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8章 我们

文/何甘蓝
本章字数:5944 鱼在锅里txt下载
贺九在大书房处理公事,秦厉行窝在育婴房里,一旁是在小桌子上端端正正写字的女儿,一旁是把玩具当作磨牙棒啃的儿子。

    一个小时前,贺九说:“我要占用你的书房,你另外找办公的地方吧。”

    “书房那么大,难道不能一起用?”秦总觉得自己老婆简直可爱。

    “不能,你会干扰我的!”贺九坚决否定。

    秦厉行摸了摸下巴,认同的点点头。

    “爸爸,你看我写的字漂不漂亮?”蓁蓁举着一张大字翩然而至。

    红着脸蛋儿等着表扬的女儿,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秦厉行犹豫了一下,问:“这是你自己写

    的?”

    “当然!”蓁蓁挺了挺小胸脯。

    贺九瞥了一眼,轻飘飘的离开了。

    秦厉行努力的斟酌语言,说:“我觉得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什么意思?”女儿可爱的歪着脑袋卖萌。

    秦厉行说:“意思是‘大’和‘不’还是要好好区分一下.....”

    “区分了呀!”蓁蓁指着宣纸,“喏,这是‘大’,这是‘不’。”

    “女儿呀,‘大’和‘不’的区别还是挺大的,起码‘大’字倒过来它不是‘不’呀!”秦厉行艰难的说道。

    “咦....不是吗?”蓁蓁拿过自己的作品仔细看。

    秦厉行扶额,难道自己文盲的基因传给了女儿了吗?她妈妈那么优秀的基因最终是被自己给打败了?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好对不起女儿。

    “爸爸,你教教我怎么写‘不’吧!”女儿拉着他的衣角,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渴望的说。

    “可是爸爸要处理公事啊。”

    “爸爸可以一边处理公事一边教我,我比弟弟乖,我不会乱动!”

    于是......他成了现在这样的状况,临时保姆!

    贺九心无旁骛的看完文件已经八点半了,她洗了个澡出来,悄悄的打开育婴室的门。

    无聊的小儿子歪在一旁啃自己肉嘟嘟的脚趾,一心向学的女儿坐在书桌面前一脸严肃的写字。

    秦总呢?他坐在小儿子的爬爬垫上,膝盖上放着文件,不时捶一下自己的脖子。

    无聊的小儿子最先看到她,兴奋的流着口水向她招手。

    贺九笑着上前抱起他,他高兴的向空中踹了几脚以示庆祝。

    “爸爸和姐姐不陪你玩儿吗?”贺九搂着已经不轻的小儿子,捏捏他的小胳膊。

    “咿呀呀咿呀!”

    “听不懂.....”贺九贴在他的小肚子上,问他,“翩翩饿了吗?要不要喝奶睡觉了呢?”

    “呀呀呀呀呀呀!”

    秦厉行忍不住抬头,“你跟他交流他听得懂个.....”

    贺九一眼过去,他忍下了剩下的话。

    “快把他抱走,他在这里影响我们父女做事。”秦厉行挥挥手。

    翩翩皱了皱小鼻子,把大脑袋埋到妈妈的胸前,他在找他的粮仓。

    贺九窘迫的捏紧衣领,说:“翩翩乖,我们吃奶粉好不好?”

    其实她也没有多少了,清汤寡水的,根本不够他晚上这一餐,只能偶尔当一下零嘴。

    “呜呜呜呜......”翩翩仰起脑袋抗议,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盯着贺九,控诉她。

    女儿转过来,气鼓鼓的盯着她俩,贺九赶紧把他抱了出去。

    即使妈妈的奶水清淡的很,但对于热烈希望和妈妈交流的翩翩来说,简直比那个罐子里的东西好吃多了!

    他砸吧了一下嘴,嘴角还挂着一点点白色的“粮食”。贺九擦了擦他的嘴合上自己的衣服,刮了刮他的鼻子。

    “小坏蛋!”

    “咯咯咯咯!”翩翩像个小疯子一样笑了起来,腆着鼓鼓的肚皮,骄傲的扬起小下巴。

    “咕噜咕噜.....”

    他开始吐泡泡,贺九把他抱下去交给保姆。这一点奶水只是开胃菜,重头戏还在后面呢。

    他一脸惬意的朝贺九挥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好没良心。”贺九觉得好笑。

    搞定了一个,贺九接着犒劳另外的父女两人。她亲自下厨做了两碗酸菜鱼面,面很少,但汤十分

    好喝。

    蓁蓁一看妈妈手里的盘子,立马欢呼的跳下椅子朝她奔来。

    “蓁蓁的最爱!”她满足的捧着自己的碗。

    “只能吃一点点哦。”重点在秦厉行,她只是顺带,小孩子晚上吃太多难消化,一贯养生的贺九

    很少给她们做夜宵的。

    秦厉行转了转脖子,起身坐到一旁的小茶几旁,贺九跪在他旁边,一下一下的帮他捏起来。

    “怎么这么好的待遇?”某人受宠若惊。

    “你幸苦了嘛!”贺九笑着趴在他的背上。

    蓁蓁一看爸爸妈妈这架势,抱着自己的小碗就往外走去,哼,做给谁看,气死个人了!

    贺九笑着看着女儿生气的离开,她弯腰靠在他背上,说:“她写的字真的好丑......”

    “我觉得挺好的...”秦厉行昧着良心说道。

    贺九哼了一声,“你是怕我怪罪于你吧?”

    “怪我什么?”

    “怪女儿取其糟粕剔除精华咯!”贺九笑着伏在他背上。

    秦厉行狡辩:“字写得好又怎么样,你写的恁好又有什么用?”

    “赏心悦目呀!”

    “然后?”

    “.......”贺九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秦厉行笑着把她拎下来坐在自己的旁边。

    “最近累不累?”他问。

    “不累啊.....”贺九震了震精神。

    “这样啊......准备带你补上蜜月旅行的,那就算了吧。”秦厉行低头吃面。

    贺九:“......”

    “嘶!”肩膀吃痛,秦厉行转头,“你是属狗的吗?动不动就咬人?”

    “不去就不去,有什么稀罕的!”贺九扭过头。

    “看把你小气的!”秦厉行嘲笑她。

    “哼!”

    电话铃声响,在地上的爬爬垫上面。

    “给你一个补救的机会,去帮我接电话。”秦厉行笑着捏她的脸蛋儿。

    贺九拍开他,“不稀罕!”

    “真的?机不可失.....”

    贺九想了想,起身帮他接电话。

    “喂。”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两秒之后就挂断了。贺九狐疑的看了看来电提示,柳秘书?

    “谁?”

    贺九说:“你的秘书,她打来了又挂掉了。”

    秦厉行没放在心上,吃完面看了一会儿的策划案就上楼洗澡了。手机还在贺九的手里,大概是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这个电话有猫腻。

    那头挂掉电话的女人心里跳得十分的慌乱,她平静了一下心情,连灌了两杯威士忌。

    “柳樾,你这话都不说算什么告白?”好友笑话她。

    “是他老婆接的......”她艰涩的说。

    “哦,这样啊,那你等会儿再打过去了,等会儿不会还是她老婆吧!”好友开始出馊主意,“你

    好不容易进了那么个高富帅云集的公司,怎么得捞点儿东西到手才行吧!”

    “我不想要他的钱.....我只想他注意到我.....”柳樾迷蒙着眼睛,有几分醉意。

    “这是什么没志气的话?这个年头没有挖不动的墙角,说不定她老婆已经人老珠黄风韵不在了,

    你这么好的条件,哪个男人不心动?”

    “真的?”她狐疑的问道,“男人都会这样吗?”

    “哎,你这不是白问嘛,有哪个男人不偷腥?你勾勾手指,又不让他负责,打一炮就完事,多简单松快?”

    柳樾想到秦厉行高大的身材和隐藏在西装下健硕的肌肉,她一颗心砰砰乱跳,如果能和这么优秀

    的男人发生点儿什么,就算没任何结果她也是心满意足的。

    “等会儿再试试,听我的,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挖不动的墙角!”

    贺九拍开秦厉行作乱的大手,气息不稳的说:“你别自讨苦吃了,我.....那个还没完.....”

    秦厉行也不做什么进一步的行动,他就是摸摸过过干瘾儿。

    “你让我亲亲好不好?”

    贺九捂着胸口,无奈的说:“我真的没有存货了,刚刚翩翩已经吃完了。”

    “他力气小,我力气大,说不定还有呢?”秦厉行伸手抚上那一团玉脂,使劲儿揉搓。

    贺九仰头,“真的没有了呀!”

    秦厉行不死心,咬着前端努力的吸了几口。一股熟悉的感觉传来,贺九羞愤的捂着自己的脸。

    “你真的是......”她没有办法来形容他的无耻和下流了。

    “挺好喝的,就是有点淡。”他抬头说道。

    贺九悲愤的扭过身子,结果被他一把就掀了回来。

    “老婆......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再生一个。”

    “就为了这个?”贺九愤然。

    秦厉行严肃的点点头,“促进夫妻之间的感情很有必要,我觉得这是我错过的一大损失!”

    贺九忍不住踹他了,“你真的是没有下限啊!”

    “你知道的,暴发户嘛,没有文化。”秦厉行搂着她的腰上下游移,笑得贱贱的说道。

    贺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不求你教好蓁蓁,起码得给同性做个榜样吧,比如翩翩?”她好怕儿子遗传这种坏德性,那会把她逼疯的。

    “他又不知道,我影响不了他。”秦厉行淡定的说。

    “气质啊,你的气质就出卖了你!”贺九指着他的鼻尖,控诉。

    秦厉行哈哈大笑,贺九无能为力。

    “叮铃铃”电话铃声又响了。

    贺九一把拿过他的电话,说:“你来接,按免提。”

    秦厉行不知道她搞什么鬼,但本着老婆做的一切无理取闹的事都要无条件配合的准则下,他还是

    照做不误。

    “喂。”这一次是他低沉的嗓音。

    “秦总?”柳樾有些激动的问道。

    “有什么事?”

    柳樾有些犹豫,她说:“我是想告诉你......我.....”

    秦厉行懒得听她啰哩啰嗦准备挂电话,贺九按住她的手示意他听完。

    “秦总,我从进公司的那一天起就喜欢你了......求你不要挂电话,听我说完好吗?”柳樾忐忑

    的说。

    贺九扬眉,示意他配合。

    秦厉行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给他告白的女人太多了。有热情奔放的,直接在他面前脱得精

    光,有含羞带笑的,青涩懵懂,有气场不输他的,御姐气息十足,还有乞求他悲悯的,说起来感人肺腑,这样的例子不甚枚举,在他面前剖露真心的人简直是如过江之鲫。

    只是,老婆大人在身侧,他难免手抖了。

    “嗯。”在贺九的眼神压迫下,他只好配合。

    “秦总,我没有想破坏你的家庭的意,秦太太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又漂亮又出身又比我

    好......我不敢和她相提并论。秦总,我没有奢求你能给我同样的回应,我只是不想这样憋着不

    说一辈子!给我个机会好不好,给我个对你好的机会,我一定不会逾矩的!”她有些激动的说。

    秦厉行忍不住了,他说:“这叫不逾矩?难道对于你来说,规矩是可以随时搓扁揉渊的吗?!”

    “秦总,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不求名分,就求你.......”柳樾有些羞涩,她实在说说不出“共度良宵”四个字,咬了咬牙,她说,“让我做小......”

    贺九忍不住了,她在旁边低声笑了起来。

    柳樾听到了女人的声音,立马说:“秦太太在旁边吗?”

    秦厉行无语的看着旁边的女人,说:“如果不是她让我听你说完,在你开口三秒之后我就会挂

    掉。不好意思,我既不能满足你的要求又借你的**迎合了我太太的好奇心。你是一个有能力的

    人,我相信你离了怀石也会有更好的成就,再见!”

    秦厉行挂了电话,无奈的看着贺九,“这就是你的目的?”

    贺九挑眉,“不好吗?起码比你中了她的计再来向我求饶好啊!”

    “什么计?”

    “美人计呗!”贺九大笑。

    秦厉行邪气一笑,眼底里全是暗光,“美人在怀我还需要什么美人计?老婆......你准备怎么来

    答谢我呢?满足了你的好奇心,起码得给我点甜头尝尝?”

    贺九默默的向后退了一尺,“有女人勾搭你我还需要向你道谢?”

    “你信不信如果不是你在我身边,她永远没机会说出今天的话。”

    “什么意思?”

    秦厉行说:“很简单的逻辑,对于一个高级助理的职业要求,说话自信有条理是基本要求,开头

    就磕磕巴巴的不知所云,我是没有耐心听她废话这么久的。”

    说完,他直接动手撕了贺九的睡衣。

    “你干嘛!”她低吼。

    “作弄我,你得付出代价。”他嘴角一扬,气势十足。

    “我哪里有作弄你,明明是其他女人心怀不轨......”贺九忐忑的说。

    “那你为什么知道?为什么要我接又要开免提?敢说你一点都不知情?嗯?”他嗓音低沉的句句

    逼迫。

    贺九喉咙有些干涩,她实在不好意思承认女人对同性的排斥是一种多么神奇的直觉。

    “我我我....”她开始语无伦次。

    “秦太太,履行一下你的职责吧!”他伸手,贺九紧贴着他的身体。

    “我那个....那个还在啊!”

    “怀孕的时候怎么做的?要我友情提示一下吗?”

    “不不,不需要,用手好不好,用.....好脏。”贺九做着垂死挣扎。

    秦厉行说:“没事,我刚才洗得很干净,你试试?”

    贺九:“......”

    为什么有人觊觎他最后受到惩罚的居然是自己?贺九喘气不均的盯着天花板,她决定这种处理情

    敌的方式得从自己的单子上划掉了。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只怪秦先生太较真了。

    稍稍作弄他一下也算是夫妻情趣啊,为何每次只准他情趣她呢?好不公平!

    晋、江、原、创!请尊重作者的劳动成果!
(快捷键 ←)上一章:第87章 我们 返回《鱼在锅里》目录 下一章:第89章 我们(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