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章 紫檀出事了

文/锦瑟轩
无敌丹皇 本章字数:3567 无敌丹皇txt下载
推荐阅读:麻衣相士 一品姐夫 神级英雄 江山权色 龙印战神 气冲星空 史上第一祖师爷 天才霸主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魔狱
许月清很快便是在屋子里找到银针,君羽接过银针,先是检查了一下,发现与自己想象中的差不多,暗自点了点头,而后将银针放到石床上,从上面选出最长的一根,而后伸手,闪电般的扎在了君紫檀的后背右上角。

    之后,君羽将金针一根根扎到君紫檀后背的穴道上。

    从君羽开始扎针后,君紫檀原本平静的脸开始扭曲,额头上开始冒汗,脸色涨红,似乎十分痛苦,而在他身后的君羽也并没有比他好。

    她脸色苍白,汗水不断地从脸上划过,但握针的手却无比坚定!

    一个半时辰后,君羽终于将最后一根针扎进了君紫檀的身体,脚下一软,差点跌倒,幸好有石床扶着才没事。

    他看了一眼神色已经恢复平静的君紫檀,抹了一把汗,同时食指和中指捏住了君紫檀的脉搏,远远不断的输进去了日月元力。

    这种元力本身就比普通的元力具有很强的清除性,可以很彻底的清除毒素,然后通过毛孔排出体外。

    而就在君紫檀的胳膊上终于不再排出黑油油的物质时,她终于是睁开了眼睛,正对上此刻正看着她的君羽。

    “紫檀妹妹。”

    还没等君紫檀开口,君羽便是看着一脸迷茫的君紫檀,微微一笑,唤道。

    “君羽哥哥?”君紫檀惊讶的看着君羽,而后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地看了看周围,发现很陌生,又看向君羽,“这是哪里?我不是受伤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紫檀妹妹,这里是你的房间啊?”君羽一脸疲惫笑道。

    “你救了我?”君紫檀眼睛睁的圆溜溜的盯着君羽的脸庞,惊讶道,毕竟在君紫檀的记忆中,君羽一直都是性格软弱,不爱说话,因为不能够修炼的原因比较自卑,也不太与家里人亲近。

    但是,怎么现在看着他,感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的,不但主动和她打招呼,还对她笑,最主要的是这一次竟然是君羽把她从生死边缘救了回来。

    君紫檀不知道怎么感谢君羽,啪的一下在君羽的脸上吻了一下,缩回头,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她觉得这没什么,倒使得君羽一愣,而后脸颊便是迅速的绯红起来。

    看到君紫檀没事了,这时在君羽身后的君家众人也都是嘴角咧开,拳头紧握,露出了激动的神情,同时,一个个也是纷纷扭头,诧异的眼神看向君羽。

    而君羽只是低调的拔掉君紫檀背后的银针,而后放在布袋里,卷好。

    君战雄实在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双手颤抖的握住了君羽的双肩,眸中精光闪耀,语无伦次道:“羽儿,你是,,,怎么做到的?”

    君羽淡淡一笑,看着君战雄没有说话,不过心里却是在想:“我丹皇转世,当然什么毒都能解了,不过这件事太过于爆炸了,当然不能说,毕竟一旦让外人知道我丹皇身份,万一被池瑶和央家那些贱人知道,我必定性命难报,所以,现在这个身份,我必须要隐藏。”

    淡淡一笑,君羽随即便是眼皮低垂,低着头谎称回道:“额,主要是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医学,自然就会这些东西了。”

    “医学?”君战雄又是一愣,没听说过君羽在学什么医学啊。

    心中疑惑,不过君战雄也想不出所以然来,只能归结于,或许君羽在元力修炼上是个废物,不过在医学方面或许倒是个天才。

    君羽不是一个全能的废物,他还有用处,君战雄忍不住的是身子后仰,欣慰的呵呵笑了气。

    而就在众人都是好奇的目光盯着君羽儒雅的脸庞看时,这时一旁忽然传来君紫檀愤怒的声音,道:“爹,不是别人暗算我,正是沈家沈玉竹那个混蛋,我在断崖山历练,那个家伙背后放我冷箭,我的伤就是她造成的,要不是红檀姐担心我去深山把我救回来,恐怕我就永远回不来了。”

    原来刚才君羽和君战雄对话时,君天墨好奇君紫檀怎么受伤,于是询问她,没想到一提到这个问题,君紫檀就立刻爆炸了起来。

    被君紫檀的话吸引,众人这才把视线从君羽身上转移纷纷转向了此刻正拳头紧握,眉头紧皱,眸中略有委屈光泽的君紫檀脸上。

    沈玉竹,那可以和雷家雷豹并称为龙阳镇双雄的人物啊?没想到竟然会对一个小丫头下这样的黑手?

    随后,大家又开始七嘴八舌的数落起沈家的混蛋,一个个义愤填膺,屋子里顿是变得嘈杂起来,而君羽则是静静的站在众人身后,眼底寒意涌动,心在想:“沈玉竹,你是龙阳镇双雄又如何?你这个家伙竟然敢惹我丹皇的妹妹,你的死期恐怕不远了。”

    大家七嘴八舌的一个个都是恨不得把沈家人都扒皮拆骨,屋子里一下子嘈杂起来,而这时,立在众人最前面的君战雄目光注意到了君紫檀的疲惫,于是眉头皱了皱眉,转过身,命令的口气对众人说道:“好了,关于怎么对付沈家一事以后再议,现在大家都回去吧,让紫檀好好休息。”

    君战雄此话一出,带头穿过人群,背着手朝门外走去。

    而君天山,君天墨也随即跟上,其他叔叔,婶娘们也都是陆陆续续的离开。

    君羽默默的把银针包裹塞到君紫檀床边的柜子的最下边一层后,随即起身对君紫檀说道:“檀妹,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君紫檀朝君羽轻轻的咧了咧嘴角,神情是略有些疲惫的笑了笑,也是,她是大病初愈,身子骨确实有些虚弱。

    君羽最后一个离开,带门而出,随即便是快步的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天羽院居所,关上屋门后,君羽又盘膝端坐在地上,运用日月元力流转全身经脉,利用元力的热度帮助自己的肌肉放松了一下。

    刚刚为君紫檀疗伤,看似简单,其实是颇费神力,他要特别小心,银针哪怕插错一毫也不会起到排毒的作用,所以他要多么专注。

    其实作为丹皇,君羽当初最不喜欢的就是银针排毒,这最耗神,他还是喜欢用丹药解毒,不过他想要炼一些高阶的灵丹,可是龙阳城没有原材料啊,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过去一炷香时间后,君羽全身的肌肉终于放松了下来,全身的那种被锁紧的感觉也消失了,转而整个人都是变得格外的轻松起来。

    一连过去了七天,君羽每天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心的修炼元力,因为日月圣体可以自动吸收天地元气转化为元力,加上君羽自身的努力,短短七天,君羽的修为又是增进一重,

    到达了后天四重。

    不过,在这七天的修炼期间,君羽也是有些担心的发现,日月圣体虽然可以自动吸收天地元气转化为元力,有这样一个好处,不过却同样有弱点,那便是每天的中午日光最盛和夜晚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君羽都会感觉到全身的肌肉酸疼,并且经脉开始膨胀,好像随时会爆炸一样。

    以君羽前世丹皇的见识,君羽明白,这时日月圣体最大的坏处,便是日月气旋不受控制,每天午时和子时依旧吸收天地元气,吸收这样极阳和极阴的天地元气,这样的元气往往都很狂暴,所以才会使得他的经脉承受不了,造成酸痛。

    君羽知道,如果再不加以克制,很有可能有一天他晚上睡觉的时候,自己的经脉就会爆炸,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唯一克制的方法便是可以利用一种叫做日月禁锢丹的灵丹,在每天午时和子时服下,禁锢住日月气旋的工作,这样才能使自己避免经脉爆炸的危险。

    不过,君羽虽知道这日月禁锢丹的炼制方法,不过这种灵丹所需材料这龙阳城肯定找不到,而为了自己能够炼制出这样的丹药,君羽也是决定必要的时候深入一下断崖山,看能不能够在山里面寻找到自己想要的材料。

    在第八天的早晨,君羽还像往常一样盘膝坐在床上调息了半刻钟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经过一番调息,肌肉,经脉的那种胀痛才消失。

    最近,他每天早晨醒来都会感觉到肌肉酸痛,不是别的原因,定时夜晚子时,那日月气旋吸收那天地极阴的元气造成的。

    君羽有些无奈,下了床,草草的吃了一下干饼作为早餐,同时也是准备出门到龙阳城的药市里面看一看,看看能不能碰碰运气,找到可以炼制日月禁锢丹的材料。

    君羽推开门,正要出门,忽然间迎面和君紫檀的丫鬟清风撞了一个满怀,这丫鬟清风竖着两个羊角辫子,特别可爱,平时和君紫檀一样也是一个疯丫头,清风也是被君羽给撞得有些头晕,缓过来后,随即就是晃着两颗慌乱的大眼睛盯着君羽说道:“羽少爷,不好了,紫檀小姐今天上街闲逛,无意间竟然碰到了沈玉竹那个家伙,因为上一次沈玉竹陷害过紫檀小姐,紫檀小姐气不过所以就找沈玉竹理论,没想到最后两人打了起来,可是沈玉竹那个家伙可是后天九重的修为啊,而紫檀小姐只有后天五重,紫檀小姐又被他打伤了,并且这个家伙还不放手,想要把紫檀小姐给杀了的感觉呢?我过来搬救兵,不过不敢把这件事告诉一些长老,毕竟害怕他们会责备我,我知道你和紫檀小姐平时关系最好,所以过来找你想想办法,快点去帮帮紫檀小姐吧。”