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番外之谈徐结婚

文/何甘蓝
本章字数:7375 鱼在锅里txt下载

徐陵明白谈书序已经完全浸入她的生活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她搬到了上东区的大house里面,每天进出都在仆人的眼皮子底下,刚开始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到最后他干涉她私生活的时候她才觉得问题大发了。

徐陵站在沙发上,指着谈书序,暴跳如雷,“为什么不让我去?我有自己的人身自由,你没有权利干涉我!”

谈书序坐在单人沙发上,放下报纸,皱眉,“那条街经常有黑帮火并,我并不是干涉你的自由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徐陵冷静了一下,她坐了下来,“我会注意安全,你让我去。”

谈书序说:“没有商量,不准!”

徐陵又开始跳脚,怒吼声能震碎外面麻雀的内脏。

到了那天晚上,徐陵果然没能出门。即使谈书序已经飞到洛杉矶去处理事情去了,但保镖和仆人

们还是把她看得死死的,整栋房子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徐陵气馁的倒在大床上,给朋友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去不了了,然后一言不吭的蒙头大睡。

谈书序连夜回来,推开主卧的大门就看到她睡得四仰八叉的,似乎在睡梦里也要发泄一下怨恨。

他弯腰搂着她,亲吻她的脸颊,“宝贝儿,别生气.......”

徐陵自然没有回应,她已经睡死过去了。

半夜她醒来喝水,碰到一旁的谈书序,整个人弹了一下。

“怎么?”他睁开眼,眼底一片清明,一点都不像是被吵醒的样子。

徐陵在黑夜里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下床倒水喝。

她的睡袍是性感丝质类的,白色的长摆蜿蜒在地上,有一丝丝高贵神秘感。她仰头喝水,饱满的

嘴唇碰到水杯,喉咙一动,脖颈修长。

“啊!”

她被一双大手禁锢,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谈书序,你发什么疯啊!”她捂着胸口,差点被他吓得叫妈。

他站在她的身后,顺着她的脖子往上吻去,细白的脖子,光洁的皮肤......

徐陵避开他,“我没心情做,你离我远点儿!”

谈书序拉着她倒在一旁的矮沙发上,她被一双铁臂箍得死死的,动弹不得。他伏在她的身上,热

烈的亲吻她的身体。

“我说了不做.......唔......”

太吵了,他一贯不喜欢聒噪的女人。

徐陵被迫奉承了他,情/欲散去倒在沙发上,她一双凤目喷火,即使浑身没有遮掩,但她依然能

气势十足的瞪着他。

谈书序却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枚戒指,没有征求她的同意,也没有求婚,单方面的给她戴上

了。

徐陵准备好一肚子的脏话生生的憋在了喉咙里,月光下,她的身躯像是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婚纱,

他举着她的手亲吻她的手背,像虔诚的信徒。

徐陵有些慌了,她急忙摘下戒指。

谈书序摁着她的手,说:“不准,摘下来你知道后果。”

徐陵却头冒虚汗,她也不介意浑身的不适了,呆愣楞的盯着戒指,反复的看了一番,“你确定要娶我?”

“不然呢?”他嘴角一勾,没有多余的表情。

徐陵迅速的看了一眼他的神色,低头,说:“我......不答应。”

“理由。”

“我们不合适。”她飞快的说。

“怎么不合适?尺寸不合?”他轻笑。

徐陵脸色绯红,但她是谁啊,纵横情场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被轻易刁难住。

“尺寸合适只在床上,床下么......我们没有一处合适。”

他的笑意顿时散去,手里还捏着她的手,说:“有其他男人了?”

“没有。”她摇头。

“徐陵,我没有功夫跟你玩儿猫捉耗子的游戏,所以,要么你心甘情愿的嫁给我,要么我绑着你

到神父面前,你有选择的余地。”他的下颌紧绷,神色不虞。

徐陵伸手扯过地上落下的睡袍,她披在身上,站起来系好。

“谈书序,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建议分手。”

他是做什么的她这么些日子也摸清楚了,老实说,谈书序这种大亨她下下辈子都不可能再遇到,

帅气、多金、床上功夫好,还有什么缺点呢?

但唯独有一点可惜,他看上的徐陵不是那种追求家庭的女人,于她而言,自由才是终生追逐的目

标。

谈书序坐在书房里抽烟,一根接着一根,他想不明白哪里出问题了。他这辈子经历了无数的女

人,可唯独再没有一个徐陵了。

徐陵呢,她倒在大床上,睡得依旧香甜。

从谈书序插手她的人生开始,她就知道,她必须得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了。

空手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人拦她,她大摇大摆的走出去,随手拦了一个taxi回家。

徐母约会去了,没有回来,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下一身的华服穿上了舒适的家居服,戴着耳机摇头晃脑的往厨房去了。

之后两个月风平浪静,谈书序没有出现,她也没有出去约会。

早餐,培根鸡肉卷配牛奶,徐母眉飞色舞的向女人说起新约会的男人,徐陵一耳朵进一耳朵出,

点头附和母亲。

“呕!”

她捂着嘴巴干呕,有点想吐。

徐母停下,幽蓝的眼睛看着她,目光渐渐变化了。

徐陵喝了一口牛奶想压住这股恶心的感觉,一喝下去,直接吐了出来。

趴在马桶上,她不停地干呕。

徐母靠在卫生间的门框上,说:“去医院检查一下,是不是怀孕了。”

徐陵脑袋里炸开一个闷雷,完全是.......如临大敌。

检查结果拿到了,阳性。

徐母问:“想说就说,不想说我也不逼你,只有一条,不准打胎!”

徐陵摸着肚子,总觉得是胃不舒服,怎么可能是怀孕呢?

第二天谈书序就上门了,在和徐母一番交谈后,接走了徐陵。

“不可能是怀孕啊!”徐陵十分费解,偏偏她死活想不起来上个月到底有没有来例假。

车子向市政大厅开去,徐陵嘀嘀咕咕了一路才醒悟过来这是去哪里。

“喂,你干什么啊!”

谈书序睁开眼,“结婚,领证。”

徐陵像是胸口中了一箭一样,她伸手拽了拽谈书序的袖子,“我们再去检查一下吧,我觉得是医

生搞错了。”

“我已经和你母亲商量过了,如果你想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是私生子的话,你大可以另辟蹊径,

但孩子的抚养权你必须放弃。”

他的话平淡无波,但却在徐陵的心口激起了惊涛骇浪,她是私生女,从小就是......

低头,徐陵放开他的袖子,她说:“我没有带齐证件......”

“你母亲刚刚已经给我了。”他说。

徐陵看了他一眼,总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

婚礼很仓促,但十分盛大,纽约时报整篇的报道,谈门少主娶妻,全城轰动。

徐陵穿着她从小就渴望的的婚纱,风光出嫁。在圣坛上等着的谈书序,儒雅丰俊,目

光温和的注视着她。

仪式结束,她带着伴娘往卫生间走去,她实在憋不住了。

捞起裙子坐在马桶上,起身的时候她瞪大了眼睛。

伴娘是谈家的姑娘,她在外面问:“嫂嫂,好了吗?”

徐陵尴尬的说:“小琪啊,你有卫生棉条吗?”

小琪:“......”

在婚礼这天中奖也是奇葩,她从卫生间走出来,杀气腾腾的朝着人群中的新郎走去。

“不好意思,可以打扰一下吗?”她笑着对各位说,拉着谈书序的手,“我借他几分钟,不介意

吧?”

“不介意不介意,新娘子尽管借去!”

大家哈哈大笑,徐陵咬牙切齿。

谈书序被她拉到一个巨大的石柱后面,摸着她的头顶,温柔的说:“有什么事吗?不舒服?”

徐陵咬牙,“我问你,我怀孕的事是不是你搞的鬼?”

谈书序挑眉,“你什么意思?”

徐陵几乎要扑上去掐着他脖子,低吼:“我大姨妈来了,你说呢!我说了是胃不舒服,你们偏偏说是怀孕!”

谈书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无可奈何的摊手,“这可能是医生误诊了,我会向医院投诉他,

毕竟我也是受害者之一。”

徐陵脑充血,扶着脑袋就要倒下去。

谈书序眼疾手快,笑意满满的揽着她的腰,“新婚大喜,夫人千万撑住!”

徐陵:“......”

宾客散去,新郎新娘也住进了酒店的总统套房,而痛快不到半天的某人就面临着一个很憋屈的事

情,老婆她来例假,新婚之夜.......

徐陵坐在婚床上,真相仰头大笑,报应不爽啊!

谈书序说:“可以通过其他的方法。”

徐陵冷笑,“你想浴血奋战?对不起,我不奉陪。”

她起身要走,谈书序一把拉住了她,温柔的撩过她的发丝,“徐徐.......”

徐陵愣了半秒,何曾听过他如此低沉的叫过她的小名。

“干什么?”她**的回了一句。

“我爱你。”

徐陵倏地抬头看他,眼眉低垂,她又迅速把目光移开了。

“徐徐,不管怎样,我都娶到了你。”他搂着她的腰,低声说。

徐陵用手覆上眼睛,她说:“我不甘心。”

谈书序低头亲吻她的脸颊,“没关系,是我一往情深。”

(快捷键 ←)上一章:第96章 番外之谈徐初遇 返回《鱼在锅里》目录 下一章:第98章 番外之婚礼前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