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八章 银色面具

文/锦瑟轩
无敌丹皇 本章字数:2368 无敌丹皇txt下载
推荐阅读:史上第一祖师爷 魔狱 龙印战神 国色天香黑岩 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宋时行 一品姐夫 江山权色 一品江山
闪电被引动到手指之上,君羽手臂朝前一斩,一条狂蟒一样的电流朝银龙劈砍而去。天籁小说.2

    “轰!”

    剧烈的轰鸣顿时在空中响起,一道道无形的能量涟漪向四周扩散,天空为之震动,大地也跟着摇晃起来。

    “是他,暗羽?”君羽使用出这招‘狂蟒’灵技,无凛天立刻认了出来,难以置信,现在与无凛天对抗的小家伙,竟然是暗羽?

    无凛天还在观察,他心里不相信这会是暗羽所为,在想,或许是另外一个人,不过巧合会使用和君羽一样的灵技罢了。

    “狂暴!”

    银龙被君羽的闪电给劈碎,风云动指印再次变化,周身被一道旋转的风暴包裹起来,随着他的指法变化,那风暴忽然咻的一声自他的身上窜了出来,直朝君羽卷杀而去。

    “神墙!”

    君羽手掌朝地上一压,大地震动,身前沙石飞舞,在他身前组成一道紧闭的石墙,轰的一声,那旋转的风暴砸到了石墙之上。

    “轰隆隆!”

    风暴卷积着沙石飞向天空,在风暴窜上天际的那一瞬,两道身影忽然迅向前,一个手里一把黄颜色的剑,另外一人则是手里握着银色的剑,彼此对砍而去。

    “狂暴剑法!”

    风云动口中低吼,一抹元力注入剑身,剑身周围散出强烈的气势,直朝君羽冲击而去。

    “龙傲剑法!”

    君羽也元力注入剑身之内,一声龙吟自剑体内出,接着,一条长龙窜出,与银剑的气势,对撞而去。

    山林里,刀光剑影,引得树林狼藉一片。

    很快,君羽和风云动的体力都到了极限,两人的身法度都有所减缓,君羽剑抵在地上,手掌抵在剑柄上,大口的喘着气,风云动也一样,大口的喘着气,累的脸上惨白。

    “主人,给我动手吧。”

    忽然,君羽怀里的雪狐探出脑袋,眯笑道,刚才它就要出手,不过因为君羽想要在战斗中提升实力,所以就让君羽先打着,眼看现在君羽体力耗尽,它自然想出动了。

    君羽点了点头,确实,他训练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战斗下去,伤筋动骨就得不偿失了,于是,默认了雪狐提出的要求。

    得到了君羽的同意,雪狐眼睛微微一眯,接着咻的一声自君羽怀里窜出,跳到风云动跟前,风云动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是何物?就感觉灵魂深处,沉重的压力袭击而来,使得他动惮不得,接着,便一道黄色的爪子在眼前划过,下一秒,就觉得脖子刺痛,呼吸困难起来。

    “神兽威压。”

    雪狐的爪子划破了风云动的喉咙,继续用神兽的威压压制着风云动的灵魂,精神,身体,风云动都到达了极限,挣扎了几下后,随即死去。

    雪狐冷冷一笑,转回身,化作一道金色的光,重新窜进了君羽的怀里,刚一落入君羽怀中,便眼睛微眯,对君羽笑道:“主人,你看这么容易那人就死掉了,如果让我早点出手,又何必你那么劳师动众呢?”

    君羽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回道:“如果不是我把他拖成那样,你会这么轻易得手?”

    君羽,雪狐这边讨论风云动的死就像是讨论一个阿猫阿狗的死一样,如果要是被四大家族族长和无凛天听到他们此时的对话,恐怕会晕死,这可是风云动啊,可以说是中心城的最强者,死了,你们难道就一点自豪感都没有?反而如此淡定,这也太那个了吧?

    君羽,雪狐讨论完,转身看向君奇那边,有了君羽的到来,君奇他们也犹如神灵附身,很快,那十几个黑衣人被他们全部干掉。

    自此,中心城城主府主力便被羽宫扫荡的干干净净,城主府自此再也不复存在。

    君羽,君奇,君逊三人汇合,君奇随即问:“主人,看来这些人都是城主府的人,城主府府主都死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君羽唇角一扬:“正好,明天就召开中心城四大家族会议,我要让羽宫成为这第六重天的第一大势力。”

    “是。”君奇,君逊同时应声答道。

    接着,君奇,君逊便把君魂给带走,而君羽和雪狐两人则低调的朝无皇学院方向赶去,小树林里正躺着城主风云动的尸体,静悄悄的,就好像这里曾经什么事都没生过一样。

    君羽离开后,盘旋在南城上空的四大家族族长和无皇学院院长无凛天则在原地驻足了一会,相互讨论着。

    “刚才那杀死风城主的银色面具男子是谁?”

    “那银色面具男子我不知道,不过,他的两个手下我认识,好像是羽宫的人。”

    “天啦,竟然是羽宫干的,太不可思议了?”

    “有谁知道,这羽宫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四大族长纷纷质疑着眼前生的一切,只有无凛天一人沉默不语,他在考虑刚才那银色面具少年是不是暗羽?于是,一个闪身朝无皇学院赶去。

    君羽正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忽然无凛天赶来,君羽看到无凛天气喘吁吁的样子,好奇的问:“院长,又有何贵干?”

    无凛天上前便问:“臭小子,刚才南城生的那一切是不是你干的?”

    “南城?生了什么事?”君羽问道。

    “你这臭小子还给我装,刚才你用的一招可以引动天上闪电的灵技,我只见过你一个人用过,那个人肯定是你。”无凛天大声道。

    “哦?那招啊,那可是无皇宫宫主教给我的,南城的那个人可能是他吧。”君羽笑道。

    “无皇宫宫主?”无凛天惊问道。

    “是啊。”君羽点头,微笑道:“院长,真不明白你怎么以为会是我的,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啊?”

    “好吧。”无凛天叹一口气,想起自己还有事情处理,一个闪身离开了君羽的院子。

    无凛天一走,雪狐便探出脑袋,好奇的问道:“主人,你为什么不承认刚才的事情就是你干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