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1章 我们

文/何甘蓝
本章字数:3999 鱼在锅里txt下载
交换期一结束,周明申就为孟简订好了回程的机票,比起其他逗留在英国准备游览一番的同学们早了整整一周。

    长途飞行对于孕妇来说简直是折磨,幸好只有六个月,要是胎儿超过七个月了是不准上飞机的。可怜孟简在飞机上度秒如年,怎么坐都觉得腰酸背痛关键是还压着了胃,十分不舒服。

    空姐几次来关心她,她都微笑着回应表示自己没事。深呼吸了几口气,扯了扯身上的毯子,歪着

    脑袋看外面的万米高空。

    飞机降落的时候正是s市最繁盛热闹的夜晚,她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从闸口走出来,手机“叮叮叮”的响了起来。

    “喂......”

    “怎么声音听着这么软绵绵的,很难受吗?”周明申担心的问。

    “嗯,好想吐。”她提着自己的小包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个帮她运行李的地勤人员。

    周明申推开车门下来,大步朝里面迈去。

    地勤人员把她送到外面,孟简十分感激的道谢。

    “真是麻烦您了!”

    “不用客气,你有朋友来接你吗?你的情况最好还是有人来接一下比较妥当。”帅气的工作人员笑着说。

    孟简歪着脑袋看到从远处走来的男人,她笑着指了指那边,“我老公来接我了,谢谢你!”

    帅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礼貌告辞。

    孟简站在那里看着他大步流星的走向她,她微微一笑,觉得暖意都将胃酸给压下去了。

    “怎么脸色这么不好?”他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揽过她的腰,心疼的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儿。

    后面的保镖立刻接受她身后的行李,默默的跟在两人后侧。

    孟简说:“大概是坐得时间太久了,胃不舒服。”

    周明申伸手摸她的脸,“怎么还是这么瘦?”

    “哈哈,瘦不好吗?要是胖得太过收不回来,岂不是让你娶了个肥婆?”她没心没肺的大笑。

    周明申的手从她的腰上移到脖子上,揽着脖子低头亲吻她的额头,“那我也心甘情愿。”

    孟简瞥了他一眼,男人说的话要是算数母猪都能上树吧!

    坐上车,孟简问:“澹澹睡了吗?”

    “睡了,孟笙来陪他玩儿了一下午,他累得晚饭都没吃好就睡着了。”

    “他这么喜欢笙笙啊?”孟简笑眯眯的问。

    周明申看她,“笙笙模样像你,他在舅舅身上找妈妈的影子呢。”

    孟简大嚎,好阴险啊,她的负罪感排山倒海而来啊!

    “我们快点回去吧,说不定他晚上还要醒来喝奶呢。”孟简扯着周明申的袖子,极其心疼“留守

    儿童”周澹澹同学。

    黑色的轿车疾驰在公路上,两边的景物唰唰倒退。

    孟简捂着肚子,眉头紧锁。

    “怎么了?”他握着她的手问。

    “周明申,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我肚子好痛。”额头沁出薄汗,她已经是十分难受了。

    周明申紧张得不得了,司机已经掉头往医院开去了,他捏着孟简的手,心里像是有一只老鼠在七上八下的乱跳。

    拿出手机,他开始打电话。

    “喂,我是周明申........”

    孟简仰头看他,觉得眼前都似乎痛得出现了重影。

    “简简,你靠着我,慢慢呼吸,没事的......”他挂掉电话,揽着她的肩膀给她打气。

    孟简抓着他的胳膊照着他说的做,冷静下来才感觉裙子上有些湿湿的,往后一摸去,满手的血

    迹。

    “周明申.......”她嘴唇颤抖,有些不知所措。

    灯光下她手上的褐色血迹特别刺眼,周明申眼前一黑,却仍然努力地稳住了自己。

    “不怕,宝贝别怕.......”他伸出大手圈住她,让她依靠在自己的怀里。

    车子一停,他抱起她飞快的朝医院大门冲去。

    门口已经停好了担架,医生护士都在待命。

    躺在病床上,她忐忑的拉着周明申的袖子,惊慌。

    “会不会保不住了呀.......”她语带哭腔,十分难过。

    “周先生请您先出去一下,我要为您太太做个全面的检查。”医生察看了病情,严肃的说。

    “好......”他语气嘶哑。

    孟简看着他的身影消失,紧张的捏住身下的床单。

    “周太太,请您放松,跟着我做.......”

    周明申坐在长椅上,双手颓废的垂下,他低垂的头看不清脸上的神情。

    周明旦正好在医院和副院长喝茶,听说小嫂子被送进了医院,他急急忙忙的和副院长一起下楼来了。

    “二哥?”他有些不敢确认,眼前身姿颓丧的男人是他那个意气风发的哥哥。

    周明申耙了一把头发站起来,声音有些低沉,“你怎么来了?”

    “和付剑喝茶呢,嫂子怎么样了?”周明旦指了指好友,又向紧闭的房门看去。

    “还在里面检查。”

    付剑说:“我去跟主治医生打声招呼,二哥放心。”

    周明申点了点头,“多谢。”

    周明旦伸手拍了拍二哥的肩膀,说:“别这么丧气,嫂子向来是福大命大的,你还不知道吗?”

    周明申扯动嘴角一笑,有些勉强。

    两兄弟在外面做了接近半个小时,主治医生随付剑一起出来了。

    “周先生放心,周太太的身体没有大碍,孩子也暂时无恙。只是这段时间可能操劳过度加上子宫

    收缩频繁导致的出血,所幸出血量不多,现在已经有所好转了。”医生悉心解释,说,“不过最好还是卧床三天,如果有私人医生在家看顾的话也可以回家休息。”

    “她现在呢?”

    “周太太心情波动比较大,您可以进去安抚一下。”医生笑着说。

    周明申对着医生道了声谢,脚步一转就朝病房去了。

    周明旦一笑,伸手与医生握了一下,“我二哥他爱妻心切,您多上心!”

    “当然,三少客气了!”

    孟简低头抚着自己的肚子,旁边一个熟悉的身影坐下。

    “没事了,你也被吓到了吧?”她的脸色依旧苍白,但好歹眼神还是亮晶晶的,正对着周明申笑呢。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放在脸上摩擦,“简简,你受苦了.......”

    孟简目光莹莹的盯着他,哪知道他就憋出了这么一句话,顿时绝倒。

    “现在正是表现的好时机,你怎么就这么笨呢!”她捶床,哭笑不得。

    他起身张开双臂拥着她,“我没有办法感同身受,对不起。”

    孟简正欲调侃他几句,哪知他捧着她的脸亲吻了下来,“简简,不要害怕......我护着你,不要怕.....”

    她展眉一笑,仰头任他亲吻。是谁说男人嘴笨来着,这不是句句精华吗?

    孟简和周明申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在医院住三天。医院住着放心,起码出现任何问题都能第一时间解决。

    她这一天很累,又是飞行又是提心吊胆,夜深沉的黑了一下来,她本来握着周明申的手也悄悄松开了。

    “晚安,我的宝贝。”周明申附身亲吻在她的嘴唇上,不带任何情/欲的安抚。

    这一晚,她睡得极不安宁,噩梦连连。

    半夜不知道为何低声哭泣了起来,闭着眼,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梦中。

    周明申本来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合眼养神的,她这一哭,他一下子就惊醒了。

    “简简?宝贝,没事,别怕!”他的手覆在她的脸蛋儿,轻轻安抚。

    “呜呜......”

    哭声渐渐清明,她像是沉浸在梦中无法醒过来了一样,闭着眼,哭得十分伤心。

    周明申无奈,打开床头的灯,动手把她摇醒。

    孟简靠在他的怀里醒来,一摸,满脸的泪水。

    “我怎么了?”她感觉到莫名其妙。

    周明申靠在她的身后让她躺在自己的胸膛上,他说:“在梦里哭得那么伤心,现在醒来了全部不记得了?”

    “我吗?”孟简有些惊讶,在梦里大哭?

    可脸上的泪痕证明着真实性,她不得不相信周明申的话。

    “可能被吓到了吧......”她低头看着自己高耸的肚皮。

    周明申却觉得愧疚,他不该让她怀孕的,是自己的自私让她又一次承担生产的痛苦和怀孕的艰辛。

    “宝宝......”他一声长叹,满腹柔情不敢从何说起。

    她歪着头看他,伸手抚摸他的俊脸,“不怪你,是我自己不争气。”

    “怎么会......”

    “我现在想起来,妈妈当时怀我和笙笙也是受尽了苦楚的,你不要自责,这跟你没有关系。”她

    眼睛俏皮的一眨,“谁让我这片土地这么好呢,能花开并蒂!”

    他开怀一笑,胸腔震动。

    “难道不是我的种子好吗?”他拥着她,心情终于放松了一些。

    孟简依偎在他的胸前,画圈圈,“从我妈妈生了我和笙笙来看,明显是我的基因起了决定性作用!”

    “好,你是大功臣。”他从善如流。

    孟简轻轻一笑,感觉眼皮沉重。睡意来袭,她揉了揉眼睛,“你不睡吗?”

    “我看着你睡,乖,不准再哭了。”他伸手关了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

    “嗯.......”

    后面的胸膛传来暖意,有着一股熟悉的安全感包围着她,身体慢慢的放松,她又睡着了。

    周明申的姿势并不好受,但珍宝在怀,他怎么能撒手?也许又麻又酸的感觉会让他明天一条腿走不动道了,他还能怎么办呢?他完全乐在其中呀!
(快捷键 ←)上一章:第90章 我们 返回《鱼在锅里》目录 下一章:第92章 我们(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