的吗?”孟简笑着坐在徐陵的身边,两人暗自交换了一个眼神。

    josh很满意孟简的态度,他嘴角一勾,说:“你们中国人说得好,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是来和你谈一笔交易来了。”

    孟简嘴角抽搐,和一个黑市军火商做交易?她这小身板能卖起价?

    徐陵抓着孟简的手,娇笑道:“她一个学生仔有什么好交易的?不如您跟我谈谈,我对生意比较感兴趣。”

    josh轻笑,一只手搭在木桌上,指向孟简,“她能赛车,你能吗?”

    徐陵笑,“我不能,可我能给您到更好的赛车手!”

    josh摇头,“我就想和jen做这笔生意,事关你的利益,你当然可以旁听!”

    孟简说:“赛车赌命,我不想再冒险了。”

    josh眼睛一眯,仿佛又有无数只枪口对准了两人。徐陵有些毛骨悚然,抓着孟简的手有些颤抖。

    “我调查过你,你在中国有孩子。”josh笑着说。

    孟简却不怕,她抱胸,“如果你拿孩子来要挟我,那算我看错了你。”

    “哦?你对我还有较高的评价?”josh双手交握倾身向前,明摆着有些感兴趣。

    出这么卑劣的手段岂不是降低了身份?再说了,不就是赛车嘛,输赢怎么说?”

    徐陵盯着她,阻止的意味明显。

    josh自然看清了徐陵对孟简的干扰,他招了招手,一个高大的男子上前。

    “给这位徐小姐找个能晒太阳的好地方,让她休息一下。”

    此话甚无道理,但在保镖的挟持下,徐陵也只好不情愿的走掉。

    “你别乱来!”她用中文低声说道。

    孟简轻轻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很简单,你替我出赛一场,我保你这个小餐馆财源滚滚。”他十分简洁的说明来意。

    孟简问:“如果输了呢?”

    “你不可能输.......”他十足肯定,胜券在握。

    “为什么?你就这么信我?”孟简觉得这个老大也太不负责任了吧,这么草率?

    “因为我只输过一次,跟你比的那场。”

    孟简了然,这人应该是自信心爆棚了。

    “可我们这个小餐馆没有你的扶持也能做下去,我们有很详细的商业规划。”孟简说。

    josh大笑,他抚唇,“美女,你该不会以为生意能做大全凭你纸上展现的那些内容吧?”

    孟简缄默,从周明申的成功之路来看,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和我合作,有益无害。”

    “我需要保证我的生命安全,我有......”

    “我知道,你有孩子有丈夫,你不用一再说明了,我对你又没有兴趣!”josh轻蔑一笑。

    孟简语塞,满脸通红。

    等一群人散去,徐陵才被释放,匆匆忙忙的跑回来。

    “怎么样?”

    “答应了。”孟简摊手。

    “你不要命了?那些黑帮做事哪有分寸可言,就算他答应了保护你的人身安全说不定到时候出什么岔子呢?”徐陵着急的握着她的肩膀,“你还要儿子啊,你要为你儿子着想啊!”

    孟简当然明白,她说:“对于如何保护自己的安全是我从小精通的本领,既然我能答应他那我一定能全身而退,你不用担心我,如果到时候我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出现,你记得帮我和周明申说一

    声。”

    徐陵一口老血都快吐出来了,“你让我怎么跟她说?不好意思,你老婆因为赛车已经宾天了?”

    孟简奇怪的看着她,“你想到哪里去了?让你跟他说自然是让他准备大把的钞票来赎我,黑帮认钱不认人,我又没有比人家多一块肉,他们咬着我不放干嘛?”

    徐陵一口气没有倒上来,差点自我毁灭在当场。

    小餐馆有一个很文艺的名字,“这个优雅的名字还是小敏贡献出来的,为此,孟简特地煲了一大锅绿豆百合山药汤感谢她,美容养颜,春天喝最好。

    开业的那天进行得十分低调,因为众筹而来的资金,所以即使低调也根本不怕没人捧场,一传十十传百,孟简恨不得伸出是双手来。

    幸好请的小师傅够妥当,配合孟简条条世道,初次上阵没有丝毫紧张,反而比孟简这个大厨都还要镇定许多。

    “你上来哪里找来的宝?”孟简百忙之中还不忘问徐陵。

    “家门口捡的,养出感情来了,放到店里来锻炼锻炼。”徐陵偷吃了一口春卷。

    孟简转头看她,“你不怕谈先生跟你翻脸?”

    “啊?翻脸,我们不早就闹掰了吗?”徐陵拍拍手,不以为意。

    孟简顾不上八卦她,赶紧起锅自己的素三鲜。

    长期待在厨房有一点不好,油烟大,这也是中餐不方便之处。孟简忙里偷闲喘口气,跑到厨房背

    后偷偷的抽一根烟。

    “哈!被我抓个先行了吧!”

    徐之明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吓得孟简拿着烟的手一抖。

    “你要是闲的慌就上前面照应去!”孟简踹他。

    “还用我照应?那些个小股东早就忙开了,你放心吧!”

    孟简挑眉,“大家真的有个兴趣参与?”

    “你自己上前面看看去就知道了,对了,你同系的教授来了,你要不要去打声招呼?”

    孟简蹲在地上顺势一滑,坐在冰凉的地上。

    “不去了,累得很。”

    徐之明看她虚脱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要是每天都这阵仗你也不用看书了,哪里有时间嘛!”

    孟简摇头,“徐陵找来的小师傅不错,我有意让他上手。”

    “这就行,别一个人扛着,你也不是二师兄!”徐之明宽慰她。

    孟简仰头,眉毛一高一低,“讽刺谁呢?”

    “嘿嘿嘿,不敢不敢!”

    晚上十点休业,孟简瘫在一旁的小沙发上熟睡,徐陵噼里啪啦的开始算账。

    孟简的梦里都是她嘴里念叨的收入支出,收入支出.......眼前成串的金币在飞,也不知道捞回本钱没有。

    徐陵满意的举着账单准备跟孟简分享一下,一回头才发现这丫头早已累趴下来。

    “让她睡吧,这一天累坏了。”小敏轻声说。

    徐陵点点头,揣着一大包钱拎着徐之明当保镖,存钱去!

    是孟简小看徐陵的经商头脑了,这家伙,平时吊儿郎当泡凯子不说,关键时候竟然能拉来市长坐镇小店。

    “我去!你真的不是盖的啊!”孟简惊呼。

    徐陵摆摆手,“小意思啦!你今天不是答应了要去帮josh做事吗?你把要准备的食材都弄好,让

    小刘上吧。”

    孟简点点头,“他实在有天分,比我这个实战出来的要有灵气得多。”

    徐陵搭着她的肩膀笑道:“不要谦虚嘛,这一次还多亏你!”

    “客气!”孟简系上围腰。

    因为提前离开所以没有一睹市长的俊颜,小敏很仗义的答应留在店里悄悄拍点儿视频给她看。

    “那丫头,笨手笨脚的别露了馅儿!”徐之明甩着车钥匙,很不看好自个儿那个傻女朋友。

    孟简看着他,似笑非笑:“人家再不济也不会像某人一样到处惹事要别人来擦屁股吧?”

    “看您说笑,您请您请!”徐之明点头哈腰,不敢再和这位姑奶奶辩驳。

    “哼!”瞧不起女同胞,有本事你别求人呐!

    徐陵虽然在招呼着市长但心里总是提心吊胆的,又怕孟简出事又怕她惹事,实在是煎熬。

    “我这里不方便接电弧,你记得随时关注一下!”徐陵借口拿酒,低声对柜台后面的小敏说。

    “明白明白!”小敏点头如捣蒜。

    “好姑娘,可得放机灵点儿!”徐陵长舒一口气,拍拍她的肩膀。

    徐陵和孟简约定的是晚上八点,如果到时候没有任何音讯她就会直接打到周明申的手机上去,请

    求捞人。

    眼看着恭恭敬敬的都把市长送走了,合影也拿到受了,孟简却还不见踪影。

    徐陵握着手机,手心里全是虚汗。

    “要不,跟他们打一个?”小敏小声说。

    “不能打,既然去了就不要打,以免分心!”徐陵坚决否定。

    小敏没有办法,只好搬着一把椅子坐在门口等,她心眼儿实,也不觉得徐陵这样否定她有什么不

    好。

    徐陵叹气,徐之明那废材是怎么捞到宝的?难道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通俗理论成立?

    快到七点五十了,还没有一个消息传来。

    夜色已黑,徐陵额角都是冷汗,管不了了,说不定孟简现在正在受煎熬呢?万一输了怎么办,她

    早一点给周明申打不是早多了一份解救的机会吗?

    汗湿的手在裙子上搓了搓,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孬种。

    “嘟嘟嘟嘟......”

    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一个男声,“喂,哪位?”

    “周总,我是小徐......”徐陵舔了舔嘴唇,难以启齿。

    “哦?有事吗?”周明申坐在车上,刚好从饭局上脱身。

    “是这样......孟简好像有麻烦了.....”

    周明申坐直身子,“你仔细说来!”

    徐陵看表,才过去两分钟。

    “这里西区一个做黑市军火生意的老**她参加一个赛车比赛,她和我约定要是到了八点还没有消息的话......”手机被一个修长白嫩的手迅速夺了过去,她错愕不已。

    孟简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看到正在通话的号码,她用嘴型说道:“你想害死我呀!”

    徐陵看到她平安回来,一个热烈的拥抱送上,眼角似乎有些泛光,痛骂道:“你这死丫头,非得

    让我为你操碎心才算完是不是!”

    孟简来不及避开她的拥抱,差点被勒死。

    电话那一头还有一个男人要打发,孟简闭了闭眼,开口,“二叔?”

    如果孟简这一刻在周明申的眼前,老天作证,她一定会被吓得屁滚尿流从而不敢再犯的。

    “孟简......”

    孟简觉得耳膜阵痛,她很想丢掉手机跑了算了。

    可是预想中他教训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电话里就传来一阵巨大的碰撞声......

    这种声音谁能比她更熟悉?车祸......

    “周明申!周明申!”孟简在电话这头大声吼叫,满脸惊慌全身发抖。

    徐陵被她吓住,“怎么了?”

    她死死的握住电话不停的呼叫,那头似乎是电话落地了,只有吵杂的声音而没有任何清晰的男声传过来。

    孟简用手捂住嘴,她没有挂断电话,忍住了哭腔,神色仓惶。

    “小敏,用你手机帮我订一张回国的机票好吗?我手机没电了,越早越好.....”

    她语无伦次,犹如感受到了上天对她巨大的讽刺。

    你不是爱玩儿车吗?你不是自恃自己车技了得胸有成竹吗?车技再牛又如何,你能解救得了你爱的人吗?生死一线,她犹如被当头一棒.......

    不敢再想下去,只觉得全世界的空气都被剥夺了,犹如真空,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却依旧抵挡不了眼泪的肆意。

    “简简,冷静冷静!”徐陵握着她的双手鼓励。

    小敏说:“机票订好了,两个小时以后的,飞北京。”

    徐陵冲到柜台后提起包,拉着孟简往外走,“我送你去!”

    小敏和徐之明跟在后面,徐之明主动充当司机。

    徐陵的电话被孟简死死的握在手里,她只好抢过小敏的电话拨通那个了熟于胸的号码。

    第一次被挂断,徐陵忍不住开口骂道:“**!”

    连续打了三次才接通,那边懒洋洋的声音传出来,徐陵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你他妈早点接电话会死啊!会死啊!”

    “徐陵?”谈书序正襟危坐。

    “周明申出车祸了,我和孟简正往机场赶,你赶紧去照应一下!”废话少话,徐陵直扑重点。

    难得谈书序没有跟她讨价还价,痛快的挂断了电话,应该是去处理去了。

    徐陵抱着她的肩膀,看她还死死的握着电话放在耳边,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好姑娘,上天不会这么刻薄的对你,你要坚强一点!”她双手使劲,仿佛在给她传输力量。

    孟简则陷入了自己的恐慌里,排山倒海的惊惧将她淹没。

    她靠在徐陵的肩上,全身脱力,她喃喃自语,犹如疯魔。

    “周明申.....你可不能死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85章 我们 返回《鱼在锅里》目录 下一章:第87章 我们(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